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创世 天九章>第三十四 节父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四 节父子

小说:创世 天九章 作者:比木羽 更新时间:2018/11/8 20:21:56

  第三十四 节父子

  勿从梦中醒来,在梦里,又见到了雪,通体雪白,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光彩。梦中的阿姆,终于肯转过头来,露出整齐的牙齿,对着勿开心的笑着。

  最寒冷的季节已经过去,血池周围的石缝里,刚健的小草萌出微微的嫩尖,勿知道,是时候了。

  他起身,来到埋葬雪的地方,其他各处,也只有小草迸发出微微的,极其稀少的嫩芽,而雪的坟头上,此时,却撒下无数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勿在雪的坟前洒泪。“我要回去,带着我们的儿子,我要取回部族的控制权,即使要让我杀死我的妹妹,我也会去做。我要让这个地方不再有人会饿死,也不再会有婴儿被杀死。雪,你已经回到祖先的身边了吗?你见到你的父亲母亲了吗”,勿哽咽着不能自持,心痛无比。

  两只成年的狼,,两只已经接近成年狼的小狼,从勿开始收拾自己行囊的那一刻起,便在血池旁迎风矗立。勿与他们的目光相接之时,勿看到的,甚至是超越与人之间的信任。

  勿的伤势虽然痊愈,但他的右手,以接近残废。勿把儿子挂在胸前,用身上仅有的一截绳子,系在自己的腰间,另一端绑住巨熊的后腿,四头狼也用尽全力,撕拉拖扯。虽然是一路下坡,但是勿前行的脚步仍然艰难无比。

  山洞右边的断崖边,勿在此挺立,左手执着自己的猎人短枪,胸前挂着自己的儿子,四头狼分列左右,犹如君王的仪仗。

  散居于草坪上简易草棚里的部族男女,又有谁见过凡人能驱使狼群的呢?很快,山洞里的人也惊呼着汇聚于草坪之上,他们惊恐的挤在一起,此刻在他们眼前的,不是勿,也不是猎人,也不是天神之子。站在他们面前的,就像是天神本人,也只有上天,才能驭使野兽,才能击杀如山的巨熊。此刻的勿,带给整个族人的震撼,已经远远超出当年的虎爪。

  部族里的顽固妇女,早已替死去的老老羊母,向伊传达过当年虎爪那由碧绿变为鲜红的眼睛。而此刻,伊的眼里,这个一头红发的弟弟,那双黑黑的眼睛也变成血红。她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将与弟弟再次展开男女大战。

  勿,带着他的狼群,将巨熊拖至祭祀平台,和当初虎爪杀死的猛虎一样,熊首正对山洞,勿站在了巨熊的背上,狼群在他身后站立。此刻,部族的所有人,已经全部拥至山洞的平台,他们的身前,站立着手执猎人长枪的伊。

  遵循古老的猎人礼仪,勿用那几近残废的右手,击打着自己的胸口

  “我是“熊”,是个猎人,这是我的儿子,”

  伊用长枪指着勿:“你是上天降下的灾祸,我们已经将你逐出部族”伊对于在自己身后站立的族人,感到信心满满。

  “我的右手已经残废,但是今天,我要打倒你,伊,我的姐姐,整个部族,以后将由我来领导”。

  “我允许你现在的名字,熊,我的弟弟,虽然你击杀了如此巨大的熊,但是上天降下了太多灾祸,你,还有你的阿雪,都是带来灾祸的人”

  “带来灾祸的是我们自己,上一次,男人和女人大战,因为人口太多,食物不够”熊深信着阿姆的话。

  老羊母抱着勿的女儿,从人群中挤到前面,看着眼前的儿子,虽然不如他父亲般高大,但他那股雄浑的男性气息和眼神,和当年的虎爪,自己日夜思念之人无异:“熊,我的儿子,不要杀死你的姐姐”。

  伊对于母亲的话感到无比愤怒,劈手从老羊母的手中抢过了勿的女儿:“部族的食物,我自己的会解决”

