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红花香飘太行山>第十六章:黑夜秘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黑夜秘闻

小说:红花香飘太行山 作者:独狼 更新时间:2018/12/6 12:32:36

第十六章

一月过去,采出的金矿石不多,主要是松软的沙石下是坚硬的花岗岩。红花的,青色的,灰不溜秋的,钢钎捶打出现白点儿,火星子乱飞。叮叮当当清脆响亮,遗憾的是进度缓慢。老国抡锤,甩开胖子,虎虎生风,震得红梅手臂发麻。一会,红梅抡锤,打得是很准,卖力不小,汗珠子滚落,双手都磨成血泡硬茄子,软绵绵的手变的粗糙不堪。老国心疼,皱紧双眉,叹气说:“这样下去不是个法子,会累坏你的,整天和石头打交道,甭说是女的,就是男的也够呛!”红梅抹去脸上汗水,呼哧呼哧喘粗气,无奈地感叹:“不服气不行啊,这石头刚硬刚硬的,是要动动脑子,光费力不见功!”老国拿起钢钎,指着磨钝的扁扁刃儿,有些为难地说:“你看这钢钎,天天烧了捶打,都短一大截子。怎么向三叔交代啊!”红梅琢磨一会,商量的口气说:“要不,就让三叔跟着开矿石吧。多少挣个钱,也能填补穷家。”

老国觉着有道理,三叔个子矮,总比女人有劲儿。就顺着红梅说:“这样对头。不知这矿石卖多钱,最好是卖一次心里就有底了。”红梅压低声音说:“你说的老谢大哥咋还不来?”老国沉思,抹一把脸,点着头说:“我估计快来了。”

这一天,他们空手回家,身体轻松心里沉重。太阳刚蹲在西山,就到家门口,一家人顿时愣住。只见门口的石台子坐着一个老头,戴个黑黢黢的草帽,穿着旧粗布衣服,家做布鞋,含着一个旱烟袋,正在闭目吸烟……从外表看还以为是讨饭的花子……

红梅先看见,小声说:“你看那个老头是谁呀,为啥蹲在咱家门口呢?”

老国开始注视,不认识,很陌生。脚步没有停下,快走近忽然有了预感,难道是易州城的谢大哥?脚步加快,对红梅小声说:“咱家来客人了。”

红梅有些纳闷,不相信,也犯嘀咕,男人说话有准儿。不再言语,紧紧跟随,看看男人说的准不准……

老国到门口,刚要搭话,那个老头站起来,摘下草帽,微笑着说:“老弟,还认得我吗?”

老国激动地说:“哎呀,俺的老哥哥,可把你盼来了!”说话就给红梅递眼色,小声说:“是谢大哥,赶紧开门。”红梅快走几步靠近大门,掏出钥匙哗啦几声,开锁推门,微笑着说:“快进来快进来。”老国也客客气气说:“是呀,大哥,快进去。”谢大哥闪身进院子。红梅等唐儿赶羊进去,利索地关好大门,高兴地进屋,谦虚地说:“看这屋子脏的,别笑话啊!”老国介绍说:“红梅,这是易州城的谢大哥。”红梅递过一碗热水,响亮地喊:“大哥好!”谢大哥接过水,说:“谢谢妹子!”红梅对唐儿说:“叫伯伯啊!”唐儿很懂事,很脆声喊:“伯伯!”谢大哥见这孩子机灵聪明,就夸奖说:“老国老弟,你们俩口子真有福啊,有个好儿子!虎头虎脑的招人爱啊!”一家人哈哈的都笑……

红梅小声对唐儿说:“咱们出去,让爹和伯伯说话吧。”娘俩就悄悄在外屋点火做饭……

老国见到亲人似的说:“大哥,你可来了,俺盼望多日,做梦都想,还心思你不来了。”

谢大哥悄悄说:“哪能失信啊。咱约定好的事,准没错!”

哥俩个像是亲兄弟,一句一句地对答:“你的金矿找到没有,我是专门为这事来的。”

“找到了,和你给的样品一样的。”

“出多少斤?矿石厚吗?”

“每天也就是几十斤,有三指厚。”

“加把劲儿多出些,我这次要运走。不知你有多少?”

“哎呀,头几天还行,扒开山皮就有,出的多。后来,下面都是刚硬的石头,当当的冒火星子,这不,俺的手脚都挂彩。你弟妹也受伤。干着急不出货!急死人!”

“动脑筋想想法子,多找几个可靠老实的人,咱是秘密活动,不能放炮,防止有坏人捣乱。”

“那好,俺找几个能干的。”

“这会儿有多少,我看看,心里有个底,”

“在窗户下,有一堆,你估摸估摸分量。”

俩个人悄悄走到矿石堆,老国撩开草把子,说:“就这些,你看看。”

谢大哥蹲下抓一把,细细端详,不住的满意点头说:“看色光挺好,不知含量咋样。”

老国拿碗在水里歪几歪,晃几晃,指着金粒粒说:“大哥你看……”

谢大哥眼睛挺亮,高兴地说:“有有,不少!”随手拍老国一巴掌。

老国美得嘿嘿憨笑,说:“大哥,你看有多少斤。金子多吗?”

