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之徒>第三十六章 强龙过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章 强龙过江

小说:死之徒 作者:射日鸣镝 更新时间:2019/1/10 9:22:23

天津,特高课。

井上真雄在办公室里暴跳如雷,几个部下笔直的贴墙而立,有两个面上青紫,显然是被一顿耳光所赐。井上真雄的“钓饵计划”实施以来,逼迫着温世珍、王克敏、王揖唐等大小汉奸频频露面,围绕着他们精心设计了许多圈套,但是却网网扑空,连一条小鱼都没钓着。不仅井上真雄大为恼火,就连那些被逼着充当“钓饵”的几个高官显贵也私下联合起来,以集体罢工向井上真雄抗议。事情闹大了,一直捅到阿部几宽大佐案头,阿部几宽老于世故,一边极力安抚温世珍、王克敏等人,一边把井上真雄叫去,当着几个老家伙的面一顿训斥,又强迫井上真雄向他们道歉。回到特高课的井上真雄火冒三丈,把几个属下骂了整整一上午,声音穿墙越脊,把楼里的属下都吓跑了。

军营里的香月青川听说了井上真雄的糗事,苦笑一声,心想井上真雄制订计划时避开自己,分明是立功心切想压倒自己,看来自己还是置身事外为好,不要卷到井上真雄的烂摊子里,至于怎么收场,那是他自己的事了。又想到上海的晴气庆胤,不知道是否找到了“三木王”的蛛丝马迹?能与“三木王”、曾澈、青龙白虎等神秘高手隔空过招,让他又充满了期待和跃跃欲试。他把双脚架到办公桌上,用帽子盖住脸,想小憩一会儿,耳畔却不由自主响起萧萱怡空灵的琴音和缥缈的歌声……

一个属下急冲冲走进办公室,在香月清川办公桌前一个立正站住,香月青川依旧把脸埋在帽子下面,动也未动,那个属下报告说:“香月课长,刘思过与赵大同在望海楼发生内讧,双方聚集了数百人准备械斗,请您定夺。”

香月青川在帽子下面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刘思过,越来越不省心了。”他将双脚从桌子上撤下来,整整军帽,懒洋洋地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那个下属紧跟出来,说:“香月课长,那里聚集了数百名支那帮徒,考虑到您的安危,是不是调一些士兵过去?”

香月青川没有理他,回身在墙上摘下马鞭,自从那匹心爱的白马死后,这根马鞭就成了香月青川的最爱,走到哪里都攥在手里。香月青川用马鞭敲敲手心,对属下吩咐道:“不用大惊小怪,让芥川君陪我去足矣。”

天津,望海楼。

往日总是高朋满座达官贵人觥筹交错的望海楼,今天被二三百名江湖莽汉占据,不少人腰间鼓鼓囊囊暗带枪支利刃,这些人分成东西两伙,互相用粗言秽语问候对方父母家人,吵得天翻地覆,京片子来挑战天津卫混混,彼此都看着对方火起,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要不是等着二楼上各自主人的号令,早就厮杀成一团了。

二楼包间里,刘思过嚣张地架起那条瘸腿,叼起一根香烟,把一枚飞龙镖慢慢推给桌子对面的赵大同,挑衅地看着赵大同的独眼,说:“赵帮主,这枚飞龙镖是你们海龙帮的宝贝,它可是从我刘爷的腿上拔出来的!”

赵大同油亮的大脑袋上多了一个黑布眼罩,更显得狰狞,他用两根手指夹起飞龙镖,眯着独眼仔细端详了半天,慢悠悠道:“刘师侄,你师父在世时,与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礼让三分,你今日约我到望海楼,是要做过江龙还是另有他意啊?”赵大同老奸巨猾,一句“刘师侄”就把嚣张跋扈的刘思过降了辈分,摆明了是没将他放在眼里。

刘思过拍拍自己那条瘸腿,不理赵大同的话外之意,绝不肯灭了自己的威风,对赵大同道:“赵帮主,你们的独门暗器飞龙镖在我刘爷这里咬了块肉,还涂了毒药,让刘爷走路不利索,今天请赵帮主看在江湖同道的面子上,给我一个公道!”

