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龙将军传>第二十二章 忍辱负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忍辱负重

小说:白龙将军传 作者:大虾无刀 更新时间:2018/12/7 8:16:33

王林身死的消息传到狮王寨,整个山寨陷入了极大的悲愤和恐慌之中。鹰隼寨无敌霸王龚霸的书信上说王林一行在穆棱关遭到不明人员伏击。王林和计恭不幸战死,张义重伤。

  兴鹰隼寨巡逻人员及时赶到,把张义救上山。信函中还说王林、计恭以及其他随从人员遗体已经装殓完毕,请狮王寨派人取回安葬。

  这个消息无疑晴天霹雳一样,大家心里都清楚不明人员是假,被鹰隼寨暗算是实。一方面没有证据,只是猜测,就算找鹰隼寨对质,拿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另一方面寨中一天损失王林、计恭和张义三名功夫好手,剩下的人根本不是鹰隼寨对手。绿林中盛行的是倚强凌弱,弱肉强食,拳头不硬,光耍嘴皮子行不通。

  当下众人推选前去迎灵柩的人。叶子文因张义尚在鹰隼寨于是自告奋勇。王琪知父亲身死,大哭不绝,数度晕厥,醒后一再坚持要去迎灵。众人担心王琪性急口直,且悲痛之下,言语之间触怒对方,遭到不测,于是均不让其前去。

  叶子文草草收拾后,便带领二十余人下山。叶子文行了半日,突然听身后马蹄声响,到了跟前,只见王琪全服披挂,手持青锋剑。子文一看就知道王琪私自下山要去鹰隼寨拼命。

  当下无奈,拦下了王琪的马,说:“大小姐意欲何为?”王琪满脸悲愤之色,恶狠狠得说:“我要去报仇。”“报仇?怎么报?拿着你的青锋剑从蒙山山脚杀到山顶?不是我小瞧大小姐,您功夫虽高,但还屠不了鹰隼寨。”

  王琪头一偏,故意不看子文说:“大不了死在那里,也胜过山上的一群胆小鬼。”子文叹了口气,说:“死,确实是结束痛苦最好最快的办法。但你考虑过没有,你一死不要紧,您父亲和众位弟兄的遗体还在那里呢。你这一拼,怒气出了,鲜血也洒了。可是您父亲和众位弟兄的遗体怎么运回沂山?您打算让您父亲的遗体埋在异域他乡吗?如果大寨主地下有知是不会答应您的做法的。”

  王琪低着头,红着眼,半天答不上话,最后才说:“依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子文说:“仇肯定是要报的,但现在不是时候,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不但旧仇报不了,还会添新恨,到时候恐怕整个狮王寨就跨了。我想这肯定不是大寨主想看到的结果。当前最重要的是让大寨主和众位弟兄叶落归根,把遗体运回山寨,可以日日享受山寨香火。等我们积蓄力量,再考虑报仇的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必须要有把握,不能蛮干。”

  王琪说:“那好吧,我听你的,但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接父亲。”子文知不能强,只得说:“去可以,但你万事得听我的,没我的话,就算天塌下来,你也不准动手。”“好,我答应你。”

  众人到了鹰隼寨,由申宜春领着到了香堂。王林和众位弟兄的棺椁就摆在香堂的院子里。王琪一见父亲的遗体,扑上去抱住棺椁大哭,其他弟兄也暗自垂泪。

  子文向申宜春一拱手,说道:“沈寨主,在下想拜见无敌霸王龚寨主。”申宜春躬身回礼,说:“弊寨主早已在聚义厅等候。”

  众人一行到了聚义厅,只见龚霸高坐中央虎皮长椅上,其他人员分列左右。王琪一见顿时怒目而视,手刚握在剑柄上,子文急忙拉了她一把,王琪才把手从剑柄上缓缓移开。

  子文快步上前,鞠躬行礼后,说:“晚辈叶子文,受狮王寨众位头领之托,前来迎王寨主及众位弟兄的灵柩。”龚霸见子文态度恭敬,忙到:“哎呀,哎呀,真是惭愧啊,王寨主本是来参加我的寿宴。没想到却惨遭歹人袭击,是本寨保护不周啊。本寨特选了最上等的木料,替王寨主和众位弟兄收殓。叶兄弟可以随时把王寨主请回,本寨也将派高手护送,确保万无一失。”

