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青春奏鸣曲>第七十三章 暑期杂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三章 暑期杂记

小说:青春奏鸣曲 作者:曾入伍 更新时间:2018/12/2 14:17:36

一个夏日夜里,我睡得正香,突然电闪雷鸣,下起暴雨。轰隆的雷声仿佛就在耳边鸣响,吓得怡娴跑到我的床上。

她上床将我紧紧抱住,头埋在我的胸口上身体颤抖着。我醒了过来,讶异于怡娴的拥抱,听着雷声,揽住怡娴的小腰,侧过身让她舒服点。她根本没有理会,依然双臂紧搂着我的上身,喃喃地说:“抱紧我,亲爱的,我怕。”

黑暗中,不断有闪电划过,我用手轻轻地在她后背抚着,并没有说些什么,也没过度的动作。

有了和昕媛的经历,面对此时的美女姐姐,我已不会像初哥那样手足无措,知道该温柔待她,用亲密的动作抚慰,以消除她的恐惧,直到她不是那么害怕了,才害羞地与我分开。

我抬头看着怡娴的眼睛,那双长而媚的眼睛有些朦胧,又有些迷离,眼波流转,满眼的情意。怡娴温柔地看着我,下意识地用手抚弄着我的头发,“我回去睡,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姐,嗯,下雨了,是睡觉的时候。”

早晨醒来,怡娴笑咪咪地说:“小弟,昨晚的事,不许再想,也不许说,好么?”

“Oh,sure. My honey.”我用英语回应了她。

她听了那个honey,脸上一红。

从这一刻起,我们就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似是而非的姐弟关系上了,更是种说不清楚的亲密。

我与怡娴到了这个地步,完全是自然而然。共同生活近10个月,二人为对方而想,形成了默契。我很享受这种相互扶持,得到关爱的生活;可有个温暖小巢生活的种子早已在怡娴的心里落下,开始生根发芽。这样的心态她已有多次表露,只是我不是那么敏感。每当我离开她多几天,怡娴都会思念成疯,尤其是在晚上,回到家里孤独一人,只有想我才是她的最大安慰,她就躺到我的床上,嗅着我的味道,怀着早日见到我的期望入睡。

这次的雨夜雷电,只是一个契机,让憋在心里许久的感情爆发,切切实实地把我当成了她的保护神,在恐惧中拥着我,在我的胸怀里得到心安。

只是怡娴没想到的是,我是那么自然地将她拥入怀中,没有一丝尴尬,让她没有片刻不安,就像本该那样,自自然然地发生了。她把这个称作:“小弟,是不是我们早就心有灵犀,心意相通?”怡娴在这方面很是为我着想。她是用一种完全合并的同居的生活方式,演绎这段姐弟之恋。

“不,亲爱的姐姐,我只是知道有你在家真好。”

我的这句鬼话,却把怡娴说得眉开眼笑,满足得一塌糊涂,因为这也是她的切身感受。

我们把那个二居室当作“自己的家”布置,怡娴把居室装饰得很温馨,很有些小资风格。家里各种电器都配齐了,生活方便多了。实际不需要我们做很多家务,就是一些基本的,她收拾屋子、洗衣服,回家的时候顺便把食品、蔬菜买回来,而我做饭、洗碗,打扫房间和其它体力活,这就是我们的默契和主动照顾对方。

夏天天热,两个房间都装上了空调,让她们组合相关的人总在周末过来开个Party,聚在一起热闹,这时加上了艾萌、李大经理人等。Party都是酒会,只安排些许的下酒菜,由我准备女性喜欢喝的微酒精鸡尾酒,设个吧台,备几个雪克壶,在她们面前大耍特耍。她们说起自己的事,我又充当招待员,沏茶倒水,在她们招呼下干些杂事。

一晚下来,六七个女来宾喝得尽兴,却没有大醉。最后舫歌、雨然、瑜珊留了下来,把大床、沙发让给她们,怡娴睡到我的床上,我被她们挤到外面修炼。

这是我与怡娴还有她们组合的朋友在一起时的真实记载。

关键是,我与怡娴不因关系更亲密了,而影响到各自的学习和工作。业余时间她该去图书馆、该去实习就去,我该去课外小组、该去练功也得到她的督促,见我埋头于苦读中,她会关心地在桌边放上一杯水。

她更多地介入到我的思想成熟与成长上,用她的见识启发我的认识,使我对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有与高中老师讲的不同理解。我们相互讨论了很多问题,她都举一反三给我答案,还让我自己选择哪种结果更有理性,或是符合社会正义。

我知道她对我是有要求的!

