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虎鲸部落>十五、浮尘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五、浮尘2

小说:虎鲸部落 作者:战铮 更新时间:2018/12/6 17:12:40

夜色朦胧,我能想象得出,此刻的部落内,母亲们一定在哺乳婴儿、与幼儿嬉戏。恋爱中的姨妈们和姐妹们该是在与情人幽会。美好的夏季,体内蓄满了脂肪的他们有的是闲情逸致去谈情说爱。

我和石头不急不忙地向部落游去,各自想着心事儿,难得一见地停止了拌嘴。

到达部落边缘,极光变得无比绚烂了起来,将夜空照得明晃晃的。部落附近的山影清晰可见。冰山散落在海面上,随着舒缓的潮水悠闲地飘荡。

“总有一天,我要拥有一个这样的部落,在部落里发号施令,号令部落与劲敌搏杀、指挥部落围猎海兽、与最美丽的姑娘谈情说爱。”石头说,“像父亲那样,两个!”

“在这之前你得小心自己被竞争对手撕成碎片。”我说,“你的竞争对手当然会和父亲一样的强壮、富有战斗经验。”

“怯懦的家伙,难道挑战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天呐!我的好兄弟,每次真正遇到挑战的时候,我总是看不到你那威武的身躯。但愿你能用意念将敌人全部杀死以获得你的王位!”

寂静的海面上间或传来噗通的落水声,该是小伙子们向自己的姑娘求爱时做出的花样跳水,以及食虾鲸们的重量级表演。但没有谁愿意去聒噪夜的宁静,有的只是低低的呢喃。我和石头停止了闲扯,静静地浮在海面享受着极光之夜的安宁。

突然,远处一声浅浅的啸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这啸声像是隐忍的呼唤,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出一声。

“看吧,游猎族的鬼叫!”我笑道,“也许今天会是个难忘的捉鬼之夜。”

游猎族为何要在部落的外围出现?他又在呼唤谁?呼唤的目的是什么?

“我能想到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部落里的谁爱上了这个游猎族的家伙,并最终与他生个孩子,就像你。然后再像飞云姨妈那样,将孩子交给乳汁正汪的叮当妈妈抚养、然后他俩去往绿世界流浪。”石头坏笑道。

“停止你的臆想吧。”我说,“来吧,兄弟,捉鬼行动开始了。”

我和石头停止斗嘴,循着啸声发出的方向悄悄游了过去。

尽量轻缓地摆动尾鳍、尽量不搅起太大的水花。一座座冰山此刻变成了我们的掩体,瞄准一座冰山潜水游过去,然后浮出海面再一次聆听啸声发出的方位并继续追踪。如此几番轮换,我和石头逐渐靠近了啸声的源头。但此刻啸声却消失了。若就此开启回声定位系统,显然会惊动对方,而漫无目的的寻找又会发出太大的响声。

“冰蓝先生,你不是有很长的气吗?”

“不算短。怎么啦?”

“明亮的天空会指给你游猎族的方位的。”

我明白了石头的想法。从黑暗的海底仰视海面,海面漂浮的虎鲸会留下清晰的影子。如果我们有足够长的气从海底巡视,自然可以接近并找到目标。

“你左我右。”

说罢,我和石头分两路出发,向啸声发出的大致方位潜水游去。在水下大约两三个身位的深度,我摆动尾鳍四处巡视。一番漫无目的的寻找,间或瞅准一座冰山浮出海面换口气。如此这般的重复,我甚至有些迷失了方向。

不远处的一座冰山突然坍塌了一角,然后我听到腾空避让的声响、然后看到两个身影向我正隐身换气的冰山游来。见此情形我慌忙潜入深水中静观其变。

藏身海底举目上望,只见两个身影缓慢靠拢冰山。其中一个围着冰山环绕一周,显然是在巡视有没有敌人隐身。稍后两个身影相向浮在海面上,似乎在谈论着些什么。我奔着冰山的另一侧悄然上浮,以免惊动他们。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也在小心地靠近冰山。我当然认得出石头的身形和动作。

很显然,那两个虎鲸专注于商议某件事儿,没有将注意力放到刻意掩盖行踪的我的身上。石头也是在我将要靠近他时,才注意到我带动的轻缓的水流。

我和石头以近乎漂流的速度顺流向冰山的另一侧游去。隔着冰山突出的一角,可以清晰地听到双方的对话了。

“我希望当冰雪再一次将白世界彻底变成白色之前,可以和你一起回到丰饶的绿世界。难道你希望自己的一生陪伴着恶棍,终老在这个荒凉的白世界?”

