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我的奇异邻居>五 谜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 谜团

小说:我的奇异邻居 作者:张安吉 更新时间:2018/10/25 21:38:07

 

  第二天张云龙因为闹肚子,给老师请了半天假。结果第二节课后就跑来学校了,见到卫奇迫不及待地拉过他,说:“猜我看见谁了?”

  卫奇给了他一个“爱谁谁”的表情。

  “那个女生呀,就是那天找到猫的那个女生。”说完又继续补充:“那个金奶奶的孙女!”

  卫奇摇头笑笑,在纸上写了“瞧你那点出息”递给张云龙。

  张云龙有点急:“不是说这个。你猜她和谁在一起?和一个男生!”

  卫奇觉得张云龙喜欢上了那个漂亮女生,给了他一个嘲笑。

  张云龙更急了:“听我说,我早上没吃饭,想着去买点吃的,没走多远看见那个金奶奶的孙女在和一个男生说话,好像在争吵,我想过去帮个忙,她见到我很吃惊,也不说话。问题是那个男的满脸不高兴,我怕她吃亏啊,就不肯走。”

  卫奇这时听的认真,张云龙倒不说了,卫奇用胳膊肘顶他一下,他才继续道:“那小子看我不走,凶巴巴地对我说别多管闲事,这不是挑衅嘛,我气不过就故意站在旁边不走,他作势要来打架,那个女生就赶紧把我们拦开了,我听到她叫那个男生飞飞。”

  卫奇这时倒有种失望,这个事没什么了不起,又没有真打起来。张云龙把声音又压低些,那种神秘感倒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忽然看见,那小子一只耳朵受过伤,是裂开的。”

  说完看着卫奇,眼睛里充满惊异:“你记不记得前天晚上咱们去金奶奶家,她有一只叫飞飞的猫,它的耳朵,也是裂成两片的。”

  卫奇盯着张云龙,心里砰砰直跳,他知道接下来张云龙要说什么。

  “说真的,我有种感觉,那个男生,就是那个叫飞飞的猫。”

  话音一落,两个少年背后都腾起一股凉意。

  上课期间,两个人思想都抛锚。

  如果张云龙是想象力丰富,胡猜乱想,但回想起自己房间里的东西被翻动过,卫奇不得不心存疑惑。说是姑姑翻看他东西的这个理由,连他自己都不太信,姑姑经常到家里来,和爸爸一样从不会随意翻看卫奇的东西,何况她平时那么忙,怎会有那闲工夫。

  好容易挨到中午,两人匆忙吃了饭去找老师。张云龙哎呦哎呦地说肚子痛的受不了,要去医院,请求卫奇陪同。老师批了假条,卫奇搀扶着一半是真病一半是装病的张云龙走出校园大门。

  回家属院的路上张云龙说个不停,像是一定要说服卫奇相信自己的直觉,殊不知卫奇心里也有疑惑,他很想见到姑姑卫讴歌,也许问问她事情就清楚了。

  张云龙和卫奇一起来到卫奇家门口。钥匙插进锁眼的一刻,卫奇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他不知自己这样大中午的跑回家想证明什么,又想看到什么。

  门开了,一片安静,没有神秘人在家里翻看他的东西。

  卫奇觉得自己真是胡思乱想了,都是张云龙信口胡说惹出来的。

  但是,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对了,他没看到花狸。

  两人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花狸不见了。回到自己房间向窗外望去,没有一个人,白花花的阳光分外刺眼,桐树枝桠悬着串串花朵静静伸向空中,大中午的连流浪猫们都找荫凉处打盹去了。

  张云龙说:“是不是卫叔叔把猫带走送人了?”

  看卫奇不语,张云龙急了:“原来你爸和你玩这一招啊。”

  卫奇却是沉稳冷静地指了指地上那些花狸用的东西。老爸如果把猫送人,不会单独把这些东西留下。况且他了解老爸是比较在乎他的感受的,既然答应了把猫留下,就不会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贸然这样做。

  两人呆坐了一会,张云龙说:“不如我们去金奶奶家吧。”

  上次来这里,金奶奶面目和善,言语亲切,而这次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她疾言厉语与人争论什么。迟疑片刻,卫奇用力敲了敲门。

  开门的还是金奶奶,看到两个男孩,颇感惊奇,问道:“你俩怎么来了?今天不上学吗?”

