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江湖侠义传>第六十回 犁庭扫穴凯歌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回 犁庭扫穴凯歌旋

小说:江湖侠义传 作者:天之助 更新时间:2018/12/29 8:56:52

  群豪将这些人拖到后山埋葬。想到倚藤的话,知道罪魁祸首就是神剑门门主郭不凡。经过分析研究,大家一致认为,只有将神剑门一举歼灭,才能从根本上永绝后患。

  经过白羽和丐帮弟子的情报分析,知道神剑门的老巢大郭庄,目前正是兵力空虚之际,上次沈庄一战,已将其精锐全部消灭,而其他剑士分布各地,一时也无法招回,此刻进攻大郭庄,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于是一个详细的攻庄方案已经形成。少林、武当两派为第一路攻正门;毕天柱的丐帮为第二路攻东门;崆峒、恒山两派为第三路攻南门;峨嵋、华山两派为第四路攻西门;昆仑派、绝刀门为第五路攻北门。为打神剑门一个措手不及,五路大军分别出发,尔后在千秋关镇集合,趁夜偃旗息鼓,直抵大郭庄。

  刘任侠、白羽、毕风云、沈存义和莲儿则易容化装,先赴大郭庄探查江南三才子下落,并侍机相救。其他人员留守沈庄,并四布暗哨,时时监视庄园四周,沈存义还将四周的阵势重新布置,确保沈庄安全,这才快马加鞭,直奔大郭庄。

  却说江南三才子吴云哺、陈自豪、李燕杰,还有那位被乔装的武士,稀里糊涂昏昏沉沉的被送到了大郭庄,当他们醒来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吴云哺最先睁开眼睛,打量四周大吃一惊,只见屋里空空荡荡,他们都坐在地上,这是哪里。心里纳闷,便推推身边的陈自豪和李燕杰,两人醒来举目四望,三人六目相对,谁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吴云哺对李燕杰说道:“把刘兄弟推醒,问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李燕杰将躺在旁边的武士推醒,只听那人惊呼道:“我怎么到了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吴云哺一听声音不对,暗忖:“这人莫非不是刘兄弟,推了推身边的陈自豪。”却见他没有反应,两眼直瞪瞪的望着前面,心里奇道:“这是怎么了,中邪了么。”寻着他的目光往前望去,只见墙上一块大石碑,碑上用狂草写满了字,仔细辨认,却是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吴云哺对这首辞应该是十分熟悉,可是今天读这首辞,却从字迹的撇捺点钩里,感觉到有一股气在胸中涌动,随着这种涌动,使自己的血脉在快速沸腾,好在他的心胸本就宽厚,性情原本平和,因此那股气流涌动到了极点后,立即回落下来,慢慢地、慢慢地归于平静。这才转首看看陈、李二位,只见这两人望着石碑,如痴如呆,手舞足蹈。正想将两人推醒,忽听那位假刘兄弟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那人的一声大呼,将沉浸在碑文的两位兄弟惊醒。李燕杰起身探了探那人的鼻息,惊恐的说道:“这位刘兄弟已经死了。”

  吴云哺摇摇头,此人可能不是刘兄弟,陈自豪、李燕杰齐声问道:“是谁。?”

  吴云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突然伸手往死者的脸上抓去,一张人皮面具应手而落,露出一张面黄脸尖的面孔。

  “真的不是刘兄弟。”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正在这时,房门“砰”地被打开。进来一位青衣人,对三人道:“三位未曾习过武功,很好,很好。请随我来。”

  三人只得跟着青衣人走了出来。来到一间书房,青衣人转身问道:“三位可识得梵文?”

  三人点点头,又用疑惑的目光望着青衣人。

  青衣人将三人引至三张桌子上,递给每人一张纸,道:“请三位将上面的那段梵文翻译一下。”青衣人说完,便走到一旁,不再理睬江南三才子。

  三人低头看去,只见纸上写着一段文字,却是一段梵文,仔细一看不过是佛经上的一段话。三人不由自主,拿起笔“唰、唰、唰”地翻译起来。

  不一会吴云哺已将那段佛经译完,紧接着李燕杰、陈自豪也相继译完。

  青衣人接过三张译文,认真地看了一阵,口中不停地赞道:“不错,不错。”说着便往里屋走去。

  江南三才子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眼,眼神里透着不解与疑惑。

  不一会青衣人走进来,对三人道:“庄主对你们十分满意,你们就留在这里翻译经文吧。”

