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北极雪>第九章 碧海潮生(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碧海潮生(中)

小说:北极雪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12/6 8:13:26

再回到北极雪总部,已经是下午四点。

奔波了一天,云朵疲惫不堪,但她惦念着老张,不愿休息。桃子对此无可奈何,抓住路过的离栎问了一下,得知老张在末日装置植入成功后被转移到“满天星”,于是两人转了两条走廊,在绘着满天星的房间门前停下。云朵手心冒汗,桃子用房卡开了门,她磨磨蹭蹭地跟进去,然后发现房内空无一人。

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不像有人住过,倒是床头柜上摆着一只空杯子,喝水的那种,杯底残留了一点水。桃子拿起杯子看了看,笃定道:“这房间肯定有人住过,如果是张蓝田……”她伸进杯子里摸了一下,还有些许余温,“刚走不久。”

两人回到大厅,询问了一圈才知道老张跑去看望秦魂了,云朵终于想起秦魂这根葱了,不禁惭愧。秦魂好歹是老张的兄弟,为了老张差点把命送掉,她这两天又是担心老张又是追杀宫崎玲奈,浑然忘了有这号人。

“秦魂的房间我知道,他的异能十分强悍,已经不需要医疗设备稳定伤势,所以转移到了‘卡萨布兰卡’,估计再过两天下地活动毫无问题。”桃子说。

云朵点点头,不多时,两人已站在卡萨布兰卡图案的房间门口,桃子照样用房卡开门,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外间无人,内间传出一阵说笑声,桃子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要我陪你进去吗?云朵想想,桃子进去倒没什么,反正秦魂在旁,她和老张不能公然亲热,遂表示没关系。桃子这才把内门开了一条缝,就听老张爽朗地笑着说:“老秦,你实话告诉我,对云朵有没有过非分之想?咱们是兄弟,你说实话我绝不怪你。”

“没有,真没有!我说老张,做了这么久的兄弟,你看我像那种‘朋友妻,骑一骑不客气’的人吗?”秦魂的声音充满了委屈。

“我相信你,老秦,因为你是我兄弟,这次你差点为了我送命,我都记在心里了。”老张说,话锋一转,谈起了两人的未来,“老秦啊,想好没有,要不要加入北极雪?”

秦魂沉默片刻,反问道:“你呢,你想好没有?”

“我?”老张苦笑,“袁队长找我谈过了,说是末日战士乃国之重器,不论有什么样的原因,我既然成了末日战士,就得为国效力。当然,这个效力是在哪个部门,还是可以争取的,袁队长希望我留在北极雪,虽说没有先例,但只要袁队长做好协调工作,我自己没意见,成为北极雪在编的非异能者成员不是不可能。我呐,没什么远大抱负宏伟理想,我就想着云朵在北极雪,我如果留在北极雪,也能和她互相照应,所以只要袁队长那里没问题,我就在北极雪和云朵做伴了。”

秦魂看着他,笑容灿烂:“老张,我们是兄弟,你在哪里,我在哪里,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老张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高兴之余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肚子,秦魂“嘶”地一声,惨叫道:“老张你谋杀啊!我细胞重组再快,那个日本娘们都把我的肚子打烂了,这两天才恢复一点点,你说你是不是成心的……”

门口,云朵和桃子相视而笑,后者道:“云朵,你很幸运,有这样一个男人爱你。”

云朵红着脸,虽不应声,但甜蜜的表情已说明一切。

桃子推开门,拍拍手道:“两位,叙旧差不多了,云朵,和你的情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和秦魂说几句话。”

老张看到云朵,激动地上前紧紧相拥,云朵把脑袋搭在男友的肩膀上,难得展露了小女儿姿态,关心道:“蓝田,你的伤……”

两人稍稍分离,老张拍拍肚子说:“好了,末日装置植入成功,我等于获得新生。”

等小两口离开内间,桃子笑眯眯地盯着秦魂看了一会儿,冷不丁道:“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对云朵有意思?”秦魂道:“怎么可能?云朵是老张的女朋友,我再贱……”桃子打断他道:“别否认,这是女人的直觉,云朵虽然也是女人,但她的一颗心都在老张身上,所以没注意你的异常。”

秦魂沉默,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

云朵和老张来到了地上,因为老张想到除了秦魂,还有高松理惠,哪怕高松理惠只是照顾他一路,连北极雪总部都没踏入,好歹要去当面致谢。云朵对此满腹牢骚,但老张态度坚决,又是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她不愿争吵,默许了。

电梯停在地上一层,小两口在前台询问高松理惠的房间,前台小姐道:“对不起,我们不能擅自透露客人信息。”

眼前的前台小姐不是前两天的那位,认不得云朵,云朵无奈,正准备出示证件,忽听旁边有人说:“找我吗?”高松理惠穿着水手服,靓丽多姿,只是脸上常年如一日,不见任何表情。

老张惊喜道:“高松,我和云云正要找你,那天真危险,你没事吧?”