  “你解决不了,你只知道杀人,把猎人们赶走。你不知道,这里死去的每一位祖先,他们死去的意义,这里的每一个人,谁都没有杀死他们的权利。”勿瞪大了血红的双眼。

  伊拿过一只羊角,将尖角对准了婴儿的心脏,仇恨的看着勿。

  “伊,你现在对准的婴儿,是个女孩,”勿暴躁的咆哮着,一步一步的向平台逼近。

  “你再走过来,我就将杀死你的女儿,你最好马上离开部族”对于残废的勿,伊完全有胜算,但是勿身后的呲牙的狼群,也让伊感到恐惧,唯有以羊母的权利,发动众人了。

  “你是上天带给部族的灾祸,即使你有狼群,整个部族也不会怕你”伊开始鼓动鼓动人群。

  人群立刻开始骚动,众人的力量,对于眼前的勿和狼群是有胜算的。有人已经开始鼓噪去年反常的羊群,暗河断流,以及那不详的大雪。

  老羊母此刻已经瘫软在伊的身前,无力的拍打着伊“不要杀死女孩啊,你是羊母啊,杀死女孩才是最大的灾祸。”老羊母眼泪此刻,深深的感到无助,自己身为母亲,却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儿女,即将开始的厮杀。

  勿此时也不敢上前,只能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他不能拿女儿的性命做赌注,那是雪留给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啊。

  雨,春天的细雨,开始撒下,人群中有人开始欢呼,终于下的不是雪了,认为好的兆头已经来到,春雨过后,羊群便会上来了。

  雨水顺着勿的红色长发滴落下来,在勿的眉梢,鼻尖形成水滴,不时滴落。

  勿的母狼躁动了起来,原地转着圈。对着断崖上的树林和大河对岸发出阵阵狼嚎,少时,另外三头狼,也仰天长嚎。

  山洞右边的断崖之上,一长排的狼群,发出整齐的狼嚎,随后都汇入到熊的身后,人群中发出惊恐的叫声,原本受羊母鼓惑,慢慢接近勿的那些人,都再惊恐之下,又退回了平台。

  而河对岸,草海尽头的山丘之上,老羊母十四年来日思夜想的黑点闪现,老羊母的眼里,立刻发出异样的光彩,和天下间最苦最苦的笑容。

  黑点越聚越多,随后,成一扇形,慢慢的向羊山挺近,犹如一只飞行的巨大箭头,疾驰而来。似乎要刺穿羊山的山洞。

  黑点越来越近,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高大的猎人,手执猎人长枪,满脸须发,身后飘舞着褴褛一样的披风,气定神闲,步伐稳健淡定。

  他身后,八个个手执猎人长枪的人,呈扇形排开的。

  人群之中,有人认出是去年春季出发前往日出之地猎杀小黑人的猎人队伍。

  而前面那位高大的猎人,长发齐肩,杂乱不堪,脸上布满胡须,一时不能辨认。

  那猎人带着身后的猎人,来到山洞前。他仔细的看着这个站在熊背上的少年,犹如当年的自己,只不过,当年的自己未能战斗到最后而远去,此刻这个少年,却在与整个部族为敌,那猎人,露出了赞许的眼神。

  “我叫虎爪,是个猎人,我回来找我的儿子,我没有猎杀到小黑人,但是,我今天来找我的女人,如果她任然认为她自己是天神的女人,那我将与天神为敌”虎爪的话语,完全没有当年那般的张狂和傲意,平平淡淡,语气舒缓,但却穿透着绵绵不绝的力量,所谓的厚积薄发,大概便是如此。

  “那你就要打败我,天神的女儿,我是天神的孩子。”伊对于自己神往的猎人虎爪,发出了怒吼。

  虎爪看着眼前的伊,并不惊奇,路上遇见的“飞鸟之子”,已经和他述说过自己的猜测,而此刻,虎爪已无比确信“飞鸟之子”的猜测:“我不会与人打斗,我旅行14年,已经得到无数的智慧,这里以后,将不会再缺食物,也不会在有任何人被祭天。如果我必须与你战斗,才能抢走你的母亲,我也会接受,我的女儿。”

