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千里不留行>十七、打回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七、打回去

小说:千里不留行 作者:寡欢 更新时间:2018/11/25 21:14:56

“小子,国破了根本谈不上什么祖宗什么基业,一夜之间我家花园挤满了来不及逃出城的工人和家眷,他们指望我父亲的地位能保全一家老小的性命。”

“院墙外每分钟都能听见枪声和惨叫声,为了不让日军冲进来杀人、抢劫、强暴妇女,父亲把地窖的酒全搬到大门口给那些狗崽子喝。”军医的眼睛里流出泪来,吕凤山知道那不是伤心而是仇恨,跟他在那个无人村流的泪水同样。

“小子,你知道吗?”他突然走上来抱着吕凤山的腰滑跪在地上:“父亲有多少次被枪顶着胸脯,多少次被那些混蛋踹翻在地,血流满面。但是父亲必须站起来,强忍着仇恨站起来保护一家老小,保护依赖他生存的工人。”

吕凤山明白了,明白他为什么总不能跟大伙儿混在一起,如此深刻的疼痛,但凡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无法忘怀。他笑不出来,叫他如何笑得出来。

“你母亲呢?”脱口而问,问出来就后悔了。吕凤山想起军医几乎不提母亲,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若不是有苦难言,那就是已经身故。

“医院被日军征用了,因为这样我们得到了暂时的安宁,母亲的想尽一切办法才将我送出北平。”军医的声音沙哑了:“之后就再没了他们的消息……小子,我想回去,想知道母亲到底怎样了。还有父亲,他性情刚直却委屈求全,会不会……”

躬下身体拍着军医的背,吕凤山叹息着说:“一定没事的,别担心。”其实很想对他说那么多人都没有及时逃出来,都还在北平坚强的活着。但是他没有说,医院被征用后军医才被送出北平,意味着什么吕凤山心里实在太清楚,那话说出来只会被当成嘲讽。

军医放开手席地而坐:“如果我早一点从军。”他慢慢的仰起脸看向漫天的星星,它们那么闪亮那么美丽,丝毫不知人间疾苦:“或许能早一点知道些消息,那么,他们就该在后方而不是沦陷区里。”

吕凤山突然站起身开始脱衣服,深冬的山涧仅剩一股清泉没有上冻,他走过去开始洗刷自己:“来吗?一起洗洗?”他需要刺骨的寒冷,否则无法将戚松龄所谓军队的谎言隐瞒下去。

吕凤山看不清楚军医的表情,甚至看不见他的脸有没有对着自己,军医不再说话,吕凤山只能继续用雪水泼自己,一下接着一下。

那一夜他们一前一后的回去,军医走前面,吕凤山走在后面,一直跟着走到诊室门口,然后就站住了。军医撩着帘子不解的看着他,仿佛在问:要进来坐吗?

这才猛然醒悟,赶上去几步一把抓着他的双肩,低哑着嗓子说:“还是让大哥照顾你吧,我这人丢三拉四的,不会照顾人。”吕凤山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提前诀别的举动,但是这一瞬间,他真的有种感觉,自己恐怕不能护着军医了。

军医何其聪明,一下就听出弦外之音,他整个身子猛然窜了一下,仿佛长高了几厘米,然后放下了手中的帘子:“你们六个都对我很照顾。”

墓室里有一种长明灯,能燃很久很久,但为了节省着用,所以一个甬道只燃一盏。尽管是这样,吕凤山仍旧看见军医的眼睛里突然有种光,亮得让人发晕,他知道那是泪水。

松开手,吕凤山后退几步,嘲讽的露出个傻笑。他在取笑自己,取笑自己想让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真心的为自己可能的伤逝提前难过。

军医的手死死捏着衣服的一角,站得直直的,盯着他,眼泪硬是没流一滴出来;“不会的,小子,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

“天冷了,早些休息。”吕凤山几乎是逃跑一般离开了诊室向狗窝奔去。路过戚松龄住的地方,看见他歪着身子靠在石墙上,借着油灯的光在他的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大哥——”喊了一声,也仅仅是喊一声,然后将脸一埋走过去了。

戚松龄没有叫住他,他或许根本没听见有人在喊他,他或许还沉浸在他书写的文字中。

压抑,铺天盖地的压抑砸得吕凤山喘不过气来。从住进死人墓那一天起到今天,头一次,醒悟到这个的驻地是一座坟墓,而他们,是活着被埋葬的人。

其余四个都睡了,寒冬夜长无事可为,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

他也想睡,也想把鼾声打得震天响,可是他捞心捞肺的全是军医立在门前直挺挺的身影,连闭眼睛的勇气都没有。

情圣又说梦话了,他回回说梦话一定是喊小寡妇,喊得脆生生的非常讨打。可是这一回他居然喊的大哥,他在梦里说:“大哥,咱们什么时候打回去?大哥,咱们打回去,大哥……打回去……大哥——”

受不了了,吕凤山翻滚着从床板上滚到地上,塌着鞋直冲出死人墓,站在漫天漫地的雪夜里大叫:“爹——娘——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他抱着头蹲在地上,疯狂的想念母亲温柔的笑容和父亲严苛的责骂,甚至是拿着家法揍自己,如今都那么的亲切和美好。

成都,我的家乡,它还能支撑多久呢?吕凤山突然好害怕……

戚松龄彻底倒了,他死心的认为再也等不到企盼的救兵,整日拽在手中的名册成了让他愧疚源头。他们成了孤军、哀兵、溃军,总之一切最伤感的形容词轮番出现在他的小本子上。这些是吕凤山趁着他到林子里发呆时,悄悄偷看到的。

老二是个没主意的,老三木头一块,情圣一门心思想着从自己手里丢失的北平,长沙伢担忧长沙会不会也几个月之内沦陷。而吕凤山,成了唯一还有点主意的。

两天之后,他打算带着几个人乔装了一下混进了平谷,想用抢来的日本国烟卷跟那里的商家换些口罩和酒精,还有火柴盐巴什么的小物件。新历一月三十号是除夕,马上就要过年了,总不能连咸菜都吃光了吧,好歹得包一顿荤腥饺子。

0

十七、打回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