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宣德皇后传奇>第四十九章 蜀秀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九章 蜀秀才

小说:大明宣德皇后传奇 作者:sun探花郎 更新时间:2019/2/11 5:54:26

倾城透过车窗向外看去,前面的道路逐渐宽阔而平整,路旁有许多绿绿葱葱的树木,还有远处的花草绿地,车马行人不断,感觉不同于以往,似乎就要从乡村进入城市了。

“殿下,是不是离蜀王府不远了?”

听到倾城的问话,躺在车内的褥垫上正在迷糊的朱瞻基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

“嗯,快了,还得走两三个时辰吧。”

“哦,还很远,十几天了,终于要到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位十一爷爷,请殿下说说,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倾城勾起微微而笑的红唇。

“倾城,你不要担心,十一爷爷今年五十二岁了,他呀,好着呢,有名的“蜀秀才”,不会难为你的。”

朱瞻基睨了倾城一眼,笑着说。

“我给你讲一讲他的事?”

倾城急忙点头。

“国家”,百姓之国,王者之家,治国如同治家。 明太祖朱元璋在建国之初为安邦定国,抵御侵略,拱卫皇室而设立了分封制度。

洪武十一年,太祖皇帝朱元璋的第十一个儿子,年仅八岁的朱椿被封为蜀王。他的母亲郭惠妃,是滁阳王郭子兴的女儿,而马皇后也是郭子兴的养女,朱元璋出于对岳父郭子兴的敬慕和早年对自己恩情的感激,所以非常敬爱马皇后也非常宠爱郭惠妃,与她生有三个儿子:蜀王朱椿,代王朱桂,谷王朱橞。

朱椿长得不像父亲那般魁梧彪悍,却像极了如江南水乡女儿的母亲,面容精致白皙英俊,举止温文尔雅,且喜好读书做学问,常被父皇称为“蜀秀才”。

洪武十七年(1384年),十五岁的蜀王朱椿娶开国功臣,凉国公蓝玉的女儿为正妃,洪武十八年命驻凤阳。洪武二十一年,正在中都凤阳阅武的朱椿,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儿子,王妃蓝氏所生的嫡子。

按照太祖皇帝朱元璋《皇明祖训》的规定:“凡各王府有新生子女,具生年月日并分嫡庶及生母姓名,奏报本府(宗人府)。”

宗人府依照朱元璋给十一子蜀王系孙拟定的20个字的辈行语,“悦友申宾让,承宣奉至平,懋进深滋益,端居务穆清。”,及按照五行中标志着万物相生的火,土,金,水,木为顺序做偏旁,给这个孩子取名为朱悦熑。

洪武二十三年正月初一,两岁的朱悦熑跟随父王朱椿就藩成都。他在母亲蓝氏的爱抚下,在这座新修的蜀王府中一天天长大。

蜀王府,俗称“成都皇城”,始建于洪武十四年(1381年)。太祖皇帝朱元璋派景川候曹震等人赴成都主持营建,在宋元成都城市的旧址基础上,于1390年改建扩建而成。这蜀王府规模雄伟,是大明朝藩王府邸中除北平燕王府外最大,也是最富丽的一座。

蜀王府北起东西御河,南到红照壁,周长2500多米,面积38公顷多。共有两重城垣,外为萧墙,内为宫墙,宫墙东至东华门,西达西华门。这座皇家园林建筑,雅致精美,整座建筑坐北朝南,处处殿阁楼台,金碧辉煌,其建筑可与北京的紫禁城相媲美。

蜀王食朝廷岁禄万石,府中设有左右长史、典簿、伴读各一名,教授八名及大批侍从太监宫女。并握有军权,拥有三卫护卫兵马,是对地方军政制度的有效补充和监督。

洪武二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蜀王妃蓝氏病逝,六岁的朱悦熑失去了母亲。作为一位亲王,朱椿虽然妻妾成群,也已有了好几个儿子和女儿,但他却唯独喜爱嫡长子朱悦熑,为了让他得到良好的教育,专门聘请了著名儒士方孝孺给他做老师。童年的朱悦熑天资聪颖,乖巧懂事,博学强记所以学识日进,深得老师称赞。

《皇明祖训》规定:“亲王嫡长子年十岁,朝廷授以金册、银印,立为王世子。”十岁时,朱悦熑被毫无悬念的册封为蜀王世子。

成为王世子,就意味着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定会承袭王位。所以王世子的地位很高,是藩王的继承人。在没有正式继承爵位前的这段时间里,作为王世子不仅需要继续加强学习儒家知识,还要掌握亲王所需要的政治、军事、外交等种种技能。因为藩王只比皇帝低一级,在封地里他就是君,藩国就是一个小朝廷。在朱椿的引领和师傅方孝孺的教导下,朱悦熑按照祖父朱元璋的训诫,谨遵礼法,好学不倦,逐渐长成为一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少年郎。朱椿看着这个自己心仪的儿子,非常满足。

