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战争风暴>第十九章 誓死坚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誓死坚守

小说:战争风暴 作者:努nu 更新时间:2019/1/8 17:20:37

“孩子们,武装起来,听听这战场的轰鸣,无数勇士牺牲在故乡的土地上,为了我们的精神与信仰,他们不能通过一步。”

“誓死坚守!”

天呐,他们是真的要和我们拼命啊。

“安德烈斯,这可真是奇观奇景啊,要是有相机我一定会拍下来的。”沃尔夫看着路旁排成一列的标语牌饶有兴趣地说道。

“你还有兴致开玩笑,高堡人已经打算和我们血拼到底了,说不定以后会死更多人。”我看着眼前壮观的场面心里着实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每前进一步,就有更多的尸体躺在沟壑之中,脏乱的衣服和带有腥臭味的尸体被胡乱丢弃在道路两旁,七横八竖的躺在一块,苍蝇聚集在一起犹如一团团黑色的小飓风在尸体上方发出嗡嗡的响声,享受着来之不易的饕餮盛宴,乌鸦们也停留在死尸上,撕咬着尸体上的肉块和内脏,凝固的血液顿时染红了周围的土地。

而在道路两旁又是无数个碎裂的标语牌,它们插在道路两旁一路延伸过去,望不到尽头,旁边炸毁的土地里也有许多标语牌倒在地上,上面鲜红的字样很是显眼,积雪在暗淡的阳光下消失殆尽,只留下了赤裸的地面,褐色的大地上到处都是弹坑、尸体、废弃的枪械以及成群的苍蝇和乌鸦,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和腐烂的恶臭味,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怀疑这里是充满诅咒的是非之地,就像大人跟小孩讲鬼故事时的场景一样。

马上就要到前线了,这一路上我们已经对死亡感到麻木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顶着一副呆板的面孔,对周围可怕的场景完全不在意,要是在以前肯定有很多人会吐的,说不定还会吓到腿软,但现在大家都出奇的冷静,好像人世间所有的事都与自己无关,浑浑噩噩的度过眼前的生活。

等到前面有人传来号令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们已经到达了前线后方的交通壕,这里的士兵都在一个劲的搬运尸体,他们把尸体丢在事先挖好的大坑中,然后用铁铲把旁边的土堆铲起胡乱往里面一填,最后再叫一个人往填满的大坑上随便插上一个木制的十字架,别小看这种葬礼如此随便,这可是对我们的最高待遇了,至少还有个十字架能证明你死在这里,比无人问津的躺在土地上要强多了。

这里肯定忙活了一段时间了,因为这里我已经看不到多少尸体,反倒能看见一堆十字架东倒西歪的插在地上,那些还在忙活的士兵根本就没有闲工夫看我们一眼,全都在埋头挖掘新的墓地,当然有些士兵也挺闲的,不过都是些手里握着狗牌,埋头计数的家伙,当我们进入战壕后,发现这里的士兵生活条件并不理想,一个个都是顶着淡淡的黑眼圈,看来他们的睡眠质量有点低,不知道我会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安德烈斯,那个家伙穿的有点复古啊。”沃尔夫指向前面的一座哨塔说道。

我抬头看向那里发现一副铁皮罐头正站在上面,一开始我以为是眼花了,但等到我凑近去看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一副人形的盔甲,里面还包裹着一个士兵,他正透过头盔里面的缝隙朝着对面阵地望去,我是真的不敢相信都这种年代了竟然还有盔甲这东西,这种把全身上下包裹成铁皮壳子的防具不应该早就过时了吗,难不成现在的盔甲还能发展到挡子弹的地步了,就算能挡住子弹,碰撞造成的冲击力也足够把里面的人震死了,上级到底在搞什么,竟然让这种被时代淘汰的东西上战场这不明摆着让其他国家的人嘲笑吗。

盔甲在阳光下散发着微亮的光芒,每一次微小的移动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金属碰撞声,浓厚的金属质感冲击着我的眼球,不得不说这种来自古代的防具确实能让周围的人肃然起敬,哪怕是瘦如骨柴的人只要穿上这种巨大的铁制防具就能给人一种威武雄壮的感觉,但是这种防具和古代的盔甲还是有些不同,古代的盔甲一般会考虑到美观,盔甲的表层会有优美的线条进行装饰,让人穿上去不至于那么臃肿,但这个盔甲真的就是一副随便打造成人形的铁皮壳子,没有丝毫美好,甚至还有点丑,外形臃肿不堪,部分地方甚至还有没有打磨好的痕迹。