冰山后传来的低压以致变调的声音,叫我即刻想起了奶奶的葬礼当晚那个挑拨离间的求爱者。但让我和石头惊愕的却是“陪着恶棍”这句话。陪着父亲恶棍的只能是母亲和叮当妈妈。部落的规矩,女性有权利和任何一个自己喜欢的男性交往,唯有鲸王的妻子除外。部落的鲸王享有至尊无上的威严和权威,绝不会容忍有谁与他共享一份爱。

“可我不想离开。这里虽然不算富庶,但至少有安宁。身的安宁、心的安宁。我厌倦了与人们玩着躲躲闪闪的游戏,贼鸥般窃取人们视为己有的食物。”

叮当的嗓音虽然很低,却没有刻意压制。我和石头登时愣住了不知作何是好。

“你的思想僵化了,僵化成了一块冰。你的心更是比冰还冷,难道忍心我一生为你而伤心?”

“爱情不是勉强来的,难道你不懂得放弃也是一种爱?我喜欢太阳部落的群居生活、喜欢这里的安逸、喜欢…”

“可你只是恶棍的附属品。他终有一天会被别的更年轻、更强壮的家伙夺取王位,那时你就只能像一个老太太那样在孤寂中慢慢死去!”

“孤寂?笑话,在这里我有很多姐妹、有我们的孩子,我可以看着他们慢慢成长,看着他们将部落的血脉不断延续下去。即便我很老了,也会和其他的姐妹一样,受到晚辈的尊敬和供养。”

“你们的孩子?你能说得清那个石头到底是谁的孩子?从时间上看,他的骨子里有可能流淌着我们游猎族虎鲸的血!”

“风哨!不许你信口雌黄!”叮当突然提高音调说,“恶棍知道你的胡说会杀了你!”

直到叮当的一句“风哨”,我和石头才分辨出那变调的声音正是来自风哨。风哨竟然与叮当有私情,这是难以想象且极其恐怖,却又是千真万确的。我多想没听见这些对话,让那些不堪的秘密永远见不到阳光,在黑暗中沉睡死去。但此刻它却携带着一股黑色的狂潮汹涌而来,意图摧毁白世界的平静祥和。

“我想,我在逐渐变老。总有一天,我的体力将不再允许我冒着风险穿过凶险的狂风带,却只为了听你的威胁!”风哨有些哽咽道,“难道我的爱情最终摆脱不了凄惨的宿命?”

“风哨,”叮当的语气和缓了许多,“也许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这个世界上比我好的姑娘有很多,你又何必为我纠结?”

“可在我的眼里你是最美的。看到你我就会立刻变成初恋的少年。但你的两次选择都忽视了我。我心中的伤痕比背鳍上的伤要深不知道多少倍!”

“风哨,你以后不要总是游离在部落的外围怪叫了。这么多年来之所以第一次主动见你,是想告诉你,我早已经是太阳部落的一部分。我现在是一个母亲,有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照料。他们需要我。”

“可是,叮当,我的心更需要你。我是爱你的,你知道的!”

叮当身为石头和泡泡的妈妈、父亲的第二个妻子,除了偶尔会和母亲争宠,还算是称职的母亲和妻子。叮当居然与游猎族有了复杂的交集,甚至牵涉到了石头的身份,这让我和石头错愕不已。我转身看了看石头。石头的身躯因为震惊而战栗着。

“那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斗。一群游猎族的家伙向大王发起挑战。大王以一敌三,英勇雄伟的身姿如同腾跃在海面上的原木。挑战者的血染红了大海,最终以挑战者一死两伤结局。而为首者的女友爱上了大王,她就是你们的叮当妈妈。”

在此之后,月亮叔叔对于那场决斗的描写不再进行删减了。

叮当的身份,部落内的成员一直缄口不言,直到那天的那一场变故之后才变成公开的秘密。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她是太阳部落王的妻子,石头、泡泡还有一个婴儿的母亲,这才是她现在的身份和永远的身份。

一声悠长的啸声从黑夜中传来,随之此起彼伏的啸声海浪般从四面八方滚了过来。不多时,在鲸群的簇拥之下,父亲那圆滚滚的似乎充满了力量的身躯浮现在不远处的海面上。他那高耸的背鳍随着身体的起伏而轻轻地晃动着,任何一个对手见了都会自惭形秽。

“风哨?”父亲平静地说,“你就是风哨?”

后来我才知道,风哨并不是那三个挑战父亲的游猎族之一,他只是个观战者。父亲也只是才从叮当的嘴里知道风哨的。

奶奶离去之后,风哨的骚扰日渐频繁、大胆。叮当决意来一个彻底的了断。

“恶棍,久违了。你看起来比以前还要更健壮些。”

“是的,健壮到足以将你的背鳍齐根儿咬断。”父亲语气依然平和地说,“你到这里来想带走什么?得到什么?”

