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少主>第十章 奔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奔丧

小说:少主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8/11/9 7:59:54

虢泽,丹寒共有国主虞尚的死讯很快传遍了整个九州,数天内各地诸侯纷纷赶来顾城吊唁,顾城一时群雄相聚,对于虞尚为何英年早逝,他们更加在乎的是虞家的新一代继承人会是谁?众所周知虞尚的弟弟虞明是个白痴,剩下全是闺女,与其说是过来可怜虞家人,倒不如是来嘲笑的,

甚至有别国国主猜想,“虽然虞明是个混蛋,可毕竟是个男子,柴铭老狐狸了一辈子,总不会提拔个女子上位吧?”

但是当他抵达顾城进入灵堂吊唁时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只见灵堂里虞尚的棺椁一侧跪坐着一个男子装扮的少女,虞家诸多家臣,城主纷纷跪在两旁,柴铭侍候在侧,已然一副国主的威仪,

见到这种尴尬场面的众诸侯们皆是一愣,规规矩矩地向那少女行了礼,事后经打探得知情况,纷纷感叹不得不承认柴铭这个老狐狸的确好手段,与其将国主之位交给二爷虞明那个败家子失国,倒不如找个听过的女子,至少这样做本地城主,豪族门都保住了各自的饭碗,

但是好戏似乎还在后头,当虞家众家臣都在悲痛时,却听到一声刺耳的叫骂声传来:“柴铭你这条老狗,我兄长去世,你居然让个女子继任大位,我虞家列祖列宗在上都要戳你的脊梁骨,”说话间那喊叫之人便已到了灵堂中,

“扑通”一声跪在棺椁前哭嚎道:“兄长你死的好早噢,”又抬手一指柴铭,“你刚死这老狗就敢私改遗命,立个丫头上位,你在天有灵可要将他不得好死啊!”

阿莫微微撇了一眼,却见虞明生的两眼乌黑,面黄肌瘦,八字的胡须,极其猥琐丑陋,但那双眼睛却及具神色,不愧是虞家的人,虽然让酒色烟毒掏空了身子,却依旧可看的出那隐约可见的往日英气,若他能够好好借去坏毛病的话,说不定还能恢复成个英姿勃发的贵族公子,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听着那一声声难听的咒骂,看着那堂里如骷髅般的人在那张牙舞爪,各地诸侯纷纷指指点点,阿莫低着头一动不动,心里却是十分别扭难受,那一口一个丫头骂的是自己,老不死的骂的自然是家老,这二叔怎的如此不讲道理?直到此时她才觉得虞家的人太冷漠了,

柴铭未动,只是与前来吊唁的几个诸侯叙着旧,虞明还在骂,没一会便再也骂不出来了,因为伏景松命人将他拉了下去,两位武士上前左右架起,伏景松拿了块布蒙住嘴巴,就这样被拉出了灵堂,关进了一间卧房里,在那里自然有人看着他,

众诸侯的说笑也就到此结束,有的人不仅感叹虞家上辈子救过柴铭的性命,得来了怎么个厉害的家老,

随着门童高喊,一位又一位的诸侯国主上前吊唁,不少人都是名震四方的人物,但当念到一位会江治守的官衔时却并不是念的那位国主的名字,而是家老之名,“会江治守姜氏家族派遣家老舒谦致礼,”

阿莫不由心生好奇,别家都是国主亲自来的,怎么这个会江国却是委派了一位家老前来,抬头看时却见是一位身材高于长人的年轻公子,只见他穿了身墨黑的长袍,手持一封信函,对人彬彬有礼,转而便与柴铭谈吐了几句,而后柴铭将他引见给阿莫,两人相互至礼,阿莫抬头,不由惊呆,眼见这人生的浓眉阔目,面容清秀俊朗,自带一种国主般的威仪,走路生风,待人却是以谦逊,谈吐得当,

正看的痴时却见舒谦将手中信函交予自己,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带有磁性般的声音:“虞少主请见,这是我家主公亲手所书,特命在下面呈虞少主,我家主公近日来繁忙于国事、未能亲来,还望虞少主见谅,”

