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幻想世界>回忆篇 代号七 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回忆篇 代号七 上

小说:幻想世界 作者:独仙 更新时间:2018/11/6 11:27:33

烈日当空。

咚!

金属砸在干裂的大地上,发出仿佛拳头打在骨头上的闷哼声,随即扬起阵阵尘土,如同灰色的雪花,洒落在碰巧经过的几人身上。

“阿嚏!”领头一人首当其冲,细碎的灰尘刺激得他鼻子发痒,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切!”几人不爽地看了看赤裸着上身,身材高近两米的魁梧壮汉,又有些忌惮似的,灰溜溜地走了。

“嘿嘿!”大汉冲着几人背影傻乐。

“黑子!那傻大个子真烦人!每天抢我们的活不说,还饭量跟猪似的!”其中一人出声道。

“就是就是.....”其中几人随即附和道,

“有点傻力气而已,脑子还有问题!一辈子干杂活的货色,你们管他干吗!”黑子不屑地道,浑然忘了自己几人现在也是口中“干杂活”的人。

当看到有人和自己一样的窘境甚至不如自己时,人们常常感觉到幸灾乐祸而不是同情。

就像钓鱼时桶中的螃蟹,它们总会将爬到最快的那个托下来,以至于明明很小的桶,却往往不会有一只逃脱。

“但是,自从他来了,我们的饭总是不够吃啊。”刚开始出声的那个人摸了摸肚子,本来能吃两碗饭的他每天只能抢到一碗,每次都是干到一半时便感觉前胸贴后背了。

“马勒个巴子!一顿比得上我们四五顿!”黑子骂骂咧咧,本来十几个人的饭就勉强够吃,但自从这个傻大个来了之后,以前老人吃的都变少了。

几人的抱怨傻大个自然不知晓,就算知道了,他也顶多傻笑,俺娘说,能吃是福知道不。

“大憨!”包工头身着一身深蓝色西服,脚蹬一双铮亮的皮鞋,谄媚地走在一位领导模样,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身边,他冲大憨挥挥手。

“俺来了!”大憨转身,披上明显小一号的工作服,大大咧咧地朝两人走来。

“规矩点!”包工头厉声道:“这位是王总,知道吗?”

大憨摇摇头,嗡声道:“不知道!”什么总什么经理的,他常常把自己搞晕,管他什么总,给钱的就是好总。

“你!”包工头有些气恼,但他也知道一般解释给这个傻子讲不清,于是道:“就是他一句话你就没饭吃!知道不。”

大憨连连点头:“这俺知道,就是村长呗!”

包工头感到有些无力,叹道:“算了,你开心就好。”

王总倒是大度地挥挥手:“没事,我就喜欢这种性格,老实。”

“嗯嗯!”包工头点头,冲大憨道:“大憨,这几天王总过来视察,需要几个保镖,你身强体壮的,比一般保镖精猛,王总不喜欢带多少人,就你自己跟着吧!”

“保镖?”大憨挠挠头,“呃,我知道,就是谁打你,我打谁。给钱吗?”

包工头一阵踉跄,凑到大憨身边道:“工资双倍,包吃包住!”他一阵暗笑,播下了的费用是这个数的十倍不止,没想到这大傻子这么给自己捞钱。

“好好!”大憨头如捣蒜,随即狐疑地道:“咋有这么好的事呢!”

包工头一哆嗦: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管饭管够吗?”

还好,他还是那个大憨,包工头松了口气,豪迈地道:“管够,还顿顿有肉。”

“好好!”对大憨来说,能吃饱就行。想当初他在车站被搞传销的拉走,人家脑还没洗呢,大憨就把他们的车费都给吃没了,吓得他们赶紧把他丢了出来。这跟养猪似的,养不起,养不起啊!

大憨很怀念那几天的生活,于是就时常在车站蹲点,想再次找到那几个“好人”,但总是无功而返。

“好了!别傻站着了 !”包工头递来一套保安服,“换衣服去。”

...................

夜幕将临,路边一辆不起眼的浅绿色出租车中,少年压了压黑色的棒球帽,低声道:“位置!”

“敌人位于您五点钟方向约八公里,凯悦酒店五楼,极限速度约十八分钟可以到达,最佳路线为......”收音机仿佛能听到少年的话,声音柔美回答道。

“数量!”

