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23节 第一场仗(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23节 第一场仗(1)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0/25 14:40:42

这是公元1850年10月31日,这天,在跨度高达12000千多公里的亚欧大陆的最西端,英国和法国联合在英吉利海峡铺设下了世界上第一条海底电缆,在亚欧大陆的最东端,一场惊天动地的铁血狂澜绽放开了第一朵火花。

下午两点左右(夏华估计的时间),正在住处天井里躺着躺椅晒着太阳补充身体热量的夏华被破门而入的轰隆一声给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只见赵三叔、赵陆军、唐飞龙、黄奕诚、张风等人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个个武装整齐,头戴红色三角巾,身穿绣着“太平”“天軍”“聖兵”字样的赭色马甲,双腿绑着绑腿,手持钢质大砍刀和硬木圆盾,少部分人背着硬弓、配着装满箭矢的箭囊。赵三叔等人是卫兵,卫兵的职责是保护主官,侧重于防御而不是进攻,因此卫兵的武器基本上都是刀盾,从而能够攻防兼备,额外增加一些弓箭也是为了不时之需。

“三叔,你们大家怎么了?”夏华略感吃惊。

“夏先生,清妖来了!”赵三叔声音发抖,所有人都神色凝重而紧张,五官紧绷,浑身也紧绷,处于高度戒备、随时准备战斗的状态。

“啥?清妖来了?”夏华从吃惊变成了震惊,他一个鲤鱼打挺地跳起来。虽然早就预料这一天这一刻会到来,但真的到来时,夏华还是感到自己严重缺乏心理准备。夏华知道自己已经是反贼头子之一,落入清军手里必死无疑。“清妖已经到哪里了?有多少兵力?”夏华强忍住心脏和声音的颤抖,装作镇定自若地问道。

“在村外山林里和道路边进行戒备的哨兵(这个词是夏华发明的)兄弟发来报告,清妖已至距离村子不到三十里的思旺圩,人数约一千,约三分之一是绿营兵,约三分之二是地方团练。清妖部队呈现松散阵形,没有整装列队,似乎是在搜索推进。”卫队连第一排副排长兼该排第二班班长赵海军回答道,他回答得言简意赅并且注重细节,这也是夏华教给他们的。

夏华心头的紧张顿时平息了不少,他大声吩咐道:“把我的铁盔、甲衣和佩剑拿来!”

勤务兵卢欣荣和吴富根立刻飞奔着跑进屋内,取出了夏华的铁盔、甲衣和佩剑。

夏华加入拜上帝会和太平军并且成为这两个组织的核心高层都是身不由己的,他是非常爱惜自己生命的,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况且他现在被卷入的是一个刀光剑影的战乱世界,哪能不多做准备加强自己的生命安全系数。夏华此时的衣服装备是这样的:头戴红色三角巾、身穿土黄色棉质长袍和厚麻布长裤、脚穿牛皮底厚布鞋、双腿打着绑腿,不仅如此,脑袋上还有一顶宽檐铁盔,上半身还套着一件山纹钢片牛皮甲衣。夏华可不想自己被清军乱箭射死、一枪捅死、一刀砍死,他的宽檐铁盔和甲衣都是他自己设计的,那顶铁盔在样式上就是仿造后世的钢盔,但特地增加了一圈宽檐,从而增大了对头部和面部的保护范围,那件甲衣整体用硬牛皮制作,同时在前胸后背两肋要害部位镶嵌钉入精质钢片,从而增大对身体的保护力。夏华把这两样东西先在纸上大致地画出来,然后交给主管打造兵器的韦昌辉,韦昌辉让负责此事的赖九(赖九是铁匠出身,擅长冶铁炼钢、打造兵器,同时自小习武,练就一身硬功夫,此时他在太平军内担任“军械制造总监”,这个官名还是夏华发明的)按照夏华的设计将其打造制作出来。显然,夏华设计的铁盔和甲衣在制造成本上是很高的,既费时又费力,目前肯定无法向全军进行普及,因此赖九最后只是打造制作出了二三十套,供给洪秀全、冯云山、杨秀清、夏华等高级领导使用。