“我只是想得到我想要的或者说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叮当,好像你对我隐瞒了些什么?”

“这只是一场误会。我希望你能听我的解释。”

“在我内心的风暴平复之前,我的主观想法是不可改变的。所以,”父亲长舒了一口气说,“现在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闭嘴。”

“我…”

“闭嘴吧,叮当!”

父亲的语气依然很平和但却坚定无比。“闭嘴吧,叮当。”我在心里这样默念着,而叮当真就闭上嘴了。因为她当然很清楚,一场决斗已经不可避免了。

“好吧,既然两座冰山被海流推到一起互不相让,那就让武力解决一切吧。”

风哨说完这句话,竖起身子向着天空发出一声怪异的啸声。这啸声尖锐细长,似乎可以直达云霄随着极光起舞。父亲也同样发出一声更加洪亮些的啸声。我和石头对这啸声再熟悉不过了。听到这号令集合迎敌的啸声,我和石头本能地游了出来。父亲看到我们的到来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只是淡淡地说:“我的儿子们,你们长大了。”

父亲的一声“我的儿子”即刻将什么飞云姨妈的故事淡化了,我也仿佛瞬间回归为那个整天赖着他的小男孩。

“我在想,我们的加入会让太阳部落对游猎族的势力更具压倒性。”石头说,“我一直都很想给这个家伙的背鳍再加上一道或者几道伤口。那样,风起时传说中的哨音一定更美妙。”

“你想听到天籁之音的心情我理解,”父亲笑了笑说,“但你要给你的弟弟妹妹们更多的锻炼机会。所以,你和多多保持中立看热闹就可以了。”

海面上聚集过来一双双闪亮的眼睛。空气中登时充斥着阵阵杀气。我的心脏瞬间加剧收缩,血液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唤醒并进入亢奋状态。

又不多时,对垒双方已各自列好阵型,一场血战一触即发。

“能告诉我你们因何而对立的吗?”母亲游来问道。

“游猎族的风哨先生想要将叮当带走。”父亲说,“我当然不能允许他这么做。”

“他可以带走叮当,叮当本就是游猎族的成员。”

大家听到母亲这样说,无不错愕而疑惑,甚至在想,这不过是一个女王趁机除掉身边隐患的行径。但母亲接着说:“前提是叮当愿意和他一起走,并在带走她的时候将太阳部落的尊严留下。”

“这只是一场误会。我从没想过要离开太阳部落。我热爱这里的一切。”叮当辩解道。

“但作为一个部落鲸王的爱人,深更半夜外出会见游猎族的旧相识,至少已经损害了部落的尊严。你该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和责任。”

“风哨,难道这么多年你还没死心吗?”“破坏我们的约会仅仅是为了你的约会?”“我们不该为了这样的蠢事儿与白世界最强大的部落为敌。”

“既然游猎族的朋友们还是识大体的多,那今晚的对峙可以就此结束了。但太阳部落的鲸王和风哨之间的矛盾已经存在了,回避只会让心结越来越重。”母亲说,“就在大家的面前,让他们自行做个了断吧。”

“决斗。”父亲说,“你胜的话,鲸王的宝座让给你;我胜,今夏之后,不许你再回到白世界。”

“为什么不!”风哨的嗓音变了调,其中包含着显而易见的紧张、畏惧却又无路可退的色彩。

“来吧,我的宝贝儿,我已经很久没有杀戮了。”

听到父亲的话,鲸群自动后退,留下父亲和风哨相向十几个身位孤零零地浮在海面上。父亲和风哨身躯相向,尾鳍只做轻微的摆动以保持身体平衡。静得可怕的海面上却似乎有狂风暴雪在劲吹狂舞。绝斗会在某一个瞬间突然开始,但也可能只需要瞬间即可结束。

沉寂中,风哨尾部的海水似乎开始抖动起来。极度亢奋的风哨终于率先发起进攻。面对风哨的进攻,父亲居然一动不动。当风哨距离父亲只有几个身位的时候,父亲才有所反应。

而父亲的反应居然是,迎头向风哨扑去!

父亲那巨大、肥厚的背鳍在极光的映衬下,边缘被镀出一道奇异的色彩,与风哨那条有缺口的背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见他健硕的身躯几乎没有经过加速,却轰然跃出海面,径直扑向风哨的背鳍。这震撼的场景叫你深刻体会到为什么大家称他为“恶棍”!

