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虎鲸部落>五、彷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彷徨

小说:虎鲸部落 作者:战铮 更新时间:2018/11/9 12:34:23

天儿刚露出点白,早早醒来,却有心事萦绕。想了很久,终于明白这心事来自太阳部落,来自部落亲情的牵挂。

“一小块儿领海不值得耗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驻守,我们该做点别的。”我把石头拍醒说。

“这就看你的了。你不是答应那个什么企鹅嗓子鳐鱼了吗?”石头慵懒道。

“是的。我还答应过传授你狩猎技巧。”

石头立刻精神了:“多多,我的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避讳我的。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我只是不想每天干双份儿的工作为你捕鱼而已。”

“这不过是权宜之计。我们该尽快融入群体中去围猎食虾鲸。”石头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渴望香滑的鲸油。”

天光已现,石头对我说:“来吧,太阳部落的仪式!”

于是我和石头一起开始了太阳部落迎接日出的仪式。旭日初升、双鲸出水,清亮的啸音和飞溅的晶晶亮的水花迎来了新的一天。

晨光中,几道清晰的水柱和老鲸王那条醒目的背鳍,意味着巡逻队伍已经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海浪拍打在礁石和身体上,飞溅出的浪花被朝阳染成了晶莹的红。几只海鸟不时飞掠而过叼起小鱼小虾振翅飞走,或者闲适地浮在海面上随波逐流,一副惬意的样子。我和石头摆动尾鳍向巡逻队游去。老鲸王见了远远喊着:“我的早餐就要开始了吗?美味的鳐鱼是吗?”

“当然,大家都有份儿。”

说完这句话,我径直潜身入水,石头则紧随身后。只做简单巡视,便估摸出鳐鱼藏身之处了。悟性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本能。石头要学习捕猎鳐鱼的技巧,作为兄弟我乐于传授。但是否学得会,则取决于他的努力和天赋。

选好了目标并开始我的海底舞蹈表演,不多时便有一条受惊的鳐鱼窜了出去。石头照例一口将其叼住,急转身折回海面。我也在捉住一条鳐鱼后浮向海面。

“天呐,石头、多多,我的小可爱,你们比冬季的阳光还要可爱,是上天派来的爱的使者、幸福的化身!”

老鲸王娴熟地将鳐鱼尾刺咬掉,咬下一块鱼肉咽下后,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还是白世界的鳐鱼更美味一些。绿世界的鳐鱼虽然多,但味道却要差很多。”

我无从想象绿世界的鳐鱼的味道,但也许一条家乡的鳐鱼,承载更多的是那些多彩的记忆。

企鹅嗓子和他的兄弟在分食另一条鳐鱼。一条鳐鱼经那么三五一分,各自所得自然不多。见此情形,我和石头眼神一对,双双再次潜身入水。这回石头捉住鳐鱼后没有急于转身离开,而是静静地呆在一旁观察我怎么捉鱼。又一条鳐鱼窜出,石头再次扑上去将它咬住。如此这般,不多时嘴里已然有了三条鳐鱼。在看着我也捉住一条之后,方才浮向水面。

巡逻队小组成员见到我和石头嘴里的鳐鱼,兴奋地长啸了起来。松开嘴,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鳐鱼扑棱棱想要逃离,却被企鹅嗓子和他的兄弟们一一叼住。

“需要带上三道疤一份儿吗,老鲸王?”

“不,多多。三道疤昨晚出去约会,一定很晚才回来,不睡到太阳晒后背是不会醒的。”

约会,多么神秘而美好的词儿啊!这让我又想起了海藻表妹。每当想到她,我的心情就会变得愉悦起来。她那清脆的啸声、美丽的身姿、温柔的话语、干练的举止,瞬间再次溢满了我的胸膛,让我快乐得想要飞。

“虽是相识不久,但大家已经是朋友了。生活在部落里靠的是亲情,而现在,友情替代了亲情,将我们的心连接在一起。任何时候,有需要我和多多帮忙的,我们绝不会推辞。”

石头时机恰当地说道。

“我们当然是兄弟,”企鹅嗓子说,“每一个新来的最初都会想家。如果你们偶尔回到太阳部落去,我会照顾好你们的领海的。”

“那就万分感激了。希望我们的友谊像日月那样恒久、像高山一样牢固。”

在部落里,长辈们经常用类似的语言来传诵友情、亲情和爱情,耳濡目染,学也学会了。嘴里说着这番话,我的心却又飞到了海藻表妹那里。

现在,爱情盘踞了我几乎全部的身心空间。睡梦里、醒来的一瞬间、空闲的几乎所有的时间,海藻表妹都会在我的心里出现。但现在,或许我是该回部落一趟的。毕竟,我即将彻底脱离部落了。

“我打算回太阳部落探望祖母。石头,你呢?”

