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我的奇异邻居>三十四 寻找点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四 寻找点点

小说:我的奇异邻居 作者:张安吉 更新时间:2018/11/8 13:00:31

周六中午,卫建民和卫奇到饭店时,大胜表哥一家、姑姑一家都已经到了。大家寒暄落座,卫奇看着这个不经常见面的表哥,觉得和自己记忆中的一点也不一样,那时的大胜哥胖胖的,圆圆的脸上驾着一副圆圆的黑框眼镜。现在的大胜哥一看就是经常花时间在健身房的男人,体格健壮匀称,戴着细金属框的眼镜,成熟稳重。

“我还记得以前经常带小卫奇去公园的小树林里玩丛林探险的游戏,现在卫奇的个头已经超过我了。”吴大胜笑盈盈地说。

“就是太瘦了,净贪长了。”卫建民说。

吴大胜又看着黄媛媛:“媛媛以前总叫我美猴王,美猴王。”

“大胜不就是齐天大圣美猴王吗。”媛媛说。

“对啊,所以后来我的网名干脆就叫美猴王啦。”

大家都笑了起来。

卫讴歌更关心的似乎是吴大胜的婚姻大事,因为她们医院还有几个年轻未嫁的姑娘呢,可当她一提到这件事,吴大胜立即表示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太好了,是哪个姑娘这么有眼光?”卫讴歌问。

“说实话我们也没见过呢,”吴大胜的母亲说:“上次大胜从国外回来,在一个聚会上认识的,不是因为这个人,他还在国外不回来呢。”

“那要恭喜大胜了,什么时候喝喜酒啊?”

“哎,人家非说要以事业为主,结婚的事暂且放放,管不了管不了,让他们折腾吧。”吴大胜的母亲似乎有点不满,又低声对卫讴歌说:“女方年龄比大胜还大几岁都不着急,咱急什么呀。”

“大胜在国外学的药品学,这次回来,还是从事跟医药有关的?”黄晟问。

“对,还是生物科技领域的。”吴大胜说

“大有前途啊。”黄晟赞赏道。

一桌人边吃边聊。黄媛媛的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提示音,她看了一眼,便找了个借口先走了。卫奇看着她离去时满面含笑,估计又是和小姐妹们聚会去了。

冗长的饭局终于结束,大家纷纷离席道别。走到大堂,卫建民遇见了一个熟人,两人站在那里交谈,卫奇只好走到门外等着。他看到吴大胜把父母送上出租车,自己却在路边等,还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一辆白色轿车缓缓停在他旁边,透过落下一半的车窗可以看到开车的是个长发女人,戴着墨镜,那一瞬间卫奇感到好像见过这个女人,吴大胜拉开车门坐进去,亲昵地抱了女人一下,白色轿车很快开走了。卫奇脑海里一直搜寻着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卫建民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回到家里,花狸不在,肯定是又去花店了。卫奇回到自己房间,倒在床上休息。

卫建民在客厅说:“猫又跑出去了,得管管它,别让它在外面乱吃东西。”

躺在床上,卫奇随手拿起手机,翻看着里面的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晰,但那些蓝天白云仍透着无限纯净。他看着看着,猛地坐了起来,呆呆望着前方,他想起来车里的那个女人,很像文娟,可是这怎么可能,吴大胜的女朋友怎么可能是文娟,一个猫人。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和往常一样埋头在一摞摞的课本和复习资料中,每天都睡的很晚。卫建民虽惦记儿子,却仍无法从繁忙的工作事务中抽身,晚归后总看到卫奇卧室的灯亮着,便催促他休息。每当夜深人静,卫奇从书本中抬起头放松的一刻,轻风从窗户撩进屋内,手边放着洗好的水果,他有种甜甜的幸福感。从小他自己在家的时候,他把每个房间的灯都开着,电视的声音也开得很大,可经常感到害怕。当他慢慢长大,喜欢坐在窗前静静看着外面,他不再害怕,可是心里总有一处地方是空荡荡的,只有听到卫建民回来的开门声、换鞋声、啪嗒啪嗒的走路声,那块空荡的地方才稍稍安顿下来。现在他不需要回头,就知道花狸要么在旁边安静地看书,要么蜷在他的枕边眯着眼睛休息,他心里是踏实的,空荡的地方不知不觉被填满了。