风哨没有想到父亲竟有如此强悍的爆发力,犹豫间放缓了游速,调转方向避让开去。鲸群见风哨竟出此下策不由得轰然大笑。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父亲看起来将轻松取得决斗的胜利。但父亲似乎并不急于将风哨就此击败,只是在开阔的海面上肆意戏弄他、让他的狼狈尽现在大家的眼前。

几次徒劳的负隅顽抗之后,风哨的身躯明显疲软无力,只能任由父亲欺辱取乐。

欢呼声中,父亲经过一段短暂的歇息之后,蓄满全身之力,猛然将风哨掀翻了过去。风哨就像是一只海豹被父亲掀到半空,然后软绵绵地落了下来。

鲸群的惊叫中有一个声音格外尖锐。随着这声尖锐的叫声,叮当冲出鲸群向父亲和风哨决斗的海面游去。她快速游到父亲和风哨之间,将风哨隔了开去。父亲愣怔了半晌,说:“叮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风哨没有可恨到要被杀死的程度,我也不想再有谁因我而死,这会给我留下心理阴影,希望您能理解我。”

“好吧,现在我的内心已经平复了,但你却不需要解释了。风哨,你是个胜利的失败者。现在,叮当是你的了。”

“叮当不是你的,也不是他的,她是婴儿的母亲。”母亲游出鲸群大声地说,“今天这场闹剧就此结束。太阳部落与游猎族应当友好相处,而不是动辄武力相向。”

“请容许我在这个特殊的场合说几句话!”叮当声音凄厉道。

“说吧,将你所有想说的话说出来。我们并不是总有机会启齿说出心里话的。”母亲说。

“我来自游猎族,但十几年来早已经与太阳部落融为一体了。可太阳部落总猜忌我有异心,游猎族也还把我当成十几年前的小女孩看,认为我是他们中的一员。这种情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要说的是,过去的我早已经死去了,虽然过去是真实存在的。现在的我才是活着的我。为什么你们要将我的过去和现在搅合到一起,为什么要将你们之间的敌意施加到我这个点上?这不公平!”

“但你却救了这个来自游猎族的挑战者!”

“恶棍,你是个恶棍!风哨即便是个到太阳部落偷猎的盗贼,我也不会允许你随意杀死他!你的杀戮只会带来更多的仇恨和未来的报复!跟随你,我是忠心的,是背叛了朋友的。如果你继续刻意侮辱我,我会在冬天到来之前回到绿世界去,永不再回来。”

“叮当,感谢你救了我,我愿意和你一起回到绿世界去。”

“闭嘴,你这个彻底的失败者、长不大的男孩子!如果我对你有爱,十几年前就不会在白世界生根了。但我的命真的是很苦,爱我的是个懦夫,我爱的是个心胸狭隘、空有其表的自私鬼!”

叮当的话语将鲸群冻结成浮冰静静地浮在海面。愣怔间,叮当却潜身入水,很快便消失在黑暗的海底。

“父亲,我想这可能是一场误会。我和石头恰好听到了风哨和叮当妈妈的对话。我能确信她和部落里所有的女性一样热爱太阳部落,并深爱您。”

“难道我不是一个部落的鲸王吗!需要我的孩子提醒如何去明辨是非!”

“看吧,一个恼羞成怒的家伙。”母亲说,“不早了,大家都散去吧。让这些永远只知道斗蛮力的家伙,用友谊去修复本就不该出现的伤口吧!”

奶奶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她的灵魂似乎依附在母亲的身上去了。现在的母亲俨然年轻些的奶奶。母亲的话叫鲸群发出一阵清风般的哄笑,而后各自散去。海面上只有父亲、母亲、风哨、我和石头还留在那里。

“对不起,是我破坏了太阳部落的安宁。”风哨说,“我会履行决斗的承诺,今夏之后不再出现在白世界。但愿叮当能在太阳部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也许彻底断绝与白世界的关联并不是什么坏事儿,”母亲说,“至少你会安心寻找真正属于你的爱情。”

“我更在乎的是决斗的胜负。至于履约,只要不妨碍我,我才不会在乎你是否守信。”父亲淡淡道。

“我是个男子汉,‘信’对我而言甚至胜于生命。”

“今天是个好日子。至少从今天起,晚间那些怪异的鬼叫可以消失了。”母亲说。

“母亲,也许我该和石头去找找叮当妈妈?”我说。

“一个母亲是不会离开部落太远的,还是叫你的父亲去吧。他熟知那些约会地点。”

“夫人!我…”

“快去吧,我也该休息了。你们也都回去吧。照顾好自己的家园,生活的狰狞尚未显露,但愿你们会顺利度过不久将要到来的冬季。”

鲸群散去,海面恢复了固有的安宁。而我的心情却在这个不寻常的夜晚变得明朗了起来。那些个总是让我不安的暗夜中的眼睛、诡异的啸声,以及神秘的未知和纠结造就的混沌的心境,这一刻终于归于平静了。

0

十五、浮尘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