“多多,你总会做出叫我难以理解的事情。初来乍到,一切尚未稳定,而你却要回去?”

“部落生养了我们,我只是想叫部落知道我们有了谋生之所在,让他们放心。仅此而已。”

“好吧,有情有义的多多,劳烦给部落带个话儿,说我们已经在辉煌的起点上了。未来像大海一样平坦开阔、充满了希望。”

“难道你不想念你的母亲吗?石头?”我说的当然是叮当。

“想。但我更急于开拓自己的未来。”

石头心意已决,不便强求。于是我对老鲸王说:“尊敬的老鲸王,我想暂别数日,我的兄弟还有劳您费心照顾。”

“多多,你在托付婴儿吗?我可是一个男子汉!”

“放心吧多多,我会照顾好一切的。记得早些回来,我可是已经习惯了鳐鱼早餐的。”老鲸王说。

“我会的。”

与大家道过别,独自向太阳部落的方向游去。虽是短短数日,却好似相别多年。年复一年悠然的部落生活行将彻底结束,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复杂的情愫。

“小家伙,我为你骄傲。你总能带给我巨大的欢愉和享受。”兰光又是出其不意道。

“兰光,这没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虎鲸儿,重复着先辈们上演了千百年的故事而已。”

“不,小家伙,你的表现是智慧的、超群的。我欣赏你善良和谦和的美德。”

兰光的话叫我心生飘飘然,却又有些羞涩。

“感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鼓励,珍珠。”想起昨天近乎绝望时珍珠说的话,我有些感激道。

“太阳的辉煌源自其内在的能量,我不过是拨去了几朵乌云而已。”珍珠的口吻听起来有点像母亲。只有父母才会对儿女发出这般温暖的语调。

“乌云即便再小,也可以遮蔽日月的辉煌。你的鼓励就像最后一抹融化冰山的阳光,没有你,我做不到。”我想自己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半分谦虚的意思。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的能力和勇气。”

“好的,兰光。”我说,“我要回太阳部落去了。再见。”

“再见,我的孩子!”珍珠轻柔道。

开阔的海面漫无边际。没有谁可以在这样无险可踞的外海独霸一方,自然顺理成章地成了公众狩猎场。食虾鲸们忽而潜入海底不见了踪影,忽而从海底蹿出来,张着偌大的巨嘴将小鱼小虾囊入腹中。机会主义者在伺机捕猎冰面上小憩的海鸟、海兽。游猎族虎鲸们也来到了这一片生机盎然的狩猎场。他们就像那天上的海鸟,鱼群来了云集一处,饱食之后即散落大海没了踪迹。

太阳部落倚靠的山形隐约可见。更靠近海岸,冰山越发多了起来。不远处一列黑黢黢的鲸背和背鳍清晰可辨,还有那高高喷出的水柱。月亮叔叔那道弯弯的背鳍尤其明显。看来今天是他的轮值日。

途经一座冰山,我的腹部却被轻轻撞了一下,然后是一大串长长的气泡从海底冒了出来。

“泡泡,你这个小坏蛋!”

泡泡这个调皮蛋藏在冰山后面,趁我不注意潜伏到我的身下。

“多多哥哥,你放松警惕喽!”

“调皮的家伙,太阳部落是我的家,哪里需要警惕!”

“多多哥哥,你是要彻底离开部落了吗?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泡泡!”

“但如果你有自己的部落了,我可以到你的部落里去,娶你做丈夫!像妈妈和爸爸那样好不好?”

“天呐,你这个小傻瓜,你是我的小妹妹,不能做我的妻子。但如果哥哥真的有了自己的部落,你可以和你的孩子一起到部落里去。”我说,“你为何不呆在叮当妈妈的身边,自己跑出来?”

