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41节 定基建制(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1节 定基建制(1)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1/1 9:01:20

半个多小时后,夏华跟着苏三娘来到城内一家西医馆,这家西医馆是一位来到桂林传教布道的美国传教士开的。太平军占领桂林后,全城寻找中西名医给洪宣娇治伤,洪宣娇伤势已经严重恶化,李素贞射她的那一箭贯穿她的右大腿,伤口很深,靠绷带包扎迟迟无法愈合,并且太平军连日转战行军,使得伤口受细菌感染,已经化脓了,当初医护兵给她拔箭时箭刃似乎又割伤了腿部动脉,长时间流血不止导致她失血过多。为了给洪宣娇治伤,太平军全城搜寻医师,先后找到二三十个医术医德都有口碑的医生,都是本土中医,但都感到束手无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说可以手术医治的西医,但洪宣娇却又死活不肯让他给自己医治。当夏华跟着苏三娘赶到这家西医馆时,一进门就听到洪宣娇在有气无力地嚷道:

“不要!让这个洋鬼子给我滚远点!不然我一剑捅死他!竟想脱我的裤子?好大的狗胆!我要砍了他的脏手!还要挖了他的那对蓝眼珠子!”

夏华深感无语地走进治疗室,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男子苦着脸立在那里,旁边站着几个持刀握剑的太平军女兵,一个个横眉怒目地呵斥道:“竟想看我们副团长的身体,你还想不想活了?”“你知道我们副团长是谁吗?是天阿爷的小女儿!是天妹!”“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我们副团长治伤!治不好就杀了你!”夏华顿时深深地同情这个老外,一方面被刀剑逼着救治洪宣娇,一方面又得不到洪宣娇的配合,治也不是,不治也不是,真是里外不是人。

看到夏华和苏三娘进来,女兵们立刻肃立:“夏先生!团长!”

“我说你们几个啊,人家是医生,是要给你们副团长治伤救命呢,你们却这么对待人家,人家还怎么尽心尽力啊?”夏华不得不批评几句。

“夏先生,你不晓得这个洋鬼子实在太放肆了!”“哪里是放肆,分明就是无耻!”“就是!就是!他居然要我们把副团长的裤子脱下来!”“哼!洋鬼子就是洋鬼子!哪里懂什么是礼义廉耻!”女兵们义愤填膺地七嘴八舌。

苏三娘拉过夏华:“夏先生,你是知道的,宣娇脾气上来后谁的话也不听,除了洪先生,她也就能听进你的话了。洪先生现在又不在这里,所以只能靠你去劝说她了。”

夏华无可奈何地走进治疗室,看着躺在一张病床上但手里却还拿着佩剑摆出防御架势的洪宣娇:“我说洪阿姊,你这是干什么?人家是医生,可以治好你的伤的,你伤口已经严重感染,再拖下去,搞不好这条腿都保不住了,甚至,连你的命都保不住了!你要是变成独腿女将军或者直接死了,还怎么再上战场打败那个李素贞?”

洪宣娇咬牙切齿:“医生又怎么了?他可是男的!并且还是一个洋鬼子!我怎么能让他看我的身体!我以后还怎么见人?难不成我被他治伤后还要嫁给他?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夏华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洪宣娇如此严密的逻辑,只好走出治疗室,看向那位传教士医生,表情和语气都温和地道:“我是这支军队的负责人之一,姓夏,您可以称呼我夏先生,不知我该怎么称呼您?”

“皮尔特。”这个年约三十岁的传教士医生看到夏华态度和善,稍微放松了一点,他的汉语说得有些生硬。

“皮尔特先生,你好,请问你是美国人还是英国人?”

“我是美国人,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夏先生您知道美国?”皮尔特惊讶了。

“当然知道,在北美洲嘛!贵国开国总统叫华盛顿。对了,你是怎么来到桂林的呢?”

“我是公理会(基督教内信奉基督新教公理宗的传教组织)成员,一年前在伯驾先生(伯驾,美国首位来华医疗传教士、广州博济医院的创始人,曾给林则徐治疗疝气病)的安排下来到桂林传教布道和救治伤病。”或许夏华的“博学”让皮尔特感到敬佩,他态度恭敬起来。

夏华点点头:“皮尔特先生,你有女性副手吗?比方说护士?”

