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北极雪>第四章 异能天地(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异能天地(上)

小说:北极雪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11/8 8:21:49

观察了一下离栎和近藤光的站位,云朵换了一个方向,确保呈三角形缩小空隙把门堵住。

“云朵你快回来,我的异能可不是战斗,又没有硬功夫,全靠你保护啊!”离栎惊出一身冷汗。

云朵神秘兮兮的,冲他眨眨眼道:“放心,他们跑不了的,你就委屈一下吧。”

离栎都快哭了,心说我怎么委屈?我一委屈死人家手里怎么办?我活着还能救人,死了谁救我啊?

云朵这时候像想起什么似的:“对了,离栎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异能呢?”

“只要你死的时间不长,我就能救活你,类似于网游中的牧师,其他人都叫我奶妈。”离栎已经有气无力了。

云朵震惊道:“还真有复活的异能啊?”

话音未落,冰寒刺骨,白人伊万诺夫头前开道,根本不往近藤光身边凑,主要对付离栎。离栎吓得魂飞魄散,扭头就跑,近藤光上去拦住伊万诺夫,两人的交手可谓精彩,一个手里冰霜舞动,一个手里金光闪闪,特效用到电影里都没问题。

云朵眼看仓库里林子锋和福原优迟迟不出现,李贞子已经追着离栎的方向跑了,哀叹一声,跟上李贞子的脚步,像警察那样大喊:“别跑,你再跑也跑不过我的,我要不客气了!”

李贞子哪管得上她?继续跑没商量。

云朵没辙,一挥手一道无形无质的“剑气”笼罩四方,径直扫向李贞子的后背,对方似有所觉,错身躲避,下意识召唤一个气泡护身。剑气的余波打在气泡上面,激起阵阵涟漪,李贞子惊魂未定,瞪着云朵道:“你也是异能者?”

云朵还很遗憾,剑气的威力太小了,竟然破不开那么薄弱的气泡,闻言道:“本来不是的,突然是了。”

“你在说绕口令?”李贞子被她绕晕了。

离栎顿步,看着云朵的脸若有所思,猛然道:“是刚才你接触微陨……”

“不错,在我接触微陨之后,我获得了‘进化’,读懂了微陨中隐藏的文明密码,每颗微陨都有独一无二的特质。第一颗现世的微陨可以让人产生进化,其实人体就是一座宝库,靠微陨迅速进化可以激活某种神秘力量,这就是异能。”云朵娓娓道来,手心展开,虽然看不见什么,一股强大的剑气环绕还是让人寒毛直竖,“我就是因此激活了异能,我称之为‘无形剑气’,和金元素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往后如何进化,不得而知。”

李贞子低头看着手中的微陨,眼中一片炽热:“这么说,我们更不能放弃了。”

离栎还有疑问:“那为什么在你之前其他人接触不了微陨?你之后她碰到微陨却没有异常?”

“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无法回答,第二个问题……”云朵斜眼看着李贞子,“可能和她本身就是异能者有关吧,微陨总不能给她第二个异能。”

“有道理,那夺取微陨之后可以找人试验一下。”离栎已经想到这一步了。

“其实我们没必要自相残杀。”李贞子正色开口,“总督府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北盟虽然是沙宾族占据主导地位,也不会甘于臣服总督府。联邦政府(统一战线的人自称)愿意和北盟政府合作,只要不是总督府拿到微陨即可,可以这么说,总督府拿到微陨只有研究的价值,对我们两家,微陨可是救命的东西。”

“这小妹妹口才不错呀。”云朵对离栎摇头赞叹。

离栎眼看近藤光和伊万诺夫还在那边纠缠,林子锋和福原优迟迟不现身,不禁焦急道:“夜长梦多,先把微陨拿到手再说!”

云朵依旧不动:“离栎,忘了问你一句,我不是北极雪的人,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我才能卖命吧?”

“理由?好,我现在决定吸纳你为北极雪的正式成员,从此之后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了。”离栎满头是汗,真没想到云朵这么哆嗦。

“你能做主?”

“我是北极雪二把手,当然能做主。”

“一把手是谁?”

