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少主>第十六章 授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授业

小说:少主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8/11/27 6:54:04

在欧阳明看来,费君口中的那些人纵然是厉害了些,不过却并不打紧,因为那些人充其量就只是一方豪杰,连枭雄都算不上,首先说的是晋安的赵家,可说是九州第一战国也不为过,因为从来就没被人打过,一直都是外境作战,尤其是眼下的晋安国主是素有孙武子之称为的九州第一大将赵玄,此人不但胆识过人,而且深谙兵法谋略,尤其是深得孙子兵法的要领,将其运用到了极致,对外做战向来是能谋则谋,能间则间,以不战而应战,讲究一个谋字,单这一个字他便横行胡州十几年,打遍天下无敌手,

可是不巧的是在其如日中天眼看便到枭雄一阶时由晋安国的东面瀚州杀出了一位年轻人,以尊柱国,御海内太平,行侠义事为终身信条死杠上了赵玄,这个年轻人名叫颜信,麾下不过一国之兵,却是一股可纵横整个九州的一支劲旅,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赵玄的计划,从此二人成为死敌,相杀在两州之间数余年,而较之赵玄来,颜信在世间传出的则是更多的美名,此人善饮酒,好侠义,一诺而重千金,

纵然二人之强悍可一统天下,但这两个人真正有野心的却只有半个,颜信只是想要各地诸侯保持平衡,不要互相打斗,还太平于民,还政业于尚卿,因此他不是枭雄,而赵玄曾经是个枭雄,他的确想过要一统天下,但自从跟颜信死磕上后便自此止步于国中,

因此这些人在欧阳明看来,虽有李牧之才,却无孝公之志,实属这个时代的悲哀,为何如此说,因为此天下间没有人能打的败他们,可是他们却不想要这个天下,这不就是整个的搅屎棍子吗?自己不取天下,又不让别人去取,正因为如此才造成了今日之局面,

眼见劝不动欧阳明,费君便只得独自离开,但是临走仍旧给他留了一句话:“这一次我没死,可难保下一次我依旧能够幸运,我希望你能够出山,以你的才能何愁不能遇到明主,开拓一番事业!”

费君走后欧阳明独自端坐在屋中,看着外面的天空,他是一个自比姜尚的人,可眼前的时局之混乱远远胜过春秋战国何止数倍,春秋战国有雄主,当今又何尝不是?战国有名士,名将,当下又何尝不是,他虽然自比姜尚,可姜尚之功业又岂是他能比的了?要不要再学上一学孔明,来他个韬光养晦,坐等贤君?

这厢的欧阳明还在为前途感叹之时,顾城中的阿莫迎来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她直接被人省略了女子及笄之礼,而改做了继位大礼,柴铭为了能够让她快些进入国主的心境,便在一边传授,一边实践中对她开始了培训,

第一间事便是座听各城城主的意见会议,上一代死了,但她还在,虞家还在,国中之事便不能停止不前,于是在葬礼举行完毕后的一月里柴铭向各地方城主,守卫下达了命令,命其上城回报近年来的所有事项,并且是向虞家国主方面汇报,由他在侧辅导,

这是个尴尬且严肃的会议,虞家花山城政事厅中,身着国主墨衣青蛟图绣服饰,着男装,戴冠,腰悬佩剑手持令的阿莫跪坐在大厅的国主之位上,眼前两旁坐着的皆是国中军政界的实权人物,四大辅臣来了三位,柴铭座于上首一侧,魏觉座于右侧,左冶座左侧,而正中央不时会有人上前汇报这年间的地方事物,当然阿莫是可以听,也可以不停的,毕竟这本就是给她做样子的,话语权不在她,在柴铭,

内政上魏觉门下一方豪士率先起身行至厅中央跪坐向她汇报了郡内一切事物,而后由左冶治下一员武将又向她回报了军中事物,整整一个晌午都在议会,庄严而沉静,阿莫唯一能做的便是点头,而后由柴铭解决问题,对此她心中是十万个不愿意,苦闷,而且腿也麻了,这一次她算是真的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在船上费君与伏景松二人明明腿都麻了却不表现与色,现在看了当真是明白了,

议会结束后柴铭便将众臣下们劝退,命了府上下人领路让各位大人暂且休息去了,阿莫见状连忙甚至了已经麻木了的双腿,一脸的苦闷看向柴铭:“家老大人,家老大人,”

柴铭急忙来到她面前俯身下拜,道:“不知少主唤老朽何事?”

