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30节 江口圩(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0节 江口圩(1)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0/28 9:39:10

11月22日当天,太平军轻松攻占江口圩,获得大量的粮米财帛,同时还招收了几千名当地人加入拜上帝会。

接下来十来天内,太平军以江口圩为大本营,兵分多路、四面出击,打下了十多座集镇,夺取财物、招募新人,整体实力日益强盛,至11月底时,拜上帝会已经发展到了近五万人,太平军兵力达到约一万五千,五个主力旅都实现了满员。

动静闹得这么大,拜上帝会还想“低调做人、猥琐发育”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广西巡抚原先是郑祖琛,因为“治理不力,致使桂省境内贼乱(主要是天地会造反)四起”而被撤职,由劳崇光代理巡抚,走马上任的劳代理巡抚新官上任三把火,决定大刀阔斧地干出一番事业,针对重病下猛药,积极地调动了大批人马进剿广西省境内的贼乱,没想到,天地会尚未平定,半路又杀出一个更狠的太平军,使得清军连吃败仗,顿时,劳代理巡抚不但没能摘掉“代理”二字正式扶正,还在灰头土脸中被迫退位让贤,接任广西巡抚的是周天爵。周天爵颇有镇压农民起义的经验,前两任的失败让他不敢掉以轻心,他认真地制定了一系列对症下药的镇压策略,只不过,事与愿违。拜上帝会接连取得的胜利已经“惊动”北京城,清政府部分高层初步地意识到“这股天地会反贼十分与众不同,组织严密、成员心齐、战力强悍,绝非等闲之辈、疥癞之患,必须慎重对待、全力扑杀”,因此,清政府在任命周天爵为新广西巡抚时,又委派前任两江总督李星沅作为钦差大臣,前去广西进行“战事指导和监督”,还撤换了“百无一用、丧师失地”的广西提督闵正凤,委任了一名新的广西提督。新任广西提督名叫向荣,祖籍重庆,生于西北,年少时在当时陕甘总督杨遇春麾下当兵,随杨遇春参加了平定天理教起义、新疆叛乱等战事,因为作战勇猛、性格机变而受到杨遇春赏识和提拔,从而步步高升。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向荣奉命率部驻守山海关,防备英军在此登陆继而威胁北京,三年前升任四川提督,官位从一品。金田起义爆发这年春季,湖南省境内发生了天地会李元发起义,向荣调任湖南提督,率军前去镇压,成功剿灭李元发起义。李元发起义被向荣镇压后,金田起义爆发,在湖南还没来得及回四川的向荣犹如救火队般直接调任广西提督,率军前来镇压。值得一提的是,清政府原本打算派去广西镇压拜上帝会和太平军的是林则徐,但林则徐半路病逝,与向荣一起被派到广西的还有云南提督张必禄,但也半路病死。林则徐自然不必多说,张必禄同样不是等闲之辈,人称“四川抗英第一人”(张必禄是四川人,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担任四川提督)。林张二人都是厉害角色,但都在参加镇压拜上帝会和太平军的战事的半路上就撒手人寰了,不得不说,洪秀全等人的运气真的不错,否则,太平天国运动说不定还在广西就被林张等人扼杀在萌芽里了。

直到此时,清政府仍然不清楚拜上帝会和太平军,还是认为拜上帝会和太平军是天地会分支,一是因为清政府衰朽低效、消息堵塞,二是广西省地方官府为了粉饰太平、推卸责任,长期存在一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对上一直报喜不报忧,报忧也是“大忧化小忧,小忧化无忧”,导致清政府在很长时间内都搞不清楚拜上帝会和太平军的本质,不过,随着拜上帝会和太平军越闹越大,清政府逐步地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这才给广西省高层大换血。

钦差大臣李星沅、新巡抚周天爵、新提督向荣,这三个人凑在一起不但没有产生“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效果,反而谁也不服谁甚至互相拆台,三人都刚愎自用,提出三套完全不同的进剿方案,并且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从而使得桂省境内清军将帅不和、指挥混乱。

不管怎么说,太平军的顺风仗要开始结束了,以后的战事将会越来越难打,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激烈、残酷、血腥。

“到目前为止,清军那边出动部队的都是绿营兵,绿营兵不足为虑,基本上就是送人头、送装备的乌合之众。”夏华思索着,“至于八旗兵,参战了跟绿营兵也没区别,真正的敌人是…”清政府此时的军队分为两大系统,一是八旗兵,一是绿营兵。八旗兵是满清灭明国打天下的发家部队,在明末清初时战斗力十分强悍,但随着满清得了天下,出身于苦寒之地的八旗兵迅速在中原的花花世界中腐朽衰败了下去,吴三桂造反时,八旗兵都已经不是吴三桂军队的对手了,康熙力排众议,招募大量汉人精壮男丁组编成军队,前所未有地扩大了绿营兵部队,在剿灭三藩的战争中,绿营兵战力骁勇、表现出色,平定三藩后,绿营兵虽然没被卸磨杀驴,但清政府为了控制这支汉人军队,不断地派遣满人担任绿营兵的中高层军官,使得绿营兵“满将汉兵”。随着时间的推移,绿营兵变得跟八旗兵一样中看不中用了。后来的事情众所周知,由于绿营兵无法平定太平天国,清政府不得不组建了湘淮军,从而平定了太平天国,湘淮军后来也变得腐朽衰败了,清政府不得不又组建了北洋军,但北洋军最终却结束了满清的统治。