  随后,虎爪用手指着老羊母:“你是我的女人,快到我身边来。”

  老羊母终于挣扎着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挪向虎爪,哭泣着,嘶吼着:“你是猎人虎爪,你有儿子,你的儿子14岁,就是站在熊背上的这个少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而部族中人,发出阵阵惊叹,谜底终被揭晓。

  老羊母手举虎爪相送的红宝石:“那年的春季猎人集会,虎爪第一次来到羊山之后,我就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是他送我的宝石,你们曾经都见过的红色鸟卵,是被阿姆吃了。伊,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他,你们长得一样啊,这是你的父亲。”

  老羊母站立在虎爪面前,用手捋着虎爪身上那数不尽的伤痕:“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泪满目,双手无力的捶打着虎爪的胸口。

  此时的虎爪,已经褪去十四年前的所有傲气,虽然已没有了离去时那耀眼的王者光芒,但眼里充满着深邃与智慧,他用足以融化冰雪的目光,注视着老羊母,轻抚着她的脸,最后把她轻轻的拥进自己的怀里:“我走了很久很久的路,很久很久”。

  勿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猎人,又看了看伊,终于明白,眼前这个部族最传奇的猎人,勿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他便是自己的父亲,立刻血脉偾张:“伊,你听到了,我们不是天神之子,立刻放下婴儿,在部族里,你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你仍然是羊母,树林边的草海里,青稞已经发芽,今年将收获无数的青稞。”

  此刻的伊,褪去天神之子的身份,但她另一个更加单纯的身份—羊山祖母,令他用无情的眼神蔑视着勿,还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始祖母的一切,都有我来守护,部族的一切,都由我来担当。”

  鸟山祖母,白鸟,虎爪的妹妹,继承了母亲的名字,这个手执猎人长枪的英武巢母,此时已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从平台上一步一步的靠近虎爪,而超出伊所预计的却是,巢母,也和勿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伊立刻就慌了神。

  从听见虎爪这个名字的第一刻起,巢母便心潮澎湃,迫于羊母的压力,始终未有出列。此刻,兄妹之间的深情重义,尽数喷发,痛哭着,紧紧的抱着哥哥,而她身后的鸟山部落的人,这个部族中,最先留下男婴的部落,最先萌发出温情的地方,那里的所有人,也都齐齐的站到了虎爪和熊的身后。虽身处无尽黑暗,但他们感到,光明,就在这对父子二人身上,离这两个人越近,光芒便越能照耀自己。

  “男人不会再杀死女人”勿继续向着山洞前的人喊话“男人的心里没有魔鬼,100多年前,那是因为粮食不够,现在,我已经成功的种植青稞,以后会种植更多的青稞,食物充足,男人和女人也不会在战斗”。

  羊山的男人们,那些来自鸟山的猎人,亦毫不犹豫的走了下来,他们相信,和他们来自同一部落的虎爪,不会骗他们,况且他们之中的很多年轻猎人,是在虎爪走后才成为猎人的,他们深深的明白,鸟山和羊山的不同。他们也相信,此刻站在熊背上,犹如天神的男人,尽管老羊母已经宣告熊是虎爪的儿子,他们依然相信熊,就是天神。

  羊山的女人们,也随自己的男人们,来到了祭祀平台下方,与熊和虎爪同列。最顽固的渔湾部族,人群也开始松动,黑暗之中,唯有希望,最能振奋人心,而此时的希望,无疑在山洞外面,在对那父子二人身上,渔湾的人,在鱼母的带领下,陆陆续续的走下平台。

  100多年前,羊山始祖母,带领女人与男人大战,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致令部族复苏,100多年后,羊山始祖母的理想,已然走到尽头。此刻,伊独自一人,抱着勿的女儿,在山洞前站立,今天,羊山的前面,似乎也将进行战斗,但此刻的羊母一方,只有一个孤家寡人。