“妈妈生小孩子了,没时间照顾我这个大孩子了!”

“叮当妈妈生了?“

“是的,一个小弟弟。”

“多多,你和石头这些天跑到哪里去了?石头呢?”月亮叔叔晃悠悠道。

他那道弯弯的背鳍,叫他总是不能很好地在风浪中保持平衡。

“我们去了企鹅群岛,有了一小块儿领海,找到了生活的新起点。”

“这可太棒了。真为你们感到高兴,多多。”

“月亮叔叔,泡泡说叮当妈妈又生了一个弟弟?”

“是的。一个壮实的男孩子。”

太阳部落的成员聚集在一处背风、水流较缓的浅水区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喜庆而忙碌的气息。

“看啊,这就是幼儿的榜样。没有更多的女孩子,太阳部落会萎缩成另一个月亮部落的。”父亲见到我归来说,“多多,你和石头这就要自谋生路了吗?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给太阳部落丢脸!”

“多多是优秀的,他一定会将太阳部落的光辉,照耀到白世界某一片宽阔的海洋。”母亲说,“而且,部落强大的根基在于凝聚力,过度膨胀反倒会导致分裂。”

当年,奶奶和姨奶各自的帮派谁也统领不了谁,最终为避免内讧,分裂成了两个部落。

“天呐,我只是随口说一句而已...”父亲无奈道,“我们就不能活得轻松些嘛!”

“大王,我们的孩子太瘦弱了。没有足够的奶水,怎么能将他培养成最优秀的男子汉?又怎么会成为和您一样威武的王?”

“谁来为我们的孕妇搞来一头海豹吧!一头最肥美的海豹,它会让我们的产妇的奶水像海水一样充沛!”

“我想,或许这是我该做的。”我说。

“一趟远行叫我们的多多成熟了很多。他知道了一个男子汉应当担当的责任。”

父亲总是喜欢大嗓门说话,好像唯有如此才能明示一个王的地位。

小家伙新出生不久,姨妈们、姐妹们得时刻守在他的身边照顾他,避免被海水吞噬,还得不时扰动他,让他保持运动,以免冰凉的海水将他孱弱的身躯冻透。

“是多多回来了吗?让我瞧瞧我可爱的小家伙。”

“奶奶,是我回来了。不过我已经不是小家伙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可以照顾好自己。我们不在的时候,您要多保重身体。”

“牵挂和期盼同行,上天总是叫我这么纠结。告诉我你可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每一次男孩子们离开部落,她都会难过很久、总会唠叨过往的种种趣事儿。这样的场景年复一年就像一只企鹅与另一只企鹅那样难以区别。

“老太太,多多和石头已经有了一块儿属于自己的领海。他们有足够的智慧和体魄开创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月亮叔叔紧忙说。

“是吗,这真的是难以置信。你们经历了怎样的搏杀才做到这一点的?说来给奶奶听听。”

“奶奶,您教导过我们,没有仇恨的拥有才是上策。您的话我牢记在心。”

“多多,我的忧伤被你融化了。我似乎看到了你光明的未来。”

“奶奶,等我有了自己的部落,我会来参加祭海大会的。那时我就可以来看您了。”

“只怕是那一天我真就变成天上的星星了。看吧,我的牙齿又脱落了一颗。吃肉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奶奶张开她那牙齿参差不齐的嘴巴说。

我又开始不喜欢奶奶的唠叨了,转身对月亮叔叔说:“我答应父亲搞一头海豹给叮当妈妈补补身子的,让我们一起去吧。”

“哥哥,我也要去。”

“泡泡,你会添乱的,留下来陪着奶奶。”母亲说。

“叫她去吧。我会照顾好她的,母亲。”

来到海豹出没的海湾,远远望去,海滩上成群的海豹在晒太阳。被鱼虾涨得圆鼓鼓的肚皮闪着黑亮的光泽。捕猎开始了,我才后悔带着月亮叔叔和泡泡。他们只会成为累赘而不是帮手。我对月亮叔叔说:“月亮叔叔,照顾好泡泡,我很快就会回来。”

“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一起捉海豹!”

