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宣德皇后传奇>第十四章指鹿为马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指鹿为马者

小说:大明宣德皇后传奇 作者:sun探花郎 更新时间:2018/11/8 19:09:02

多年来纪纲在皇帝身边行走,唯朱棣马首是瞻,想朱棣所想急朱棣所急。朱棣的一个动作,一个眼色对他来说都具有特别的意义。由于永乐帝朱棣常把所愤恨的官员交给纪纲处理,纪纲就到这些官员家中以帮助他们向皇帝求情为由,诈取其家人的钱财,然后仍处死这些人。浙江按察使周新因不买纪纲的帐,便受到纪纲的诬陷,以谋反罪被处死。这种种不法行为得逞后,纪纲变得更加胆大妄为起来。

有人说:历史就是一条隐秘的河流,它可能在某时某刻在眼前断流,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会突然的泛出地面,浩浩荡荡地向前奔流。

秦朝时宦官赵高欲图谋反,曾以“指鹿为马”为手段。这事在明朝又重演了一遍,只是这一次发生在端午节的射箭场上,主角换成了锦衣卫指挥使纪纲。

当又一年的大地回春时节,几场雨水过后,群山变绿,清风和煦,杨柳依依。石头缝里钻出了青草嫩芽,山坡上有了点点的花朵。人们欢喜的准备着芦叶、红枣和米要包粽子,过端午节。

端午节射柳,在古代北方是一件重要活动。当天清晨,要早早的起来,找一棵柳树,将树干中上部削去青皮一段,使其露白,当做靶心。然后人们分别从远处纵马飞驰而过,同时弯弓搭箭开射,凡是射断柳干而后又能骑马接住断柳的是高手,就是赢家。比赛期间还有助威的啦啦队擂鼓,场面很是热闹,以此庆祝节日。

1416年,那一年的端午节也不例外,永乐皇帝朱棣一大早就兴高采烈的出宫,带领大队的文武百官乘车的乘车,骑马的骑马,全部背着弓,抄着箭,前去猎场参加射柳。

这么露脸的机会,按照往常纪纲自然不会放过,不仅要去,更要射两箭来显摆了。这纪纲素以威猛著称,犹为善骑射,但这次他却改了主意,他没有打算展示自己的射技,却事先密嘱自己的亲信官员镇抚庞瑛说:

“射箭之时我会故意射偏,但你要折断柳枝,做出我射中的样子,大声喝彩击鼓为我庆贺,我要考察这些王公大臣们分别作出何种表现。”

“好,放心吧,交给我了!”

作为纪纲的死党,庞瑛自然言听计从。

到时,纪纲果然一箭射飞,庞瑛如约“折柳鼓噪”,这时那出“指鹿为马”的故事立即重新上演了:那么多围观的朝廷官员文武大臣都成了睁眼瞎,全都装了一回孙子,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真话,讲明真相的。全体以难得糊涂的明哲保身的态度,通过了纪纲“指鹿为马”的测试。

文武百官屈服于纪纲的淫威,已经被纪纲吓破了胆。这种情形极大的鼓励了纪纲,他信心百倍,仿佛得到大明的天下易如反掌,随后便开始纠集一伙人积极的筹划着夺权。

他却没有想到,永乐帝朱棣是何许人也?他用纪纲,也犹如螳螂捕蝉,还有黄雀在后。

皇帝自称天子,他是天的儿子,也是天下之子。皇帝祖传有专科的御臣之术,用臣,信臣。但这满朝文武各方势力,只能在皇权的制约下平衡地运行,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争宠,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而面对外来势力入侵时又能一致对外。却唯一不能一方灭掉另一方,而一家独大,与皇权相对应。特别是不能生出不臣之心,如若一但为臣的生出不臣之心,那也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朱棣十分理解当年太祖皇帝朱元璋诛杀功臣的无奈和必要性,所以,正当纪纲加紧网络亡命之徒,准备兵器欲图不轨时,永乐皇帝也早就从这一件小事中,不动声色的觉察到了纪纲的謀逆之心。纪纲在朝廷中的势力、死党已经超出了能容忍的正常范围,朱棣正在认真考虑如何处置他的问题,因为纪纲专权已经明显危害到了他的大明天下。

朱棣想起了太祖皇帝时,前几任锦衣卫指挥使犯错时的处置:第一任锦衣卫指挥使毛骧,他是在洪武十五年因胡惟庸案后,为平息众怒,被朱元璋处死的。第二任锦衣卫指挥使蒋献,是因为蓝玉案后,被朱元璋处死的。

如今纪纲不但因诛杀建文旧臣,弄得朝中颇有怨言,还忘乎所以,连皇帝选美的美人都敢挑选几个收藏于家中给他侍寝。甚至私藏吴王的冠服,时不时地穿在身上与十几个小妾,名妓、亲信玩笑嘻戏,让左右高呼万岁,还真是反了他了!

