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江湖侠义传>第十六回 患难之中遇知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回 患难之中遇知己

小说:江湖侠义传 作者:天之助 更新时间:2018/11/9 9:04:45

且说刘任侠在洞中掌击石门,引发机关,致使庄中大批武士蜂拥而至,刘任侠情知不妙,折到一个岔洞里,急将腰上软剑解下。这软剑乃是恩师当年行走江湖时的成名兵器,名曰:“如意玉带剑。” 虽非干将、莫邪那类上古名剑,却是一柄十分方便实用的奇剑 。平时柔软如带,可系在腰上,一旦注入真力,就成了削铁如泥的利剑。

刘任侠一剑在手,胆气更豪,也不知前面通往何处,仍急急朝前走去,突然迎面冒出三人,欲避不及,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

“口令”对方大声喝问。刘任侠一愣,暗忖:鬼知道他们的什么口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一招帘卷西风。但听闷哼一声,已无声息。持夜明珠一照,却见三人倒卧于地,均被一剑划开了颅骨,心中暗暗惊奇,过去这招剑法多次练过,从未有这种效果,想不到情急之中,竟有如此威力。他不知道,练成《易筋经》内力已倍增,其威力自然与平常不可同日而语了。

此刻,身后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任侠慌不择路,拐向一条极窄的小洞。疾走几步,发现前面四五丈开外有灯光闪烁,稳住身形,欲觅退路,却听后面也有脚步声,好在不远处又有一个岔洞口,急忙折身而入,走了十几步,发现是个死胡洞。一横心提剑待在洞口,眼见灯光越来越近,顷刻到了离洞口三尺左右之处,却是一个瘦削的身影,同时飘来一股淡淡的幽香。是一位姑娘,刘任侠将扬起的剑放下,将身子紧紧贴住洞壁。

后面脚步渐渐走近,提灯人扬剑喝道:“是谁?”声音十分耳熟。

“是我,师妹。”那人急声呼道。“哦,尤师兄,你不是去昆仑山么,如何还在这里?”那位姑娘问。

“我还有点事,让他在前面等,等会就赶去。哦,师妹往这边来。”

“怎么,这条道不是师伯禁止进去的么。”那位姑娘道。

“师傅禁止我们进去,可禁不了别人进入。我刚才好像看见一条身影闪入,故急急追来,正感势孤力单,恰好师妹来了,我们一起进去,抓住这人可是大功一件。”姓尤的道。

“大你个头,不知你们师徒俩,搞的什么名堂,总是那么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准不是干什么好事,真要抓住闯洞那人,还不知是大功一件还是大过一件。”姑娘直率的说道。

“好啊,师妹,你好大的胆,说说师兄我还可以,你竟连你的师伯也敢议论,一旦被我师傅知道,可有你苦头吃的。”男声吓唬道。

“有其师必有其徒,你俩可没有一个好东西。哦,对了,师兄,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怎么师伯还要你去昆仑,你那洞房花烛夜,岂不落空了。”姑娘挖苦道。

“唉,别提了,一提就有气。当初师傅叫我装扮那姓沈的,我还以为师傅真的把宝贝女儿许配给我,谁知把七大门派的人诓来了,就叫我走了,连和师傅那宝贝女儿一句体己話都没说,真是气死我了。”男声十分沮丧地说道。

“呸,你想得倒美,庄姑娘喜欢的是他表哥,对你这冒牌货,可不感兴趣,你还是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在梦里去娶几个媳妇,大色狼。”姑娘讥笑道。

“什么,你说我是大色狼,我要真是大色狼,第一个捕食的就是你。”男声色色地道。

“别动手动脚,鬼爪子再敢伸过来,我就剁了你的,告诉你,我可不是春姐,任你玩弄摆布,你那些鬼主意歪点子花肠子,休要花在我身上,我不会卖你的帐。”姑娘警告道。

“真的娟妹,在我眼里,只有你才是下凡的仙女,庄姑娘哪能同你比,而春丫头比你就更差了十万八千里,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今生再也不碰别的女人。”姓尤的苦苦求道。