赵大同独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右手一扬,那枚飞龙镖“夺”一声钉在门框上,入木数分,手劲煞是惊人。赵大同哈哈大笑,道:“老夫门下弟子数千,会使这飞龙镖的至少一两百人,每年扔出去的飞龙镖少说也有三两千只,刘老三,你在哪个犄角旮旯捡了一只就赖到海龙帮头上,敢来天津卫兴师问罪?!你们说是不是?徒儿们!”

楼上楼下一片轰然答应之声,今天海龙帮有地主之利,至少来了二百多人,比刘思过的手下多了一倍,好多弟子学着赵大同的样子,解开镖囊,乱镖齐发,在那扇木门上足足钉了几十枚飞龙镖,气势端的惊人。有领头的头目喊道:“师父,前些天在洪顺鱼市他们洪顺堂倚仗人多为胜,欺负我们,今天又上门挑衅,师父你点一下头,我们把他们都扔进海河喂王八!”

又是一片轰然叫好声,天津卫的流氓混混们历史上就臭名昭著,从来不怕打架流血,尤其与北平的黑道混混们势同水火,经常一言不合就刀斧相加血溅街头。随着这个头目的挑衅,不少海龙帮徒都举起手里的家伙,向洪顺堂的门人逼过来。

其实,刘思过今天寻衅上门,并没想要海龙帮能真给他一个公道,他是想利用自己中了毒镖瘸腿的机会,威逼赵大同把海龙帮油水最肥的海运业务分他一杯羹。秋老太爷在世时,曾不无忧虑地对门下弟子说过,海龙帮之所以蒸蒸日上,实力快速超过洪顺堂,就是因为现在天津的海运业被海龙帮占据大半,海龙帮背靠金山,自然扩张极快,短短数年就把洪顺堂势头比了下去。现在洪顺堂四分五裂,刘思过一心想在乱世中雄霸江湖,就瞄准了海龙帮海运业这块肥肉,仗着日本人宠信,意图自己另起山头,先抢了洪顺堂堂主之位,与海龙帮鼎足而立,再徐徐消灭竞争对手,最后称霸平津地区,他要做一个有抱负的汉奸,这才是刘思过叛变师门投靠日本人的真实意图。

眼看双方剑拔弩张,刘思过面色铁青,向棚顶吐个烟圈,重重咳嗦了一声,一口浓痰射向旁边的花盆,他身后站了二十个左右黑衣人,这是他的侦缉队成员,听了这声咳嗦,全都撩开衣襟,攥住了怀中盒子炮。刘思过这次敢强龙过江硬吃海龙帮,全依靠这支侦缉队做底牌,他想赵大同再怎么样霸道跋扈人多势众,也不敢把华北方面军情报课第五侦缉队给灭了!

赵大同也心下犯难,刘思过强势来犯,让他有一种老虎咬刺猬的感觉,打也不是,退也不是,既不能一声令下把刘思过等人砍个人仰马翻,得罪了背后的日本人,又不能太过于窝囊,让门人帮徒看了笑话,以后他怎么在天津卫立足。他用独眼乜斜着刘思过,心想:“这家伙欺师灭祖,现在仗着是香月青川的红人,更加无恶不作,连几岁大的孩子都能活活摔死,今天分明是来踢场子,我得小心周全,几十年的名号万万不能折在他身上。”

想到这里,赵大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把茶杯扔在八仙桌上,茶杯转了几圈,一声脆响,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几个海龙帮徒以为帮主发出了号令,怪叫着向洪顺堂门人冲了过来。赵大同大喝一声:“放肆!倚多为胜吗?辱没了我们海龙帮的的名头!”

赵大同内力充足,这一声断喝,镇住了双方对骂的人群,一时楼上楼下两伙人,都把目光转向他。

赵大同转头问刘思过:“刘老三,你今天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腿’吧?你到底意欲何为?”

刘思过嘎嘎怪笑道:“赵帮主真乃聪明人,怪不得我师傅在世时说你是他最佩服的对手。”他端起茶杯直接扔在地砖上,摔得更脆更响,摸着瘸腿道:“要是海龙帮能把海运的收成让出四五分,刘爷这条腿的事就不追究了,就当是被野狗咬了一口!”

此言一出,海龙帮徒一片大哗,纷纷痛骂刘思过贪得无厌痴人说梦。赵大同哈哈大笑,道:“刘老三,你是腿中毒还是脑子中毒了?跑来这里胡说八道!就凭你这点人枪,也敢和我抢码头?”