“泡泡,你会误事儿的。如果没有海豹带回去,父亲会生气的。”

稳住了泡泡,深呼吸几下潜身入水,将身躯整个掩藏在海面以下,避免被海豹们发现行踪。

海底生长着密密麻麻的海藻。海浪翻滚,将海水搅扰成雪白的粉末。海藻和飞沫般的海水进一步遮挡了我的身形。起舞的海藻叫我想到了海藻表妹,想到了祭海大会之后单独相处的那一段美好的时光。如果她在这里,一定会将海藻挂满全身,在海水里自由地翻滚,再来一个愉快的跳跃、发出一声悦耳的长啸。我的心里发出一声轻轻地呼唤,想要说:“海藻表妹,哥哥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

一个浪头狠狠地拍了下来,砸得我一个趔趄。这叫我清醒了一些,稳住身躯继续向海岸游去。海浪轰鸣,沿岸的鹅卵石在海浪的搓揉下发出了清亮的脆响。

海水越来越浅了,浅滩紊乱的水流晃动着我的背鳍。隐约的,前方出现了几只海豹的身影。开启回声定位系统将海豹的方位锁定,借着一个高大的的浪头,我开始加速向海滩猛扑过去。

我的身体将海水分开,平静的海岸瞬间沸腾了起来。

然后,我看到了被我锁定目标的海豹那肥胖的屁股。

然后,我的身躯重重地跌落在海滩上。

然后,潮水哗啦啦退去,我听见泡泡在喊:“哥哥!”

这个调皮的家伙,看来月亮叔叔没能管住她。好奇心驱使她尾随我来到海滩附近,但她显然还不具备足够的捕猎经验和潜伏技巧,从而惊扰了海豹。受到惊吓提早逃跑的海豹误导了我。由于用力过猛,身躯前扑跌落在海滩上,庞大的身体被大地紧紧拥抱着动弹不得。

此时的我看起来一定像极了胖胖哥哥。月亮叔叔此时也一定会想起自己的经历。天呐,像哥哥那样被飞鸟拽走,或者像月亮叔叔那样背鳍变得弯弯的没有一丝神采都是难以想象的。那意味着我彻底失去了得到海藻表妹的爱的机会。

身后的海浪刚刚才没及我的尾鳍。我的前鳍和尾鳍无法发力,只能趴在海滩上徒劳地挣扎着。

“加油多多,加油啊,现在是退潮,若不尽快脱身,将会彻底搁浅。加油啊!”“哥哥,加油,我爱你,我不要你死在海滩上。”“泡泡,快回去喊大家来帮忙!”“不,我要在这里帮助哥哥。哥哥,你不能死!”

月亮叔叔和泡泡的话语叫我既温暖又紧张。退潮,天呐,难道我的生命就这样被一个浪头吞噬了吗?就这样戛然而止了吗?几只贼鸥在空中围着我盘旋,其中一只居然胆敢飘落在我的后背上,并狠狠地啄了几口。这让我极度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我的大脑激流般飞转,边寻求脱离困境的办法,边用力扭动身躯试图挣脱海岸的束缚。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只有砾石在我的身下嘎嘎作响。

“多多,紊乱的海水会让大海失去他的方向,慌乱的挣扎会让脚步变得蹒跚。”兰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我没有脚,兰光!”

“可你懂得我的意思。”

我当然懂,兰光是在告诫我要镇静以及不做徒劳之举。但当死亡如贼鸥那正在啄食着你的喙一样真实的时候,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但我还是定了下神,不去无谓地耗费体力。

我的尾巴被什么咬住了,并被狠狠地向海里拖拽,然后我听到泡泡含糊的声音:“哥哥,加油!”

又一个浪头打来,海水漫过我的尾部。我想如果尾部的海水能再深那么一点点、再向海滩延伸一点点,我就会获得足以脱离海滩的力量。

一点点!

我的心豁然开朗了起来,对月亮叔叔和泡泡大喊:“听我的指挥,你们俩立即调头!”

“我们不能把你自己留在海滩上,多多!”“哥哥,不要失去信心,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有些哭笑不得,大喊道:“是调头,不是离开!转身,尾鳍对着我,将我尾部的沙石扇走!”