  “奶奶,我们的那个叫花狸的猫又丢了,想问问您看到它了吗。”张云龙说。

  卫奇看到屋里站着一个微胖的男人,头发稀疏,却梳的一丝不苟,白衣蓝裤,皮鞋铮亮,看着较为讲究。男人看到有人来,说:“那我就不多打扰,先告辞了。”他弯腰拿起茶几上的包,又说:“今年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基因血统的登记,无论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把保护流浪猫的事业继续做下去。”说完对男孩们点点头,挤出门去。

  张云龙看着男人走远了,说:“好有演讲家的范儿啊,就是有点装模作样。”

  金奶奶把两人让进屋说:“你们俩啊,天天为了只猫跑来跑去,连功课都耽误了,这样不好吧。”

  卫奇迅速将屋里浏览了一遍,今天屋里很安静,没有见到一只猫。

  张云龙并未回答金奶奶的话,而是伸长了脖子看着墙上的猫屋,问道:“您的那只叫飞飞的猫呢?没见它啊。”

  金奶奶笑了笑说:“你俩是来找花狸还是来找飞飞的?”

  卫奇看着金奶奶,目光流露出疑惑。

  金奶奶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孩子,花狸是个聪明的猫,不会乱跑的,你不用担心。你以前养过猫吗?”

  卫奇摇头,并比了个“一”,告诉金奶奶这是他的第一只猫。

  金奶奶又说:“猫是认得路的,我想,晚上它就会回去了。”

  卫奇还有疑问,却不知如何去说。

  张云龙满脸狐疑地看着他,又看看金奶奶。

  金奶奶说:“你们俩赶紧回学校吧。飞飞跑累了就会回来,你们不要再为猫的事分心了。”

  两人出了门,沿着路边窄窄的树荫走着,不知该去学校还是回家。张云龙突然停下脚步,盯着卫奇看。卫奇也看着他,迎面阳光很强,刺的他有点睁不开眼。

  张云龙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卫奇有点不知所以。

  “重要的事情!”张云龙强调。

  卫奇真不知道张云龙所指的是什么,这两天的事情已经让他感到心乱,而这话问的更是毫无头绪。

  张云龙忍了忍,好像下了决心才说:“卫奇,你没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吗?”

  卫奇并无表示,他知道张云龙并不是说他的语言障碍,张云龙能成为他最信赖的朋友,是因为他们之间的默契和理解建立的特别顺畅,很多时候张云龙似乎也忘记了卫奇不会讲话的事实。

  怕卫奇误会,张云龙又赶忙说:“我觉得你能听懂别人听不懂的话。”

  这句话从张云龙嘴里说出来,有种假装哲理的感觉,让卫奇有点想笑。看着张云龙站着不动,他也只有陪着站在路上。

  这几天气温明显转热,两个男孩额上都渗出汗来。

  张云龙又认真看了看卫奇的眼睛,似乎想从中发现什么秘密,但卫奇黑黑的双眸下面,只有一片坦然。

  张云龙说:“刚才在金奶奶家,她和你说了几句奇怪的话,我一个字也没听懂,可是你却听懂了。”

  卫奇有些吃惊,仔细回忆,不知哪句话是异样的。

  “本来她好好的,突然说了两句奇怪的话,呜哩哇啦像外语一样,但是你好像听懂了,还给她比了一个手指,她又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让我们出来了。”张云龙说。

  卫奇想起来了,金奶奶问他养过猫没有,他说以前没养过,这是他的第一只猫。

  可是为什么张云龙听不懂这句话呢?是他没听清?