刘思过呲着牙,做出一脸苦相,道:“赵帮主,实在没办法啊,我这第五侦缉队的一大帮兄弟们也得吃饭啊,是不是弟兄们?”身后一群黑衣阎王大声叫好,气焰甚是嚣张。

三四个海龙帮徒实在按捺不住,撞进洪顺堂门人的圈子厮打起来,一时刀斧横飞,鲜血四溅。

赵大同扬起蒲扇般的巴掌,刘思过以为他要出手攻击自己,瘸腿使劲,整个人弹了起来,全身戒备,谁知赵大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仅剩的茶壶应声而起,也摔个粉碎。赵大同独眼瞪得如同鸡蛋,厉声吼道:“兔崽子们,要造反吗?!”双手一扬,一片金光闪耀,五枚飞龙镖擦着殴斗之人的耳侧飞过,在墙上钉出一朵梅花,正是他的成名绝技“五龙一梅花”。斗殴的人被他气势所慑,缓缓退了开来。

赵大同独眼泛着寒光,盯着刘思过阴森森一笑,道:“既然你刘老三是想来抢我海龙帮码头的,那你可知道抢码头饭碗的规矩?”

刘思过见赵大同并没有向自己出手,自己刚才是反应过度了,慢慢又坐回椅子上,嘴上却不肯服软,说:“客随主便,既然我刘爷来了,就请赵帮主划下道来,无论刀山火海,我接着就是了!”他心下盘算,如果是一对一过招,虽然赵大同的飞龙镖厉害,但毕竟是花甲老人,难免气力不加,自己虽然腿上有伤,但是赵大同也瞎了一只眼,只要自己贴身缠住他,不让他从容发镖,自己胜算至少六七分。刘思过对自己下过苦功的少林五祖拳还是很有信心的,来之前已经细细揣摩了靠真本事击败赵大同的办法。

赵大同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道:“不用刀山火海,一把刀就足够!”向后一伸手,立刻有徒弟双手奉上一把寒光四射的牛耳尖刀。刘思过以为赵大同要和自己交手,脚下使劲又弹到大厅中间,蹲身错拳,摆个姿势等着赵大同进招。谁知赵大同执刀在手,并不向他进攻,手腕一翻,将尖刀扎在八仙桌子上,刀身摇晃,曳出一抹寒光。

两派的都聚了过来,把包房围得水泄不通,都想看看抢码头饭碗的规矩是什么?赵大同向众人拱拱手,道:“两帮弟子,你们都是江湖中人,今天刘老三强龙过江来抢海龙帮的码头,这码头是赵爷我当年一身血一身肉打下的,只要刘老三按照抢码头的规矩,能赢了赵爷我,这码头和海河上下一半的船都可以挂你刘老三的旗号!”

刘思过身后的黑衣阎王堆里,有人冷笑一声:“卖狗皮膏药大力丸啊?光耍嘴皮子不来真的,刘爷等你下场呢,真刀真枪来一场!”

赵大同的弟子们反唇相讥,骂那名侦缉队员:“屁,什么强龙过江,连抢码头的规矩都不懂,还敢来天津卫吆五喝六,一会儿别逃命逃得太快,把裤子跑掉了!”

海龙帮大都是市井之徒,不仅打架嗜血斗狠,骂人也是高手,有人接腔道:“裤子跑掉了不算稀奇,就怕裤子跑掉了把几位黑衣大爷露出来,让我们天津人好好看看北平人长啥样!”

海龙帮徒子徒孙占了言语便宜,一时大呼小叫,有些人干脆吹起了口哨,羞辱挑衅鸿顺堂和侦缉队的人。洪顺堂门人不甘示弱,一顿京片子还击回去,问候海龙帮的几辈先人。

刘思过不去理睬海龙帮徒们的怒骂羞辱,定下心神,长吸一口气,蹲下身去摆个开门架势,对赵大同道:“赵帮主,请赐教,我等着您呐!”

赵大同大笑三声:“好!好!好!赵爷几十年没出手了,今天看在秋老哥往日情面上,给你洪顺堂点面子,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抢码头的规矩!”说完,拔出桌子上尖刀,寒光一闪,血花飞溅,竟然一刀把自己的左手小手指削去一截!

那截小手指在地上弹了两下,喷着血水,挑衅似的滚到刘思过面前,犹自痉挛着颤抖着。刘思过顿时脸色苍白,因为他明白赵大同要和他玩什么路数了。

0

第三十六章 强龙过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