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64节 悬赏劝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64节 悬赏劝降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1/9 18:44:36

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才从京城赶到永州的清军“剿贼总司令官”赛尚阿一边耐心等待各路清军以及后方粮饷物资到齐,一边潜心研究战局,冥思苦想破敌良策。不得不承认,赛尚阿虽然没有军事才干,但却因为是文人出身,从而“妙计百出”,想出一个又一个“锦囊妙计”,他想出的第一个妙计是:下毒。

如何毒死桂林城内大大小小几十万反贼呢?赛尚阿是这么做的——“桂林城坐落于漓江之畔,城中人口俱饮漓江流入城中之水。闻得附近瑶山盛产烂肠草(钩吻),该草毒性甚为猛烈,人若食之,必将肠烂肚穿而死。可派士卒前往瑶山采摘之,亦雇四野乡民一同采摘之,若得万斤烂肠草置于漓江上游水内,毒流城中水源,发逆乱贼自当毒毙无数,不战而大溃。…”

根据赛尚阿的命令,清军出动几千人,又驱使附近平民几千人前去瑶山一起采摘烂肠草,然后投入漓江上游,想毒死桂林城内的太平军,结果,城内太平军“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是自然的,在这个化学工业十分落后的时代,把未经加工提炼的毒草扔进上千万吨不断流淌的江水里,毒性微弱可想而知,连漓江里的鱼都不可能毒死一条。

赛尚阿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从随行的火药火炮技术人员那里弄来十几瓶镪水(浓酸),然后制定了新计划——“此水视之色莹质洁,嗅之无甚气味,但涓滴着物,虽金铁亦立腐之,且无解之药。募令忠勇之士十数人,暗携此水潜入城中,守城贼兵虽搜身亦仅搜查兵器利刃,绝不察辨此水。寻贼首洪逆、杨逆等,掷以此水腐杀之。”说白了,赛尚阿打算派死士带着浓酸潜入桂林城内,用浓酸杀死洪秀全、杨秀清等贼首(夏华得知此事后忍不住吐槽,我说赛大人,您到底是想杀洪秀全和杨秀清,还是想毁他们的容?),该计划的实用性和成功率也是可想而知的。不过,赛尚阿往桂林城内派遣细作还是有收获的,前后派了好几批几十人,但却一个都没能见到洪秀全,唯一得到的有点价值的信息就是洪秀全爱睡觉,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闻洪逆终日藏卧,不肯见人”。赛尚阿因此而认为洪秀全高深莫测,他万万没想到,洪秀全之所以“终日藏卧,不肯见人”,是因为躲在天王府里跟众多娇妻寻欢作乐。

赛尚阿二计不成又生三计,通过清军细作的侦察刺探,他得知桂林、柳州的太平军正在大肆囤积物资,特别是粮食、盐巴、火药等物,因为十分重要,所以太平军对其态度是多多益善,顿时,他灵机一动,派人从别地运来大批粮食、盐巴,混入砒霜等毒物,再派人伪装外地商贩卖给太平军,想给太平军造成人员死亡和心理恐慌。只不过,此计聪明反被聪明误,桂林四周已经战云密布,桂林城外突然冒出一个个外地商贩,携带大量粮食、盐巴进行低价兜售,怎么看都是极其可疑的,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赛尚阿的“阴谋”被太平军轻而易举地识破,那些上门卖粮食、盐巴的“商贩”全都变成了“上门卖脑袋”,白白地送了命。

妙计接二连三宣告失败,赛尚阿急得抓耳挠腮,最后采取了最常规的“政治诱降”手段,派人在桂林、柳州一带发布悬赏令,宣布凡是擒杀乱贼首逆者,可获重赏和顶戴花翎,具体档次是这样的:

凡擒杀伪天王洪秀全、伪东王杨秀清者,可获白银十万两、从三品顶戴花翎;

凡擒杀伪西王萧朝贵、伪南王冯云山、伪北王韦昌辉者,可获白银五万两、正四品顶戴花翎;