“呸!你以为你是谁,也不回去照照镜子,称称自己的斤两,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我在你眼里是天仙,可你在我眼里却不过是一只没有心肝的癞蛤蟆。”姑娘鄙夷地回答。

“娟妹。我在你眼里竟是如此一钱不值么。谁,什么人。”只听“当啷”一响,是剑坠地的声音,那盏手提灯亦滚出好远。

只听姑娘怒声喝道:“姓尤的你搞什么名堂,点我穴道干什么。”

“哈、哈,师妹这下看你还瞧不瞧得起我,我叫你马上变成我的女人,让生米做成熟饭,看你怎么办。”姓尤的声音一变,带着十分抱怨的腔调道:“娟妹,说真的,打从见你第一眼,我就为你失魂落魄,我千方百计接近你、讨好你,甚至为了你,我假意对春丫头好,目的也只是想从她的身上,打听你的信息,摸清你的喜好。可你竟是铁石心肠、榆木脑袋,对我一直不理不睬,无论我为你做了什么,你就不肯假以颜色。我就要去昆仑上,路途遥远,前程凶险,这一去凶多吉少,能否安然回来,尚难预料。因此,我走之前一定得了却这一心愿。娟妹,我可把话挑明了,你得理解师兄我的一片痴情了。”就听“嚓”地一声,是衣物的撕裂声。

传来娟姑娘的怒骂:“畜生,你这披着人皮的畜生。你想干什么,你要敢糟蹋我,我变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我,好呀,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对不起,小亲亲、小宝贝,我可忍不住受不了啦,就要霸王硬上弓了。”男声淫荡地道。

“畜生,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娟姑娘惊恐地说。

“叫哇,越叫越有味,越叫越刺激。不过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是师门禁地,谁也不会来的,而这里与外面的通道远着呢,你纵然叫破嗓子,也没人听见,不然我怎么不点你的哑穴呢。”男声得意的说道。

“哧——,哧——。”又是衣服被撕破的声音。

“尤平你这个不得好死的畜生,我要剥你的皮,吃你的肉。”姑娘带着哭腔凄厉地叫骂。

“小乖乖,别叫了,留点气力待会叫吧,让师兄好好的跟你玩玩。”男声又是一阵淫笑。

刘任侠再也忍不住,几步冲出虚空一指点了那色狼的昏穴。问:“娟姑娘,那畜生点了你的什么穴?”“肩井穴。”刘任侠凌空一指。

娟姑娘舒展了一下身体,弯腰拾起剑,捡起那盏手提灯道:“谢谢救命之恩。”说着扬灯一照,不由一愣:“你是何五么。”

刘任侠淡淡一笑:“在下并非何五,正是你们欲寻之人,姑娘是否要拿下在下去领功呢。”

娟姑娘脸色一红,极为尴尬:“小女子本就对师伯做法十分反感,跑出来不过是看看热闹而已,大侠是小女子救命恩人,小女子岂是忘恩负义之人,不知恩公大名能否见告,如何到了这里。”

“在下刘任侠,系沈庄沈公子之义兄,路过此地,得知沈弟娶亲,特来沈庄庆贺。却发现义弟乃是被人假冒,便冒险一探,想寻机救出义弟。”

“刘任侠——”娟姑娘想了一会问:“莫非是与江南三才子一起进庄的那位白衫书生。”

“正是。”“不是与江南三才子一道送往郭庄么,如何到了这里。”娟姑娘疑惑道。

“什么,江南三才子被送往郭庄,去那干什么,可有性命之忧?”刘任侠急问。

“听说是去翻译一本书,应无性命之忧,至少在未译完书之前,是无性命之忧的。”娟姑娘顿了顿又问:“你们四人是一道送去的,你又如何走脱了呢。”

