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27节 第一场仗(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27节 第一场仗(5)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0/26 17:50:06

此战确实是太平军大获全胜,赢得很轻松,几乎没有悬念。思旺圩清军约一千人,部署较为分散,共有六百多人集结在主兵营一带,被太平军凌晨突袭后一触即溃。经过事后统计,太平军杀伤清兵两百八十多人,俘获清兵一百三十多人,其余清兵在混乱中四散逃逸,缴获不少武器装备和辎重物资,太平军自身伤亡七十多人,当场战死者约四十人,受伤三十多人。结束战斗的太平军有的追剿清军溃兵有的打扫战场,清军的兵器都被拿走,死掉的清军身上衣服也被扒下来带走,杀声结束后,现场响起接连不断的哀嚎呻吟声,那是受伤军人发出的。在这个医疗水平十分低下、医疗技术十分落后的时代,受到战伤十有七八等于迈进了鬼门关,失血过多、细菌感染…都会要人的命,这年头既没有输血术也没有抗生素和消炎药。伤兵里大部分是清兵,太平军伤兵不到清军伤兵的三分之一,对于己方伤兵,太平军给予全力救治,只是,救治方式不可避免地十分原始,药品也不够充足,具有娴熟医术的医师更是少之又少,使得伤兵死亡率还是很高的。以二战作为对比,物资最充分的美军里,十个伤亡军人约死亡三人,约受伤存活七人,死亡人数占伤亡总数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但在此时,比例非常高,十个受伤军人起码要死去六七个,没办法,医疗水平和医疗技术所限。夏华看到众多太平军伤兵里,有的受伤很重,或被清兵刀刃划断了动脉血管,或被砍断了手脚,或被伤瞎了眼睛,或被划破了肚皮,露出甚至流出内脏…这种伤兵基本上难逃一死,要么失血过多而死,要么伤口感染恶化而死,有的受伤不算重,或者只是身上被砍出一道伤口,或者只是被打断骨头,但死亡率也不低,伤口得不到缝合,流血不止、感染细菌,都会致命,骨头断了难以被接合,从而变成终身残疾。经过一定训练的太平军医护兵竭力地用绷带三角巾包扎伤兵伤处,浇上酒水进行消毒(此时难以获得高纯度的医药酒精即乙醇,只能用酒精纯度不高的酒水代替),用木棍固定断骨处等,或多或少能够减少一点太平军伤兵的死亡率和致残率。至于清军伤兵,太平军要么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要么补上一刀。对于这种残忍无道的事情,夏华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阻止也没用,太平军的医疗资源用于自救都远远不够,更加别说救治清军伤兵了,与其让清军伤兵疼得死去活来、受尽痛苦而死,给他们一个痛快也算好事。

“多谢天父看顾,小子某某某魂归天堂,重新沐浴天国荣光,小子生前所犯罪孽,恳请天父怜悯宽恕,小子…”时不时有太平军伤兵喃喃低声地念颂着这段话,那是洪秀全发明的拜上帝会的《升天告上帝》祈祷语,有的太平军伤兵自知将死,死前开始念颂《升天告上帝》。

获得胜利的欢呼声中断断续续地夹着失去战友的哭泣声。

“都是为了活命罢了!”夏华看着这一幕,心头无限苍凉,太平军都是活不下去而被迫造反的穷苦百姓,清军绝大部分士卒也是为了获得区区几两银子养家糊口的穷苦百姓,穷人杀穷人,中国人杀中国人,都是为了活命而已,这是时代的巨大悲哀。

打赢起义第一枪(也许应该说第一刀)并且大获全胜的太平军在拿走了能拿走的东西后,欢天喜地、凯旋而归。

思旺圩和山人村之间,正忐忑不安地等待消息的洪秀全、冯云山等人看到秦日纲和夏华获胜而归,顿时大喜过望。洪秀全热泪盈眶地看着缴获的武器装备、辎重物资以及被押来的一百多个垂头丧气、惊恐不安的清军俘虏,激动不已地道:“华胞!纲胞!你们真是好样的!打赢了!我们打赢了!好!好啊!太好了!清妖果然不堪一击!天军必胜!天国大业必成!阿爷阿哥,你们看到了吗?我们赢了!”他激动至极,情绪有些失态,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

“二哥!冷静点!”冯云山虽然也是喜上眉梢,但仍然保持着克制,“这只是第一仗而已!想要建立天国,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仗要打呢!”