凡擒杀伪秦王石达开、伪汉王秦日纲、伪唐王胡以晃、伪明王夏华者,可获白银三万两、正四品顶戴花翎。

满打满算,赛尚阿一共掏出了四十七万两白银购买太平天国“九大高层”的人头,确实下足了血本,其出手不可不谓之大方。

太平军方面立刻还以颜色,同样发布悬赏令:

擒杀清妖广西提督向荣者,可获得一万两白银,授以团长职务;

擒杀清妖钦差大臣赛尚阿者,可获得一两白银,授以马夫职务。

在太平军开出的悬赏令中,向荣的“身价”是赛尚阿的一万倍,倒不是因为向荣太值钱,而是因为赛尚阿“太不值钱”。向荣“身价”一万两还算合理,赛尚阿“身价”才区区一两,显然,太平军此举极具冷幽默,纯粹就是为了恶心赛尚阿,故意拿赛尚阿开涮。得知此事后,赛尚阿啼笑皆非、无可奈何。

对于太平军而言,局势已经越来越紧张了,在桂柳地区多呆一天,抵达桂柳的清军就多一些,危险就多一分。杨秀清、冯云山、夏华等人急得火急火燎,唯独洪秀全仍然气定神闲、不慌不忙,稳坐钓鱼台、高居天王府,任凭众人怎么劝说,他却始终都是“一推二拖三研究”,次数多了,他都嫌烦了,杨秀清等人前去天王府时直接见不到他了,得到的蒙得恩回复是“天王龙体微恙,正在静养,不宜见客”,说白了,他直接装病,以生病为借口不见杨秀清等人。

“我靠!要死你自己去死,别拉着老子给你垫背啊!”夏华真的急了,他害怕因为自己改变了历史,导致洪秀全此时在桂林就像原先历史上太平天国即将败亡时在南京那样,死活不肯走,最终城破国亡人死。夏华当然不在乎洪秀全的死活,洪秀全作死无所谓,夏华怕他拖上自己给他陪葬,最严重的是,夏华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成为清政府眼里的“首逆”之一,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赛尚阿悬赏三万两银子买自己的人头。

“奶奶的,老子现在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夏华心里不停打鼓,知道自己眼下跟洪秀全完全是同坐一条贼船,自己不仅是洪秀全的结拜弟弟,还是洪秀全的妹夫,如此“亲密”的关系,一旦洪秀全出事,自己想跑都跑不了,必须想办法说服洪秀全放弃桂林,“老子自己都没想到,老子的脑袋居然这么值钱,价值三万两白银。三万两白银就是一点五吨白银,按照一比十五的比例,折算成黄金就是整整100公斤,后世金价差不多约为350元人民币1克,100公斤就是…三千五百万元人民币!我去!老子的脑袋居然这么值钱?都能在北上广买不止一栋房子了!”

怀着满腹愁绪,在天王府那里吃了瘪的夏华闷头回府,经过明王府旁边的一个巷子口时,因为已是傍晚,天色昏暗,骡车差点儿撞到从巷子口跑出来的一个人。夏华定睛一看,认得此人,此人是韦昌辉部第3师第13团副团长周锡能。

“两千岁!”周锡能慌忙向夏华行礼。

“周副团长,你没事吧?”夏华问道,“有没有被我车子撞到伤着?”

“多谢两千岁关爱,小的没事。”周锡能连连道,随后再次行礼,急匆匆地离去。

夏华摇摇头,继续回府。

夏华刚刚迈进明王府,洪宣娇就迎上前:“回来了?”

“嗯。”夏华应了一声,他低着头一边思考怎么想办法说服洪秀全一边往里走,但经过洪宣娇身边时,耳朵一下子被洪宣娇伸手揪住。

“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洪宣娇横眉怒目,“我有两件事跟你说!”

“知道了…”夏华连忙后退一步从而减少耳朵被拉伸长度以及带来的疼痛感,“您请说。”

“第一件事就是,二哥同意我的请求了。”洪宣娇满面春风,“允许我组建一个旅,番号天军第9旅,下辖第9团和第19团。苏阿姐(苏三娘)当旅长,我当副旅长。这样,天军就有5个师和4个旅了。”

“啊…恭喜恭喜,副团长一下子变成了副旅长,不错不错…洪副旅长,高抬贵手行不行?”