“总共八人,现在酒店中有五人,三人不知所终。even不建议您行动,以免打草惊蛇。”

“侵入凯悦酒店网络,通过摄像头紧盯敌人动静,一旦敌人汇合,允许你立马启动无人驾驶功能,确保第一时间到达目的地。”

“收到!”

.....................

第二天。

“吃饱了吗?”王总嘴角抽搐,这已经是第八个鸡腿,第十个大馒头了。他到不是心疼这区区几十块钱,只是这饭量,啧啧。自己这一天可真是长见识了。

“大变饱吧!”大憨抹了抹自己油腻腻的嘴巴,让新发的保安服印上一大片油渍,含糊不清地道:“尼丝个郝仁。”

“老板,再来三个馒头,两个鸡腿。”王总又递过去一张二十的,同时心中暗自庆幸,幸好没带他去大酒店吃饭,要不,得吃穷自己啊!

“快些吃!一会儿我还有饭局!”王总催促道。

“这就好,这就好!”大憨噎得自己直翻白眼,几分钟后,终于把最后一口馒头硬塞到了嘴中。

“你上车时别乱摸知道吗!要不今天没工资。”王总警惕地看着大憨油腻腻的双手。

“哦哦!”大憨局促地把手往领子上抹了抹。

王总有些不放心:“你坐副驾驶座。”他一路上不时瞄向大憨,生怕他弄脏了什么东西。不过大憨倒是挺安静的,一路上没有乱动什么,这让王总松了口气。

下午七点整,天色微黑,两人准时到达凯悦酒店。

“王总!你可终于来了,我们几个老朋友,可就差你一个了。自罚三杯!自罚三杯啊!”一位身材中等,年龄和王总差不多的中年男子,在门口迎接道。

“哈哈!一定一定!没想到竟是李总亲自迎接,我倒是好大的面子。”王总红光满面。

“来来,里面请,里面请!”李总热情邀请道。

“大憨啊,你现在外边等着,我有事再叫你!”王总吩咐道,“呃,这是我的临时保镖,让他先在外边坐会儿吧。”

“服务员!”李总作为主家,哪怕是一个小保镖,也自然不会失了礼数,“安排一下,让王总保镖在大厅坐一坐。”

一些自誉为上流社会的人,明明阶级思想固化严重,却往往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并不是说他们对这些人心存尊敬,而是以此来显示自己作为上流社会人士的良好道德与绅士形象。通俗点说,就是他们自我标榜的工具。

“诶,王总,来了,快坐快坐!”见李总和王总进门,几人连忙起身。

“刘总,李局,王总经理,你们好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坐坐。”王总连忙道,在这里,他不是地位最高的那个人,自然不敢托大。

随后,房间里传来几人的劝酒声与杯与杯碰撞的清脆叮咙声,再往后,一些微不可闻的mi?lu?an之声也从房间细缝中传出。

....................

“目标出现,自动驾驶模式开启,预计十五分钟内到达!”even声音还没落,经过改造的出租车像发疯似的野牛般冲了出去。

叶安平静的喝着自己泡的大叶茶,强大的惯性只是让他的身形微微晃动,他慢慢将保温杯放下,低手抓紧了刹车旁静静躺着的一柄被黑布包裹着的短式太刀。

“开启紧急模式。”

“收到!”

出租车再次加速,连闯过四个红灯,看得旁边的司机眼睛都直了。

十二分钟二十一秒,到达凯悦酒店旁边的巷子中。

少年将耳麦插入耳中,命令道:“侵入酒店内部摄像头,时刻报告敌人位置。”

副驾驶座弹开,少年抓起其中一个黑色布袋,车门随后自动打开:“防御模式开启,功能一切正常。任务工具准备完毕。任务开始执行!”

“任务目标开始移动,目标地点,凯悦酒店顶楼。”

少年从黑色布袋中掏出一串攀爬用的绳索,抬头四望,随即绳索离手,啪的一声,扣在了三楼窗户边缘。

身姿如燕,少年利索的爬上三楼,耳边响起even的声音:“目标移动,六楼.....七楼.....”

凯悦酒店总共九层楼,敌人移动怎么快,估计乘坐的电梯,那么,目的地就是楼顶!

