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之徒>第四十三章 我更喜欢做一只“黄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三章 我更喜欢做一只“黄雀”

小说:死之徒 作者:射日鸣镝 更新时间:2019/2/11 14:43:36

北平,四海饭店。

“嘭”,一声闷响,一瓶红酒的橡木塞子被拔出,酒香立刻飘满整个房间。白虎用一方洁白的餐巾裹住酒瓶,将醇香的红酒倒进两个精致的高脚水晶杯子里。这是北平有名的“四海饭店”,白虎特意在最高层订了一间能够远远看到红袖添香阁的贵宾房间,带了一瓶好酒,与朱雀远眺今夜这出好戏。

浴室里的朱雀裹着浴袍,抹开镜子上的水雾,顾影自怜地看着自己曼妙婀娜的身体,她伸出食指描着镜中那个美人儿的曲线,在镜子上画出自己的轮廓。画完了自己,她又在旁边慢慢地画了3个大大的“?”,似乎在思付一件重要的事,难以下定决心。

白虎双手端着酒杯,斜倚在浴室门框上,看着犹如一朵娇艳牡丹的朱雀,笑着说:“那边已经响起枪声了,大事可定!”

朱雀捋捋湿漉漉的头发,娇笑着走过去,一手环住白虎的脖子,一手接过酒杯,轻轻和白虎碰一下杯:“朱雀妙计安天下,你这头老虎该怎么感谢我啊?”声音又娇又媚,让白虎心神荡漾,一仰头,把杯中酒都干了。

“你为什么要安排我用一支妓女的簪子去提示他们?”白虎有些好奇地问朱雀,“直接了当地告诉他们青龙那老家伙的藏身之处,岂不是更好?”

朱雀小巧的嘴唇沾上红酒更显娇艳,轻笑道:“那样做,虽然简单,却也是折辱我们自己,我们总不是那种赤裸裸卖身求荣的叛徒告密者吧?”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艳红唇,白虎忍不住吻了上去,两人端着酒杯纠缠一番,朱雀喘息两声,又娇声道:“世人谁能想象到,青龙这个老奸巨猾的假和尚,竟然会栖身在一个妓院里,真是欺世盗名之徒。送一支簪子给他们,既是考验香月青川等人的实力,也是提醒他们,我们才是他们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顺便嘛,把假和尚的嫡系人马都给灭了,省得以后多事。”

白虎恍然大悟,称赞道:“好一个‘一石三鸟’之计,除掉青龙,扫平异己势力,向对手立威!好计谋!”

朱雀伸出兰花指,戳了一下白虎的脑门,娇笑道:“你啊,总算比你在床上机灵点了。”

白虎放下酒杯,故意做出一副色鬼相又凑了过来,扯下朱雀裹着的浴袍,朱雀咯咯笑着躲避……

红袖添香阁。

香月青川背负着手,站在门口两具赤裸的尸身之前,用那支马鞭轻轻敲着自己的腿,看着双手合十垂首而立的青龙,静静地说:“你败了。”

青龙轻声回问:“你胜了吗?”

香月青川又道:“你我此刻相见,胜负已分,我心虽然欢喜,但是也能体会到你心中的悲凉。”

青龙声音更轻,道:“胜有何喜,败有何悲?你不是我,怎知我心中所想。若不是为了这些无辜之人,我是不会活着与你见面的。”

香月青川问道:“这些妓女嫖客,你们中国人应该称他们为‘狗男女’,都是些人中垃圾,死不足惜,你为何肯为他们现身?”

青龙微微一笑,道:“香月阁下错了,他们也是人,天下万物生灵皆平等,你我与他们又有何分别?大千众生,虽然早晚都会死,但我不想他们因我而死。”青龙诵一声佛号,又接着道:“我既已出来,还望香月阁下遵守诺言,放了这些人。”

香月青川做个手势,那个宪兵队长指挥士兵将跪着的两排人驱赶到远处的暗影中,让他们穿上衣服,却依然不肯放他们离开。

香月青川微笑道:“还请青龙站长海涵,数月前我们在天津缉捕暴徒时,他们不是开枪自戕就是服毒自尽,让我很是失望。如果今夜青龙站长能陪我前去情报课,我自然会放了这些人。”

香月青川话外之意很明显,如果青龙企图一死了之,这些人依然没有活路。青龙垂首无语,似乎对香月青川的狡黠行径早有预料,并不愤怒。

瘦狗把步枪准星一点点套牢香月青川,正要扣动扳机,一只巨灵之掌按住了他的枪,瘦狗抬头对红花五姐说:“老板,让我一枪敲掉这个狗日的,让他给我们陪葬!”