“是啊,二哥,三哥说得对。”夏华说道,“这只是一场小仗,胜败不足为道。”

“华胞!”洪秀全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夏华,“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秦日纲道:“二哥、三哥,思旺圩的清妖已经被我们打垮,道路已通,我们完全可前去金田村了。事不宜迟,快点出发吧!”

“等等!”夏华制止住秦日纲,“二哥、三哥、八哥,此战,我们赢得很顺利,由此可见,圣兵战斗力强劲,清妖战斗力疲软,我们虽不可轻敌,但也不可高估敌军。依我之见,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

“华胞快说!”洪秀全迫不及待地道。

夏华道:“第一个选择就是见好就收,立刻前去金田村;第二个选择就是就地转攻为守,重新退入山人村,准备打一场防御战。二哥、三哥、八哥,思旺圩清妖战力低弱,已经崩溃,可以肯定,蒙副营长他们已经顺利地冲过思旺圩,前去金田村了,今天傍晚,他们就能抵达金田村,四哥五哥他们就会知道这里的情况,继而即刻率军前来,满打满算,在后天天黑前,四哥五哥他们就能赶到,相差也就两天时间。我们刚刚击溃了思旺圩清妖,相信清妖众妖头过不了多久就会得知这里的情况,他们一方面会大吃一惊,一方面会不敢懈怠,带着大部队前来围剿我们,好,我们将计就计,坚守山人村,拖住清妖的大部队,两天后,四哥五哥的大部队就会赶来,最后,我们四面埋伏、中心开花,配合四哥五哥内外夹击清妖,必定大胜!”

“啊?还要呆在山人村?”听完夏华的计划,洪秀全先有些惊讶,随后有些迟疑和胆怯,显然,他还是害怕的,他知道夏华和秦日纲刚刚打垮的只是一部分清军,如果清军主力抵达,太平军恐怕就没怎么容易获胜了,留在山人村显然危险。洪秀全心里想着早点脚底抹油开溜,离开兵力不足的山人村,前去有大军保护的金田村。

“二哥,华弟此计甚妙!”冯云山表示支持,“若依华弟此计,天军下场战斗也胜算很高。二哥,若能趁此良机把桂平县、平南县两地内的清妖主力一举一网打尽,对我们好处极多啊!首先,我军再次大胜,全军上下必定士气大振,我天军也会军威大振,从而吸引更多人加入天军;其次,我军再次大胜,亦可缴获更多财帛装备物资以补充我军;第三,我军再次大胜,桂平、平南二县境内清妖元气大伤,在两个月内都难以卷土重来,我们就能获得更多时间了。”

“不错!正如三哥说的这样!”夏华连连点头,“另外,山人村地势险要,十分易守难攻,还有,刚才那场仗让天军伤亡不大,让天军战斗力损失不高,完全还能再战。四百多名圣兵,坚守山人村,来三千清妖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四哥五哥的大部队顶多两天就会赶到这里了!”

洪秀全陷入沉吟,思考再三后,他看了看夏华、冯云山、秦日纲,又看了看旗开得胜后欢欣鼓舞、士气高昂的太平军士卒们,下定了决心:“好!就这么办!走,我们返回山人村!”

欢呼声中,洪秀全、夏华等人再度返回了山人村。

夏华劝说洪秀全继续留在山人村除了确实有利于战事外,更重要的是出于他的“私心”,李殿元和倪涛正在他手里,两人价值一万三千两黄金,钱还没到手呢,怎么能走呢?总不能让李倪二人家属把黄金送到金田村吧?那样子岂不是等于把这件事给公开了?夏华可不想把属于自己小金库的那一万三千两黄金上交给那个劳什子的圣库。