  江南三才子闻声大吃一惊,吴云哺一拱手道:“这位兄台,我们三兄弟,尚有要事,译经之事还望兄台另请高明,我们告辞。”说完领头就往外走去。

  青衣人哼哼冷笑一声:“三位莫不识抬举,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

  三人并不理睬青衣人,直往大门走去,走至门边,就听“铛”的一声,门外闪出两名剑手横剑拦住了大门。

  吴云哺等三人不得不站住。就听青衣人在身后说道:“你以为这里是酒店、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告诉你这里可是龙潭虎穴,进来了想出去可由不得你。”说着对三人一横眼,怒声喝道:“到里面去,每天老老实实的译经文,什么时候译完,什么时候让你回家。”说完,一扭身,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江南三才子从此就留在这个小屋里,开始进行心不甘、情不愿的梵文翻译工作。

  三人为了能够早日脱离虎口,刚开始翻译得十分卖力。谁知一呆就是半年,那些梵文越来越深奥,翻译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青衣人十分谨慎,给三人所翻译的内容各不相同,而且,翻译的东西均没有连惯性,不过吴云哺却留了心,他将每次翻译的文章偷偷的留了一份底,那日晚上他将留下的底稿整理一下,无意中将秩序颠倒,却惊异的发现这是一篇极为歹毒的武功心法。

  吴云哺从夺命书生白羽那里,懂得一些江湖知识,知道这些歹毒的武功,将会给江湖带来腥风血雨,如果因此而造成祸害,自己岂不是罪魁祸首。于是悄悄地将内情告知陈自豪和李燕杰,三人一合计,只有将经文有意地将秩序颠倒,同时有意地将翻译速度放慢。好在郭不凡忙于称霸武林大计,无暇顾及翻译之事,所以江南三才子才落得清闲自在。

  郭不凡将倚藤骗去对付沈庄,自以为得计,心道,光那三十名忍者就够沈庄忙乎一阵了,趁着这个空隙,他将大郭庄整顿一下,原本准备将大郭庄的人马迁移,见武经尚未译完,便想再等几天,吩咐青衣人,一旦武经译成,即刻就将江南三才子杀之灭口。

  郭不凡自忖,凭忍者神出鬼没的力量,支撑六、七天是没有问题的。就因为郭不凡的错误估计,这才救了江南三才子的命。

  刘任侠和毕风云两人躲过护庄武士,从侧面跃入大郭庄,一间一间的寻找着。虽然庄上护院武士来回巡视,可两人轻功极高,总是恰到好处的避过武士的耳目,就这么悄悄地找着,可找了一阵,仍然一无所获,只得把希望寄托在沈存义他们身上。

  沈存义、莲儿和夺命书生白羽,从另一路进入大郭庄,来到正厅门,沈存义觉得这个地方十分眼熟,忽然忆及当日翻译梵文之事,省悟到此处正是放置刻有岳飞《满江红》石碑的地方。推了推门,纹丝未动。暗提一口长气,运功于掌,用力一推,大门应声而开,三人走进去,里面果然是空空的,望望墙上,那块石碑仍在。回头看白羽,也怔怔地望着石碑,想着当日读石碑时昏倒地情形,连忙拉了白羽一下,同时将一股内力输了进去,白羽这才惊醒。

  沈存义拉着莲儿和白羽走出了门,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的那座院子,正是自己进去翻译梵文的地方。暗忖:莫非江南三才子也在此翻译梵文。于是往院里走去,见门边站着两名剑手,心道:此处有何蹊跷,竟然有人守着,得进去看看。

  于是,运功于指,弹出两股指风,就见两名剑手如稻草般倒在地上。三人疾步跨门而入,走到里面,却有几间房子,房门紧闭,白羽走上前,轻轻地推了一下,竟然应手而开,正欲举步而入,沈存义凭直觉感到房内有异,冲上前将白羽一把推开,果然从里面击来一道剑光,如果不是沈存义推得快,白羽不死也得受重伤。