“还好。”

“谢谢你跟车陪我。”

“应该的。”

“我……”老张还要说,被云朵在腰间的软肉掐了一把,登时闭口不言。

高松理惠见场面变冷,终于主动说了一句客套话:“上我房间坐坐吧?”

老张还真想,不过女友在身边,如狼似虎的眼神令人如芒在背,只能僵硬地摆摆手:“不用了,我和云云还有事,马上走。”

高松理惠没有挽留,真的挽留了反而不是她的性格,就这样目送小两口离开酒店。她在前台站了片刻,忽然转身去了电梯,电梯门关闭的最后一刻,一只手插进来,袁德志刚毅的脸庞与高松理惠面对面,两人很快肩并肩,他看了看按键,和高松理惠按了一样的楼层——五层。

电梯门再次打开之前,两人没有说一句话,高松理惠全当身边的人不存在。她出了电梯,看也不看如影随形的袁德志,她进了房间,他就跟着进去。高松理惠这时候终于不再无视对方的存在,拿过两只杯子,冲洗一下,放了酒店赠送的茶叶,泡了两杯茶,给客人一杯,自己端着一杯。两人相对而坐,中间仅仅隔着一张茶几,以袁德志的魁梧身材,一伸手就能掐住高松理惠细嫩的脖子。高松理惠吹着漂浮的茶叶,依旧不改惜字如金的本性:“有事吗?”

“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也无意追查你的真实身份,我找你,只是想问一个人……”看北极雪队长的表情,竟然布满忐忑。

“我不知道。”高松理惠难得不听人说完,就直接给出了答案。

“我想问……”

“我说了,我不知道。”

袁德志的眉毛堆出了一块疙瘩,加大声音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为什么上次能制造拥有紫瑶的幻境?”

一阵沉默过后,高松理惠把杯子放下,缓缓地说:“不是我,我的能力有限,更无法窥探人心的秘密。我只是感受到了你的痛苦,所以帮你回忆一下过往——那是你的过往,不是我的。”

袁德志心生茫然,喃喃道:“我的过往……”他的茫然只持续了片刻,旋即坚定地说,“我的过往纠缠着我,让我不得解脱,所以我要报仇,我必须报仇!”

“你已不是从前的你,你有了更多牵挂,对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人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我贱命一条,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报仇,这是我对紫瑶的承诺。”

高松理惠淡淡一笑,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不妨再给一点暗示:“你追查了这么久都没有线索,难道没有怀疑吗?还是说,你自己选择了逃避?”

袁德志其实不是没有预感,他成了北极雪的一把手后,公务之余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扑在寻找凶手上,结果一无所获。他甚至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与当初查案的警察进行联系,但不论间接直接的人,对此均讳莫如深。不用说,水太深了,没人敢趟,在北盟的国土上,除了那些能量通天的财阀或政治大家族,他还不信没有自己查不到的事,然而,越查越让他相信,紫瑶的死不是一个意外。当初,警方给紫瑶的死亡定义为:歹徒入室抢劫,死者正在洗澡,歹徒见色起意,死者抵抗无果,被先奸后杀。那时,袁德志还只是庸庸碌碌的小职员,紫瑶死后,他悲痛欲绝,整日里借酒消愁,直到认真整理紫瑶的遗物,才发现家里一点财物都不短缺。歹徒入室抢劫,哪怕是临时起意贪图美色,为什么完事后财物无所取?既然都决心抢劫了,要么急需用钱要么有着其它目的,不可能分文不取。

为此,袁德志跑了好几趟警察局,起初警方还能耐下性子安抚,与之虚以委蛇。到最后也不耐烦了,一名警员不知是故意提点还是说漏了嘴:“小子,你是不知天高地厚,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的,别说是你女朋友死了,就是老娘死了,你照样得咬碎牙往肚里咽。”