有一天晚上,卫建民回来后,看到鞋柜上多了一个花瓶,插着几支花。最近家里总是会出现一些鲜花,茶几、餐桌还有卫奇的书桌上,陆陆续续都摆上了几支花。他问道:“卫奇,你又买花了?”卫奇从卧室出来,示意父亲这是同学送的。

“噢?怎么总送你花,女同学?”卫建民边换衣服边打趣地说。

卫奇想了一下,点点头。

卫建民没想到卫奇这么爽快承认,说:“关键时期,要处理好和同学的关系,不要影响了人家的学习。”

卫奇仍旧点点头。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个事儿,”卫建民说:“你姑姑上午给我打电话,说媛媛最近在学习上有点心不在焉,和老师沟通后,老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们怀疑媛媛是不是在早恋,有的事媛媛不给我们说,可能会给你说,你觉得她们的怀疑是对的吗?”

卫奇有些吃惊,赶忙用手语告诉卫建民:“我不知道。”心想,“早恋”这个词只适合爸爸他们那个年代。

“我一忖,媛媛好长时间没有来过家里了,以前她顶多隔一周就会来家里玩。”卫建民继续说:“你多留意留意她,关心关心你妹妹。”

晚上睡觉前,卫奇想给黄媛媛发个短信,看了下时间,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连着几天中午,卫奇在食堂都没找到黄媛媛,张云龙看卫奇吃饭时总是在找人的样子,忍不住问他,卫奇把原因说了。张云龙想了片刻,说道:“我有办法知道你妹妹在干啥。”

过了两天,下午第一节自习课,卫奇正专注地写着作业,张云龙走过来坐下,压低声音说:“黄媛媛果真在谈恋爱!”

卫奇停下手中的笔,吃惊地看着张云龙气呼呼的脸。

“我有个亲戚和她一个班,我让这个小弟盯了她两回,中午她老在东门那个快餐店和一个男孩一起吃饭,怪不得在食堂见不着她。”

看来姑姑的猜测是对的,卫奇想,可是他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处理,给家长做卧底告妹妹的状,这事他不愿做,可是自己去对妹妹说教,他也觉得不合适。

第二天中午,天气转凉,起风了。卫奇和张云龙饭也没吃,赶往学校东门,远远看见黄媛媛的身影,两手插进上衣口袋里,匆匆走出校门进了那个快餐店。两人又等了一小会儿,推门进去,立刻看到黄媛媛背对他们坐在最里面的长桌旁,她的对面是个男孩,两人都低着头看桌子上摊开的几页纸,还低声讨论着。只看了一眼,卫奇马上就认出了那头长长的黄发是属于一个猫人的,就是马鲁。他们也找了个座位坐下。张云龙背对着里面的方向,还没有认出来那个人是马鲁。等到黄媛媛点的餐上来后,他们收起了那些纸,开始边聊边吃。卫奇和张云龙也点了餐,还没吃完就看到黄媛媛站了起来,卫奇给张云龙使了个眼色,一个顺手抓起餐巾纸低头擦脸,另一个弯腰佯装去地上捡东西,黄媛媛并未朝他们这边看,径直走了出去。卫奇抬头看到马鲁还在座位上没有起身。

两人从快餐店出来,刚走进校门,从旁边闪出一个人来,怒目圆睁,挡在面前,正是黄媛媛。

“你们跟踪我?”

“没啊,我们刚在外面吃了饭回来,这么巧遇上了。”张云龙急忙掩饰。

“少来!出去的时候的我就看到你们俩鬼鬼祟祟跟着我,还狡辩!”

张云龙词穷,看看卫奇。

“马鲁找你干什么?”卫奇小声问。

张云龙睁大了眼睛:“谁?马鲁?刚才和她一起吃饭的那个人是马鲁?他什么时候偷偷摸摸跑出来了!”

