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火游龙>楔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楔子

小说:战火游龙 作者:清澈的溪 更新时间:2018/11/10 20:58:58

太阳渐渐西陲,在独头峰上红军老八团指挥部里,团长杜飞虎手里夹着烟卷焦急的来回渡着步子,政委刘英斌脸色苍白,整整高烧了一天一夜,现在刚刚有点好转,正躺在临时的行军床上微微闭目。

  团长突然猛吸了两口烟说:“政委啊!不行就让直属连上吧!我们总不能把三个营的骨血都拼光了吧!”

  “老杜!你可想好了,我们手里就剩下直属连了,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情况我们可连个后路都没有了!”政委刘英斌有气无力的说。

团长狠狠的又吸了两口烟,停顿了半刻,然后一转身,斩钉截铁的说:“管不了那么多了,离总部规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就让直属连换下三个营的老底子。”

司令:“我命令,直属连半小时之内火速接替三个营的阵地,撤下来的三个营就地集结做预备队!”

是!传令兵小王转身要离去,跟正进来的警卫班长景涛撞了个满怀,景涛照着小王的帽檐拍了一下,道:“你小子还是这么毛毛愣愣的,”

  小王:“是!班长!”

  景涛:“下次注意!去吧!”

  “是!”小王飞快的跑了。

  景涛一进门大声喊到:“报告!”

  团长不厌其烦的说道:“啥事,快说!”

  景涛:“报告团长!抓了一个奸细!”

  团长:“奸细?带上来!”

  景涛:“是!带上来!”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被五花大绑的押了上来,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矮,一米六七左右,脸黝黑黝黑的,只是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眼珠锃明瓦亮,

  团长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扭过脸问景涛:“怎么回事儿?”

  景涛回答:“团长这小子在山下鬼鬼祟祟东张西望,被我们的暗哨给抓了个正着,还牵了一头驴,一看就是敌人派来的奸细。”

  “俺不是奸细!”少年操着一口胶东口腔着急的反驳道。

  “你不是奸细?那你鬼鬼祟祟的干嘛呢?“景涛立刻质问。

  “长官!你们有危险!俺可不想和你们死在这里,你们还是快跑吧!”

  少年一开口倒是让团长杜飞虎有了一丝紧张了,政委微闭的眼睛也睁开了,

  团长赶紧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快说。”

  少年:“我刚才从后山的路上走着刚觉得有点憋的慌,解开裤子想拉泡屎,刚蹲下,就看到前面来了一队官兵,骑着三轮摩托都停在五百米以外,吓得我屎也也没啦,赶紧往山前跑,结果被你们给抓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团长一下子觉得心里一紧,后脊梁直发凉,因为少年真的不像奸细,只是稍一犹豫,团长就给景涛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景涛赶紧吩咐战士去后山看一看。

  果不其然,一队武装精良的部队,正在后山攀岩,山头已经被占领,情况十分危机。

  景涛:“团长!给我们留的时间也就十几分钟,如果等敌人全部登上来一旦进攻,我方只有一个警卫班,和全先遣军团唯一一台团级电台及两名机要员。”

  这个时候政委也躺不住了,艰难的坐了起来,“老杜你给我留两颗手榴弹,你和警卫班带着电台赶紧走!再晚就来不及了!”政委艰难的说着。

  “开什么玩笑!景涛你带着政委先走,其余人跟我先去顶一阵子,我到要看看是些什么混蛋玩意儿,敢来掏老子的窝!”团长有些急了。大声的吵着掏出手枪就往外走。

  “老杜!你站住!你冷静一下,从西征失败的的经验来看,国军内部确实有一支非常厉害的小分队。要不是他们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打乱我军部署,袭扰我军各级指挥部,我西路军何至于败得这么惨。老八团可是我们的命啊!不能毁在你我的手里,如果那样,那我们真的就成了老八团的罪人了。”政委急得艰难的站了起来,用尽全部力气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

  “我有办法!”这时候年轻人开口了,大家都整齐的看向他。“你们别吵了,再吵下去我们就都完了,”

  政委首先开口了,“小同志你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讲,”

  少年:“那好!首先按这位政委长官的话,先派人下山通知救援部队赶紧增援,”

  团长皱着眉头,“准!”