刘任侠道:“在下来时已将监视我的人,点了穴位,并将他易成我的模样,我便装扮成他,混了进来。说来也是有缘,在下进洞时,正是跟在姑娘与你师姐后面进来的。哦,不知姑娘能否将芳名赐告。”

娟姑娘道:“小女子叫彭娟。怪不得庄上到处寻何五不着,还以为他又喝多了酒,躲在哪里睡觉去了。”

刘任侠道:“彭娟姑娘,在下有一句话,不知姑娘肯听否。”

彭娟道:“刘大侠但讲无妨,小女子洗耳恭听。”

刘任侠诚恳地说道:“在下是跟在姑娘后面进来的,一路上姑娘与春师姐的谈话都听到了,知道姑娘心地善良,冰清玉洁。不仅出于污泥而不染,而且为人正直疾恶如仇。但姑娘也知道,庄天成陷害七大门派,此事做得极为阴损,实在令人痛恨万分。依在下看,庄天成此举必有深意,定将危害武林,甚至挑起武林腥风血雨。姑娘虽对此一无所知,又是奉命行事,但毕竟已参入其事,免不了会犯上无心之过,乃至无端的惹上罪孽。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姑娘与庄天成这种大奸大恶之人在一起,有可能无意中沾染其恶习,即便姑娘能独善其身,仍难逃避邪恶之徒处心积虑设下的陷阱。刚才发生之事,就是最好的说明。因此,是非之地,岂可久留,望姑娘远离狼窝,尽快脱身,不知姑娘以为然否。”

彭娟姑娘静静地听完刘任侠的一席话,沉默一阵道:“刘大侠所言极是,小女子亦早已看不惯师伯之所为,多次劝师傅带我们离开这是非之地,无奈师傅乃庄天成之师妹,且曾答应助师兄一臂之力。小女子自幼由师傅带大,抚养授艺之德,实乃天高地大。故而,不敢太违恩师之意,一直忍耐下来。自以为不同流合污,做到洁身自好也就够了。岂知,今日之事已给小女子当头棒喝,听了刘大侠的金玉良言,小女子更是如梦初醒,回去之后,当以武林大义奉劝师父,倘若师傅执迷不悟,小女子亦设法脱身而去。”

刘任侠道:“好,姑娘当早为脱身之策,且万万不可被庄天成察觉,否则,恐遭不测之祸,当谨慎为之。”说到这里,刘任侠顿了一下问:“此处是否有出路。”

彭娟想了想:“此地系大师伯禁入之地,无人敢擅入,此处通何处,里面有何古怪,小女子亦不得而知,刘大侠莫若在此歇息一会,待小女子看看动静再作定夺,小女子一定助大侠离此虎口。”

刘任侠朝彭娟双手一拱:“如此有劳姑娘了。”又指着躺在地上的尤平问:“此人将如何处置。”

彭娟气愤地道:“这等奸淫万恶之徒,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子,百死莫赎其身,不死后患无穷,一剑送他上西天吧。”说完,扬剑欲刺。

刘任侠道:“欲杀此贼,何劳姑娘动手,待在下为之。”言毕挥出一掌,将其头击碎。

彭娟走到尤平尸体旁,从其衣里摸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点药粉在尸体上,不一会那尸体渐渐地化成了一滩血水。

“好厉害的化骨散。”刘任侠惊呼。

彭娟哼了一声:“这叫木匠做枷自作自受,这恶徒用这化骨散,不知害了多少人,今天也让他尝尝化骨散的利害。”说完双眼凝视着刘任侠:“刘大侠请在此稍候,小女子尽早赶回来。”说完往前走了几步,又转回来,脸色微红,有些忸怩的说道:“刘大侠能否让小女子看看你的真面目,免得以后见了恩人也不相识。”

刘任侠一笑:“娟姑娘,这大侠、恩人之称,刘某愧不敢当,如果不嫌弃,就称一声大哥可好。至于想见真面目,那倒容易。”说罢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往手上滴了两滴水,往脸上一抹,露出了一张清秀英俊的面容。