月亮叔叔和泡泡这才明白我的意图,转身将尾部正对着我用力拍打着。在他们的口号声中,我能感到尾部的海水在逐渐变深,沙石的边沿也在逐渐向我的身体前部缓慢伸展。当我感觉身体可以脱离海滩的时候,我大声对月亮叔叔说:“月亮叔叔,压住我的尾部。”

月亮叔叔应声用他硕大的头将我的尾部压在刚掏深的沙坑里。我憋足力气猛地一个鱼跃。随着月亮叔叔机敏地抬起头部,我的身体半腾空而起,然后斜斜地砸在海滩上。

“帮忙把我的身体摆正!快!”

月亮叔叔力度适中地咬住我的尾鳍向海里拖拽。如此一斜一正,我的身体已经有一半在海水里了。又一个浪头打上来,我的尾鳍趁机战栗般快速拍打,便又靠近了大海几分。如此这般几个回合,随着一排巨大的海浪拍向海滩,海水漫过我的身体,将我的身体轻轻托举了起来。我的身体猛地一扭,瞬间,久违的漂浮感重新回归我的身躯,我又感受到了大海柔软的怀抱。

大海!我回来啦!!!

真真切切感受到大海的爱抚,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地依赖和热爱他。深潜到海底,我的身躯在海水里自由地打了个滚儿。清亮的海水滑过我的身躯,却有丝丝的疼痛传来,想来是方才身体被砾石磨蹭所致。随波飘荡的海藻像是婀娜的舞者,似乎在欢迎我的回归。海浪轰隆隆拍打在礁石上,化成了大片的碎沫,飞雪般愉悦着我的心情。我学着海藻表妹的样子将几根海藻挂在身上,任由它们随着疾驰的我快乐摇摆。泡泡紧随在我的身边用前鳍拍打着我以示庆祝。浮出水面长出了一口气,我大声地喊着:“大海!我爱你!”

“多多你可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胖胖的噩梦要重演了。”

“是的,哥哥,我要你和大家在一起,而不是化作什么星星。”

兴奋的贼鸥们似乎很乐于见到这般“有趣”的场景,结群在我的头顶盘旋聒噪着。

“你们先离开。”

“什么?”月亮叔叔和泡泡不约而同问道。

“离开我一段距离,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月亮叔叔和泡泡虽然心存不解,但还是照办了,游出十几个身位静静地望着我。我深吸一口气,身体慢慢地翻转,将肚皮亮了出来,之后一动不动。我的身体随着海浪自由晃动,摇摇摆摆的,看起来该像是一具浮尸了。过了许久,一只贼鸥落在我的肚皮上,然后狠狠地啄了一口。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又一只、又一只…

待腹部落有足够多的贼鸥,我的头部猛然下沉,尾鳍同时高高扬起。

贼鸥们受了惊吓,机灵点儿的振翅飞起了。而迟钝些的,或者刚刚做出飞起的架势、或者来不及张开翅膀就被浪花打了下来。我的身躯一半在海里、一半在天空画出了一道圆弧,之后尾鳍传来密集的碰撞感。

月亮叔叔和泡泡表妹快速游了过来,将几只挣扎中的贼鸥一一消灭掉。

“我不能在我的小妹妹面前失去我的荣誉。”方才的惊恐和抑郁在这漂亮的翻滚中烟消云散了。

“叮当的晚餐没着落了。海豹们受到了惊吓,不会再靠近海岸了。”月亮叔叔喃喃道。

海滩上惶恐惊叫的海豹注定不属于我了,但我们还可以寄希望于游荡在附近急于上岸的海豹。

“月亮叔叔,我需要你看好泡泡。”我说,“泡泡,这回你真的不能再给我添乱。我不想因为食言而损失荣誉。”

“哥哥,我一定按照你吩咐的去做,绝不再给你找麻烦。”

“你不是哥哥的麻烦,你甚至救了哥哥的命,哥哥很感激你。但捕猎是一场战争,稍有疏忽就会功败垂成。”

三三俩俩散布海面的浮冰,偶尔会有海鸟栖身其上歇个脚,海豹们累了也会趴在上面晒太阳。但靠近并猎获机警的它们并不容易。和食虾鲸一样,海豹也有它的心理警戒距离,只有进入这个距离并发动近身攻击,捕猎才有可能成功。

远处的浮冰上有几个模模糊糊的小黑点,我不能确信那就是海豹,但这却意味着机会的存在。开阔的海面一览无余,机会只在海底才有。

缓慢地潜行靠近浮冰区,隐约可闻海豹入水的声响。这意味着警戒区逼近了。为避免惊扰到它们,我转身向回游去。一块巨大的冰山浮在海面上,我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地游到冰山后面。

