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01节 天降奇遇(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1节 天降奇遇(1)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0/22 8:59:01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夏华惊慌失措地在山林间连滚带爬着,他气喘吁吁、心慌意乱,同时筋疲力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地方。夏华记得,因为超级台风“山竹”即将登陆,因此大白天里都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同时乌云漫卷、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暴雨如注,自己狼狈不堪地骑着一辆共享单车玩命地往学校赶,连人带车险些被大风刮走,突然,一个毫无预兆、惊天动地的雷霆霹雳猛地在自己头顶上方凌空炸开,几乎震聋了自己的耳朵,自己看到眼前出现一道耀眼夺目但却诡异扭曲着的白光,随即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好不容易恢复意识,却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鬼地方了。

醒来并且看清眼前景象后,夏华顿时目瞪口呆,他什么都看不见,因为此时是深更半夜,等眼睛勉强适应黑暗后,他总算看清了,自己居然在一片深山老林里,并且只有自己一个人,周围看不到任何人烟灯光,这顿时让他毛骨悚然,但又更加让他感到匪夷所思,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从城市街头一下子转换到荒山野岭。“难道我被雷电击中后进入‘假死’状态,有好心人帮我打了120,急救车赶来后以为我死了,所以用车子把我送去殡仪馆的太平间(众所周知,殡仪馆基本上都是建在郊区的),结果车子却在郊区公路上因为恶劣天气出了车祸,然后我的‘尸体’被台风从公路上刮进了山林里?”夏华费力地思考着,最终想出一个勉强还算说得通、用于他在心理上进行自我安慰的说法,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套说法其实根本就说不通,因为他此时所在的黑暗山林一片安静宁和,微风不起、滴雨不降,根本不像台风即将来袭的气象征兆。察觉到这一点后的夏华不得不再度慌张起来,“山竹”来袭,大半个中国南方都风起云涌、降雨连连,自己如果在原先城市的郊区山林里,天气不可能这么晴朗安宁,“难道我现在别的地方?这不可能啊,谁会这么无聊,在我昏迷期间如此大费周章地把我送到别的地方并且还扔到山沟里?我好像没什么仇人啊?或者,我其实已经足足昏迷了十几天,台风已经过去了?也不可能啊,为什么我醒来后会在山沟里而不是在医院里的病床上?难道我被绑架了?或者…我被卷进了某个大阴谋?”夏华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先后想出十几个猜测,但都被自己否定了,他想破头也想不出一个对于自己遭遇能有合乎逻辑的解释。

无可奈何的夏华强忍住心头的困惑、慌乱、害怕,摸索着就地坐下,他先反复抚摸自己,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些轻微的刮伤、划伤、擦伤外没什么大碍,这让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胡思乱想时甚至怀疑自己被黑社会组织抓去割掉了肾脏或其它什么器官),再摸摸身上衣服的几个口袋,摸出了手机、一包香烟、一个打火机、一个塞满银行卡和信用卡但没几张钞票的钱包以及一串钥匙。拿出手机后,夏华迫不及待地按亮手机继而看向手机屏幕左上角,果不其然——“不会吧!”夏华叫苦不迭,“没信号?”他又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右上角,还是果不其然——“玩我呢?只剩百分之五的电了?”夏华忍不住苦笑,他突然间发现影视剧里老掉牙的套路还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当某人陷入孤立无援境地时,此人手机“必然”没有信号,并且“必然”即将没电。

尽管心知肚明手机已经打不通了,但夏华还是不死心地打了110以及父母的电话,幻想能出现奇迹,但手机里传来的“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系统语音毫不留情地粉碎了他的幻想,让他心头一下子陷入了冰冷的绝望中。

“有人吗?来人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啊?到底是谁把我丢在这里的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人吗?救命啊!”实在克制不住充满内心的恐惧、绝望、慌乱的夏华猛地站起身,对着四周茫茫无际的黑暗山林扯开嗓子大吼大叫了起来。