  “你们这些叛徒,魔鬼,你们忘了始祖母是怎么带领部族复苏的,你们也忘记了历代羊山祖母是怎样保护部族的女儿,你们忘记了石壁上的刻纹,你们忘记了男人红色的双眼,你们忘记了他们杀死女人,你们也忘记了他们最后会吃掉女人。”伊嘶吼着,狂叫着,只是她看不见自己的双眼,已经变成让部族女人最为恐惧的血红。

  “我的女儿,到母亲这里来吧,放过熊的女儿,这边有你的父亲,弟弟,部族的食物已经耗尽,要相信你的父亲和弟弟”老羊母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上天将会将下最大的灾祸,你们全都会死”。伊发出了最后的诅咒,嚎叫着,将羊角从婴儿的心脏刺入,鲜血喷涌,这一刻,羊山始祖母的所有理想,尽数烟消云散。

  暴君啊!!!!!!

  巢母,这个矮壮的女人,虎爪的妹妹,部族众人都坚信是羊山始祖母转世的人,手中长枪飞出,深深穿过伊的咽喉,从后颈穿出,将末代羊母钉在了石壁上,她,不愿看着自己的哥哥出手。

  雨已停。

  傍晚时分,金黄色的阳光从河的上游撒下,映照着大河两岸,斑斓璀璨的新绿,从白雪覆盖的间隙,闪动着耀眼的光芒。而这片大地,也即将掀开新的篇章。

  祭祀平台四周,点燃熊熊篝火,熊站在祭祀平台的中央,披上了刚剥下的熊皮。部族的人们,已经在树林旁,熊烧过的草海里,拨开白雪,看见了里面萌出的嫩苗。此刻,他们站在平台四周跪拜。部族诞生了新的首领,只是这次,不是女人,而是男人。一个如天神般威武的少年,他击杀如山的巨熊,让狼群臣服自己的脚下。这是一个新的部族,这个部族的名字叫“有熊”。

  老羊母和虎爪,相拥在草棚的干草里,借着外面篝火的火光,老羊母细细的数着虎爪身上的累累伤痕,然而用尽她的知识,她也没有数清楚。

  虎爪告诉羊母,自己出去的第一年,便遇到了小黑人,只是他并没有杀死他们。还有一位小黑人女孩,跟着自己走完了整个旅程,而那个小黑人女孩,在虎爪坎坷的旅程中,无数次的拯救虎爪,还教给他丰富的知识,让他能满怀智慧的回到部族。

  虎爪整夜讲述着自己的奇遇,旅途的坎坷,叙述着羊山附近有哪些草可以医治部落的伤病。老羊母的那双大眼睛,终于闪现出当年少女般的灵动光芒,整晚不知疲倦的听着虎爪讲述,苦尽甘来的幸福,让她十四年的等待和祈祷,没有石沉大海。

  几天后,羊群上溯。

  它们现在不从树林经过,而是对岸的上游某处,虎爪带领全部族的男人女人,事先在对面的草海里挖出陷阱。

  在羊群到来之时,熊指挥着狼群,将羊群驱赶至陷阱之处,由于是春季,放走了怀孕的母羊,捕捉了100多只羊。

  男人们伐木,女人们烤炙,在青稞成熟之前,部族的食物,算是有了保障。部落又慢慢的重现生机,而狼群,有一些,从此便留在了部族,从此跟随着猎人出猎。另一些,在一个夜里,悄然离去。留下的狼群,在数十年之后,它们的幼崽,对着月光发出的狼嚎,已经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呜呜”声。