终于,过了几个月,有几个皇帝的贴身太监出头告发了纪纲的种种图谋不轨行为。皇帝立即将纪纲逮捕下狱,送交都察院审讯,同时命令负责监察的御史们揭发纪纲的罪行。

对纪纲的审讯仅仅进行了一天就结束了,纪纲被以“谋大逆”的罪名凌迟处死。这位鞍前马后效忠朱棣十六年,曾经权倾朝野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皇帝身边的干才能人纪纲,他的人生就这样谢幕了。

不知道他在死前有没有一点悔不当初,和是非成败转头空的感觉。不过这一切的发生,还是有点如同那位大宋王朝时的名相,司马光说的那样,“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意味。

纪纲死后,皇帝还算念着一点纪纲曾经的功劳,没有诛杀他的家人,只是把他的家人不论老幼都流放戍边,而同党则大多被处死。

一度想通过纪纲的势力兴风作浪的汉王朱高煦也悄悄地偃旗息鼓了。但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恶性循坏,仍心有不甘,躲在暗处养精蓄锐,窥探时机。这一天,通过宫里他和纪纲留下的暗桩得到一个消息,太子妃张晗将于三天后带领府中女眷离宫前去灵谷寺上香还愿,还要在寺里住一晚,不由心中一喜。

朱高煦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对这群妇孺下个黑手,一来可以报复皇太子,二来他还有自己心里说不出口的打算。那个父皇给皇太孙朱瞻基备下的,在太子妃处寄养了好几年的孙倾城今年十五岁了,长得天人一般,甚是让自己惦记。此次如能趁乱掠出来,归了自己方才称心如意。

想到此,他不由的得意的低吟起那首有名的诗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灵谷寺坐落在钟山之上,由太祖皇帝朱元璋亲自赐名,是京师三大名寺之一。

太子妃张晗礼佛甚是虔诚,此次去上香还愿的女眷都是经过挑选的,那些体弱有病的、怀孕的、来月事的,为避免亵渎佛祖都不能去,只带了八九个各院主子,加上几位小姐。饶是这样光是朱漆大马车就有二十多辆,加上步行的婆子,大队的护卫,也是浩浩荡荡的队伍。

倾城坐在马车里晃晃悠悠的不一会睡着了,还是灵谷寺的钟声把她惊醒了,

“到了吗?”

倾城问起身边的两个陪伴她的丫鬟,

“是的小姐,到了,你醒醒,要下车了。”

这两个丫鬟,春雨和秋荷原是倾城的母亲董氏给她的,因为是家生子自小陪着她长大,年龄都相差不多。所以其实不像主仆,而更像姊妹,三人一刻也不离左右,就连身上穿的衣裳除却外面的礼服,里面的都基本一样。

宫中护卫将整个寺院围了起来,众人进得山门,只见太祖皇帝亲笔的御书“第一禅林”赫然入目。远看佛塔林立,松木参天,近看宫殿如云,富丽堂皇。

有僧人引路前行,寺庙主持亲自迎接进殿内拜佛,拜过如来佛,弥勒佛,观音菩萨,烧香磕头,太子妃张晗捐了千两香油钱。其他的各院主子还要烧高香还愿,念经祈福,众人还有的求签,拜送子观音的。姑娘们累了,有小和尚带着去了香客休息的精舍,丫鬟们跟着,婆子们看守门户。歇了一会,就有小和尚前来通知,叫去吃斋饭,天色晚些时候安排了住处。

松涛呼啸,夜幕深沉,睡意正浓时,忽听得有人大呼:

“走—水—了!快来人啊,救火呀!”

倾城猛地从床上爬起来,黑暗之中摸索着摇着两个丫鬟

“春雨!秋荷!---快起来,快起来!---”

三人起身急忙看向窗外,一片人声嘈杂,只见火光闪闪,浓烟滚滚,一股焦糊味冲进房内。春雨和秋荷急得带着哭音,

“小姐,我们要怎么逃出去?”

对,得赶快逃出去!就着火光,倾城看到茶壶和脸盆里还有些水,便找来几个手帕和毛巾用水浸湿,三人用手帕捂着嘴,毛巾顶在头上,其余的水洒在身上,拼命地使劲把门打开,弓着身子一起往外跑去---。

1

第十四章指鹿为马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