  想了想,卫奇拉住张云龙走向大院门口。

  他现在特别想见到姑姑。

  口腔科的走廊上弥漫着明显的消毒水的味道,诊室里传出嗞嗞的钻牙声,让张云龙心里发憷。卫奇倒是熟悉了这样的味道和声音,他从小就常和黄媛媛来这里玩,而且牙齿也修修补补了好几次。

  走到姑姑的诊室门口,看到她正在治疗椅旁忙着,卫奇轻轻敲了几下门。

  卫讴歌抬头看到卫奇,略显吃惊,看卫奇很平静的样子,旁边站着张云龙,就知道并不是卫建民或黄媛媛出了什么事,便放下心来,未仔细询问原因,只是简单说了句让他们在外面稍等,又继续手里的活。

  两人坐在走廊上,看着行色各异来来往往的人。张云龙说:“我有牙医恐惧症,看到牙医就发抖,在这个地方不能有正常的思维,一会你姑姑出来,我啥也不说。”

  卫奇知道张云龙从来都是想哪说哪,他和卫讴歌也不陌生,也跟着叫她“姑姑”。卫奇虽然和同学们相处的都不错,但特别要好的朋友并不多,所以卫讴歌很喜欢张云龙,有爱屋及乌的心理吧。有几次卫讴歌叫着他俩一起吃饭,也没看到他在这个牙医面前发抖,并且胃口很好,吃的很多。

  等人的时光是最无聊的,张云龙在走廊里慢慢溜达,看墙壁上悬挂的牙科知识宣传画,卫奇安静坐在长椅上,习惯性地观察者每一个陌生的面庞,推测那些面庞下又都发生着怎样的故事。他的头靠在墙壁上,感到一阵放松,困意慢慢袭来,他均匀地呼吸着,进入梦乡。

  还是那片云雾缭绕的树林,卫奇在寻找什么,他不断地拨开挡在前面的树枝,沿着高低不平的山路往前走着。“花狸------,花狸------。”他边走边喊,金奶奶说猫是认得路的,可是花狸一只没有回来。这时一个白色的影子闪过,白猫从一棵高大的树后走了出来,看了他一眼朝前方走去,走了一段距离回头看着他。“你是要给我带路吗?”卫奇问道,跟上白猫。白猫走的快了,就停下来等等他,他再紧步跟上。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穿过树林,来到一个崖边。卫奇眼前一亮,脚下是一个宽阔的山谷,还未细看,白猫纵身一跃,坠入雾中,一阵凉风吹来,卫奇打个哆嗦,猛然醒了。

  走廊上一切如旧,张云龙不知晃到哪里去了,斜对面的椅子上有个候诊的男人饶有兴致地看卫奇睡觉,似乎忘了自己的牙痛,在医院走廊上睡着的人的确不常见。卫奇站起来走到姑姑的诊室门口,她还在专心工作,头都不抬一下。

  卫奇重新坐回原来的椅子上时,张云龙慢慢走了回来,对卫奇说:“刚才去洗手间了,还是有点拉肚子,让你姑姑给我开点药吧。”

  然后嘟囔着:“治疗一个牙怎么这么费事呢。”

  一直等到走廊上的人渐渐少去,也就快到下班时间了,卫讴歌从诊室里走出来,对两个男孩笑着说:“抱歉,让先生们久等了,你们不上学跑到这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吧。”然后带着他们到另一个办公室。

  卫奇并不急于表明自己萦绕于心的问题,而是先告诉姑姑张云龙拉肚子,卫讴歌简单问了问情况,给他们倒了水让他们在办公室等着,一会拿了一盒药回来,让张云龙吃了一粒。

  “说吧,找我什么事,出钱还是出力?”卫讴歌看似很轻松,其实她心里根本没底,近期的发生事她能推测出一些,很多东西还不确定是否要直接向卫奇摊开说明。但是卫奇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不给他一个合理的答复,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很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心态和学习。在孩子们面前,卫讴歌是不会把情绪表露无遗的,她只能给他们传达一种安心。

  “到饭点了,你们饿不饿?要不咱们去吃饭,边吃边聊。”卫讴歌说。

  卫奇喜欢姑姑给他的这种安全感,之前胡乱猜测惴惴不安的心绪一扫而光。张云龙肠胃里被腾空,已是饥肠辘辘,听说要去吃饭雀跃起来,早就把“看到牙医就发抖”的话忘之脑后了。

  看得出两个男孩都饿坏了,对着满桌菜肴大快朵颐。卫讴歌边吃边观察卫奇,每隔一段时间见到卫奇,都会感觉他又长高了,看着这个眉眼逐渐成熟的外甥,心里总有许多疼惜和爱护。这个不同寻常的孩子,承受了太多普通孩子没有经受过的困难,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有多少战战兢兢是外人无法理解的?还不知未来又有多少苦恼迷惑在等着考验他。唯有亲情,是保护他的盾,是遮风雨的墙。

  垫吧的差不多了,张云龙开始问:“姑姑,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猫能变成人?”