重新回到山人村后,众人来不及喘口气,立刻紧锣密鼓地展开战备工作,同时处理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埋葬阵亡战死的太平军士卒,思旺圩一战,太平军累计死亡了五十二人(包括伤重而死的),对于这些魂归天国的战友,夏华等人为其举行了简单而庄严的葬礼,遗体全部埋葬在山人村里的一处隐蔽处,不设墓碑等标记,并且对埋葬处进行伪装,因为太平军早晚撤离山人村,如果清军控制山人村并且发现这些坟墓,说不定会掘坟辱尸泄恨。埋葬前,每个死去的太平军士卒都被剪下一缕头发,取走一点随身物品,再摘掉相当于军籍身份证的腰牌,每个太平军士卒共有两个腰牌,阵亡后,一个腰牌和头发、随身物品都会交给他们的亲属家人作为缅怀纪念,还有一个腰牌会被该部上级收回作为永久保存(为了以后重新安葬遗体以及建立纪念馆、英烈祠)。这套流程都是夏华规定的,充满了后世的文明和人道精神。

第二件事就是对清军俘虏的处理。

思旺圩一战,太平军抓到了一百三十五个清军俘虏,有的是被俘的,有的是主动投降的,不少人已经受伤,先后伤重而死十二人,还剩下一百二十三人。之所以把他们也带回山人村,是为了让他们搬运物资,充当劳力,眼下已经回到山人村,这些清军俘虏自然“没价值”了。

“全部宰了!”秦日纲杀气腾腾,“留着他们,既浪费粮食又浪费人手,我们兵力很紧张,难道还要再派人看押他们?万一清妖来袭,他们趁机闹事,我们岂不是外面、里面一起出事?放了他们也不行,他们会给清妖通风报信,把我们的情况告诉妖头,并且他们还会再次拿起刀枪攻杀我们,所以,全部宰了最干净!一了百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眼中凶光毕露地拔刀。

“不要啊!饶命啊!”听到秦日纲这话的清军俘虏们顿时魂不附体,纷纷跪下哀声求饶。

夏华不得不承认,秦日纲说得“有道理”,但他实在难以接受这种野蛮的行为。“八哥!快住手!”夏华道,“我们是天军,是要建立人间天国、解救天下万民的,怎么能滥杀无辜呢?”

“无辜?”秦日纲瞪起眼,“华弟,哥哥我对你向来心服口服,但你刚才这话就不对了!他们怎么就无辜呢?他们都是死有余辜的清妖!”

夏华摇摇头,望向洪秀全:“二哥,这些俘虏虽然是妖,但他们也是穷苦老百姓出身的,他们只是受到阎罗妖的迷惑,迷了心窍才会当了清妖。天阿爷大慈大悲,只要他们幡然醒悟,天阿爷肯定会宽恕他们的,不分青红皂白地全部杀了可不符合天阿爷对苍生的仁爱之心啊!”

洪秀全点点头:“华胞说得对。华胞,依你之见,如何是好?”

夏华想了想:“这样吧!把他们的辫子都剪掉,再给他们一人发一套天军的衣服,这样,他们就算逃跑了,也会被清妖认为已经加入天军,继而被清妖杀无赦,另外,再把他们十人编为一队,哪队有人逃走,该队剩下的人都要处死!这样,他们就会互相监督、互相举报了。还有,他们也是出身穷苦百姓人家的,相信他们也不想给清妖卖命的,那么,只要他们弃暗投明、诚心效忠,就允许他们加入天军,成为天军的一员,从此能跟我们一起享受天父荣光。”

洪秀全连连称赞:“好办法!华胞,就按照你说的办。”

冯云山笑呵呵地对秦日纲说道:“日纲兄弟,你要向华弟好好学习呀,凡事不要只想着打打杀杀,动脑筋是可以想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的。”

秦日纲摸摸头:“管他呢!二哥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因为夏华而得以活命的这一百二十三名清军俘虏被单独地编为一个连,不发武器,负责跟太平军一起修建工事。多了一百二十三个人,多了一百二十三个劳动力,自然是一件好事。

山人村位于半山腰间,盘山而建,共有村头村尾两条路迤逦下山,两条路都是羊肠小路,犹如缩小版的剑门蜀道,清军若攻打,只能仰面攀爬而上,守卫山人村的太平军则居高临下,占尽了地形优势。为了打好接下来的这场防御战,夏华绞尽脑汁,按照后世阵地防御战打法,命人准备大批麻袋,灌满泥土堆积在村头村尾道路口,从而垒成防御墙,同时准备大量石块、滚木、石灰、木桩、竹刺等物。按照夏华的估计,按照敌我双方的实力,这场防御战不难打,并且就撑两天而已。比起接下来的防御战,夏华更关心的还是那还没到手的一万三千两黄金。

1

第027节 第一场仗(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