  沈存义似乎已有准备,眼见青光逼来挥手击出一拳,也怪,皮肉之拳,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只听“砰”的一声,刺来的长剑已经断了。就听里面“咦”地一声,闻声望去,正是当日引他进庄的青衣人。

  就在沈存义思忖之际,青衣人击来一拳,沈存义轻轻一笑,身左传步右移,已轻松避过拳风,来到青衣人身后。

  青衣人反应极快,翻身又是一掌,紧接着退后三步,“嚓”地又拿出一把剑。一剑在手,胆气又壮,手一扬挽出五朵剑花。

  沈存义赞道:“好快捷的剑。”音未落,绵掌已轻轻拍出。

  青衣人还在为自己的快剑自鸣得意,以为这一剑下去,对方一定会死翘翘,岂知自己的笑容尚未爬至脸上,就觉浑身一麻,已经无法动弹。

  沈存义道:“白大哥,这里守备森严,江南三才子可能就在这里。”

  白羽闪身进去,里面还有几间小屋,心道:“吴兄弟,到底在哪里。”凝神聚气,侧耳细听,只听里面有人叹道:“唉,不知我们还能不能出去。”

  另一人道:“大哥,看来凶多吉少,我从青衣人的目光中,已捕捉到了一丝凶光,估计他们可能就会对我们下毒手。”

  却听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答道:“我又何尝不知道他们对我们不安好心,从我们翻译梵文那天起,我就知道在这里危机四伏,凶多吉少,一旦梵文译完,他们必会对我们杀之灭口,所以我叫你们有意地拖延翻译时间,因为只有时间才是救星,我坚信白大哥和刘兄弟一定会来救我们。”

  “是吴兄弟!心中一喜,运功推门而入。借助星光,只见江南三才子,忧心忡忡的坐在铺上,满脸写满了恐惧与无奈。

  来不及寒暄,轻声催道:“吴兄弟,你们赶快跟我走。”

  吴云哺一听声音,惊喜若狂:“白大哥,你终于来了。”目光含泪,声音哽咽。

  白羽催促道:“快走,一切等出了这魔窟再说。”

  江南三才子立即穿上衣物,跟随白羽走出房门。

  沈存义与莲儿立即引导他们,往出庄之路走去。

  江南三才子毕竟不是武林中人,根本不会提气纵步之术,脚步声难免重了一点。因此那通通的声音,惊动了巡院人员,一组剑士匆匆赶来。

  一见沈存义一行,心中不由一愣。在这些剑士眼里,神剑门纵横江湖,独霸武林,一直是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他不来招惹你,你就是烧了高香,万幸中的万幸了。谁还敢惹火烧身去龙潭剥龙鳞,入虎穴捋虎须,来到大郭庄来自寻死路。因此他们的巡院只是例行公事,做做样子而已,哪里想到真的会有人敢来庄里救人,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趁剑士分神之际,沈存义道:“白大哥快带他们出庄,我和莲儿阻住他们。”

  白羽飞身上前,折扇连施,将两名看门武士击倒,领着三人疾往庄外冲去。

  追上来的剑士,一见有人想从他们的眼皮底下逃走,当然不允许,大声叫道:“不能让他们跑了。”就欲向前追赶,却被一双少年男女阻住。

  这些剑士平日里一直是眼高于顶,趾高气扬的,那里会把两位少男少女放在眼里,虽然被少女的美丽所打动,可眼下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下手毫不留情,一声疾呼:“杀!”七支青锋同时迸发出七道青光,宛如七条青龙,在空中盘旋一阵,已将沈存义和莲儿裹住。

  莲儿轻哼一声,冰寒雪光剑立即挽出一道剑花,迎向那七支长剑。劲力一发,寒气尽射,七名剑士就感到一股冰寒之气从剑上传来,只觉握剑之臂,遭遇冰冻,顿时失去知觉。

  沈存义心知此时不宜久战,必须速战速决。运功于指,玄通指急施,已将七名剑士点住穴位,使他们动弹不得,拉住莲儿欲往外冲。

  “好一对狗男女,打了人就想溜么。”声未落一股强劲的掌力击来。

  沈存义暗忖:“此人是谁,好雄浑的掌力。”左手轻轻一拍,将莲儿推出三尺,脚踏天罡步,右手一式罗汉击钟,迎向对方掌力,举目望去,只见此人发白如银,面色如婴。心道:“此人是谁,为何如此奇怪,看头发当在七十以上,看面色却是小孩。”