彭娟一见不觉脱口而道:“刘大哥好英俊。”说罢脸上一红,急返身往外走去。

刘任侠忽然想起一事,急呼道:“娟姑娘且慢。”说着疾赶几步走上前,从身上掏出那本《越女剑法》递过去道:“这本剑谱给你,千万别让人发现,记住万一我若遭不测,必须将这里的阴谋传之武林。”

彭娟接过剑谱,不由一震,抬头望了刘任侠一眼,欲待说什么,可一见对方那热切期待的目光后,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才匆匆而去。

刘任侠望着彭娟的背影,随着一闪一闪的灯光从视觉中消失,这才收回目光。面对黝黑黝黑的洞壁,席地而坐,依照《易筋经》练了起来,将十二式练完,仍不见彭娟到来,又闭目养了一会神,吐纳一阵,已觉精神恢复。心道,也不知这地道通往何处,竟被庄天成将此列为禁地,莫非此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或许正是庄天成囚人的地方。沈兄弟是否就关在这里。管他先探他一探再说。于是,掏出夜明珠,借助蓝荧荧的亮光,往里走去。这洞与别的洞并无区别,只是较为零乱而已,到处都是乱石和土堆,前面一道删栏将洞口封住。刘任侠挥剑将删栏砍出一个仅可容身的小洞,从洞里钻过去,往前走了五十来步,拐过一道弯,一股凉风吹来,心中一喜,暗道,这里有洞口呢,迎着凉风处走去,又走了三十来步,发现一个仅容孩童过去的洞口,运起缩骨功,钻过去,往前走了十来步。洞径开始大了起来,恢复身形,再走几十步,已经出洞。

一阵清风迎面吹拂,心中感到无比畅快。抬头一望,蓝蓝天空白云飘,青青树木清风绕。刘任侠长啸一声,似乎将洞中憋住的沉闷之气一泄而出。这才疾步而行,走了约一柱香的功夫,眼前是一片梨树林,梨树上缀满了果实,金灿灿的梨儿,把树枝压得弯弯的。

那梨儿似乎充满着诱惑,引诱得口水直流,腹中饥渴。伸手摘了几个梨,往身上擦了擦,张口一咬又脆又甜,水分又足,一口气吃了十来个,肚子已饱,便向林外走去。

梨树林并不大,举目可见尽头,可他走了一气,仍在林中徘徊。“此事透着邪门。”刘任侠心中一急,脚步也加快许多,急奔一阵,脚下“哧溜”一声,险些滑了一跤,低头一看却是梨核,正是自己吃梨时吐出的。心中一惊暗道:苦也,自己已陷在梨树林的阵势里。

刘任侠对周易八卦奇门遁甲,略有所知。深悉这种阵法玄妙难解,一时之间很难走出。抬头望天,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繁星闪烁,玉兔早升。既然走不了,率性就在林中歇息一晚再说。于是,寻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背靠树干睡了起来。

一觉醒来,身上微感寒意,运功调息一阵,顿时热乎起来。举目望去,明月当照,碧空如洗,星光点点,闪烁多姿。刘任侠仰首望星空,低头思出林之法。

忽然灵机一动,暗忖:此阵法是借土木之形,使障眼之法,布迷魂之阵。我何不跳出五行外,从树梢上行走。想到就做,乃提气驭树梢而行,奔走一阵,仍无头绪,极目远眺,但见绿枝丛丛,无边无际,茫茫梨林,无有尽头。徒劳无功,只得下来。

坐在树下,闭目休息一阵。忽感身上那块石玉,发出一震波动。心生警惕,睁眼一看,天已大亮。一声凄厉地尖叫,把他惊起,循声走去,发现一只浑身白毛巨猿,正对着树林吼叫不止,吼声显得极为愤怒,双手还挥着一根大棒。“这猿猴在干什么。”心中好奇,便往前走去。

0

第十六回 患难之中遇知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