仇恨是一个人进步的源泉。

袁德志就在这种仇恨中觉醒了异能,被北极雪吸收,当时北极雪刚刚改组,特种军人被调离,异能者充斥其间,谁来当北极雪的领导者,是上头首要考虑的问题。虽然北极雪有点军队的意思,但领导者并不需要最强,君不见元帅、上将或许武力值一般,统筹全局的能力却无可比拟。所以,北极雪的一把手需要的是真正的领袖,而不是所谓的兵王,袁德志脱颖而出,并在多次任务中不负所望,因为立了大功,总理亲自要求他调到身边担任警卫长,并承诺满一年外放,不论从政从军,都是前途无量。但袁德志拒绝了,他不是没有野心,然而他还没有找到杀害紫瑶的凶手,所以他不能离开北极雪——北极雪的特殊性决定了可以超越法律,比如每个成员正式入职后将签订协议,放弃宪法赋予的部分公民权利。毫无疑问,这份协议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因为宪法是一个国家的基本大法,拥有最高地位,在宪法之下,不论颁布哪一部法律法规都不得与宪法相悖。当然,世上总有法律管不到的灰色地带,协议具不具备法律效力是一回事,只要你的名字签上去,等于卖了身,真敢违背,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还在恍惚间,听到对面说:“你该走了。”

是啊,我该走了,袁德志想。

出了房间,身后房门紧紧关上,袁德志回神,这才疑惑地回头看看,似乎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走出来了。但再说下去已无意义,经高松理惠一提醒,或许真该改变策略了,紫瑶的死,他查了这么久一直在走死胡同,心中有不少怀疑对象,又无法确认。这样拖下去,紫瑶在天上一定会生气的,袁德志抬头望天,喃喃道:“这一生,我有必须要做的事,你要保佑我,保佑我把事情做完,你的仇,我一定要报!”

……

晚上,云朵和老张回到了北极雪总部,袁德志等候多时,和桃子领着两人去了秦魂的房间,取出三份协议,让三人签了,签过之后就等于“生是北极雪的人,死是北极雪的鬼”,除非有上级调动。云朵随意翻了翻,总共五页,条条款款,其中有一条“加入北极雪,将失去部分人身自由、个人隐私”,她理解地点点头:“要是死了,国家给收尸吗?还是对家人说一句‘意外死亡’?”

“没有荣誉,牺牲成员的家人将获得丰厚补偿,大概在两百万元左右。”

云朵沉默了片刻道:“我要是死了,你们对我妈说:女儿不孝,不能为她养老送终了。”她接过笔,在协议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秀气飘逸。

老张看着云朵,秦魂也看着云朵,两人先后签字。

袁德志让桃子收好协议,把九处证件、北极雪成员卡、中式银表、三本伪造证件各给老张、秦魂一套,说:“欢迎你们加入北极雪,明天出任务。”

云朵问什么任务,桃子道:“有一批黄金会在明天中午从玛雅银行押送到市区的分行,路程有二十分钟,虽然有武装部队随行,上头还是要求我们派出至少两名异能者参与押送。”

“只是黄金?”云朵好奇,只是黄金的话,没必要这么劳师动众。

袁德志和桃子均未回答,显然不止是黄金那么简单。

云朵道:“虽然访问团还没确定具体日期,但也不会太久,最多还有这几天停留玛雅,等我回来最少也得三个月以后。队长,桃子姐姐,我想明天结束任务后再进行一次模拟训练。”

“可以。”袁德志一口应下。

云朵没事了,想拉老张走,老张道:“我和老秦有些男人间的话要说,时间不早了,云云你先去休息吧。”

正好桃子给云朵使了一个眼色,于是云朵善解人意地说:“别聊得太晚,早点睡。”

云朵和桃子、袁德志一起出门,北极雪队长有事要办,与两个女人在门口分手。桃子见袁德志转个弯不见了,对云朵说:“去我房间坐坐,我有事和你谈。”

路上,桃子问云朵和老张下午去了哪里,不会是恩恩爱爱缠缠绵绵了吧?她还特意停下打量了一下云朵,然后继续往前走,嘀咕道:“不对,我失去第一次的时候走路都不利索,你这么稳当,看来还没被胖子‘突破’……”

云朵脸一红,岔开这个尴尬的话题:“我和蓝田去了同学们集训的地方,粗略了解了一些国际礼仪,顺便从负责人口中得知最多一周访问团就将出发,负责人让我们早做准备。”

桃子房间的门上绘着一个图案,云朵仔细辨认,不确定地说:“曼珠沙华?”