  团长刚说完准字,就有人往山下跑了。

  少年:“其次就是让机要员背着电台赶紧下山!”

  “准!”

  在年轻人刚说完,团长紧接着说。

  两个机要员急了,“团长我们不走,我们是老八团的一员,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走,”

  “费什么话!你们是党培养的技术人员,党的宝贝,赶紧带上电台马上走,执行命令!保住电台就是你们的责任。”团长有些不耐烦了,瞪起眼睛看着他们。两个机要员转身走了。

  团长再次看向年轻人,“那下面呢?”

  “下面就是?”年轻人迟疑了一下,接着说到,“让景班长带人前去抵挡一阵,抵挡五分钟,然后边打边撤,拖延时间!”

  “接着说!”团长还是直盯着年轻人。

  少年:“刚才我上来的时候看见指挥部左边有一堆高一尺多的杂草,我们三个人去那里躲一躲,很有可能就会躲过这一劫!”

  团长:“不行!你和政委去草丛里躲着,我带着警卫班上,”

  少年:“长官!你可想好了!这群敌人可不是一般的敌人,弄不好团部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他看着景涛意味深长的说,意思再明白不过,包括机要员在内加上警卫班这些人都可能是九死一生。

  政委再次开口了,“老杜我求你了!老八团离不开你!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没有哪个人是怕死的,但党的事业比起个人生死哪个更重要,你难道还分不清吗?”

  看着政委两只通红的眼睛,团长没有再说下去。反倒是政委再次发话,对着景涛深情的说:“执行命令!”

“是!“景涛转身离去,团长解开年轻人的绳子,两个人扶着政委向草丛走去。

 景涛带着警卫班十一个人,刚到后山,就与敌人相遇了,警卫班的战士也都是从团里挑出来的好手,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手,可是与敌人相遇之后在敌人强大的火力之下,没过两分钟就牺牲了六七个,景涛咬紧牙,奋力的还击着,可是敌人的火力太强了,压的他直接抬不起头来。

  那么这只部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火力配置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支部队是有国民党陆军总部直接组建并领导的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团级!队长徐志成,黄埔九期,出身武术世家,由于在校期间成绩优异,被选中与其他十七名学员保送美国最神秘的游骑兵训练基地进行深造。

  而美国游骑兵也是美国最神秘最古老的特种兵组织。其辉煌战绩和其在美国军方的地位也是从来都不会动摇的。

  这十八名优秀的学员能够最终走出这个基地的只剩下十三名队员,有五名队员在神秘的实战训练中牺牲了。

  回来的十三名士兵,除了两名士兵被戴笠以各种方法弄到军统去之外,其余十一名队员全在这支部队里。

  这只部队共七十七人,除上述十一人外,其他队员皆来自各个部队精英中的精英。全部上尉以上军衔,个个身经百战,身怀绝技,近身格斗更是以一当十。

  其建制有六只突击队和四个特别小队组成,这六只突击队每队十人,配置如下,汤姆逊冲锋枪,美式手雷四颗,弹夹十个,行军匕首及手枪各一把,消声器一支。四个小队每队四人分别为轻机枪小队,狙击小队,枪榴弹小队,轻型迫击炮小队,全副美式装备。由于是带有美国游骑兵快准狠的特色,所以每个队员都对自行车,摩托车,汽车,骑马等都熟练掌握。甚至还有几名队员能驾驶飞机。他们行动迅速而诡异,强悍而绝情,非战时需要,从不留俘虏。

  就是这样一支强悍的部队,其火力远远超过一个正常的团级单位。所以两军相遇,景涛能不吃苦头吗?这支部队除了两名机枪手在山崖下接应,两名狙击手在山顶接应,其余全部参加了战斗。