  龚霸虽然蛮横粗鲁,但是个直爽汉子,平生不会撒谎,他原本想要是狮王寨的人敢叫板,就当场拿下处死,大不了跟狮王寨决一死战。反正在他心目中,跟狮王寨决战是早晚的事,晚一天不如早一天。

  谁知道叶子文举止谦恭,弄得他不好意思发火,只得临时编出这么段谎话来,由于他不善说谎,又是临时编的,内容虽然客气,但语气和面部表情却说不出的滑稽。

  周围的人都了解龚霸说发火就发火的脾气,原本都是手握着刀把子,随时准备拔刀的,这听龚霸这么一说,又是这么个腔调,扭扭捏捏,跟大姑娘似的,众人想笑,但又不敢笑,个别几个忍不住的只得用牙齿死死的咬住舌头,把舌头咬的鲜血直流。

  子文听到龚霸如此说忙答谢道:“多谢大寨主,但小人前来还有两件事需报请大寨主。”龚霸一举手说:“有话但说不妨。”

  子文说:“第一件是迎请王寨主及众弟兄遗体,这刚才已说了;第二件是山东境内众位英雄均知王寨主是为拜寿而来,安全进入鹰隼寨,却未安全出鹰隼寨。

  当前谣言四起,均直指贵寨保护不周,小人为贵寨考虑,若不惩治有关人员,恐之后无人敢入鹰隼寨半步,所以为了龚寨主的声誉,更为了鹰隼寨的声誉,请大寨主斩护送王寨主之人谢罪;

  第三件乃是我寨张堂主尚在贵山寨,这次一并迎回山寨,请大寨主允许。”

  一席话把龚霸说得哑口无言,半晌才说:“啊, 啊,张堂主因伤重,尚在昏迷,本寨主已经延请明医诊治,等其痊愈之后再令他归寨吧。至于护卫王寨主一事,乃是本寨三寨主夏勇之职。”于是当场发令,让手下喽啰将夏勇绑缚至法场,斩首示众。

  夏勇原以为只是走走形式,胡乱处罚两下就拉倒。没想到竟然斩首,拖下堂时大呼:“众位兄弟听着,一切计谋皆出于龚霸和申宜春之手,与我何干?”龚霸用双手掩耳,大喊:“速速斩首”。其他人在下面为了忍笑快要把舌头嚼烂了。

  叶子文见预期目的已经达到,便拱手告辞。出了大厅,王琪仍然悲愤交加。父亲之死已经令她悲痛不已,张义不肯露面使她更加恼怒。她之前早把一片芳心都放在张义身上,但事出突然,十几人进入鹰隼寨,只有他一人活着。狮王寨早有人窃窃私语,怀疑张义背主反叛。王琪这次来的一大目的就是要当面问问张义事情的经过,没想到被龚霸三言两语给挡住了。

  王琪站在天井之中,一时控制不住大呼:“张义,你在哪里?”子文见状急忙过去拉住王琪的手,只见两行泪从王琪脸上滚滚而下。子文也不知如何解劝,只得说:“先请回大寨主再说。”硬拉着王琪出了院子。

  叶子文等人成功的把王林和众位弟兄的遗体运回山寨,经过一番操办让死者入土为安。狮王寨因子文此行有功,令其顶替张义任商堂堂主一职。

  张义在房里呆了一个多月才外出办事。龚霸让其顶替了已死的夏勇任三寨主,主要工作就是负责鹰隼寨领地的商运工作。龚霸对其非常不放心,出入都有人跟随。因为是重操旧业,干起来得心应手,很快鹰隼寨的商运工作就步入正轨。龚霸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如流水一般不断进入山寨,高兴的哈哈大笑。

  龚霸等人也没闲着,依仗着申宜春的计谋,带领着林南和王芳不断跟狮王寨起摩擦。狮王寨犹如没了牙的狮子,在大虫面前只有节节败退。几次交手均吃了大亏,关达受重伤,路丁也被龚霸一锤打中,多亏南宫辰死命救出。蚕食鲸吞,不多久,沂山以南的地带全部被龚霸收入鹰隼寨囊中。