皮尔特耸耸肩:“没有,我来到桂林后试图招收几个女性助手,但一个都没招到,你们中国人实在太保守了。”

夏华深感头痛,他重新走进治疗室:“洪阿姊,这位皮尔特先生真的很好,人家是医生,没兴趣看你的身体,人家只是想治好你的伤,人家必须要看你的伤,才能知道该怎么治疗…”

洪宣娇已经面色蜡黄,但仍然态度坚决:“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就连你一块一剑捅死…”

夏华无奈至极,他再次走出医疗室,望向皮尔特:“这样吧,我们军中也有一些接受过简单医疗培训的女兵,我找几个比较熟练和聪明的过来,你临时教导她们该怎么做,治疗时,在病床边拉上帘子,你在帘子外面,她们在帘子里面,互相说话交流,你指导她们进行救治,怎么样?你看行不行?”

皮尔特露出犹豫神色:“这样…不太好吧?这种事必须培训很长时间才可以,如此匆匆忙忙的,很容易出意外的。你们的女兵应该都没有学过西式医学,哪里会使用我这里的西式医疗工具呢?更加不懂西式医学的基本知识。我就算能慢慢地教导她们,你们的那位女将军恐怕也难以等待吧?她的部下把她抬过来时,我通过她的面色就能看出她已经十分虚弱了。”

夏华抓抓头:“没办法啊,只能这样了。”

皮尔特思索再三,显得很没有把握地道:“好吧,就这样吧,另外,夏先生…”他露出一种害怕和央求的神色,“如果手术中真出什么意外,你能不能保证你的部下不要伤害我…”

夏华笑着点点头:“我保证,你放心吧!”

按照夏华的吩咐,苏三娘随即从女兵团里找来了三个医术较好、脑子聪明的女兵,为首那个就是夏华曾经见过的、被拜上帝会列为模范女性的胡九妹。由于洪宣娇的伤势已经不容拖延,皮尔特只花了半个小时教导胡九妹三人如何使用手术器材、如何消毒、如何进行麻醉、如何缝合伤口、如何切除腐肉、如何避开大血管和神经等手术操作知识,在手术正式开始后,皮尔特坐在帘子外面,听胡九妹三人随时报告洪宣娇伤势情况和手术进行情况,以进行指导。

手术开始后,夏华坐在门外百无聊赖,他突然觉得心里一下子空了,因为他想起了赵萍,原本赵萍还算天天跟他同处一地,心理上感觉很近,但现在,赵萍已经回去了,使得他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说不尽的失落和怅然,连很多原本让他每天精力充沛地忙个不停的大事也都随之一下子失去了干劲。“想不到老子在后世被甩,来到这个时代还是被甩。”他摇头苦笑着。

“不好了!”治疗室里突然传来胡九妹惊慌失措的叫喊声,“流血了!副团长流了好多血!”

“什么?”皮尔特和夏华一起急忙起身,皮尔特想进去查看,但还没露出脑袋就被一个女兵呵斥道:“退出去!”

“我靠!都什么时候了!”夏华火急火燎地快步进去,女兵们没拦他。夏华一眼就看到半条裤子已经被剪刀剪开的洪宣娇的右大腿伤口处鲜血汩汩地不断涌出来,胡九妹等人惊慌失措地想要按住伤口,但根本没用。“肯定是动到大血管了!”夏华喊道,“皮尔特!快进来!”

“不行…”洪宣娇挣扎着想要阻止,她右腿被麻醉了,但神志清醒。

“你给我闭嘴!”夏华忍无可忍地厉声吼道,“还要不要命了?给我老实听话!躺下别动!”

洪宣娇看着夏华,眼中闪烁着惊愕无比的目光,似乎又夹着什么别样的眼神,慢慢涌出泪水,最后听了夏华的话,躺下去不动了。夏华转头看皮尔特,皮尔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显得手足无措、尴尬无比。“我日!你还磨蹭什么?给老子进来救人!”夏华一把拖过皮尔特。

皮尔特急切地看着洪宣娇的伤口:“一定是手术刀割伤大血管了!不行!她本来就失血过多,现在又失血,恐怕…”

“那就给她输血啊!”夏华急切地道,“你这里有没有输血的设备?针头橡皮管什么的?”

“有、有、有…”皮尔特显然也紧张不已,“只是…”

“只是什么?”夏华火急火燎地卷起袖子,“输我的血!我是O型血!”