巨大的冰山露出的只是一角,大部分没在海里,将海水映衬得清澈瓦蓝。绕过冰山准备突袭,几个深呼吸后潜身入水。太阳的影子在浅水区域隐约可见,大致可标定前进的方向。我开始快速摆动尾鳍,全速向前游去。感觉将要接近浮冰区,我调整身体方向进一步下潜,以免水流的变化惊扰到海豹们。突然,一只海豹带着一串气泡滑入水中。它在海底的身姿比海鸟还要灵活、还要轻盈。这只刚从浮冰上潜入水中的海豹与不期而至的我远远地打了个照面。我和它都大吃一惊,却只见他身子一扭逃窜开去,并喷出大串的气泡。我知道,它在用这种方式向其它的海豹传达危险的信号。留给我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如果我不能将一只海豹困在冰面,今天的狩猎就彻底失败了。

我快速上浮并开启回声系统展开搜索。海面上几块浮冰晃动的节奏略显异常,显然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爬动。锁定一个目标冒出海面紧贴着浮冰旋转。浮冰上,一只惶恐的海豹显然被我巨大的脊梁和高耸的背鳍吓到了,试图逃离却又惊慌失措不敢下水。

远处,月亮叔叔和泡泡看到我已经将海豹困住,快速游了过来并将浮冰围住。海豹再也没有逃掉的机会了。

“来吧,现在请叮当的晚餐下冰吧。”

号令之下,我和月亮叔叔一起摆动尾鳍和前鳍晃动海水,浮冰随之摇摆了起来。海豹显然是乱了阵脚,不知道该作何应对。我突然加大了晃动的力度,海豹一个侧滑落到月亮叔叔的嘴边。

月亮叔叔即便狩猎能力再差,这近在咫尺的美味岂能错失。只见他身体一摆,一口将海豹叼住。

狩猎终于成功了。

“你可以尝一口肥美的海豹肉,这会给你很多热量。”月亮叔叔嘴里衔着海豹对泡泡呜噜着。

“不,小弟弟需要奶水。在冬天到来前,小弟弟必须变胖,才能抵御得了严寒。”

泡泡的话语稚嫩却又像个大孩子。

不慌不忙带着海豹回到鲸群,姨妈们接过海豹喂给叮当。叮当边享用着美餐边说:“多多,感谢你的海豹。让你受累了。”

“多多哥哥今天捕捉海豹搁浅了,差点成为另一个胖胖哥哥!”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母亲惊道。

搁浅时的伤口和被贼鸥啄食的部位隐隐有些疼痛。淡淡的血腥味儿没有逃过母亲的嗅觉。她潜到我的身下看了看,语气中的焦虑叫我心生几分愧疚。

“没什么,只是个小失误,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多多,你要记住,有一种爱叫做杀戮。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无原则的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家人的残忍。”父亲用他那一贯宏亮的声音说,“胖胖在你的心中蒙下了太大的阴影。你得提高猎杀的技能,做一个冷静、利索的猎食者。”

“是的,父亲。不会再有这样的失误了。”

“多多哥哥是因为我而搁浅的,不是他的错。”

“不要找任何借口。生命只有一次,任何失误都是不可原谅的。”父亲说,“天呐,有谁知道做一个该死的鲸王有多少烦恼。从你还是个婴儿开始,一直到离开部落以至更遥远的未来,我都在担心你们!”

“孩子已经学会在海浪里呼吸了。他已经开始适应新环境。大家不必围着我转,明天就开始正常的捕猎吧。”叮当说。

“我们需要一头食虾鲸,一头肥美的食虾鲸,好为孩子们增加一点营养!”

傍晚,父亲向那些个整天疯狂约会的姨妈们、姐妹们宣布了自己的决定。部落每隔几天就会有一次大的围猎。围猎的日子,部落任何成员不得随意离开。哨兵们会分散开来寻找适合围猎的食虾鲸,然后,部落会让它们变得更“精华”一些。

夜晚,鲸群聚集在一起休息。听着周边熟悉的呼吸声、看着这些个熟悉的身影,我却一时难以入睡。

家,温暖的家…

0

五、彷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