离栎崩溃道:“姑奶奶,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开过了玩笑,云朵对一直戒备有加的小妹妹说:“把微陨放下,你可以走。”

李贞子不是战斗型异能者,云朵的剑气再没威力也是有攻击性的,她咬着嘴唇,眼神游移不定。

“真冷!”一个声音从废弃仓库传出,紧跟着林子锋和福原优相继现身,两人身上一片白霜。

打了一个喷嚏,两人加入战团,伊万诺夫以一敌三力不从心,手划了一个半圆,一层冰碴在来不及躲避的三人胸口凝结,林子锋气急败坏道:“我靠,就会来这套!”但三人变得行动迟缓,给了伊万诺夫足够的时间,这个健壮的白人并不恋战,绕过云朵和离栎来到李贞子身边。

“怎么办?”李贞子立刻有了主心骨。

“把微陨放下吧。”伊万诺夫做出决定,“那三个家伙还会再追上来,我可没把握故技重施。”

李贞子犹豫道:“这……”

伊万诺夫对离栎高声道:“离,咱们都清楚微陨落到总督府手中的下场,所以微陨给你们可以,请认清我们一致的立场。”

在伊万诺夫又一次发话后,李贞子不甘心地把微陨放在地上,两人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离栎三步两步上前把微陨抱在怀里,终于安了心,云朵看看后面的三人:“同盟要瓦解了……”

果然,微陨一到了离栎手上,林子锋和近藤光立马翻脸,好在有云朵这个意外的变故,与福原优一对一缠住两人,离栎撒开腿挑了一个方向跑。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安排,一架直升机在离栎刚刚跑到的一个方位降落,由于没有停机坪,直升机离地一米多就开了门,一只手先把离栎手中的微陨接过,然后才把人拉上去。

云朵对付的是林子锋,拉开距离有一下没一下地用剑气调戏,看到此情此景不吝惜溢美之词:“我就说嘛,北盟的地盘,自己的主场,怎么会连点准备都没有?”

人带着微陨飞走了,林子锋却不再暴躁,反而冷静下来。倒是近藤光气得不轻,把棒球帽抓下摔在地上,跳脚道:“白来一趟!”

这下所有人都看清楚这小矮子长什么样了:一头杂乱的中短发,一张过分白净的脸,五官端正,竟然还有些难掩的稚气。

踩了棒球帽两脚之后,近藤光又把帽子捡起,拍拍土,重新戴好。

“这事没完!”林子锋二人发泄一通后走了。

云朵和福原优没想着阻拦,也阻拦不了。

这一折腾,云朵身上的湿衣服都差不多干了,把手机摸出来一看,还好是防水的,没坏,屏保显示的是玛雅时间二十三点四十五分,马上要开始新的一天了。她和福原优面面相觑,后者把刀归鞘,走上来道:“既然你拥有了异能,北极雪的入门资格已经具备,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的人会来找你的。”

云朵什么都没说,原地站了一会儿,对渐行渐远、如同孤狼地刀客挥挥手,仿佛在告别什么。

……

第二天是个大雨天,雨下得稀里哗啦,雷声隆隆,云朵没睡好,习武之人敏感的体质让她明白自己尚未回到巅峰状态。云朵洗漱过后,站在宿舍楼前的台阶口等待,身边来来往往俱是打伞去上早自习的女生,同寝的杨灵撑开一把粉红色的伞,对云朵说:“一起吗?”

“不用,我等人。”

“等你男朋友?你和他说了让他来接你?”

“没说,但我相信他会来的,他知道我没伞。”

杨灵不禁莞尔:“你真是过分高估了男人的细心。”然后打伞走了。

张蓝田真的来了。

他撑着宽大的黑伞,同样精神不佳,由于日常疏于运动,比常年习武的云朵在外表看来困顿多了。云朵凑到伞下,有点讨好地抱着男友的胳膊:“昨天夜里过得怎么样?”

“和几个哥们出去喝酒,遇到了宋老师。”

“宋老师?和林学姐一起?”

“不,一个人。”老张简单说了林入间要去北美做交换生的事,“最后宋老师喝多了,我送他回家,路上还正好碰到林入间。”

云朵来兴趣了,催他快说。

当时一群人喝到凌晨一点,东倒西歪,宋涛更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老张让其他人先回去,自己送宋老师回家。宋涛的家就在学校附近,抄近路得经过林家,老张没有多想,扶着宋老师拐了一条街,远远的,林入间穿着校服低头从对面走来。

这下避都避不过了,林入间发现是他们、尤其宋涛喝得烂醉后,眼神复杂,叹了一口气,上前从老张手中接过人说:“我送老师回去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了。”

老张当然不放心,坚持送到宋家楼下,因为有电梯,他就没有勉强跟进去。

听完这段平平无奇地叙述,云朵若有所思道:“其实宋老师可以以权谋私……”