回答夏华的除了他吼叫的回音,只有呼啦啦的一阵扑腾声,附近一群栖息在树上的野鸟受惊后展翅纷飞,迅速地没入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除此之外,黑暗的山林里随即响起一阵阵腔调不同的怪异声音。草木摇曳间,夏华毛骨悚然地发现,远处的山林里似乎闪过几个黑影、亮起几双绿莹莹的眼睛,不知道是鬼火还是野兽的眼睛,让他一下子冒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两腿发抖地摸索着想要离开,结果脚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滑腻腻的东西,那东西在他脚面上迅速地游动而过,不知道是蛇还是虫子,顿时让他浑身冰凉,不仅如此,他的手在旁边树上又不知道摸到了什么硬邦邦的、质地感很强的、会活动的东西,也许是蝎子,又也许是蜘蛛,让他险些叫出来,同时触电般地把手收回来。“我日!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夏华感到自己快爆炸了,他顾不上眼前完全一抹黑,拼命地迈动着两腿奔跑起来,结果没跑几步就被树藤灌木绊了一个狗吃屎,一头扑在遍地烂泥腐叶间,刺鼻扑面的泥腥腐臭味让他差点儿吐出来。挣扎半天站起身后,夏华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想照明,但随即想到手机已经快要没电,只好又把手机塞回口袋。“我操!我操!我操!”夏华忍住眼泪,他手脚并用地连滚带爬,“老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玩老子?去他妈的!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于基本上看不清,并且分辨不了东南西北方向,加上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夏华完全就像无头苍蝇般在这片一望无垠的黑暗山林里狼奔豕突,他不但绝望、恐惧,还饥肠辘辘,甚至不只是饥饿,而是饥寒交迫,因为他觉得气温很不对劲,非常阴冷,冻得他牙齿在打颤。“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这么冷?现在不是九月份吗?虽然夏天基本上已经算是过去了,台风也带来降温,山里的夜晚确实也比较阴凉,但也不至于这么冷吧?简直就是初冬的气温啊!老子到底在什么地方?难道已经不在南方了?”夏华双手紧抱着肩膀,他冻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深一脚浅一脚地迈动着脚步,他觉得自己真的凄凉无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就在夏华绝望透顶并且认为自己肯定会死在这里时,山林远处的茫茫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微小的火光,让看到这点火光的他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欣喜若狂,求生欲望急剧膨胀,原本已经疲惫得近乎体力透支的身体一下子又充满了力气。“老天爷啊,你总算开眼了!”夏华激动得一直在哆嗦的身体进一步地剧烈发抖起来,他踉踉跄跄地向那点火光奔跑去。一路不知道跌了多少个跟头后,摔得灰头土脸的夏华总算挣扎着跑到了亮着火光的地方。靠近后,夏华发现这是一堆篝火,一群人正围聚在篝火边烤火,有人在低声地聊着天,有人已经倒在地上睡着了。“你们好!请让我烤烤火,我快冻死了!”夏华顾不上思考这些人是好是坏,急切地扑到篝火边张臂伸手感受火焰温暖,他估计这些人是一群吃饱撑的没事做所以跑到荒山野岭里进行探险野营的驴友。

“呼啦啦”几声,围着篝火的这些人纷纷跳起来,连已经睡着的人也一骨碌爬起,接着,七八个明晃晃的东西从四面八方一起刺向夏华,在距离他身体十厘米左右的地方停住。夏华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浑身僵硬,他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些人,一动不敢动,急切地道:“你们干什么?我不是坏人啊!我只是…”

“汝係麽个人(你是什么人)?”人群为首者目光炯炯、警惕无比地厉声喝问夏华。

“客家话?”夏华立刻听懂了对方说的语言,他虽然是江苏人,但他是在广东上的大学,耳濡目染地学会了客家话(客家话即客家人使用的语言,客家人即中国历朝历代从中国北方、中国中部、中国东部等地迁移到中国南方的汉族人)。“看来我还在广东嘛,没有被台风刮到北方去…”夏华心里暗想道,同时操着客家话准备回答对方的询问,但随即,他猛地愣住了,一下子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夏华之所以发愣,因为他此时借助着火光终于看清了这些人,刚才他眼里只有这堆篝火,没注意这些人的长相外貌和衣着打扮,眼下终于看得清清楚楚,立刻让他脑子陷入死机状态。夏华难以置信地看到这些人穿着的居然是电视剧里才出现的古老服饰,一时间看不出是哪朝哪代的款式,但都是破烂肮脏的,并且质料低劣,应该只是粗布麻衣,至于这些人,一个个不但衣衫褴褛,并且面黄肌瘦,最让夏华差点儿把眼珠子滚出眼眶的是,这些人的脑后居然都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旁边的一棵树上拴着一头骡子,树下摆放着两三个鸡笼,里面传来鸡的咕咕叫声。“清…清朝人?这是在拍电视剧还是在拍电影?”夏华艰难地转着脖子想要看附近有没有一群操控摄影机忙碌着的现代人,但他脖子周围都是锄头、铁锹、铁铲、铁叉之类的农具,吓得他连忙缩紧了脑袋。

人群为首的那个约五十岁的庄稼汉看到夏华眼睛发直、脸色发白,似乎也陷入了疑惑,这时,他身边一个少年大声说道:“三叔,邇隻人講毋定係阎罗妖,崖兜杀矣佢囉(三叔,这个人说不定是阎罗妖,我们杀了他吧)!”

夏华听得懂那个少年说的客家话,顿时大吃一惊,他急忙连连摆手:“崖毋係阎罗妖(我不是阎罗妖)…”

那个被称为三叔的为首长者身边的一名年轻人仔细地打量着夏华,然后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夏华的脑袋,先用力揪了揪夏华前额的头发,又抓了抓夏华后脑勺的头发,最后转头对那个三叔说道:“阿爹,佢冇毛辮,前额还有頭顱毛,佢应该毋係阎罗妖(阿爹,他没有辫子,前额还有头发,他应该不是阎罗妖)。”

三叔反复地看了看夏华,然后点点头,示意所有人把架在夏华脖子上的农具都给放下来,脸上表情变得温和起来,语气同样变得温和:“後生人,汝也係崖兜个兄弟姊妹無(年轻人,你也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吗)?”