  纸终归包不住火,张义在鹰隼寨坐了第三把交椅的事情很快被狮王寨得知。这下也坐实了之前的猜测,张义在狮王寨的庄院遭到了部分激进分子的打砸。叶子文和南宫辰也受到牵连,叶子文辞掉商堂堂主,二人在山寨颇为尴尬。

  这里面最伤心的莫过于王琪了,父亲身死,山寨岌岌可危,心上人叛变,几乎把她压垮了。

  这一日,张义处理完事务,带领手下返回山寨。刚到寨门口,突然从远处跑出来几匹马,第一匹马上正是王琪,后面叶子文和南宫辰还有几个喽啰紧跟不舍。到了跟前,王琪一勒马,面似寒霜,大喝道:“张义匹夫,你站住,我有话要问你。”

  张义不敢看王琪,把目光直往叶子文和南宫辰身上看。接着一提马缰绳,不理王琪众人,打马进入了山寨。王琪在山寨外愤怒的大骂:“张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贼,你忘记我父亲在山寨如何待你了吗?养条狗还知道报恩呢,你怎么连条狗都不如?”边骂边把白色貂皮披风撕的稀烂,扔在地上。叶子文见状急忙上前牵着王琪马缰绳转头回狮王寨。

  王琪大闹山寨门之事很快就报到了龚霸跟前。龚霸很是高兴,命人去妓院取了两个娼妓送到张义庄院里。张义一整晚都闷闷不乐。小喽啰把王琪撕碎的披风送到张义面前,张义一看更加伤感,原来这件披风正是自己当初送给王琪的定情信物。张义从怀里掏出来王琪送给自己的镶玉匕首,感伤不已。

  心想:“真是世事无常,如果不是发生这么多事,自己恐怕早已和王琪结为连理了。”看了一会,命小喽啰将披风收拾了起来。不多久,两个娼妓送到,张义派一个小喽啰去大寨主庄院表示感谢。张义坐在桌子旁自斟自饮,两个妓女在旁边一个弹着琵琶,另一个唱着小曲。

  张义的胸中犹如压着一块千斤重的巨石,直压的自己快喘不动气来。张义命小喽啰把房间的门和窗户全打开,让凉风吹了进来,自己张开口,大口大口的喝着凉气,就好像在水底憋了半天,上来换气一般。

  张义看着房间里的布置,还有在弹唱的两个妓女,说不出的陌生感。他不知道自己当初的选择对不对,或许当初战死当场就没有现在的痛苦了,有的时候死确实比活着容易。

  但死是懦夫的行为!

  自己心中的不甘,又让他对死亡有一种恐惧感。他边喝便胡思乱想着,压根没听妓女弹唱的什么。正所谓,酒入愁肠,张义很快就醉倒在桌子上。与其说酒让张义醉了,不如说他自己想让自己醉了,因为压力太大了。

  之后的几个月内,前后发生了三次针对龚霸的刺杀事件。因为龚霸防范严密,均未成功。

  这一日,龚霸带领张义和王芳还有二十几个喽啰参加当地一个大户的寿诞酒。喝完酒一行人晃晃悠悠的回山。走到一处密林是突然从里面冲出二三十蒙面人,都骑着高头大马,呼哨一声冲向龚霸等人。龚霸一见不但不怕反而呵呵大笑,抽出飞虹刀与领头的蒙面人战在一起。

  王芳手持铜锤,张义挺白龙枪也加入战团。张义边打边感觉到似曾相识,忍不住望向跟龚霸对战的蒙面人。看了几招暗叫不好,眼来那蒙面人正使的是南宫辰的秋风刀法。

  张义急忙撇开对战之人,驾马来到龚霸身边。用枪架住南宫辰的刀,喊了一声:“寨主,我来替你料理他。”龚霸一听,退在一边,和其他的人厮杀了起来。

  张义持枪和南宫打了起来,只见南宫辰的秋风刀法比之前大有长进,一刀快似一刀,如秋风狂舞。张义越打越焦躁,心想再这么打下去,这些人一个也走不了。于是虚晃一枪,扭头策马就跑,后面南宫辰紧追不舍,跑出百余米,张义回头继续和南宫辰战在一起。