谢大哥说:“我估摸有两千斤。运回去加工,看看含量多高。”

老国更来劲儿,说:“啥时运走?”

谢大哥低低的声音说:“夜晚。”……

这时,红梅热情地招呼:“老国,饭做好,叫谢大哥吃饭吧。”

老国和老谢进屋,不再客气,端起大碗呼噜呼噜的吃红薯面饸烙。这可是这个家里唯一好吃的,今天招待谢大哥这样的客人才拿出来……吃罢饭,看看天色变黑,星星出来,眨眼放光……

谢大哥顾不得擦擦汗,对老国说:“你赶紧找口袋装矿石,我去找毛驴驮子。”说完趁着黑夜走出村子……

老国急火火地说:”红梅,找口袋装矿石。不够从老奶奶和三叔哪儿找。快快。过会儿谢大哥就来。”

红梅不再细问,晓得男人意思,刮风似地把一条一条的口袋找来。红梅双手撑住袋口,老国铲一锹矿石哗啦顺进去,一锹一铲连续不断,一会就装满一百多斤,动作娴熟灵巧,轻手轻脚的,唯恐闹出大动静被人听见。两千多斤,足足装二十多袋子。俩个人都出了汗,却不感觉累。这是近一个月的劳动成果,终于要换回钱,穷困的家要变一变了……他们相视而笑……

唐儿也没闲着,在一边拿着灯照亮,怕夜风吹灭,小手弧形遮挡。油烟熏黑了鼻孔,眼泪也呛出来……

装完口袋,老国不放心二槐那小子。怕他偷看。悄悄走到那棵核桃树下,听听墙那面的动静。他竖起耳朵,没有二槐的声音,心中嘀咕,二槐这一阵子去哪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可别运矿石那会儿碰上啊。老国多个心眼,还是亲自看个究竟心里踏实。于是,纵身一跃,双手抓住树杈子,稍一用力,轻松翻身立在树上,顺树叶缝隙看去,二槐院里有微弱的灯光,照到那棵枣树,老国吃惊的吸口气,那天的炸雷好大的威力,碗口粗的坚硬枣树被劈成两半,树叶成灰,树枝树干焦糊黢黑。他纳闷二槐咋就不砍断弄走,黑乎乎的戳在院里,多晦气!这时有个声音从屋里传出,是胖婆娘的,啊啊……断断续续的叫……顺声望去,老国更是一惊:顺子睡觉的偏房闪着弱弱的灯光,映照的小窗户纸也不透亮。有个影子很肥大,像是坐在一个人身上,一动一拱的,啊啊后就俯身咬躺着那个人的嘴……老国闭上眼睛,呸呸几口,感觉恶心,后悔上树碰上霉运事儿。心想,二槐准是没在家,不然顺子杀死也不敢,毕竟你是下人啊!吃喝拉撒睡都是二槐的,这是大逆不道……想想那胖婆娘,哎呀,够骚的,跟长工干没脸的事儿,还骑在顺子身上……臭不要脸!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解气解恨,二槐就该有报应,胖婆娘做得对,谁让你二槐在外欺负人哩……顺子也没错,大小伙子没爹没妈的,光棍子一条,白天一身汗,黑夜贴凉炕,没疼没热的,总不能活活憋死吧……想到这些,微微一笑,飞身下树,稳稳落地……

老国的上树下树动作轻盈飘逸,连贯一致,唐儿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大喊:“爹,你上树下树像飞着一样……”没等唐儿说完,老国悄悄地打个摇摆手势,挤挤眼睛,又指指墙那边……唐儿多聪明,立刻明白,不再说话。老国回到矿石口袋前边,对红梅低声说:“俺看二槐没在家。今夜安全。等谢大哥回来咱就倒运金矿石。”

红梅点点头,一家人都耐心的等待。那个希望的脚步就在眼前……

核桃树有个知了鸟虫,也许是受到惊吓,也许是耐不住炎热,叽儿叽儿……连续不断的鸣叫打破了宁静的夏夜,那声音尖尖的很是刺耳,不远处的树上也开始叽儿叽儿的尖叫,遥相呼应此起彼伏……像是一对久别相逢的恋人躁动不安……

老国不感到心烦,高尖的音乐反而适合今夜的行动。人为地响声恰好被淹没。仰望天空,清净的蓝天略过片片薄云,月牙儿悄悄露出脸,星星也忽闪眼睛,很想知道今夜要发生的事儿……

可是,今夜的主角儿迟迟不出场。唐儿靠着口袋眯缝眼睛。红梅揉搓眼眶,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蹲着不是,站着也不是,睡意袭扰,张口打着哈欠。老国强打精神,烟圈不断喷吐,一会起来走走,一会到门口瞅瞅,有丁点的声音都手遮耳朵细听……

一大会一小会熬过去,村里的灯光早就熄灭,顺子那间窗户也暗黑,或许鼾声如雷吧……夜深人静,知了也疲倦,关闭高嗓门,卷缩养神。老国看看困乏的媳妇儿子,有些心疼,自语:“咋还不来?”正当老国心生疑虑不耐烦的时候,外面有脚步声,很轻很轻……

老国拍拍红梅,说:“醒醒醒醒……”

红梅激灵醒来,问:“来了?”