老张想了想,明白女友的意思:“你是说,宋老师担任交换生的生活导师?”一般大规模的交换生都有生活导师随同,按迦俐大学的规定,导师人数最少不得少于三位。

“是啊,宋老师有这个条件,只要他向校委会申请,应该不难。”

“宋老师在迦俐有自己的生活,现在北盟和总督府的关系不冷不热,去总督府的地盘还得慎重考虑,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为了爱情放弃一切,哦,错了,是远涉千万里,这好像是一首老歌的歌词。”

“就会贫嘴!我倒觉得两年的时间并不能决定一段感情的生死,宋老师下定决心一起去北美什么都好说,不去的话,我也相信林学姐的坚贞。”

老张不禁“嘿”了一声:“我不信,我宁愿相信人心的脏。”

快到古典楼楼下时,云朵结束于己无关的话题,委婉地提了一下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离开迦俐的事,恐怕连下个月的生日都赶不上。老张有太多的疑问,云朵已经站上台阶,冲他微笑摆手:“你先想想,我们下课再说。”

为这一句话,老张一上午处于恍惚状态,专业老师讲的要点完全没进耳朵,被点了几次名,要不是坐旁边的秦魂帮衬,真不容易糊弄过关。上午的课结束后,照例敬礼致谢,恭送老师,老张收拾东西,迫不及待要走,被秦魂和赵成业一左一右挟住,前者道:“老张,好几节课心神不宁的,想什么呢?”

都是信得过的兄弟,老张说了云朵要暂时离开迦俐的事,秦魂皱眉道:“没说去哪儿吗?”

“没有。”

赵成业道:“云朵是不是对你没意思了,故意搪塞?”

老张叹道:“我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如果真是这样,我希望云朵痛痛快快地把话说清楚,不必拐弯抹角,省得最后大家一起难堪。”

……

与女友吃过午饭后,老张提议去运动场走走,云朵心知肚明终究要把话说开,不然再这么神神叨叨下去,两人迟早分手。

迦俐大学占地广阔,除去小型运动场,大型运动场共有东西两个,食堂距离东运动场近一些,两人手牵手朝东运动场走去。云朵见一路上男友闷闷不乐地样子,不由道:“蓝田,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云云,你要去哪里?”老张犹豫着问出了这句话。

云朵用手指了指北方,迦俐已经是北方城市,虽然不靠海,再往北除了迦俐的卫星城市之外就是海洋。她已经想过了,这次去统一战线只要关注时事新闻,她的行踪铁定暴露,所以她决定有选择性地透露一些信息。

“蓝田,我骗了你。”

“你指的哪方面?”

“我的父亲不是将军,是元帅,具体的我不便多说。”

老张想着北盟元帅共有五位,去掉了不可能的,只有两个符合条件,一个是国防部长陈承松元帅,一个是陆军部长赵震元帅,两人都是陆军元帅,还有一位海军元帅、一位空军元帅、一位天军元帅,但都不符合条件,尤其天军元帅还是沙宾族。沙宾人与地球人的混血不是没有,虽然混血儿继承不了沙宾族银眼符纹的标志,至少瞳孔是银色的,云朵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怎么也看不到一点银瞳的特征。

老张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回到正轨:“你离开迦俐要去哪儿?去多久?”

“去人统访问,陪我父亲去的,没什么大事,就是逢场作戏而已。”云朵说,随口加了一句,“你想去的话,可以用优秀生代表的身份,这种外事活动由政府官员应对,我父亲这次去也不过是为了考察人统的军事实力。”

“我能去吗?”

云朵这才反应过来,可话都说出去了收不回来,再想想去统一战线本就没什么意思,充作花瓶而已,还不如拎个男朋友陪同,权当游山玩水了。一想至此,云朵瞬间开颜,痛快道:“没问题,我和那边打个招呼,这几天我再把学生会的事交代一下,咱们好好去人统玩玩,东京的樱花已经开了,可别这么错过,说不定我的生日就在东京过了。”

老张突然想起了云朵昨天的话,顺口问:“云云,你说的‘最珍贵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云朵脸一红,转过身道:“不告诉你。”

……

下了晚自习,云朵把老张打发了,去东运动场跑步,舒展一下筋骨。学校的生活太安逸了,她已经察觉到身体状态逐步下滑,颇为感叹:这要是在家,虽然也天天上学,至少有银狐敦促,一来了迦俐,不仅追求安逸,朝骄奢淫逸的不归路上一路狂奔,还交了男朋友。银狐曾经吩咐早课晚课,早晚都要挤出时间巩固基础,她有时间就做了,没时间就草草了事,也怪不得自己的身体起义。

绕着四百米的跑道跑了十圈,四千米跑下来汗流浃背,却格外神清气爽,旁边的师姐师妹师哥师弟都拿崇拜地目光仰望她。一个小师弟恭敬地奉上一瓶汽水,云朵说了声“谢谢”,拧开瓶盖狂饮,小师弟道:“师姐,你上过体校吧?还是参加过州队的长跑训练?”