怡娴、舫歌、雨然、瑜珊四人组不仅是一个音乐歌舞组合,还是一个创业小组,紧盯上海的商业环境,制订和付诸她们的创业计划和行动。放暑假,之所以怡娴还在上海,是因为她们四人除了“四季之花”的商业演出外,也试着建立她们第一个创业项目,一个文化创意公司。

所以,怡娴这里就成了她们的大本营,承载了她们无数的梦想和汗水。

我对她们做的并无兴趣,却对她们的行事风格有几丝欣赏。她们热情,想象力丰富,对于数字敏感,四人一起可将一个企业或一个项目的方方面面撑起,做出的计划书和调研报告十分完整,有说服力。读了她们的种种文字材料,也打开了我在写作上的另一扇窗子,帮助我早早脱离了学生腔的文字和叙事方法。

经历了种种与社会相交集的刺激和多样的生活,有的如此浪漫又富于色彩,有的如此惊险却难能遇到,让我有了超过同龄人的成熟。慢慢地我也感性起来,心头充满了一种感性的动力,亦有理性的思维矫正着我,而且有那么一种想要抒发的愿望。

思想的成熟,写作的欲望,已不能遏制,把所思所想所感所发揉合一起,写呀改呀,形成自己的随想录。

语文老师说过,写作需要创作的激情!一篇好的文章,不仅要有感而发,还要灵感催动,一气呵成,一泻千里,一发不可收拾!

我是不是如此呢?有时似乎文如泉涌,写起没完没了;有时似乎心念一闪,半夜起来也要记下那一闪之念;也有胸中吞吐着磅礴的写意,却难以下笔,找不出合适的切入点,空有那番心思。

以前,我写作的能力远不如数学运算,常常坐在写字台边,想上半天,也得不出好的思路,苦思冥想,仍一无所获。我以为自己就是没有那种高超的写作能力,但现在不再那么认为了,只要你有写作的欲望与冲动,勤写勤练,假以时日,就会写出不错的文字,常写、常记,笔下的文字就美丽和流畅了。

为了丰富写作能力,按照几位大姐姐的建议,我读了一些书籍,尤其文学作品,用那些作品的思想力量、感情力量、文采辞藻丰富我的内心世界,提升我的思想感情境界,最终与自己的经历、阅历、想象力结合,达到妙笔生花的境界。

读那些书时,有时我很是投入,一看就是一夜,读书读到天破晓。

离开三亚,我去了香港,一是为了护照签证事,二是给李老太爷复诊,没多停留就回上海了,还有好多的事要做。

回到上海,很快我就回到“家”里。

我拿出在香港给怡娴买的一条项链,虽不是名贵的质地,但胜在款式新颖时尚,吊在胸口也会吸引很多的女孩子。怡娴当即戴到脖子上对着镜子欣赏,不时地转着方向,看着镜子中项链反射的彩色光亮。然后,转向我说:“亲爱的,你看我戴着它漂亮么?”

“嗯~不是你戴它漂亮,而是你戴它,它才漂亮。”我打趣地说。

听了我的话,怡娴脸上还露出羞涩的神色,我变相地夸她美,让她心里很受用。

我既有正常的感情交流,也有不正常的感情纠缠。

那就是放弃不了昕媛,与她依然有所交集。面对这样的困境,我很是矛盾,但头疼只是头疼,过后该见,还得去见,这不从香港回来,我也给她带了礼物,以平息上次她的抱怨。

周末,我借着回姥姥家,偷去了昕媛住处,为她献上了一条同样精美的项链,还有答应为她买的性感服装。对于她的身体尺寸,昕媛早就告诉了我,所以在香港为她买衣服一点也不困难,却是很难为情。

她穿上我拿来的裙衫,照着镜子仔细看,看了半天。我不知她看什么,是检查合体否,是去发现哪美。

她看完了自己在镜子里的形象,面对我说:“小弟,你口口声声说穿这样的衣服太难以为情,你却很大胆地给我买了,那你是何等居心?”

哦,罪过还是我的!不是你要,我会这么没羞么!

昕媛没脱下这件性感而时尚的裙装,带着我直奔豪华游船码头,晚餐+夜游浦江。江船上,就显昕媛这个美丽的少妇、性感的精灵,男人都盯着她看,连女人也羡慕她穿的时尚风情。

昕媛确实长得魅惑,从上到下,从外貌到身材,从服装到佩饰,都是那样美艳精致;举手投足、笑语嫣然间,让人丢了魂、失了态。非我,其他任何男人没有不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

我和这等美人携手为伴,对坐共餐,满足了我小男人的极大的虚荣心,在那些同船的大佬面前,傲然挺立,睥视群豪。

在那一刻,人真是矛盾的!事后,我安慰自己:还是法道自然吧……

0

第七十三章 暑期杂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