“嗯,彼岸花。”桃子刷卡进门。

云朵一边跟着走一边问:“为什么选这个?”

“这个房间原本是袁君的。”桃子不愿多说,但这句话信息量够大,让云朵细细琢磨了好久。

“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或者沙宾人喜欢的‘墨罗’?”桃子说。

“茶就好,谢谢。”

两杯茶很快上来,云朵却一动不动,静待对方开口。她相信,桃子把自己叫过来,不是简简单单的喝杯茶。

“黄金只是个幌子——”

云朵抬抬眼皮,虽然知道桃子要说的十有八九是明天的任务,但这么直白还是让她吃惊。

“重要的是人,这个人比黄金重要多了。”

“有多重要?”

桃子沉默少顷,一字一顿道:“前任联盟总统赫拉雷.伯尔夫特。”

“我靠!”云朵差点跳起来。

“赫拉雷是投降派,在任时就不止一次和总督府高层勾勾搭搭,卖国求荣,罪该万死。逮捕赫拉雷,现在的‘天子’可是顶住了莫大压力,赫拉雷以及他的支持者势力庞大,这次押送赫拉雷去的地方,是一个专门审讯的秘密所在,赫拉雷进去了,就再无出来的可能。赫拉雷曾经是联盟政府的一号首长,不仅培养了大批党羽,也掌握着除了国家机密之外一些政治大家族和财阀寡头的死穴,赫拉雷失势之前,那些家族还愿意当他的盟友;一旦赫拉雷成了落水狗,为了自身的安危,赫拉雷的下场只有一个……”

云朵明白了,深深叹道:“看来,有时候盟友比敌人更可怕,赫拉雷上天入地无门,哪一方都容不下他。这么说,明天我们就是押送赫拉雷安全抵达目的地?”

“不错,赫拉雷可以死,却必须把知道的都吐出来,不然死早了毫无价值。”桃子说这话时非常冷酷。

云朵无语道:“那是我们该操心的吗?说说明天都有谁参与吧。”

“我和袁君、张蓝田、你以及石田。”

云朵想了想道:“没有朴春哲?”在总部她也就认识这么几个人,朴春哲毕竟和她一起追杀过曙光三人组,印象深刻。

“朴春哲太毛躁了,袁君不想用他,哦,明天的任务周少校会参与,你们又可以并肩作战了。”

“我们都是在暗处吧?这么多人真在明处,傻子都知道车里除了黄金还有宝贝。”

“你和周少校在明处,你是新人,外界还不知道你加入北极雪,周少校则是军人,参与押送任务合情合理。”

云朵低头又思索了几分钟,忽然抬头道:“虽然你这么说了,我怎么感觉你还是瞒着我不少事……”

桃子平静道:“你想多了。”

云朵顿了顿道:“哦,可能是我想多了。那我走了,好好睡一觉,明天精精神神的,也好打一场硬仗。”

……

绘着荼靡花图案的房门前,白紫馨把如瀑长发向后甩了甩,轻按门铃。门应声而开,袁德志把人让进来,不等转身,身后香风忽至,白紫馨已经放浪地把手摸到了他的下体,咯咯娇笑道:“队长,这么晚了把人家叫到你的房间,是不是太寂寞了?”

袁德志面无表情,强硬地拿开她的手,说:“你这样对不起离栎。”

白紫馨眨着星光闪闪的媚眼说:“我和离栎只有一种关系:每当对方寂寞就去相陪,‘陪’完了各走各路,不用负责,所以队长的话我听不懂。”

“我找你有正事。”

白紫馨这才稍稍收敛,不过还是瞄了瞄袁德志的下面,竟然毫无反应,啧啧道:“队长,该说你定力惊人比柳下惠还柳下惠,还是那方面有问题呢?”

袁德志深吸一口气,径直道:“我需要你的占卜能力,明天……”

白紫馨静静地听完,一脸媚态渐渐转为严肃,沉吟道:“这个不难,不过我能问为什么吗?诚然,这个国家很脆弱,某些人的罪行当真罄竹难书,可我们管不过来的。赫拉雷已经被捕了,等他自己交代,有了证据,照样可以把那些大家族连根拔起。”

“我并不高尚,我只是在做一件我必须要做的事,小白,等你有了我的经历,你就会明白的。”

白紫馨定定地看着队长,那双锋芒尽敛的眼睛一瞬间竟然全是哀伤,浓得化不开的哀伤,以及无法压抑的仇恨。

0

第九章 碧海潮生(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