  就在沈存义暗暗打量怪人时,这位怪人奇道:“咦,你这娃娃,是少林门下么,小小年纪竟有这等功力,能够挡住老夫的圣婴神掌,不错不错。”言毕又是一掌击来。

  怪人扬掌,烈风即至。沈存义心道:“这人功力好精纯,掌力好霸道。”来不及思考,绵掌应手拍出。绵掌看似无力,实是内力集聚的一击。竟将对方的极为霸道的掌力阻住。

  怪人又道:“娃娃莫非与沈修武有关系,怎么会使他的绵掌。”

  就在怪人与沈存义相搏之际,莲儿一见那怪人怪模怪样,与义哥哥没完没了的打下去,也不管什么江湖规矩,挥剑就往怪人劈去。莲儿是含怒而发,已将功力提到极致,冰寒之气直扑怪人。怪人大吃一惊,疾退三步,望着莲儿道:“女娃儿,你使的莫非是冰寒雪光剑。”

  沈存义一听,也是十分吃惊,想不到这老不老小不小的怪人,竟然能认出冰寒雪光剑。

  原来这怪人乃是郭不凡聘请的长老级人物,几十年前在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黑手圣婴童子孟天成。孟天成修炼的是邪派功夫,经常吸食儿童子女的血。故而年过七十,仍然面色如婴。孟天成的圣婴神掌,集邪派功夫之大成,以狠毒凶猛称霸武林。后来是三绝掌沈修武和逍遥散人两人联手,将孟天成击败。孟天成立下重誓,今后决不踏进江湖一步,这才放过一条生路。孟天成为人虽然狠毒,但也还信守承诺,几十年来再也未在江湖露面。后来郭不凡欲称霸武林,千方百计罗织黑道翘首人物,多次相邀,孟天成因打听到三绝手已死,逍遥散人也不再过问江湖之事,这才重入江湖。

  孟天成一见对方虽说是个娃娃,但功力却是非常深厚,而且身兼少林、三绝手两大绝技,加之身旁的女娃使的是一把藏匿五十年的冰寒雪光剑,自然大有来头,两人联手,自己恐非其敌,别到了晚年竟落下败在两个娃儿的手下的话柄,那可划不来,只是护庄之责不可不尽。怎样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脑子急转,手底并不见慢,又是一阵急攻,将对手逼退两步,甩出一个烟花警报。

  顿时烟花破空而上,闪烁万点星火。紧接着一声呼啸,整个大郭庄灯火齐亮,如同白昼。早有一批剑士涌来,孟天成对剑士的首领嘱咐道:“别让这对娃娃跑了,老夫去看看别的地方。”言毕闪身欲走。

  此时,刘任侠与风云也已寻光而至。四人列成一排,联手拒敌。刘任侠一见孟天成,提剑迎上,嘿嘿一笑:“圣婴童子,你也是江湖成名人物,为何言而无信,当年你已发誓不再踏入江湖,今天怎么又来趟神剑门的混水。

  黑手圣婴童子虽说是成了精出了名的精灵古怪人物,但却十分爱惜自己的名誉,原以为江湖上并无人知道这个秘密,故而才来此担当长老之职,谁知竟有人知道他的底细,如何还敢再战。连忙拍出一掌,将刘任侠逼退,翻身向后退去。

  此刻郭不凡也闻警急奔而来,一见眼前四人,心中一惊,暗道:“不好,沈庄领袖人物已至,莫非这么快就开始大举进攻了。”正思忖时,忽然从正门涌进一群人马,正是担任攻庄的第一路的少林、武当群豪。此时,东南西北四面同时报警,大郭庄顿时陷入一阵慌乱的仓促应战之中。

  郭不凡虽然知道沈庄群豪迟早会来,但想不到来得如此快速,他原来保守的估计,倚藤的忍者,至少可以折腾五天以上,谁能想到不到三天就已全军覆灭。太出乎意料,太令人不可思议。这种迅雷不及掩耳,打得他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他还没来得及精心布置,正打算调兵遣将,谁知对方就已经攻进来了,而且攻势是如此迅猛,根本无法阻挡。