除了铁盔和衣甲,夏华还有一把佩剑,那是杨秀清送给他的礼物。杨秀清多方派人潜入多地城镇购买武器原料,曾用高价购得一点英国人出口到中国的产于已经成为英国殖民地的印度的大马士革钢,据说那点大马士革钢的售价比同等重量的黄金还贵,杨秀清命赖九将其打造成一把八面汉剑,剑身上端靠剑柄处镌刻“聖靈(圣灵)”二字,命名为“聖靈寶劍(圣灵宝剑)”,赠送给了夏华。夏华当然知道杨秀清的心思,他欣然笑纳,身在乱世,手中没有武器可不行。当然了,如果真到了需要夏华亲手持剑杀人的时候,那距离夏华升天也不远了。

穿上铁盔衣甲,拿上佩剑,夏华急匆匆地向门外走去,边走边思索:清军抵达的思旺圩位于桂平、平南、永安(蒙山)三县交界处,向北约十五公里就是花洲山人村,该地是一个商业繁荣的小镇。根据清军兵力不多以及队形松散的情况可初步判断,这股清军进驻思旺圩并非为了攻打山人村,而是另有所图。夏华想起前几天陈亚贵的事情了,陈亚贵是天地会的造反头目之一,被清军击溃主力后,此人带残部撤向紫荆山,试图抵达金田村与太平军会合,清军对其穷追不舍,如此可以推测,思旺圩的清军是在追击搜剿着陈亚贵残部,只不过歪打正着地来到了山人村附近。清军对太平军几乎不掌握任何情报,肯定不知道洪秀全、冯云山、韦昌辉、蒙得恩以及夏华等反贼头子正在山人村,否则清军派来的就不只是区区一千兵力了。

“华胞!”夏华刚出门就差点儿撞上迎面而来的洪秀全和冯云山。

“二哥!”夏华连忙停住脚步,他看到洪秀全全家和冯云山全家全部过来了,洪秀全的家人有洪秀全本人、洪秀全母亲(继母)李四妹、妻子赖莲英、洪天姣、洪天姵、洪天贵福,还有洪秀全长兄洪仁发及其家人、洪秀全二哥洪仁达及其家人、洪秀全三姐洪辛英及其丈夫钟芳礼和两人的孩子、洪秀全同族堂亲洪仁政(洪仁正)、洪仁球、洪仁玗、赖莲英的连宗义兄赖培英,赖培英还有一个弟弟赖汉英,赖汉英参加拜上帝会前从事行医经商,既是医生也是商人,此时担任太平军的“军医总监”,不在山人村,在金田村,他的大堂弟赖文鸿和小堂弟赖文光此时都在山人村;冯云山的家人有冯云山本人、冯父冯绍衔、冯母胡氏、冯妻安氏、长子冯癸方(冯瑞明)、次子冯癸茂(冯瑞科)、小女儿冯癸华(冯僧)、胞弟冯应戊、堂兄冯亚树、冯云山同族堂亲冯瑞高和冯瑞珍等。两家加在一起,拖家带口足足将近一百人。洪秀全卫队营副营长蒙得恩和冯云山卫队连连长梁孝带着一百多名卫兵严密地保护着洪冯以及两人家眷。夏华没看到洪秀全卫队营营长秦日纲,应该带着更多人手去村外进行戒备了。

“华胞!清妖终于来了!”洪秀全目光湛湛、声音颤抖,他跟夏华一样全副武装,手里也紧握着一把剑,正是他的“斩妖剑”——对外宣称是他被天父带回天国时天父亲自赐予的,其实是冯云山卖掉家里十亩地后花钱请人打造的(冯云山此举正是他把洪秀全打造成神人的实际措施之一)。夏华注意到,洪秀全握着剑的手在微微发抖,不仅如此,他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哆嗦,由此可见,嚷嚷了好几年“铲除清妖、建立人间天国”的洪教主在清妖真上门时与其说是激动和兴奋,还不如说是紧张和害怕,甚至是恐惧。人嘛,都是这样的,叶公好龙。

“二哥宽心!清妖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夏华赶紧给洪秀全吃下一颗定心丸。

“华胞,此话怎讲?”洪秀全眼睛一亮。

夏华微微一笑,显得胸有成竹、从容不迫(其实他心里也在发慌):“清妖进驻思旺圩后,并未积极地向山人村进发,而是呈现出松散队形地向山林地带内缓慢移动,由此可见,清妖此举是在追击搜剿陈亚贵,只是凑巧地到了山人村附近。”