“另外一件事则十分诡异。”洪宣娇松开手,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函递给夏华,“就在刚才,我在天井里练武,突然从天而落一根没有箭头的箭杆,有人在外面用弓弩射进来的,我立刻带人飞奔出去查看,没有找到射箭人,回来捡起一看,箭杆上绑着一封信函。喏,是给你的。”

“嗯?”夏华一头雾水,看那封信函,只见信封上写着“明王兩千歲親啟”,他看得懂这七个繁体字是“明王两千岁亲启”,打开信封取出信纸,他费力地阅读了起来,由于上面写的都是繁体字,看得他头晕眼花、吭哧吭哧:

明王两千岁夏华,素闻足下智谋超群、博学出众,实乃当世之俊杰、南国之翘楚,何苦事从乱贼、失身逆匪?惜乎足下明珠暗投、弃顺效逆,怀抱经天纬地之才而用之不得其当也。大丈夫生不得其志,纵不能成一代之伟人,亦断不可为千载之罪人。鄙人设身处地,代足下梳习理之。贼魁洪逆秀全,乃屡试不中之落魄书生尔;杨逆秀清,乃好逸恶劳之地痞流氓尔;萧逆朝贵,乃鄙俚浅陋之农夫莽汉尔;冯逆云山,乃坐井观天之无用腐儒尔;韦逆昌辉,乃鸡鸣狗盗之乡野土豪尔;至于石逆达开、秦逆日纲、胡逆以晃等者,皆为庸庸碌碌之鼠辈尔。此等山野刁民、市侩俗徒,纵然聚众百千万,又何足道哉乎?又岂成大事乎?足下与之为伍,岂非自甘堕落、玉石俱焚?足下学识不俗、见识不凡,何苦执迷若此耶?且夫难料者,数也;易知者,理也。我朝圣贤六七作,深仁厚泽,涵濡二百余年,今上咸丰承嗣大统,忧勤惕朴、治具毕张,虽值多事之秋,然田不闻加赋,户不闻抽丁,以敬天恤民之主,兴声罪致讨之师,孰顺孰逆?孰曲孰直?不待智者而决矣,足下矣不心知肚明哉?惜时,唐有范阳之乱,肃宗卒能中兴;明有土木之变,英宗终能复辟。天心所属,自当危而复安、否而泰来,从未有闻君无失德而反至于灭亡者也。足下上观天时,下揆人事,前证往古,后顾将来,既通晓古今、博学广闻,何苦重蹈安史之覆辙、步踏郭李之后尘耶?今我大军,奉旨剿逆,八方精兵云集,满汉良将汇聚。洪杨诸逆,犹若跳梁小丑,安挡朝廷王师?不日即化飞灰齑粉矣,足下莫非宁可与之殉葬陪死而若膺国家之爵赏乎?足下若能迷途知返、弃暗投明,我朝定当重嘉厚待,既倒戈相向、立功自赎,赐赏黄金五千两,另授正三品顶戴,或为文职按察使或为武职参将,悉听君意。古语有云‘豹死留皮,人死留名’,以足下之大才,何往不宜乎?鄙人热心一片、苦口千言,字字出肺腑,一则伤小民之荼毒,二则惜大才之误用,是以披肝沥胆、推心置腹。如以鄙见为是,速赐回玉,足下可派心腹之人于今晚午夜时在城北十五里外官田村相见密谈。鄙人愿为据实奏闻,畀以专阃。将见功成名就、垂诸青史,天下后世者,皆知有夏华其人也。足下日后何去何从,愿足下深思熟虑而审处之。端此布达,静候德音,睹惟霁照,不庄不备。

落款:大清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户部尚书、九门提督阿鲁特·赛尚阿

夏华费了很大力气看完这封繁体字文言文信函,连忙合上,心里暗忖:“靠!老子这么有面子?赛尚阿居然亲自写信招降我?黄金五千两、正三品顶戴?不错!不错!老子真心动!”

“信上写的什么?”洪宣娇在旁问道——洪宣娇是女性,没读过多少书,属于“半文盲”。

“赶紧去天王府!”夏华急忙调头向外跑。

1

第064节 悬赏劝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