阿莫四下看了看,与他侧耳小声道:“你看下次能不能别让我来了,这种事其实你来就可以了,反正我来了也是坐着,不是吗?”

柴铭立即板起脸来,严厉道:“不可,少主身为国主,就必须座镇在这里,不然如何服众?以后切不可以再提,”

阿莫闻言便有些来气,这一个月来这也不许,那也不可的,这是要让自己做国主,还是做阶下囚呀?“那下午不是没有会议了吗?我想去……”

“启禀少主今午时老朽为少主请来了本地儒士前来为您讲解儒学经术,”

“咦!我没说要学儒经呀!”阿莫惊讶地看着柴铭,

后者却是咳嗽了声,一条白眉毛挑了挑,讲道:“作为国主您必须得学,”

“那个跟治国没有关系吧?”在阿莫眼中儒经就是书呆子用来学习的一种书籍,跟佛经,道经没什么区别,枯燥而乏味,实在想不起它对治国有什么帮助,她当然想不出这其中的奥秘,

当下诸子百家振兴,各有所长,而经术于治国而言再好不过,当然也不妨碍有其他国主不学经术而学其他的,比如翰州的颜信,这人是个奇葩,他专著于墨家的“兼爱非攻”崇尚于侠义,同时他也是一位诗经礼乐爱好者,不过却对尚书、论语、孟子等经学不感兴趣,非但如此,甚至到了排斥的地步,在他看来学习礼乐是为了更好的提高自身的修养,而经术实则是一种诡道,侠义者不屑与之为伍,不过他也读春秋,

而其他诸侯间也不乏崇尚佛教、道教的,有的甚至直接取了佛家字号,以佛来治理国家,不过都不及当下的儒家经术盛行,

柴铭闻言斥道:“怎会没有关系,孔子讲仁,孟子取义,仁义之间,五经之道才是治国之首选,怎会没有关系?”

阿莫两手托腮饶有兴趣地道:“若说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学谋术?所谓知人心才能知民心嘛!”

柴铭摇头叹了声:“作为国主,学习什么不是你能绝定的,我会给你安排,”说着便冲两个侍女招手,“去给少主更换服饰,”

阿莫还未及多说一句便被两个侍女左右架起拉去了别处,回头恶狠狠地看向柴铭,“这个老头忒也可恶了,那人当傀儡也就罢了,还逼着我学,学什么五经典术,岂有此理,人心怎么坏都是学那个学出来的吧?”

内室中,被左右摇摆着更换服饰的阿莫碎碎念道着,

皆下来的几天柴铭不很少再让她临朝,而是给她安排了几个老师,其中便有伏景松,魏觉,左冶等人,而且还有柴氏子弟一人,这些人都是她的老师,同时也是臣下,

伏景松教她学习礼仪、剑术、法道,

魏觉则是教她如何治理地方,听取属下意见,并会时不时的带她临朝旁听,边听、边看、边学,

左冶为了省事直接从军中派了个有点学识的老卒教她如何打仗,使用各类兵器,排兵布阵,行军驻扎,选择地形等,

而最主要的五经术由柴铭第二子柴宣负责,这个人刚满四十岁,比起他老爹来要高大威武一些,面目不怒自威,做事说话十分严谨,而他也将是这些老师中陪伴阿莫走到最后的那一人,

0

第十六章 授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