“谁偷偷摸摸跑出来了,别把人说的跟越狱一样。”黄媛媛叫到:“他是通过了外世考核才出来的。”

卫奇抬手示意黄媛媛小点声,她生气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他找你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刚来到这儿,有很多东西还不明白,请我当他的老师啊。”

“你还当他的老师?黄媛媛,你忘了他可是巴打族的猫人!”张云龙说。

“巴打族怎么了,不是所有的巴打族猫人都恨外世人,当初是他帮忙那些猫人才把我放了。”

这时有几个同学从他们身边路过,他们都住了嘴,谁也不说话。

“姑姑已经发觉你的心思不在学习上,你自己多注意点儿。”卫奇说:“走吧。”

那天之后,中午在食堂能经常见到黄媛媛了。

冬季来临之前,大院后面的草坡上,每到傍晚,又能见到提着食物来喂流浪猫的老太太了。猫儿们一见到她,都蜂拥而至,喂完了猫,老太太抬起头朝三楼的一个窗口看过来,如果卫奇在那,总是会心一笑。

金奶奶趁在大雪之前回来了,如果一下大雪,白帽树的通道就打不开了。她告诉他们蓝楼已经协调好了两个族群的关系,叠林的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大家听了都很高兴。

金奶奶又说:“可是,巴打族猫人趁着大雪封林之前,来到外世的人突然增加了很多,我总觉得有一些可疑,所以大家还是要留心。”

卫奇想到了马鲁,他就是前一段时间才过来的。

不久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便证实了金奶奶的判断和感觉是非常敏锐准确的。

中午刚吃过饭,于大为把猫笼都看了一遍,添上水,然后坐到椅子上,两脚舒服地搭到桌边,拿出手机玩游戏。两个男生走了进来,左右张望,打量着这个不大的空间。于大为站起来招呼他们。

“这些猫都很干净。”一个说:“看,那只,眼睛真大。”

另一个点点头。

“请问你们是来领养猫的吗?”

“我倒是想养一只,我妈不让。”男孩一边端详着猫一边说。

于大为心想,这又是路过这里随便看看的,并不诚心想要领养猫咪。

“我朋友倒是想领养一只,托我来看看。”男孩又说。

于大为问:“他想领养一只什么样的?性别、猫龄、颜色有没有要求?”

“他就想要一只有花点的。”

于大为疑惑地看了看来人,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提这种要求的,一般来这领养的都是看猫咪的长相和性别。

“哦,是这样,他以前养过一只带花点的,后来跑丢了,他对那只花点猫很有感情,就想再找只差不多的。”男孩赶忙解释。

“这里没有,你们可以去别处再找找。”于大为说:“或者你们留个电话,如果有人送这样的猫过来,我再和你们联系。”

两个男孩留下电话,道了谢便一起走了。

于大为继续坐下玩游戏。

走出救助站一段路,张云龙说:“真没有,这小子没骗我们吧。”

“不像,我看他挺老实。”卫奇说。

三天前,点点去买午饭后一直没有回来,把他们都急坏了,但毫无线索。飞飞和小宝认定点点的失踪跟巴打族猫人有关,上次飞飞只是怀疑他们捐助的钱物去向不明,话说的冲了些,黑团便把飞飞关了起来,最后还是在金奶奶的周旋下把飞飞放了。而点点是个礼貌温和的姑娘,不应该得罪外人。

他们又找了另外两家流浪动物收容所,没有任何发现。

“大为,见黑团了吗?”东叔在二楼栏杆处探出身子问道。

“没有,早上见他出去了,一直就没再回来。”于大为仰着脸回答。

“噢,知道了。”东叔说,看着于大为转身快要进店门时,又急忙叫住他:“等等,大为,你现在去李医生那里一趟,把这个箱子送过去。”

于大为停顿了几秒,立刻答道:“好的,我现在就去。”

