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千里不留行>十、香胰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香胰子

小说:千里不留行 作者:寡欢 更新时间:2018/11/8 16:19:02

“我们都可以死,但是你不能。”此时用不着说那些虚的,吕凤山笑嘻嘻的说:“除非你真心不要这份基业了。”

戚松龄被噎得不吭气了,一个死人坑里吃喝拉撒相互都太了解,彼此早把彼此看得纤毫毕现。可能除了老三那个傻大头啥也不想,戚松龄肚子里那点小算盘,包括长沙伢都能顺清楚有几道拐。

各人其实都热爱着这份心灵相通与肝胆相照,所以当吕凤山一针见血指出来,戚松龄居然无言反驳。谁都在幻想着光复北平,吕凤山想,军医想,以戚松龄为首的五个丢了北平的兄长更是想得肝肠寸断。

胆大日龙日虎,六个人只经历过一次失败,并且不久前才获得一场大大的胜利。所以有资格幻想一下获得更巨大而艰辛的,如果能轰动北平的胜利,那当然更好。

有人不想活,却没人不怕死。首先吕凤山就是个怕死的,但是怕死并不影响杀日本鬼子的决心,怕死更不耽误他带着一群谈不上兵的弟兄,去干鬼子的正规军。

那些选出来跟着去的后生们,仿佛知道自己快死了,那一天特别勤快,三五成群进山猎了许多野味回来,然后一锅烩了打了牙祭。

千万别小看了打猎这活,虽然所有人都有枪却不敢乱用,怕引起鬼子巡逻队的注意。所以打猎的活,一般就用那几杆老旧火统或者弓箭,就算被听见日军只会以为是老乡在猎动物。

所有人都非常默契,没一个跟军医说道此事。打完牙祭,戚松龄筷子一丢就搂着他的肩膀往诊室去,说是要去看一下在那里将养的后生小子们。

墓道里传来军医细声声的抱怨:“什么时候你再去平谷跟商社交易,多换点酒精口罩回来就好了,纱布快……”后面的话听不见了,走远了。然后就听见戚松龄那个大嗓门说:“我想着给你搞点香胰子回来,你洗澡使。”

剩余五个纷纷对着那头吐唾沫,一个比一个吐得欢快,酒精什么的我们没听着,唯独这事被我们五个都记心上了:香胰子,给军医大宝贝搞回来洗他的细皮嫩肉。

整装待发说的就是眼前的情形,吕凤山头一次正经八百的检查每个后生的装备。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戚松龄带的兵一色的模式,就算刚来的时候是根榆木疙瘩,水深火热的来去几回后,全都变得油不溜溜的了。

他们从来不懂站成直线,只晓得嬉笑着嘲讽:“小子,你在担心啥呢,你的尿片我们帮你带着呢。”

抬脚想踹却没有踹下去,吕凤山躬身,摸了摸一个后生腰上挂的手榴弹袋子:“好家伙,整这么些。”

后生得意的拍着袋子说:“打通州那会儿收罗的。”

打通州!这个词瞬间惊到了正规军校出身的吕凤山,什么时候的事?这群人居然也能说出这般具有战略意义的话了?于是扭头去看傻呼呼的老二和长沙伢,老二果然傻,暂时不理解接不上岔,长沙伢贼兮兮的笑:“老大说的呢……”

强忍着笑垂了脑袋,吕凤山心里嘀咕着很有些哭笑不得,打通州……你们晓得打通州惹多大祸事吗?

我的兄弟,我年轻而不惧生死的同袍们,你们知道去哪吗?

如果用这话去问跟前傻乐的后生小子们,他们都能大声回答:“门头沟啊。”说不定有人还会说“打门头沟”这种战略意义十足的标准军事语言。

但是,他们真的知道去哪儿吗?他们心里知道结局,却不知道意义。

吕凤山在心底叹息,我的兄弟,我们将要去的地方,单名一个‘死’字!

其实完全可以不采取任何行动,老乡们也绝对不会责怪他们,可是他们自己能吗?能安心吃着同样是这块土地养育出来的,战友们拿命换回的粮食,然后丝毫不顾忌他们的乡亲正被万恶的日本鬼子绑在城门上?

只怕所有人都会食不知味,直到老死的那一天。就算真为了报仇吧,虽然这次行动更多是为了安心。

“走吧。”说出这俩字后,吕凤山突然冲到长沙伢跟前,甩开巴掌一顿乱拍,直打得他哭丧一般乱嚎:“小子,小子,下手轻着点勒……”

一气打够了,重新背好抢:“看啥子看,走你们的。”这就是他表达不舍的方式,揍长沙伢一顿,揍得有多带劲就有多不舍。

终于上路了,往北平方向,直奔他们的战场。他们当中大部分人会死在那里,尸体都拣不回来。但是却必须去,因为通州城外的债必须讨回来。

长沙伢一直送到没法再送,才站在山头头上喊:“小子,活着回来呢。”

“滚回去。”吕凤山倒退着走,眼睛一直盯着长沙伢乌漆墨黑的脸,突然就很想知道长沙伢的鼻子、眼睛、嘴巴到底长什么模样:“回去吧。”声音突然就轻了,太远了,事实上他已经听不见,但吕凤山就是觉得长沙伢听见了,故意站哪儿不走。

脚后跟被绊住了,吕凤山一个后摔撞得脑袋生疼。再爬起来,望见他的五哥长沙伢滴溜的跑了来,一迭声的问:“摔了,摔哪了……”平时死人墓里你来我往,揍得比这狠几倍也没见杂地。长沙伢心里怕是知道,这一回再不趁机心疼心疼自己这个兄弟,恐怕将来没机会了。

吕凤山使劲的拿枪戳他:“回去回去,烦不烦。”一只手捂着脑袋一顿乱揉:“走走,给大宝贝搞香胰子去咯。”扭回头再不看他,转过山坳坳后鼻子就酸得很,急忙揉了几把扯着声音唱:“小亲亲呐~~”

“小子想女人了……”后生们习惯看他的笑话:“为啥老二下山找相好的,你不去呢?”

并不搭理他们,沿途之上吕凤山一直乱嚎着各种色迷迷软塌塌的小调,甚至把军医时常哼的那支也唱了。

“哎呀。”一个后生说:“军医都唱不完这洋歌呢,小子你咋会的。”

0

十、香胰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