  张义见四下无人,边打边说:“四弟,我知道是你,龚霸武功高强,王芳也是力敌万人,你们今天不但报不了仇,如果恋战不走恐怕都得死在这里。听我一言,赶紧走。”

  南宫辰一愣,策马退后几步,想了想。忽然“滴溜溜”,吹出一阵声音,其他蒙面人听声音四散奔进树林里。张义清点现场,蒙面人死亡六人,无一活口,鹰隼寨也损失了三名喽啰。

  龚霸狠狠得说:“要不是这群兔崽子跑的快,今天一个也走不了。”

  时光荏苒,张义在鹰隼寨很快就过了一年。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发展如外甥打灯笼---照旧。只是有两个不同点,第一个是张义在山寨越来越受重用。一个原因是张义的经商战略同样在鹰隼寨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山寨内日进斗金,有了钱大家才有了挥霍的本钱,谁能不高兴呢?

  二个原因是张义为人豪爽,轻财好施,重信好礼,自己挣得钱一分不剩的全拿出来请兄弟们喝酒了,所以为大家所喜。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龚霸面前称赞张义。龚霸也很高兴,自信没有看错人,渐渐地打消了对张义的防范之心。

  第二个不同是申宜春莫名其妙的死了。有一天一家暗娼来了个绝色妓女,早有小喽啰禀告了申宜春。申宜春是娼院里的行家,婊子里的领袖,派小喽啰持一锭元宝送到老鸨子处,令新来的婊子一个月内不得接客。

  当夜申宜春带领两个喽啰,趁夜色下山,一头扎进娼院内。哪知进入房内刚摆上酒菜便闯进来十几个蒙面人,手里持着明晃晃的砍刀,口里喊着:“抓淫贼”。当场把申宜春和两个喽啰砍死,把婊子劫走。

  第二天龚霸大怒,派人调查,等人到了娼院发现从老鸨子到仆人,一个不见,连查了数月,影子都没有,成了一件无头公案。由于是死在娼院内,虽是山寨强人,名声也不好听,龚霸也只是暗地里派人调查,对外则称申宜春突发疾病而亡。

  马上又要到了龚霸寿诞,今年同样洒下英雄帖,请各地英雄上山饮酒。接到帖子的人陆续到赶往鹰隼寨,大寨里比往年格外忙碌。

  突然有喽啰汇报,说有一群蒙面人在北方边界伺机抢劫商队财物,损失颇大。龚霸大怒,想派林南前去,林南正负责寿诞事物,脱身不开。欲待派张义去,刚发下令箭,转头又后悔,让王芳带领二十几个喽啰下山。  

  寿诞当天,前来拜寿之人上百,都喝的酩酊大醉。龚霸心情相当好,喝了十几海碗酒,喝的踉踉跄跄。

  傍晚,送走了宾客,由两个娼妓搀扶着龚霸返回庄院。张义带领两个喽啰来到庄院外,跟守门的喽啰说:“我有急事要面见大寨主,烦请通禀”。

  一个喽啰答应一声,跑了进去,不多久跑了出来,说道:“大寨主在客厅等候。”张义解下白龙枪,交付守门喽啰手中,独自进入了庄院。

  进入了庄院来到客厅,只见龚霸正坐在右侧椅子上,满面酒色,昏昏沉沉。两旁有两个妓女一个打着扇子,一个唱着小曲。

  张义上前问安,龚霸抬头摆摆手命其坐在旁边。张义仔细观看龚霸的样子,虽坐在椅子上,但跟普通人站立差不多高,由于喝多了酒,心中燥热把上身脱的赤条条的,露出一身的腱子肉。

  王林那把飞虹刀就跨在腰间。龚霸一脸的醉酒之色,磕磕绊绊的说:“你来…有事吗?”张义站起身来,走到龚霸身边,躬身说:“属下近日觅得一件宝物,特趁此良辰,奉给寨主作为寿礼。”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颗夜明珠,闪闪发光。龚霸用手接了过来,说道:“自家兄弟,客气什么?”看完转身递给身后的妓女,说道:“呐,你们也看看这件宝物。”