“什么O型血?”皮尔特诧异地看着夏华。

“我靠!你是医生!你居然不知道人的血型分成四种?”夏华比皮尔特更诧异。

“血型?血型是什么?”皮尔特愈发诧异。

“我靠!别浪费时间了!快去拿输血设备!”夏华来不及解释了,他已经明白,此时的医生们还没发现人的血型类别,他的猜测是对的,医学界直到1901年才发现人的血型类别。早在1667年,输血疗法就已经被发明出来了,在这之后的二三百年内,输血疗法一直处于摸索阶段,有时候能救活失血过多的人,但有时候却又加速人的死亡,使得医生们大惑不解,就是因为医生们没意识到血是分不同类型的,输对了血型自然能救人,输错了血型则会致命。

为了救洪宣娇的命,在皮尔特的帮助下,夏华一下子给她输了超过500毫升鲜血,输血完毕后,他立刻感到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勉强回到住处后,他倒头就陷入昏睡中,当然了,在昏睡前,他没忘了吩咐卢欣荣、赵空军等人把银子藏好,万一在他昏睡期间,洪秀全等人来到桂林,岂不是当场抓住他“贪污腐败、损公肥私”的证据?就算洪秀全不会把夏华处死,夏华以后在太平军高层里也会名誉大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贪污犯”,对他不再器重信任。

当夏华昏睡了好一阵子后终于恢复一定体力时,洪秀全、杨秀清等人也终于来到桂林了。

杨秀清等人攻占柳州是3月27日,石达开等人攻占桂林是4月4日,但洪秀全却拖拖拉拉直到4月25日才从柳州来到桂林。柳州和桂林相距三百三十多里,按照常理,洪秀全不应该这么慢才来到桂林,说他“公务繁忙”明显是托词,他根本就不管事,军政诸事都是杨秀清、冯云山等人亲力亲为的,他留在柳州这么久才启程前往桂林,原因只有一个:柳州是太平军起事后攻占的第一个大城市,他第一次坐拥一座大城市,入城后立刻就被大城市的花花世界、莺莺燕燕给迷花了眼睛和心窍,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眼花缭乱,乡巴佬进城后自然就不想走了。当初,太平军只不过占领了江口圩等几座镇子,洪秀全都大有乐不思蜀的倾向,在占领武宣、象州、金秀三座县城时,洪秀全更是露出了明显舍不得走的态度。区区乡镇和县城都对洪秀全具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更别提柳州这么一座大城市了。经过杨秀清、冯云山等人的好说歹说,估计杨秀清还说了“桂林城比柳州城更加繁华热闹”之类让洪秀全心动的话,才勉强把他催促上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柳州,前去更加比柳州繁华热闹的桂林。

留下一万人马驻守(其实就是继续搜刮)柳州,洪秀全、杨秀清、冯云山等人带着拜上帝会和太平军的主力,浩浩荡荡地离开柳州,来到桂林。

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夏华等桂林太平军高层早就准备好了迎接“天王”洪秀全的典礼,城内的大街小巷都被打扫一空,家家户户都挂上写着“天王”“天国”“天军”的旗帜,处处张灯结彩,桂林太平军和当地大批民众一起敲锣打鼓、夹道欢迎,全城鞭炮声密集如雨、连续不断。由于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夏华等人在桂林施行了十分温和的安民管治政策,太平军也严格执行军法,与民众秋毫无犯、匕鬯不惊,这使得桂林民众对拜上帝会、太平军都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好感,对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洪先生”“洪教主”也产生一种尊敬、仰慕、期待之情,成千上万的桂林人涌到道路两边,都想争相亲眼一睹洪秀全的风采。万众瞩目中,秦日纲、蒙得恩率领的羽林军人人衣甲鲜亮地出现在桂林军民的眼里,紧接着,几十顶轿子组成了一支长长的队伍迤逦鱼贯而来,一路唢呐连天、大吹大擂,犹如大富人家娶亲般热闹无比,但又显得不伦不类。夏华看得想要发笑,他知道,那些轿子里坐的人就是洪秀全以及他的众多妻子,仔细看看,夏华发现,轿子数量明显又多了不少,显然,洪秀全在柳州城内又娶了不少新妻,起码十几个。此时,太平军的物质条件已经有所改善了,众多领导的待遇排场也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夏华记得,当初洪秀全还在江口圩时,坐的轿子只是一把竹椅搭上两根长竿,少者两人多者四人抬运而已,如今,洪秀全坐的轿子已经鸟枪换炮,变成了豪华大气的黄盖厚绒垂帘大轿,装饰珠光宝气、威风八面,需要二十四个人才抬得动。

轿子队伍后是长龙般的太平军士卒,刀枪如林、旌旗如云,万千脚步踏地声犹如滚雷般延绵不绝,扬起的灰土沙尘更是遮天蔽日,太平军后则是数量更多的军属教徒,犹如蚁群般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巨大的脚步声更是犹如山呼海啸,展示出了一种震撼人心的强大力量。

0

第041节 定基建制(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