开始行动了吗?

少年加快了攀爬速度,动作更加流利自然,仿佛一种伤心悦目的行为艺术,不停留地朝向顶楼爬去。

....................

“王总的那个保镖!过来,过来!”李总挺着红彤彤的鼻子,冲大憨挥手道。

“我?”大憨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对!快来!”王总走路有些踉跄,转身上了二楼。

大憨傻笑着,起身跟了上去。旁边的服务员随即松了口气,这小子终于走了,这tm才一顿饭功夫,他免费的柠檬水都喝了一桶了!

“我跟你说.....厄.....”李总打了个响亮的酒嗝,“你们王总喝高了,你负责把他送回去。”

李总推开门,只见餐桌上一片狼籍,桌布上面洒满了饭菜汤汁,还零零落落的散落着几个高度白酒瓶,旁边躺着几个衣衫不整的妖艳女子。

“好啊!”大憨挠了挠头,背起了沙发上有些神智不清的王总,“那俺们走了。”

大憨背着王总从二楼走下,看来真的是喝多了,王总的左手成杯子状,还想往嘴里面灌酒,右手则在大憨身上摸索,口中含糊不清地道:“小丽,你怎么变壮了……就像那傻大个保镖一样......嘿嘿……”

看来是那些柠檬水起了作用,大憨感觉一阵尿意,人有三急,大憨赶忙将王总放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王总,内急!你先躺一会儿!”

“小丽、小丽,别走啊!”王总呢喃道,“来玩啊……”

叮.......

清脆的电梯铃声响起,少年椅着高达两米的铁丝网,低微的帽檐下透露出点点寒光,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死死盯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

滋滋......黑色的短式太刀也随着电梯的打开缓缓拔出,刀身和刀鞘并未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细细听去,不难发现,刀鞘是木质的!

“不好!”在电梯打开的瞬间,里面一人只感觉脖子一凉,随即瘫软在地,那两个字却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散开。”领头人大喝。但就匆忙之间,又是一人没有了气息。

“呼......呼......”为首一人喘着粗气,额头细密的汗珠汇聚成股,顺着脸颊滑落。

“龙组!”领头人声音仿佛从牙缝中憋出,“我们组织没有得罪你们的地方吧。”

少年胸前一枚暗金色的徽章,本来在黑暗中很难分辨,但此时映着月光,却散发出点点柔和的宛如太阳般的金光。

“诸位这么晚了是上顶楼赏月吗?”银色的短刃在少年手中刷成了一轮圆月。

“那就不劳您费心。”领头人微微躬身,浑然不顾已经变成尸体的同伴,“我记得组织之间是有协定的吧?那么您公认违反协定,会受到各大组织联合投名的。不过就是两个小虾米,如果您能放我们离开,那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可好。”

“是吗?”少年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和着春光微微笑着,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目的,本来组织想把你们带回去审讯。但现在,我宣判,死刑!”

少年右脚陡然发力,黑色的棒球帽被劲风吹起,露出少年齐肩的长发,干净,清朗。

“分开跑!”领头人知道今天恐怕凶多吉少,但至少要有一人把情报带回去。

除去死去的那两人,剩下六人朝向四周散开。果然,他们来顶楼是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跑,别看这是七楼,反而这里监控系统薄弱,有着最为安全的逃跑路线。

但他们显然小看了少年的实力,他仿佛一只进入羊群的狼,刀刀割喉。在他们还没散开完全时,就又有两人倒地。

但人太多了!还有四人已经快接近了钢丝网,如果他们跳入夜幕中,少年也不能确保可以将他们全部斩杀。

况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一战之力的。最起码,还是能拖住他一段时间。

少年的速度更快了,银光闪烁的匕首拉出一道耀眼的刀光。

三人!然后,两人!

等领头人再次回头时,吓得大惊失色!只剩下自己和向东南角飞奔的另一个幸存者!

实力如此恐怖吗!领头人看见了少年如手中利刃般凌厉的眸子。

“快走!”领头人大喝一声,必须有一个人将东西带回去。他不退反进,迎着劲风冲了上去。

叮.......顶楼第一次传出了金属碰撞声。

0

回忆篇 代号七 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