夏华嘴唇发抖地连连点头。

三叔再度问夏华:“汝也係愛去投洪先生个無(你也是要去投洪先生的吗)?”

夏华嘴唇发抖地再次连连点头。

三叔的脸上浮出了温和的笑意:“好好好,亟坐下烤烤火囉(好好好,快坐下烤烤火吧)。”

夏华惊疑不定地坐到篝火边,一边让篝火温暖自己已经冻僵了并且冒出了一身冷汗的身体,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篝火边的这些人,这些人看起来是一家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共二十几人,那个三叔应该是这群人的领头。众人重新围在篝火边坐下后,所有人都盯着夏华,眼神中倒没有敌意和恶意了,只有惊奇,夏华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衣服还有发型确实都引人注目,他脑子里一片混沌,隐隐约约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本能性地进行着排斥,让他陷入神游太虚的恍惚状态中。“後生人,看若樣,汝係一隻读书人囉(年轻人,看你的样子,你是一个读书人吧)?”三叔看着夏华,开口问道。

夏华僵硬地点了点头。

三叔释然地笑道:“汝係在大山裡背迷路矣囉?放心,翻过前面两座山,金田村就到矣,崖兜就做得见到洪先生矣(你是在大山里迷路了吧?放心,翻过前面两座山,金田村就到了,我们就能见到洪先生了)。”

“金田村”,这个地名犹如一道雷电般在夏华脑海中猛然炸开,加上“洪先生”“阎罗妖”,夏华的脑子里一下子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表面上仍然呆呆愣愣,似乎惊魂未定,心里则已经天旋地转、电闪雷鸣:老子…老子穿越了?

脑中蹦出“穿越”这个词后,夏华险些瘫倒在地。金田村,这个此时名不经传的小地方在后世则是大名鼎鼎,这个小山村正是太平天国运动爆发标志“金田起义”的起点;洪先生,还用说?不就是那个自称上帝(太平天国称呼上帝全名为“皇上帝”)次子下凡的洪秀全吗?阎罗妖,正是太平天国对敌对势力的称呼,比如清政府、清廷、清军、清兵,都被太平天国称呼为“清妖”,所谓清妖即阎罗妖的一种。

“我靠!这个玩笑开大了吧…”夏华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

夏华百思不得其解,自己除了曾经多次随地吐痰和随地小便外,也没做过啥坏事,究竟得罪了哪路神灵,会让穿越时空这种老掉牙的YY小说里才会发生的桥段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虽然匪夷所思至极,令人不敢相信,但就是事实。可以想象,时空长河浩浩荡荡,一个属于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青年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晚晴时代,这种事情发生概率之低,怕比连中一百次六合彩头等奖还要渺茫。夏华算是中了这个史无前例的超级大头彩了。值得赞扬的是,夏华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不错的,没有被“时空错位综合症”给当场击垮,毕竟他没有因为三观在瞬间遭到颠覆而当场疯掉或者捶胸顿足大喊大叫“我要回家”之类的话。这还得感谢夏华的业余爱好,他平时有事没事就到一家叫“铁血军事网”的读书网站上看那些穿越小说,足足在那家网站陆续累计花了好几百大洋,这才拥有了比常人强悍数倍的“穿越时空综合症”免疫能力。夏华虽说以前在一些科学探索之类的书籍杂志上曾经看过这种所谓“穿越”事件,有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研究专家还一本正经地宣称这和物理学上的“时空虫洞”等高深理论有关,但夏华对此一直是半信半疑,然而此时此刻,自己真正地“切身体会”后,他不得不相信这种诡异至极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着的,而且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至于这事到底是“时空虫洞”,还是某位神灵因为闲得蛋疼而跟自己开了一个无聊透顶的玩笑,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想再回到自己原先所处的那个时空已经是绝对不可能了。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自己“穿越时空”本来就是概率低得无限接近零的事情,再来一次“穿越”并且准确无误地把自己送回原先那个时间和地点,概率低得简直就是负数。夏华记得,自己穿越前遭到雷击,并且那道惊天动地的闪电似乎在自己面前诡异地扭曲成了一个圆环,难道那道闪电的电磁能打开了所谓的时空隧道并且正好把倒了八辈子霉的自己给吸了进去?想到这里,夏华忍不住悲上心头,因为这意味着他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双亲以及众亲朋好友了(夏华自我安慰“幸好老子不久前刚刚被女朋友甩了,否则现在还要对她牵肠挂肚”),自己就像被一把剪刀咔嚓一下,彻底断绝了和原先那个时空的所有关系,然后被扔到这个完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时空。

6

第001节 天降奇遇(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