  即使再做更多的思想准备,卫讴歌还是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措手不及,她怔了几秒,反问道:“为什么问这个?难道你们遇到猫人了?”

  她扫了一眼卫奇,看到他的眉毛挑了一下,这一刹那,她知道自己回答错了,她太草率了。也许张云龙会认为这是最正常的回答,但她了解卫奇,如果她说“怎么可能,这也太离谱了吧”之类的,也许会顺理成章地完成她的解释,她刚才脱口而出“猫人”这样的词语,便暴露了自己想隐藏的事情,只能让卫奇疑心更重。

  果然,卫奇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开始用手语问她。

  “你那天到家里送东西,有没有翻看我的东西?”

  “没有。”卫讴歌想了一下答。即使她说有,也不知道什么东西被翻动过。

  “你相信我有超能力吗?”他问。

  “不可能,你是一个正常的乖孩子。”她答。

  “张云龙说我能听懂别人听不懂的话。”他又说

  卫讴歌惊讶的看着卫奇:“什么话?”

  “有个养了很多猫的奶奶,她说的话我能听懂,他却听不懂。”卫奇指指张云龙,张云龙在旁边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人用手语交流。

  卫讴歌转向张云龙问道:“云龙,卫奇说他能听到一个奶奶说的话,你却听不懂,是真的吗?”

  “是的是的。”张云龙忙点头:“我们去金奶奶家找猫,她突然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外星语,我都蒙了,可卫奇能听懂。”

  卫讴歌轻轻抖动了一下,一股寒意从头顶贯穿到脚趾,她端起茶杯喝水,极力压制自己的紧张感,在孩子们面前,她不能表现出异样,即使她的疑惑比他们还多。

  “你们怀疑金奶奶是猫人吗?就因为她养了好多猫,还会说几句怪话?”

  张云龙说:“金奶奶家有只叫飞飞的猫,跟别的猫打架把耳朵撕开个大口子,今天早上我看见有个男孩,耳朵也是那样的,名字也叫飞飞,姑姑你说有那么巧的事吗?”

  卫讴歌想了想说:“也许就是凑巧呢。你们的想法太离奇了。”

  卫奇想说什么,被张云龙抢过话头说:“卫奇的猫不见了,我们回去看过了,门窗都好好的,它总不能凭空消失吧。”

  “这些给你爸爸说了吗?”卫讴歌问。

  卫奇摇头。他心想爸爸才不会相信他说的这些,让他知道自己请了半天假出来找姑姑,搞不好还要挨顿训。

  “这样吧,吃完饭你们先回家,不要胡思乱想,再观察观察,看看还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说实话我很感兴趣呢,但是不要给别人说这些。我会找时间和你爸谈谈。”卫讴歌说,然后指着张云龙:“还有你,肚子刚刚好点,不要乱吃东西,注意喝水休息。”

  那也只有这样了。

  临走前,卫讴歌拍拍卫奇的肩膀说:“奇奇,不要多想,保持自己的生活规律。你们今天说的这些,千万记住不要给别人说。”看到两个孩子疑惑的眼神,又说:“省得别人把你们当疯子关起来。”

  看着卫奇和张云龙走远了,卫讴歌觉得自己最后一句话明显有“亡羊补牢”的嫌疑,她今天思绪很乱,没有打消两个男孩的疑心,有的话反而增加了他们的疑虑。她知道卫奇没有找到合理的答案,却也没有确凿的根据证明他们的猜想,这件事还没完。

  看来,是要和卫建民谈谈,也许到了该让卫奇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了。

  

3

五 谜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