此时,清政府拥有八旗兵约20万,拥有绿营兵约60万,看似数量庞大,但实际的兵力数量却因为吃空饷成风而根本没有表面上这么多,并且都已暮气沉沉、训练松弛、不堪大用。

夏华此时思索的就是湘军和淮军。

“八旗兵和绿营兵都不是太平军的对手,太平军真正的对手是湘军和淮军。”夏华陷入深邃的思索,“我虽然跟洪秀全不是同一条心,但却跟他坐上同一条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跳下这条注定会沉的船。对于湘军和淮军,我该怎么办?湘军和淮军现在还没有被组建,但是,曾国藩、李鸿章等人都已经在了。我要不要提前派人去宰了曾国藩和李鸿章?这非常容易,只要我对洪秀全胡扯一通鬼话,就说天父给了我指示,有个叫曾国藩的湖南人和有个叫李鸿章的安徽人会成为太平军的劲敌,必须将其今早铲除。曾国藩和李鸿章现在还不算是清廷重臣,肯定得不到严密保护,派刺客将其秘密刺杀掉还是十拿九稳的。只是,我这么做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另外,死了曾国藩,会不会又冒出一个赵国藩?死了李鸿章,会不会又冒出一个张鸿章?唉,历史是变幻无穷的,就算我拥有超越历史的思想,也不可能做到像上帝那样操控历史。我到底怎么对待湘淮军和曾国藩、李鸿章呢?拉拢他们?不可能!他们要是那种人,早就投靠太平天国或者在平定太平天国后进行反清了,他们到死都是兢兢业业地当着清政府的官。头疼啊!到底如何是好呢?小六小七!”夏华对外喊道,“加点热水!”

“来啦!”卢欣荣和赵空军立刻提着两桶热气腾腾的热水,倒进夏华的浴桶里。

夏华正在“搞腐败”,他是一边泡着澡一边思考的。夏华此时在江口圩,这个镇子已是拜上帝会的大本营和太平军的根据地,夏华这样的高级人物肯定不会住在简陋、寒酸的地方,虽然镇子上到处都是破房子,夏华想要搞艰苦朴素的话,绝对有足够多足够破的房子满足他,但他肯定不会那么迂腐,既然有条件好好对待自己就应该好好对待自己,没必要去刻意吃苦。夏华现在住的是原先镇子上一户财主的宅子,地方宽敞、房舍众多,别说住他一个人,住下他的卫队连都是绰绰有余的。原先主人的卧室当仁不让是夏华的,卧室内侧屏风后摆有一个大浴桶,夏华此时就泡在里面,他记得,自己自从来到这个时代后就没有能好好地泡个澡了,毕竟金田村和山人村都条件有限,这让他愈发怀念后世满大街的洗浴中心。眼下有机会泡澡,自然不能错过了,说到底,耗费一些柴火、烧一些热水泡个澡完全谈不上是劳民伤财的事情。

“他妈的!还是烧一大桶热水泡着舒服啊!要是再来一个全身按摩和足疗,那就完美了!”夏华在心里长长地感慨。

“夏先生…”赵空军倒完热水后,对夏华挤眉弄眼,“你干嘛让我们来给你倒热水?”

夏华莫名其妙地看着赵空军:“如果我让张三给我倒热水,你肯定又要问我干嘛让张三给我倒热水,如果我让李四给我倒热水,你肯定又要问我干嘛让李四给我倒热水,我他妈的总需要找个人帮我倒热水吧?难不成我泡一会儿就要光着屁股出去自个儿提热水倒进来?”

赵空军嘿嘿地笑道:“你可以让我姐给你倒热水嘛!”

夏华掬起一捧水直接泼在赵空军脸上:“你这臭小子,胡说什么呢?男女有别不知道吗?你姐又没嫁给我,怎么能给我干这种事?”

赵空军抹抹脸上的洗澡水:“夏先生,你现在可是天军总参谋长,除了洪先生、冯先生、杨副总司令,几万兄弟姐妹就你最大了!你都是这么大的官了,想娶我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我还纳闷呢,洪先生他们娶了一个又一个,你怎么一直都不娶我姐呢?”