  郭不凡十分后悔,自己一生中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轻敌,两次连败就败在轻敌之上。然而这次轻敌却带来终生的耻辱,使自己无力东山再起。

  就在郭不凡感到无比后悔和失落之际,攻庄之战已经结束,毫无悬念的一场战斗,毫无疑义的必然结局,大郭庄就在顷刻之间完蛋大吉。结局本在意料之中,只是想不到如此不堪一击。郭不凡万念俱灰,沮丧之极,面对一双双愤怒的眼睛,一个个谴责的质问,他无言以对。不过,尽管日暮途穷,虎死不倒威,狮亡雄风在。他想,自己乃神剑门门主,即便是死也要死得体面一些。想到让义子郭祖耀的隐居练剑,更觉得这一步棋走得十分英明,几年、十几年后,郭祖耀又将在武林掀起腥风血雨。

  于是,郭不凡哈哈一笑:“胜者为王,败者寇,世人只以成败论英雄,何来对错之分,老夫即败就以死谢罪吧。”言毕,右手一挥,无影剑疾出,朝自己的脖子抹去,群豪来不及阻止,郭不凡已经倒地而亡。

  犁庭扫穴,荡尽群妖。沈庄群豪粉碎了神剑门称霸武林的阴谋后,各自返回本派。刘任侠与彭娟、沈存义和莲儿、毕风云同杨鸿雁送走了各门各派的英豪,最后夺命书生白羽和江南三才子也要告别去游历山水。

  在桂花酒楼,沈存义等人设宴招待,挥泪而别。走了几步的吴云哺忽然记起一件事,又打道回来,向沈存义道:“沈兄弟,愚兄还有一事相求,望能赐教。”

  沈存义道:“吴兄,有何赐教,小弟洗耳恭听。”

  吴云哺道:“还请帮愚兄对一下联。”于是学着那位艄公的神态,念道:“一孤舟,二客商,三四五六水手,扯起七八页风蓬,下九江,还有十里。”

  沈存义一听倒是一个绝对,一时之间竟无法对出,便道:“此联十分巧妙的将数字嵌入,因此也得同样以数字相对,还请吴兄小住几日,待小弟将下联对出如何。”

  吴云哺道:“此联我们三人想了半年之久,仍未想出。因此,还请沈兄弟慢慢琢磨,待愚兄游历完后再登门求赐如何。”

  沈存义点点头,正待转身,脑子立即浮现那日进西藏的和药贩同行的情景,灵感顿发,叫道:“吴兄慢走,小弟已有一联,不置可否。”于是随口吟道:“十年果,九子羊,八七六五药贩,渡过四三险滩,只二日,胜似一年。”

  吴云哺一听,连声赞道:“不错,不错,好,好。这下兄弟可去会会那位艄公了。”

  沈存义目送吴云哺一行远去,转身对刘任侠和云儿道:“我们几人是否也学学白大哥他们,去游历游历大好山河。”莲儿、娟儿、雁儿几乎是同时跳起来拍掌道:“好,我们赞成。”

  刘任侠忽然忆及对小猿的承诺,忙道:“我得去山洞将小猿接来,你们在沈庄等我几天。”言毕,跨上白龙驹绝尘而去。

  邹伯也请了几天假,陪凡心师太出门一趟,要了结一些江湖旧账。

  沈存义只好和云儿莲儿彭娟鸿雁一起,每天切磋武功,习练内功心法。

  几天后,刘任侠果真领着小猿回到沈庄,将一切安顿好后,侠、义、风云三兄弟携美人,正要出门,却见邹伯匆匆回来说:“少爷,等一等,请来老爷书房一趟。”

  沈存义听话地跟着邹伯来到父亲的书房,就见邹伯伸指点了书案的左下角,就听“啪”的一声,弹出一个锦盒,邹伯打开锦盒,从里面拿出一个锦囊递过来说:“老奴差点忘了一件大事,老爷临去时给你留了一句话,要你等明年桂花飘香时,去一趟昆仑山,具体内容就在这个锦囊里,不过一定要等到明年八月初方可打开。。”

  沈存义一愣,十分困惑地看了邹伯一眼,双手接过锦囊,贴身放好,这才向邹伯深深地鞠了一躬,踏上了游历于青山绿水之中的旅程。(全书完)

  

0

第六十回 犁庭扫穴凯歌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