“都没有,从小自己练的。”云朵把剩下的小半瓶汽水塞回小师弟怀里,上一边的角落打拳了。

直到打了两遍,掌声才响起,随之一个清脆如黄鹂出谷的声音说:“好,巾帼不让须眉。”

说的是汉语,却带着一股子别扭,是那种不以汉语为母语的族裔特有的腔调。云朵微微皱眉,翻译芯片基本普及,如果不是为了精通一种语言,一般说自己的母语别人就能听得懂,这人汉语说得怪异,偏偏不用自己的母语,奇也怪哉。

一个身材特别娇小、身穿白色连衣长裙的美少女从阴影里走出,最高不会超过一米五五,与一米七多的云朵相比真和小孩子一样。不过,人家长得那叫一个俊俏干净,扎着双马尾,十分可爱,云朵这种好歹在校花榜留名前二十的人物也自愧不如,让她不得不感叹人外有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星樱,北极雪全体人员的厨娘,下面由我带你去我们在迦俐的分部,你会在分部知道想知道的一切。”自称星樱的美少女说。

“怎么去?”

星樱打个响指,示意跟上,她蹦蹦跳跳地向东运动场外的一辆黑色汽车走去,是北盟三通汽车企业制造的新款“格陵兰”。车上已经有人在等待,还是熟人,星樱坐了副驾驶,云朵上车前对驾驶座上的熟人打招呼:“福原,晚上好,怎么当起了司机?”

福原优简单地点点头,不予回答,云朵用毛巾擦着汗,又道:“车技怎么样?”星樱嘻然道:“放心,保你安全抵达目的地。”云朵道:“给我简单说说吧,我现在两眼一抹黑。”星樱咳嗽一声道:“北极雪自联盟成立之日起应运而生,当初并没有异能者加入,挑选的是特种军人为骨干,异能被发现后,科学家也推测出微宇宙发生重大震动,这才有了北极雪的改组。如今的北极雪由总统直接指挥,由于总统日理万机,第九特别行动处诞生,代总统掌握北极雪这把尖刀,简单一点说,除非总统亲自过问,实际上北极雪的最高指挥官是九处总监。当然,这是北极雪的指挥高层,负责详细作战计划的是队长袁德志,我们平时接触最多的也是袁队长。”

“我加入北极雪有什么程序要走?”

“你很幸运,有了异能,等于直接晋级,等下你在分部注册,采录指纹、虹膜,上传到总部网络就可以了。其它资料等你去玛雅再完善,毕竟你现在是大忙人,过不久就要和陈帅去人统访问。”

“他知道这事吗?”

星樱顿了一下才明白这个“他”指的是谁,看来父女俩关系确实不怎么样,她笑了笑道:“女儿加入灰色的国家组织,陈帅权势滔天,怎么可能不知道?”

“同意了?”

“总统亲自找陈帅谈话,陈帅又能怎么样?异能者是不允许散落在民间不受控制的,你愿意被我们时时监控吗?”

云朵默然摇头。

“到了。”汽车停在一幢豪华别墅门口,福原优下车给两人开门。

云朵仰头看了一会儿道:“你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

“这可是北盟的地盘,而且别墅挂在一个富豪的名下,所有手续都没问题,谁知道用来做什么的?”星樱一边说一边冲监控器挥手,电子大门缓缓打开。

云朵落了一步,和福原优并肩,她问:“离栎在不在?”

“不在,他回玛雅了。”

“别墅里都有谁?”

“你要问和你我一样的异能者,那你要失望了,大多数是打杂的,还有编外人员,正式人员只有我和星樱两个。哦,对了,你是第三个。”

走过院前的草地,星樱踏上台阶,进入宽广的客厅。云朵这次跟在福原优身后,人果然很多,有男有女,挺热闹的,不过一想到这些人都是合同工或者临时工,就有无尽的感慨。

星樱坐到沙发上,摆弄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对还没有完全回神地云朵招手:“来,见见我们的队长。”

2

第四章 异能天地(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