没等老国回答,大门就挤进一个人,直奔过来。老国看得清,正是谢大哥,高兴地说:“可也来了,你看,都睡着。”

谢大哥低声说:“赶紧往外运,我赶来十头驴驮子,在村边儿等着,今夜还要返回城里,天明一定赶到。快……”

这时候,一家人精神气儿上来。红梅帮着擡口袋,俩个人喊着一二三,同时较劲儿,一百多斤的口袋呼的一下就上木背架子,再呼的一下又一口袋落在第一个上。唐儿很懂事的在前边儿双手推着背架子,牢牢稳住。老国蹲下,把两条背绳套在双肩,一手扶着带叉的木棍也叫挺叉棍子。一手按住大腿,脖子一伸,一拧身,二百多斤的矿石就背起来。迈动脚步,快速走出院子,向村外走去。

脚下像长轮子,飞快的就到。两腿一叉,慢慢蹲下,悄无声息,挺叉棍子牢牢顶住。老国卸下绳套,喘几口气,急急忙忙抱起口袋顺进驴驮子。驮着矿石的驴感觉沉重,打着响鼻转圈儿……老谢低声说:“快去背快去背。抓挠紧点!”

老国嗨嗨几声就转身返回。不大工夫,背着两口袋走来。动作利索的顺进驴驮子。老谢看着偷偷乐,小声说:“老弟,钱眼里有火啊!”老国嗓子眼里嘿嘿偷笑……

两个多时辰,老国就用双肩运走两千多斤金矿石。汗水湿透衣服,头发像水浇一样,大口喘气。这时,红梅也跟着来到村外,壮个胆儿。看着十个驴驮着矿石,腰都弯了,不停地踢腾,甩尾巴打响鼻子,有些担心地说:“哎呀,走一宿压不坏呀?”

老谢笑着说:“没事啊。”同时,老谢很敬佩这俩口子,心眼儿使到一块了,力量拧成一股绳,再难的事儿也能办成……他不想耽误时间,伸手从兜里掏出大洋钱,递给老国,说:“,老弟,拿着,这是矿石钱。”然后招招手,说:“我走了,你们回去睡觉吧,今夜累坏了。”

老国接过银元,感到沉甸甸的,第一次尝到有钱的滋味,这是俩口子汗水换来的,格外珍贵,装进兜里,憨厚地笑着说:“谢大哥,夜黑路长,一路小心啊!”红梅噗哧笑了,心想老伴儿的嘴还挺甜。也挥动手说:“谢大哥,路上当心……”

老谢小声驱赶驴群,走出树林,沿着村边小路趁夜色回城……驴群走路的声音,踢踏踢踏踢踏渐渐听不真切……

老国和红梅目送谢大哥的背影远去,长长舒一口气,总算平平安安的运走,顺利拿到第一笔血汗钱。老国揽住红梅肩膀,深情地说:“红梅啊,咱的日子有个盼头了!”红梅紧贴老国,幸福的要掉眼泪,一句话没有,但老国明显感觉红梅身体的温暖,心跳的咚咚声……恩爱夫妻往回走,走得很慢,很长的路感觉很短,一些知心话儿不够说,宁静得多走一会多好啊,享受夏夜的清凉,月老作伴,此情此景多么惬意……

就在这时,唐儿高声喊:“谁?站住!……”

一个人影鬼祟一样嗖嗖跑过。老国和红梅警觉高喊:“唐儿,别追!”可是,唐儿紧紧追上去。那人在前撒丫子狂奔,很快进入一片树林。唐儿眼看就要追上,那人突然挥手甩出一块石子,不管打没打着,拼命逃跑。唐儿闪身躲过,决心逮住那小子。老国喊:“唐儿,回来,贼人莫追!”红梅也喊:“儿子,黑天半夜的,别追!”唐儿停下脚步,回到爹娘身边,遗憾地说:“逮住那小子狠狠揍他一顿!”老国拉住唐儿就往回走,不住地说:“这黑灯瞎火的,多凶啊!赶紧回家……”红梅也催促,很快就走进院落。关好大门,进屋睡觉。

红梅问:“他爹,你说这黑影是谁?”

老国皱紧眉头,说:“没看清,看样子有来头,是冲着咱这矿石。”

唐儿睡不着,插话说:“那人也会甩石子,谁……?”

5

第十六章:黑夜秘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