永乐元年(1403年),“靖难”四年的燕王朱棣即皇帝位,十五岁的蜀王世子朱悦熑奉父王朱椿之命,前往京城朝拜这位刚当上皇帝的四伯父。朱悦熑给朱棣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朱棣很喜欢这个来自蜀中“天府之国”的十一弟家的气质优雅的侄子,给与了他格外多的赏赐。

却不料在永乐七年(1409年),忽闻蜀王世子朱悦熑不幸病逝,年仅二十一岁。

世子英年早亡,白发人送黑发人,面对这个打击,蜀王朱椿伤心欲绝。他跪在妻子蓝氏的灵位前,数日不食,他恨自己枉为皇子,空有富贵,不但保护不了自己衷爱的结发妻子,就连妻子给自己留下的唯一的儿子都护不住。

十七年前的洪武二十五年,先帝朱元璋的太子朱标先于父皇病逝,如今,同样的痛苦发生在了朱椿身上。

朱椿此前已在成都北郊的凤凰山上为自己修建了一座陵寝,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享用”,儿子却早逝。朱椿爱子心切,万念俱灰,顾不上什么讲究,就把陵寝让给了早逝的儿子朱悦熑,成为了子葬父墓。所以,谥号为“蜀悼庄世子“的朱悦熑的墓地规模远远超过了建制。

朱悦熑的谥册是以永乐皇帝朱棣的口吻写的:“尔蜀世子悦熑,为朕犹子,端谨重厚,孝友谦和,安荣贵富,式期远大。属兹茂龄,遽然长逝,特遵古典,赐尔谥曰悼庄----。”

朱悦熑死后,蜀王朱椿没有立其他的几位庶子为世子,而是立了朱悦熑的长子朱友堉为世孙,他今年有十六岁了。

倾城听了朱瞻基的这么一番话,感叹地说:

“唉,十一爷爷身为骄傲的皇子,也还不免有着这许多不如意的伤心事,真是世事无常啊!”

“是啊,在别人看来,作为皇子先天就有着无比的富贵和权势,岂不知他们一生下来就注定没有自由,谨守着无数的规矩。自两岁就要离开母亲去宫中的皇子所养育,等到十岁左右封了王有了封地,十五岁起就得娶王妃离开皇宫,千里万里的就藩封地,藩王无旨不得回京,更不许擅离藩国。多少年都难以再见父皇和母妃一面,其实内心满是孤独和凄凉呐。”

朱瞻基说到此,想起自己也是两岁时离开母亲太子妃张氏,养育在皇祖母宫中多年,直至皇祖母生了重病才又回到东宫,来到母妃身边的,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

“建文元年削藩时,十一爷爷没有受到牵连吧?”

倾城想了想又问。

“怎么可能不受牵连,那时除了已去世的六位皇子外,还有六位年纪小的皇子尚待在宫中没有就藩,十四位在世的藩王先是被收回军权,后又被撤了三卫兵马,半年之间就有五位藩王被废为庶人,周王朱橚全家老少被流放云南蒙化,代王朱桂被囚禁大同,齐王朱榑被软禁南京至死,岷王朱楩被迁徙漳州,湘王朱柏不堪受辱,为保名节举家自焚。其余的九位藩王哪个不是胆战心惊,朝不保夕。”

说到这里,朱瞻基摇了摇头,

“其实他们都看出来了,建文帝这是要听信那几个迂腐的文臣主持朝政,他不是削藩,而是要置各位皇叔于死地。这是自毁根基,动摇国本啊。所以皇爷爷退无可退也就无需再退,以北平八百壮士起兵举起“靖难”大旗,才会一呼百应,势如燎原。由于蜀王与代王乃是一母同胞,建文帝后来又下旨将代王朱桂一家人发配成都,交于蜀王“管教”,也是居心叵测,想找借口罪及蜀王,只是由于“靖难之役”爆发他顾不上了。不然这些皇叔都难逃厄运,大明朝的江山还真是堪忧。”

倾城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

“自古藩王造反鲜有成功的范例,以一隅对全国确实没有制胜的把握,其中的凶险难以想象。但富贵险中求,兵法上说:置于死地而后生。得民心者得天下,皇爷爷是命中天子,所以当得天下。”

这时青龙骑着马走近了马车,轻声询问:

“少爷,今晚住在城外,还是进城?”

“加快点速度,进城!”

谢谢大明儿女的鲜花!过年好!

谢谢担当作者的赞!新年如意!

2

第四十九章 蜀秀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