  张义见天赐良机,上前一把抽出王琪送的匕首,向龚霸肋下就是一下。刀刃锋利异常,加上张义运足了力气。这一刀从这边直透出对面,鲜血如流水般淌了出来。龚霸负痛,口鼻内皆窜出血来,站起身来,举起椅子向张义打来。

  张义急忙躲闪过去。龚霸发狠,用手攥着刀把,把刀拔了出来,刀一离身,一股鲜血如激流般射了出来。龚霸右手拔出飞虹刀,施展自己的流星锤绝技,隔着十几米朝张义扔来,张义急忙躲闪,亏着龚霸重伤,准头不足,那刀在张义肩膀上拉开了一条大口子,鲜血流了一身。

  龚霸一身是血,“哈哈哈”大笑不绝,说道:“我一向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英雄,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一个...”说罢突然张倒于地,死在了那里。

  这一突发情况,把两个妓女吓得呆若木鸡。张义惊恐之余捡起飞虹刀,顾不得其他,飞奔而去,到了门口,一刀砍翻了门口之人,夺回了白龙枪,抢了一匹马顺着山路飞奔而去。等张义到了半山腰,山寨里人才知道龚霸已死,急忙敲响紧急钟。

  张义策马一口气跑到山寨门口,寨门紧闭。

  守门喽啰一见是张义,忙上前拱手施礼,边笑边说:“张堂主,您这要是去哪里啊?”

  张义内心万分紧急,面上却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说道:“我奉大寨主命,下山公干,你抓紧把寨门打开。”

  那喽啰眼见张义一身血,情知有变,但他素来知道张义功夫高强,不是易于之辈,于是说:“好说,好说,只是寨主规定要出寨需持寨主开门令,方许开门放行。小人斗胆,请张堂主出示。”

  张义越发着急,只得强压焦虑道:“寨主今日大醉,醉中命我下山办一件十分紧急之事,并未给我开门令牌,待我办事回来给你补上就是了。”

  那喽啰听如此说,内心便又猜准了几分,假笑说道:“张堂主,小人这里有上好的茶叶,您暂请下马,我给您泡上一壶。我令小喽啰上山帮您取出门令,如何?”

  张义心中焦躁,疾言厉色道:“我有急事要办,你耽误我时间,你能负的起责任吗?”那喽啰拱手道:“请堂主赎罪,在下无令牌不敢开门。”

  张义见商量不成,手起一枪,向那人刺来。那喽啰也非善茬,自己早防备在心,见张义枪到,急忙跳到城楼里。

  那喽啰一见自己安全了,便破口大骂道:“张义你这个小贼,不用说,一定是私逃下山,你乖乖的下马投降,我便饶了你一名,不然小爷我让你血溅当场”

  张义又气又急,把飞虹刀背在背上,举着白龙枪上前乱刺。谁知道那城楼甚高,刺不到上面的人。张义于是跑到门前要打开门闩,谁知道一靠近寨门,上面的人便往下射箭。

  张义几次抢攻,均无功而返。自己心想,罢了,士可杀不可辱,自己了结了吧。从背上解下飞虹刀就要自刎。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白烟从山顶直奔而下,原来是一人骑着快马飞奔而来。等那人到了跟前,原来正是二寨主林南。

  林南到了寨门前,说道:“奉大寨主命,前来送通关令牌。”那喽啰在城楼上一脸的不解,他原想自己这下可是立下大功了,但见到林南手中高举的通关令牌,心中大乱。

  犹豫了半天,他才说道:“请二寨主恕罪,张义浑身是血,前来闯关,在下这才将他拦下。既然有大寨主令牌,在下本应该放行,但刚才的情况,在下估计二寨主可能会有些事情了解的不全面,属下想先派人上山,待请示了大寨主后再放行,还请二寨主恕罪。”

  林南一听大怒,喝道:“放你的屁,你连大寨主的令牌都不认识了吗?还不滚下来接令?”那喽啰无奈,只得下了关,前来接令,刚从林南手中接过令牌,只觉得头顶一阵剧痛,顿时失去了知觉。原来林南的长刀已经把他的脑袋砍掉。

0

第二十二章 忍辱负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