“陈亚贵在今天上午已经战败身死了!”冯云山开口道,“根据出去打探的圣兵带回来的消息,陈亚贵赶赴紫荆山时沿途不断遭到清妖截杀,损失惨重,不得不改道潜行,绕路到了花洲边缘一带,最终落入清妖包围圈内,身边千余人非死即逃,其本人受重伤后被清妖俘获,在被押往县城的路上伤重而死。”

夏华点点头:“三哥的消息跟我的推测正好相互印证。清妖虽然杀了陈亚贵,但陈亚贵还有一些部下逃散在附近地带,因此,清妖确实正在追剿陈亚贵部的残余人员。”

“原来如此,那就好。”洪秀全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二哥,局势不容乐观啊!”夏华给洪秀全泼了一盆冷水,“清妖虽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但他们在误打误撞中已经到了我们鼻子跟前,发现我们是迟早的事,我们如果继续按兵不动,等于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那就赶快派遣人手,前往金田村联系清胞和贵胞,让他们速速调动大队人马来此接应我们。”洪秀全再次沉不住气了。

“进出思旺圩的各条通道都已经被清妖封锁了。”冯云山摇摇头,“况且,来回山人村和金田村起码需要三天,在这三天内,清妖随时可能发现我们,不仅如此,倘若清妖发现秀清、朝贵带着大队人马从金田村赶向山人村,岂不是不打自招?等于告诉清妖,我们就在这里?”

“那…如何是好?”洪秀全再次有点心怯神乱起来。

夏华看向冯云山,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跟自己一样的心思。“二哥,兵法有云,‘宁失一子,莫失一先。与其恋子以求生,不如弃子而取势’。”夏华看着洪秀全,“只要掌握先机,就能掌握胜算。二哥,清妖虽然已经到了门口,但我们无需自乱阵脚,因为优势是在我们这边的。首先,清妖兵力不多,仅一千人左右,而我们共有一营(洪秀全卫队营)和二连(冯云山和夏华的卫队连),合计近五百兵力并且都是久经训练的精兵(洪秀全和夏华的卫兵自然都是精兵,冯云山的卫兵则有些逊色),虽然敌众我寡,但清妖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只要破釜沉舟、主动出击,就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其次,如果我们选择固守待援、消极防御,等于放弃先机、被动挨打,时间一长,夜长梦多,也许到明天这个时候,清妖已经增到两千兵力,甚至发现我们,继而全力攻打我们,我们就彻底地陷入不利了,被困在这里插翅难逃。”

洪秀全的军事能力等于初学者,但也听懂了夏华的意思:“华胞,依你之见,我们应该主动出击?”

夏华重重地点头:“这是我们胜算最大的战术。抢在清妖杀过来之前,我们就先杀过去!冲出山人村,突破思旺圩,前去金田村跟四哥五哥他们会合。战斗打响时,我们就可以派遣几名通讯兵骑上快马赶去金田村,让四哥五哥带领大队人马赶来,来得早,还能跟我们前后夹击思旺圩的清妖。”

洪秀全望向冯云山,冯云山同样重重地点头:“二哥,我赞同华弟,这是我们唯一能够取胜求生的办法。”

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等人都不在,洪秀全此时能依靠的就是冯云山和夏华,看到冯云山和夏华意见一致,洪秀全只得下定决心:“好!就这么办!”

出击的时间被定在次日凌晨也就是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那时候,清军官兵肯定都在睡觉,巡夜执勤的清军肯定也是哈欠连天、困意迷离,正好下手。本来,半夜偷袭更加管用,夏华之所以选择凌晨出击而不是半夜偷袭,根本原因是此时的人由于普遍缺乏维生素A而患有夜盲症,在夜里几乎就是瞎子。后世很多影视剧或小说在描述古代战争时经常施展夜袭战术,那是不科学的,因为古代中国人营养欠缺,特别是维生素A的补充,大部分人患有夜盲症,军队非常难以组织起大规模的夜袭,因为在黑暗中别说分辨敌我了,连看见东西都很难实现。

这个晚上,夏华一夜无眠。

1

第023节 第一场仗(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