阿莫微微点头,还未答话,便见人以被柴铭请去客席而坐,这是第一次见到的高大美男子,却未能说上一句话,不仅有点遗憾,心想如此年轻的人居然做了家老,真不知他家主公是怎么想的,但随之一想居然在父亲的灵堂上思春,不由暗暗责备,

正在此时又见一人前来,不仅心中一阵酸楚,原来是丹寒阙州豪族文铎前来,但见他到棺椁前深深一拜,而后面向阿莫,本想着上前嘱咐两句,却因如今的阿莫已经不是文府之人,虞家的国主,而不可上前,只好深深一拜,小声道了句:“家父有病在身,不能亲来,还望少主见谅,”

阿莫闻言一怔刚要起身,却被赶来的柴铭按下,“文大人近来身体是出了什么状况吗?”

“是偶感风寒,”文铎看着被他按下的阿莫,叹了声道,

柴铭点了点头:“老朽代少主谢过,阁下请入席吧,”

文铎看着阿莫恋恋不舍地走向客席,柴铭跪下在阿莫耳旁小声嘱咐道:“少主现在不可感情用事,待行完一切事物后,再与文大人相见叙旧也不迟,”

“为什么我现在不可以跟大舅父说话?”阿莫道,

“这是规矩,”柴铭说完便以起身,

这时门童又道:“徐桑国主丰震到,”

话音刚落便见一位面像如猿的中年男人走进堂中,对着棺椁一拜,而后转向阿莫却是冷哼一声,接着却见他向二小姐虞月行了一礼,谈笑了声:“月儿许久不见,想不想外公呀?”

这句话若在平时也就罢了,可这是别国国主灵堂之上,如此冒失的行为激怒了一些跪坐两旁的豪门氏族,“喂,丰国主好生无礼,为何不与我家少主行礼?却与二小姐叙旧?”

“哼,国主?”丰震撇了眼阿莫笑道:“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有什么资格座这个位子?”此话既出便激怒了更多的虞家家臣,

“你胆敢无礼?”

丰震环顾众人唯独又与虞月笑道:“你且先回,待外公与你主持公道,”虞月不懂他的意思,只好先回了座位,

随后丰震立在堂中喝道:“诸位前来吊唁的贵客们,丰某今日想请诸位做个见证,”

客席上众人不解,不过却知又有热闹看了,便纷纷聚拢而来,一时间灵堂门外围拢了各方诸侯,

丰震抬手一指阿莫笑道:“这个乡下来的丫头凭什么座国主的位子?”

有心中怒火的家臣起身辨道:“我家少主为主公嫡女,有何坐不得?”

丰震冷笑了声:“说的好,不过老夫可是听说这丫头在二岁时便与她母亲被我着女婿赶出了家门,既然已被赶出家门,便不再是虞家之人,不是虞家人如何能做国主?”

阿莫听了心中一震,原来母亲是被父亲赶出家门的?便想着去问,却被身旁一人拍了拍肩膀,回头一看却见是一为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生就一副长者面容,“少主莫怕,有我等家臣在此,他丰家的掀不起什么大浪,”

“你是谁?”阿莫好奇道,

魏觉嘿嘿一笑,帮阿莫理了理乱腾的头发:“在下虢泽魏氏宗族族长魏觉,”

“你也是虞家的家臣吗?”阿莫看着盯着魏觉问道,见他虽然生的长者姿态,却有一双贪婪的眼睛,似乎目空一切,

“是的,臣家世代效忠虞家,效忠少主,”

旁的文铎大怒想要上去与丰震理论,却冷不防被伏景松拦下,“文大人莫慌,有家老与我等家臣在此,他丰震成不了气候,”

这时柴铭向着丰震走来,一拜:“丰国主许久不见是越发的精神了,”

“哼哼,柴家老少来,前日你欺负我儿孤儿寡母,是何道理?”丰震道,

柴铭轻叹了声:“这里人多眼杂,大人非要在这里把话说开吗?”

“就在这里,”丰震蛮横道,

“若是如此的话,老朽便如实相告,”接着就见柴铭面相厅外众人喊道:“我虞家的事,自有虞家的人来决定,外人若要干预,那就别怪柴某无礼了,”说罢大手一挥,厅内一众跪着披麻戴孝的家臣便已起身,纷纷从身后拔出长刀,一时间整个大厅利刃出鞘之声不断,

0

第十章 奔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