红花五姐道:“不可,青龙大哥既然舍身出去,就是不想伤及无辜,你一枪敲了他,不但我们会灰飞烟灭,外面那些狗男女也会跟着送命。”

瘦狗声音有些哽咽,问:“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他们抓走站长,我死也不信日本人真的会饶过我们!”

红花五姐裂开大嘴,笑道:“你不信,我也不信!”

她环顾自己的手下和3个妓女,问:“兄弟姐妹们,谁怕死就赶紧出去,还来得及,我们不会笑话你。”

没有人应声,暗中只是传来一阵轻微的啜泣声。瘦狗转头骂道:“谁在哭?死就死呗,哭你娘个腿,丢人现眼!”

红花五姐却大笑:“哭,有什么丢人?老娘就在哭,老娘也怕死!”众人仔细看她,果然泪流满面,脸上的胭脂水粉已经被泪水冲得沟壑纵横。

红花五姐泪眼朦胧地看着这些人,道:“既然你们都不出去,那我们就死个轰轰烈烈!”她对瘦狗道:“我去替三哥做一件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她意味深长地重重拍一下瘦狗的肩膀,说完就向外走去。

“老板,等一下。”被拍得摇摇晃晃的瘦狗在后面喊她,红花五姐猛然回头盯着瘦狗,目光凌厉,说:“瘦狗,你要拦姑奶奶我?!”

瘦狗一脸惨笑,笑得五官都挤成一堆,他指着红花五姐头上的红绢花,说:“老板,我跟了你多年,有一句话一直想说却又不敢说,这些年一直都忍着,再不说怕是没机会了……”

红花五姐怒骂一声:“有屁快放!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

瘦狗喘着气说:“老板,你戴的那朵花、那朵花实在太难看了,就像一盘涮羊肉扣在头上,我每次看见你,就想吃东来顺的涮羊肉锅子!”他说完这句话,自己乐得像一只虾米,直不起腰来。

红花五姐圆睁双眼,刚要破口大骂,转念一想又轻轻叹口气,伸手摘下那朵红绢花使劲掷在瘦狗脸上,大步走了出去。

香月青川转身向外走去,青龙微微叹息一声,正要举步前行。身后传来一声洪钟巨鼓的大嗓门:“大哥,等我一下!我陪你去日本人那里。”

青龙停住,慢慢转身,红花五姐向他急奔而来,香月青川也吃了一惊,转头看着这个肉缸般滚来的女人,几个日本兵哗啦举枪瞄准红花五姐。

红花五姐奔到青龙面前,青龙双手合十目光轻柔地看着她:“五妹,你真的要陪我去日本人那里?”

红花五姐郑重地点点头:“大哥,你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

香月青川微微松了口气,举起马鞭示意日本兵不要开枪,几个日本兵慢慢放低枪口。

红花五姐的胖脸像一个被压扁的包子,不知是哭还是笑,她突然闪电般掏出双枪,一支指在青龙胸前,一支指在自己左侧太阳穴。香月青川和日本兵们叽哩哇啦一阵吼叫,却投鼠忌器不敢开枪。青龙看着红花五姐,目光慈祥,脸露笑容。

“大哥,我第一次使枪时,还是你教我的。”红花五姐一枪指青龙,一枪指自己,泪水滚滚而落,哽咽道:“大哥,今夜的路,我陪你走!”

枪声同时响起,红花五姐像一堵墙一样轰然倒下,青龙也慢慢倾倒在红花五姐的身上……

香月青川和黑木亲庆等人全都惊愕无语,本来以为兵不血刃就可以胁迫青龙跟他们去情报课,没想到发生这个变故,全都愣住了。

红楼里的瘦狗攥着那朵红绢花哈哈狂笑,扯开嗓子用“莲花落”的腔调唱起来:“老板,五姐,您老慢走!今夜灯黑路远,我给您点只火把照一路,前面的路千险万难,您老别崴了脚……”

楼里的人都捂住了眼睛,互相抱着挤成一团,瘦狗摸出打火机,哆嗦着给自己点一根烟,狠狠吸了两口,然后把打火机扔进地下室,一团狰狞的火光瞬间卷了上来,整个红楼犹如一根巨大的火把,照亮了北平的夜空……

黑木亲庆和香月青川看着烈火中的红楼,面色铁青默然不语。芥川左兵卫气急败坏,立刻要指挥宪兵把那些吓得面无人色的嫖客妓女们全都挑了,香月青川有气无力地挥挥马鞭制止他,叹息道:“算了吧,你就是把全北平城的人都杀了,又有何益?”