  本来徐志成命令第六小队安装上消声器,准备偷袭,突然狭路相逢,于是他命令第六小队后撤,卸下消声器,其余小队一起压上,实行强攻,并命令枪榴弹小队和轻型迫击炮小队支援。

  结果可想而知,景涛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带上来的十个人,转眼就剩下两个人,还有两个重伤的,刚到五分钟,两名重伤员就哭着喊,“班长,我们掩护你们先撤,我们不行了,赶紧撤,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景涛本来还想抵抗,可是一看,已经没有意义了,再不撤就得死在这里,任务也就完不成了。于是下令带着两名队员后撤。

  刚撤出十几米就听着一声巨响,抵抗的枪声再也没有了,景涛赶紧跑,接着一名战士又被狙击枪击倒了,剩下他们两个人边打边撤。

  刚到团部一侧,徐志成突然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前面的草丛,犹豫了一下没有过去,但还是用枪扫了一梭子,接着继续追击。

  没一会儿就追上了景涛,这时候另一个战士也倒下了,景涛边打边跑,很快就看到了两名机要员,景涛大喊:“快跑!”

徐志成看到了机要员身上的公文包眼睛一亮,立马指挥部队全线压过去,不许停留。

“是!”

  到此时,徐志成的士兵除一人轻伤外,并无战损。眼看着两名机要员中枪倒下,景涛也急了,发疯似得,还击着,也不退了。“砰!“的一声,一颗炮弹在景涛身边炸响,景涛应声栽倒。

  就在这时,直属连终于赶到了,紧接着就是一场激战,双方各不相让直属连是一个加强连,二百多号人,疯狂的不计后果的往上冲,渐渐的徐志成的特种部队也有了伤亡,一死,好几个伤的。徐志成一看大势已去,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就下令各队交替掩护,原路返回了。

  直属连连长郭二亮,杀的眼都红了,紧跟其后,但始终得不到便宜,直至山顶徐志成趴在最高处掩护其他队员鱼跃式滑了下去。他最后一个直降,准确落地,等郭二亮赶到时,徐志成已经带着他的部队撤离了战场。留下的只是满地的弹壳,连死的伤的队员全都带走了,气的郭二亮暴跳如雷。

  孙二亮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大声喊到:“赶紧找团长和政委去啊!”

  此时团长杜飞虎正顺着绳子从悬崖下往上爬,绳子就是刚才绑年轻人的那根绳子。

  原来年轻人被解开以后,没有把绳子扔掉,而是攥在手里,当来到草丛时,发现有一块凸起的石头,于是立马把绳子的一头拴在了石头上,另一头拴在了政委的腰上,示意让政委先下去,接着自己也下去了,最后团长也犹豫着下去了。

  刚下去不一会儿就噼里啪啦的听到了一顿子弹,如果真的趴在草丛里,非死即伤啊!辛亏年轻人机智,觉得还是不安全,才把绳子顺下来三个人都吊在悬崖下才躲过这一劫。

  团长爬上来一摔帽子破口大骂:“奶奶的!老子从黄麻暴动开始大大小小打的仗不计其数,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窝囊的,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这时气喘吁吁的政委也被少年拉了上来,说到:“老杜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只要你我还在,老八团还在,报仇的机会有的是,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我们还是看看战损吧!”

  直属连长郭二亮看到团长政委安然无恙,心里总算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了,但是却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一仗虽然把敌人打退了,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还没有出发的直属连一听团部有危险,团长政委生死未卜,全连二百多人疯了似得往山上冲,至使一百三十几人死伤,战斗力减员三分之二。

  三个营的阻击任务也完成了,敌人撤退了,三个营损失殆尽,一千人,剩下不到二百,连排级干部损失大半,二营长负重伤。全团一千三百多人,拼到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一个营。

  这时夕阳西下,西天上只留下一大片血一样的云,惨烈的战场上一片焦土,尸横遍野。

在一九三六年的这个寒冬,在国家内忧外患的艰难时刻,国人还在相互残杀,无休止内耗,死的都是中国自己的兄弟啊!少年心事重重地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场景不由得感叹!

10

楔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