突然,盔甲的头部传来一阵清脆的碰撞声,随后一颗金属物体掉在了地上,但那个被击中的士兵却只是默默地朝地板瞟了一眼,然后继续把视线投向对面,我和沃尔夫感到很奇怪刚刚究竟是什么击中了那个士兵,正当我们感到好奇的时候,一颗尖状的金属物体从哨塔上面滑落下来掉在我的脚边,我把它捡起之后才发现这是一颗子弹头,从口径来推算大概是步枪子弹,威力和穿透力在所有子弹中算是顶尖的类型。

“沃尔夫,你以前见过有人放哨被打死的吗?”我便沃尔夫问道。

“那当然见到过,你也看见我以前经常在战壕里观察对面,就是看哪个倒霉家伙从战壕里露出脑袋,然后一枪打死他。”沃尔夫接着说道,“特别是哨兵,那可是我们狙击手的重点关注对象,基本上是出来一个打死一个,不过那种情况基本上发生在战争刚开始的时期,之后就没几个人敢探出头了。”

“高堡人以前还有哨兵这种东西,我还从来没有注意过。”我不禁对自己的观察能力感到惭愧,打了这么久的仗竟然还没有摸清楚对方的侦查手段,我一直以为高堡人和我们一样都是用战壕潜望镜观察地表的情况,就是那种朝两个方向垂直弯曲的望远镜,用那种望远镜可以在不探出脑袋的情况下通过镜筒看到地表的情况,不过就是视野不好,而且看的眼睛累。

“那当然,毕竟没几个人敢探出脑袋,很多人都不知道哨兵的存在,”沃尔夫用舌头舔了下干燥的嘴唇说道,“不过没想到给哨兵套上盔甲还有这种奇效,真是佩服军方的想法,我以为盔甲已经淘汰了呢。”

“你觉得那副盔甲可以撑多久,我看头盔好像已经凹进去了。”

“放心吧,我们这里和敌人阵地隔了两公里,子弹打到这里也没多少威力了。”

正当我和沃尔夫打算走进地堡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喧嚣,急促的脚步声顿时充斥着整个战壕。

“快走,有什么话到长官那里去说!”

“兄弟,我真的只是个记者,只是想混口饭吃,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叫你走快点走!”

一个士兵正推着一名瘦弱的男人穿过战壕,男人身上穿了一件破烂的棉衣和裤子,这在大冬天是肯定不够用的,从他一边走路一边发抖的姿态就已经能够看出他已经不堪重负,现在把他比喻成一个流浪汉毫不为过,但从士兵手里缴获的相机来看,他可能确实是一个记者,他无助地看向周围的士兵,但迎来的只是其他人好奇的目光,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外来的家伙如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没准还可以借机捉弄他一番。

男人蓬乱的头发飘散在冷风中,他双臂紧抱在胸前,不断祈求着背后催赶他的士兵,我对这种外来人没有什么好感,所以打算转身回到地堡继续休息,但等到男人靠近我时,我发现他的面孔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我缓缓睁大眼睛仔细观察着男人蓬乱头发下的面孔,慢慢想起了曾经在家乡的经历,没错他就是那个记者,那个快要被老板开除的记者,当初我明明把他甩开了,他是怎么来到前线的,难道他找到其他人帮他吗?

“喔,这年头还能在前线碰到记者,最近新鲜事挺多的啊。”沃尔夫颇有趣味地看着男人渐渐消失的背影说道。

等男人彻底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所有人又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继续刚刚中断的话题,沉浸在无聊的笑话中,好像就当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这种诡异的气氛充斥着战壕的每一处角落。

“安德烈斯,快点进来,别在外面冻着了。”

当我缓过神来时,沃尔夫已经坐在地堡里面喝着热茶,我慢慢走向他的位置把冲锋枪放在地上,然后捧起一杯热茶呆呆地坐在地上取暖,现在不是关心那个男人的时候,新的战斗马上就要来了,必须赶紧调整好心态,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刚刚从后勤处领到的香烟,马上点燃了一支叼在嘴里,任凭飘渺的烟雾在我眼前环绕、变形,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刚刚被冷风侵蚀的大脑顿时充满了一股暖意,慢慢把我带向了无忧无虑的幻境,我缓缓闭上眼睛,回顾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最后陷入了梦乡,在梦里我看到了一串鲜红的字迹,血红字迹的身后是无数亡灵的惨叫和惨绝人寰的屠杀。

字迹并不长只有寥寥数句:誓死坚守!

0

第十九章 誓死坚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