  一家三口坐在河边,虎爪从自己的袋子里取出一片黑黑的石头交给了熊,熊仔细的端详着石头,用手试了试,非常坚硬,但是黢黑,犹如火烧过一般。

  “这是什么石头”熊问着自己的父亲

  “这是泥土”虎爪的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文明,何谓文明。原始人生活过的地方,会留下许多证明,证明这里有人居住过,有些我们称为遗迹,有些我们会成为文明,那么遗迹和文明的分解线在那里?作者以为:能被称之为文明,那么这个地方,必须要出现一种生活产品,这种产品,必须是在两种以上的物质,在相互作用下,让其中一种在性质结构上产生根本性的变化,并能为日常生活所用的产品。那么,在这里生活过的人们,才能算拥有文明的基本条件。熊和虎爪,此刻即将开启。

  熊,这个只爱与花草自然相伴的少年,眼里也闪烁出光芒,他有太多的疑虑,在此刻如霍然开朗般被解答。两位智者的相遇,必将创造奇迹,在次之前,奇迹是属于天神,属于永远触摸不到的祖先,而之后,奇迹将属于人。

  熊兴奋的拉着父亲,来到女人们常年累月烤炙羊肉的地方,在火塘周围的墙壁上扣下一块黑土交到父亲手上,这些土,虽不如虎爪的坚硬,但也远远超出普通的泥土。

  “你这片泥土为何会如此坚硬”熊比对着自己扣下来的泥土。

  “夏天如果裹上羊皮便会更热,我们要给火也披上羊皮”。

  “父亲,羊皮会被烧坏的。”熊不解的问道。

  熊又将父亲带到山洞,里面有几百年来燃烧篝火的火塘,用树枝,拔出一粒粒石子,将这些石子在岩石上磨制以后,便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也深深的吸引了虎爪,而他的智慧,已经悟出了端倪。

  此刻的羊山前面,一家三口,三个拥有无数知识的人,聚在了一起,将掀起来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将从本质上,改变整个部族,将它推至令一个层面的高峰。

  虎爪将部族的人分成几部分,他要将火包裹在羊皮里,让他们变得更热,将泥土,烧制成坚硬的石头。

  第一部分,砍伐大量的树木,将草坪的一角堆得满满当当。妇女们则到对岸的草海,收集还能燃烧的巨量秸秆,这片土地,即将燃起经久不息的大火,大火之中,诞生的是纯智慧的结晶。

  虎爪带着第二部分人,在悬崖边采集黄色的泥土,细细的清除其中的草根,倾倒用麻绳缝制的一张超大羊皮上,加用水搅拌。部族的所有小孩,就在这片大大的黄泥堆上反复踩踏,揉捏,清除其中的石子,硬块。水分干了之后,再加水,再踩踏,揉捏,反反复复。

  反复三次之后,虎爪做出第一件泥胚,一个大大的黄色的泥罐子,把它放置在树枝搭成成的架子上,架子的上方,使用秸秆编织的草垫,遮挡太阳。

  在虎爪做着各式各样的罐子时,熊带领着男人们,在断崖里两步远的地方画下下一个直径三步的圆圈,向下挖出一个圆通状的坑,当坑有一人深的时候,在中间挖出一个两步宽,一人深的槽,再朝外,一直打通断崖。一个烧制陶器的简易土窑,便完成了。

  拆掉两块祭祀平台的条状大石,像桥一样横着把它架在底部挖出的槽上。

  虎爪的泥胚被晾晒七天之后,已经阴干,虎爪挑出那些干燥得太快,有裂纹的泥胚,从坑底的石桥上,细心的码放着各种泥胚,泥胚的开口向下,一层一层,直到与坑顶持平。再铺上开始用来垫泥土的大羊皮,开心的告诉熊:“我用羊皮把火包住了”

  虎爪再用掺杂了女人们揉搓后的秸秆,与黄泥制成巨大平板泥胚,拼接在坑顶。细细的将其中的裂缝,用黄泥抹平,又用水分很多的稀黄泥细细的抹了一遍。在周围,又用黄泥起边。慢慢的加入少量的水。