之前他陆续给李医生送去了好多只猫,李医生不多说,他也从不多问。可是有一段时间了,东叔没有安排再让他送猫,今天又忽然开始送了。于大为打心底不太想去,倒不是怕出力,骑着三轮车跑那么远,而是不想见到那个阴沉的李医生,在他眼里,医生是个很高尚的职业,即使是兽医,也都是对动物们充满爱心的。可是这个李医生,不说话也就罢了,透过镜片看人的那双眼睛,真是又冷又冰,让人不敢对视。

他把纸箱从二楼一个房间抬下来,放到三轮车上,纸箱比较轻,听声音只有一只猫,微弱地“喵喵”叫着。他看到箱子上面的透气孔很小,也许是猫咪在里面闷坏了,就掏出一把钥匙,对着透气孔桶了几下,想把小孔弄大点。

“别磨蹭了,赶快去吧。”他吓了一跳,转身看到东叔在他背后说。

“好嘞,这就走。”于大为装好钥匙,骑着三轮车出发了。

虽然不太想见到李医生,但是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守在店里,一旦出来,于大为还是感到心情一下明朗起来,浑身充满了力气。他飞快地蹬着车,嘴里小声唱着新学会的一首歌。有一段路两边全是高大的法桐,前几天降温和大风,树叶落了厚厚一层。于大为慢下来,听着车轮从落叶上滚过的沙沙声,觉得此时很轻松,如果有一个喜欢女孩儿坐在他的车后,那才叫浪漫。刚才骑的很快,这时感到身上热乎乎的出了一层汗。他停下车,就近买了一瓶水,猛灌了几口,然后把外套脱下来,东看西看三轮车上没有放衣服的地方,他把外套卷起来,放到纸箱上。这时,纸箱里传来微弱的猫叫声,于大为拿出钥匙,又把透气孔扩大点儿,一个小小的猫鼻子伸到洞口。纸箱是粘着透明胶带的,他用钥匙划了两下,打开了盖子。他看到里面有两只猫,一只卧在角落一动不动,另一只在狭小的箱子里躲闪,两眼惊恐。于大为吃了一惊,这只充满警惕和恐惧的猫,身上遍布花点。他想起了前几天有两个男孩特地来找花点猫的事情。他又伸手摸了摸那只躺着的,身上还热着,但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他从瓶子里倒出一些水到手心里,凑到那只花点猫嘴边,猫犹疑地看看于大为,在他手心里把水喝了,于大为又倒出来一点,猫又喝了,反复几次,猫似乎不渴了,也放松了身体的防御状态。

于大为把箱子盖交叉着盖上,重新骑上车,往目的地驶去。见到了李医生,便把箱子搬下来,打开让李医生看。花点猫立即探出头来,两只前爪扒着纸箱壁,于大为用手轻轻摁着它的头,怕它跑出来。

“这只猫,好像快不行了。”于大为指着躺在角落里的那只说。

李医生只瞟了一眼,“嗯”了一声。花点猫一直救助地看着于大为,直到李医生把箱子重新盖上。

回去的路上,于大为再也没有了来时的好心情,不知为什么很沮丧,觉得那只猫的目光很可怜。可是,李医生是帮它打疫苗治病的,另外那只奄奄一息的猫也许还能被救活呢。想到这里,于大为心里舒服了点。

回到救助站,还没进门就听到赵晓安在和东叔吵架。这小子人没多大,脾气不小,也不去上学,最近总是跑的找不着,只有黑团一个人能管住他,可黑团也老不见在店里。听了几句,好像是因为买滑板的事,东叔不给买,他就闹。于大为从不多管这类事,自己回到店里。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翻了几页,找到一个电话号码。这是那天来找花点猫的男孩留的,于大为说如果见着花点猫就好他们联系。可是,猫也不在这里,电话打过去岂不是多余。于大为合上小本子。不一会,花点猫求助的眼光又浮现出来。于大为再次找到那个号码,打了过去。电话是通的,可以一直没人接,直到电脑语音提示说对方无法接听。于大为把小本扔进抽屉里,开始清理猫砂。

1

三十四 寻找点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