夏华陷入沉默,因为外面正在传来喜气洋洋的唢呐锣鼓鞭炮声,那是娶亲的喧嚣。自从拜上帝会和太平军入驻江口圩后,这种声音几乎每晚都有。

“今天又是谁娶亲了?”夏华叹口气,问道。

“今天是洪先生和胡旅长两个人同时娶亲。”卢欣荣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洪先生今天娶的是第五个新妻吧?”夏华苦笑一声。

“嗯,第四个新妻是前天娶的。”卢欣荣点点头。

夏华忍不住在心里长长地叹息一声:这才多长时间啊?这才取得多大成就啊?居然已经开始忘本了。离开金田村,夺取江口圩,十来天的时间,太平军只不过占领了一个巴掌大的江口圩,拜上帝会的地盘只不过从一个村子稍微增大一点变成一个镇子,洪秀全等人就开始声色犬马、纵情享乐了,腐化速度快得简直不可思议。通过思旺圩、蔡家村两场大战的胜利,太平军基本上消灭了桂平、平南两县境内的清军,外地清军还在赶赴这里的路上,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近日来,太平军四处出击,可以说是战无不胜,财物越积越多,人马越招越广,看似声势越来越盛,形势越来越好,但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这些都只是暂时的,万里长征只不过才走了几步而已,可洪秀全等人却已经志得意满并且沉迷温柔乡了,纷纷“原形毕露”。最高层核心九人里,除了夏华、冯云山、石达开三人,其余六人即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秦日纲、胡以晃,个个都在忙着纳妾、尽情享受,夏华是光棍,一个女人都没有娶,冯云山已有妻子,没有纳妾,石达开只是跟黄玉昆女儿黄淑汝完婚,三人都保持着洁身自好,但洪秀全六人完全不同,短短十来天,洪秀全却先后娶了五个女人,简直就是“夜夜当新郎”,杨秀清五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杨秀清、萧朝贵、胡以晃都已经纳了两个妾,韦昌辉和秦日纲都已经纳了三个妾——杨秀清五人都没有娶妻,眼下都只是纳妾,原因是:他们认为江口圩这种小地方的女人没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正妻,他们以后将会占领南京等大地方,娶那里的“高档次女人”为正妻,所以他们都刻意地保留着正妻位置空缺。夏华对洪秀全等人的行为感到难以置信,他真是佩服洪秀全几个,心怎么这么大?好像已经得到了天下,可以安享富贵了。然而,事实是:清军即将大兵压境,明明大战在即,他们居然还有心思日日笙箫、夜夜洞房。

“让洪秀全等人取得更大的成就甚至让他们得到天下,未必是好事啊!”夏华心里感叹,他决定暂时不对曾国藩、李鸿章等湘淮军领袖动手,至于到底怎么处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夏先生!夏先生!不好了!”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伴着一串急切的脚步声一起从外面迅速地由远至近,夏华听得出,是吴富根的声音。

赵空军立刻堵住门:“阿根,你嚎啥子嚎?发生什么事了?”夏华毕竟正在泡澡,万一吴富根带着很多人进来,夏华在众目睽睽下只穿着裤衩,自然会大丢面子,形象可就没有了。

“出事了!”吴富根声音焦急。

赵空军打开门,看到外面就吴富根一个人,让他进来。

“夏先生!”吴富根汗流满面,“阿萍被定为洪先生第七个妃子了!”

“啥?”夏华大吃一惊,哗啦一声站起身,“你说什么?”

“赵萍被定为洪先生第七个妃子了!”吴富根喘着粗气,“这是我刚刚在外面听说的!”

“我靠!”夏华顿时又惊又怒。

“这不是挺好的事吗?”卢欣荣有些不解地看着赵空军和吴富根,“赵萍嫁给洪先生后,你们赵家不都沾光吗?”

“你放屁!”赵空军啐了一口,“我姐以后是要嫁给夏先生的!夏先生才是我以后的姐夫!怎么能给洪先生做妃子呢?夏先生,这事怎么搞?现在怎么办?”他也感到急迫起来,毕竟跟夏华抢女人的不是别人,是洪教主、洪先生。

“我操!”夏华有些恼怒,他心里越想越火,“这个洪神棍,糟蹋别人家的姑娘也就算了,如今居然打起了老子暗恋着的姑娘的主意,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夏华在跟洪秀全处关系这件事上早就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原则,那就是尽量不跟洪秀全起冲突。夏华知道,洪秀全的威望和影响力是非常大的,自己想要在拜上帝会和太平天国内安身立命,必须得到洪秀全的信任,在这个前提下,夏华不能跟洪秀全发生争执、矛盾、不和,正因如此,夏华没有制止洪秀全此时的荒唐行为,随他去了,要是把洪秀全惹得不高兴甚至在内心里产生恼怒、厌恶、反感等情绪,夏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毕竟夏华现在翅膀还没有长硬。只是,这一次的情况真的在性质上截然不同了。其实,夏华心里产生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犹豫念头:为了一个女人,自己这么冒险值得吗?但这个念头迅速消失了,并且他为自己居然产生这种念头而感到一种耻辱:作为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姑娘都保护不了,还他妈的算男人吗?

下定决心的夏华爬出浴桶:“小六、小七,给我把毛巾和衣服拿过来!快!”

0

第030节 江口圩(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