  通往断崖外沿的泥槽里,此刻燃起大火,大火熊熊燃烧,最初的三天,是用秸秆燃烧的小火。坑顶的泥坑里,有专人轮流往里面加水,不能让其中的水被烧干。

  三天之后,再用树木燃烧起来的猛火,继续燃烧三天。

  部族的人,并不知道熊和虎爪父子,做着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将会给部族带来什么惊喜或者灾祸,但此刻的他们,却无条件的信任着这对父子。

  土窑里的猛火依然燃烧,虎爪用树枝,小心的拨走窑顶的泥土,垫在下面的羊皮,已化为灰烬,几十个提着水的部族男女在土窑上面的远处站立。他们在等虎爪的号令,将袋中水齐齐的泼进土窑。

  土窑中烧得通红的泥胚,加上窑底燃烧的树木,激荡着大量泼下的冷水,腾起巨大的蒸汽浪,在坑顶,坑底,喷涌出滔天的蒸汽。

  冷却过后,虎爪重新点燃树木燃烧的猛火,将再燃烧一天。

  部族男女围在土窑前,虎爪看着自己的第一个智慧结晶即将出炉,老羊母抱着勿的儿子,也好奇的张望着。

  而熊,从土窑里抱出了第一个黑黑的陶器,一个黑色的罐子。众人迷茫的看着这个圆形器物,或许知道了它的一些些用途,但他们不知道这个黑黑的家伙将给部族带来的多大变革。

  薛定谔先生,受自己导师所托,为自己的那个文科生学弟德布罗意,那并不完美的论文擦屁股,好让其顺利毕业。在这篇本来是用来给别人擦屁股的论文中,薛定谔先生推导出了著名的,牛逼的薛定谔波动方程,直接打开了量子力学这道洪水的闸门,顷刻之间,以前大家的各种猜想,臆测,纷纷找到了依据。此后,从包括爱因斯坦在内各大家坐而论道,直接搞成了轰轰烈烈的量子力学,冲击着经典物理那脆弱的神经。

  在羊山前的有熊部落,陶器,就是这里的薛定谔波动方程。

  就像二十几年前,渔湾的女人们编织出的麻线,一经发现,在之前深受某些事物的困惑的人们,便立刻找到了解决之道,在使用之中,又会无限成长。

  陶器的出现,首先便是,部落的人们,很容易就能得到热水,不必在把羊皮袋装满水,挂在篝火旁慢慢的烤热。

  在陶罐中加入水,把青稞种子放进去,在把那坚硬的羊肉干放进去,最后出来的是软和得连掉光牙齿的人,都能轻松咀嚼的食物。在以前,一个人分量的青稞和干肉,经过陶罐的烹煮,现在够两个人吃。

  虎爪在某天,从自己的袋子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小包用树叶包裹的白色粉末,告诉众人,这是自己,从大海边得到东西,能消除疾病,让人更加健康。熊想起了雪炼制的白色粉末,拿出来和虎爪的粉末一对比,竟然是相同的东西。从此,盐也加入了有熊部族。此后的岁月里,因为盐的到来,又打开了一道闸门,妇女们以前那种食物在丰富季节才会出现的生育特征,随时弥漫在身边,加上充足的食物,令男男女女更加健康。

  虎爪更是在羊山附近采集了草药回来,,第一种草药,便是丢在锅里和肉干一起煮的一种植物块茎,连煮出的水,喝了之后,都浑身温暖,虎爪用自己心里记忆最深,自己想象中最美丽的事物,也是能给自己带来最温暖的珍宝,为它命名:“姜”,【温药之王】。而草药的加入,部族里一些简单的疾病,也能被治愈了。食物,疾病,部族的两大敌人,在虎爪与熊联手的智慧之下,如决堤的洪水般溃败,整个部族,即将迎来人口大爆炸。

  鸟山的人们,和渔湾的人们,从此也没有回到自己的部落,在羊山周围,小溪边那些被砍伐树木后留下的空地上,到处都种上了青稞,年复一年。

  

3

第三十四 节父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