黑木亲庆安慰香月青川:“不管怎么样,你说的‘肘腋之患’毕竟除去了。”

香月青川面沉似水,沉默半晌道:“只怕我们又有更厉害的对手出现了。”

听着烈火中的哀嚎惨叫声,黑木亲庆自言自语道:“谁说支那无勇士?谁说支那都是贪生怕死之徒?”

香月青川没有回答,举起马鞭向青龙和红花五姐,还有那栋燃烧的红楼,一脸凝重地敬一个礼。

……

四海饭店。

白虎举杯和朱雀轻轻碰一下,水晶杯的碰击声清脆悦耳,白虎笑道:“红袖添香阁起火了,估计青龙那伙人肯定不会束手就擒,青龙那老家伙多半不会让自己被日本人活捉,看来大事已成!我们再来一杯如何?就当是给我们的老站长送行。”朱雀一脸媚笑,点头称是。

白虎好不容易才推开蜷在他怀中的朱雀,来到桌子前,把瓶中剩余的红酒全部倒进杯子里,又使劲晃晃空的酒瓶,闭上眼睛嗅嗅瓶中的酒香,很是陶醉。

白虎端着两只酒杯刚转过身,突然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双手一哆嗦,两只酒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一滩红酒像鲜血一样流到他的脚下,白虎的脸色瞬间苍白如死人。

朱雀跪坐在床上,右手举着一支小巧玲珑的手枪对准白虎,左手捂着自己的嘴娇笑不已,身上裹着的浴袍松开半片,春光外露,她却浑然不在意。朱雀笑道:“我的大老虎,难道你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是我最爱用的计谋,我虽然叫‘朱雀’,可是我更喜欢做一只‘黄雀’哦!”

看着惊愕得说不出话的白虎,朱雀的笑声愈发妩媚:“我亲爱的大老虎,你就没想一想,青龙和他那一伙人被日本人一网打尽,上峰肯定要追查的,我们怎么和上峰交差啊?”声音和她在床上缠绵时一样,依然又软又嗲。

白虎手足无措,完全不敢相信,指着朱雀,声音近乎呻吟:“你、你是要拿我、拿我当……替罪羊?”

朱雀一脸娇羞,点点头道:“你总算聪明点了,上峰来查,我只有把你交出去,就说是你与日本人勾结出卖了青龙等人,我证据确凿,他们肯定会相信我的,还会夸我锄奸有力!你说是不是啊,我的大老虎。”

“你这个贱人!原来你一直都在利用我,用我替你做那些事,用完了就要杀人灭口!”愤怒的白虎骂道,想跃起冲过来,看看朱雀的枪口指向,却只能颓然作罢。

朱雀枪口一直警惕地指向白虎的胸前,语气有些凌厉:“青龙尸位素餐,你又平庸无奇,玄武勇而无谋,中统北平站只有在我的手中,才会有能力、有实力和日本人一较高下!我用计除了你们,也是替党国裁掉冗员!”

看着绝望的白虎,朱雀又柔声说:“我知道你在上边找了人,帮你谋这个站长位置,也感激你为我留个副站长的职务,还算有点良心。但是你不知道,那个人也答应了我,你送的虽是真金白银,可是又怎么有我值钱?是不是?”朱雀左手有意无意拂开另一半浴袍,露出赤裸婀娜的身体。

白虎呆呆地看着这个让他意乱情迷、欲仙欲死的身体,哀求道:“小朱雀,看在你我相好一场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你做站长,我不反对,我还给你当副手,或者我从北平消失也行。”

朱雀目光满是嘲笑,道:“大老虎,你当然要消失!不过你放心,你走以后,我不会动你的家人的,尤其是你的漂亮夫人,也算是对得起你我一番缘分。你安心走吧!”

白虎怒吼一声扑过来,朱雀噙着冷笑,对准他的胸膛扣动扳机……

0

第四十三章 我更喜欢做一只“黄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