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呼啸的军刀>炼狱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炼狱一

小说:呼啸的军刀 作者:蚂蚱 更新时间:2018/12/6 9:05:47

炼狱(一)

我极力睁开酸涩的眼睛,耳边的惨叫声和“呼哧”的喘气声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我“扑棱”一下子坐了起来,看见一条黑影快速的向我的铺位奔来,我“呼啦”一下子就又躺下了。

那会的反应可谓是快如闪电、动如脱兔,我跟老兵混久了也学了不少“经典”招式,我躺下可不是白躺下的,我躺下后一个“懒驴打滚”就滚到了床下,就见那个黑影手中的木棍在床上扫了个空,一只穿着大皮鞋的大脚就向床下扫来,我落地后就知道不妙,反方向的滚到了床的另一边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那个黑影也敏捷越过我的铺位向我扑来,我抬腿就就是一个“侧踹”,没想到那个黑影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脚脖子,把我轮起来重重的摔倒了对面的墙上,我还没爬起来,就被黑影揪住脖子恶狠狠的摔倒了铺上,“小样儿,还想和我动手……快点,笨蛋,拿上你的装备到训练场集合,你们这些个笨蛋…..蠢驴……最后到的一个小队10个综合战术”……怒骂声中夹杂着木棍敲击床架的打击声。

妈的,又是这一套啊?!特侦队就没点什么新鲜花样吗?这些个变态的教官,就不能让人睡个好觉吗?

我顾不上擦流出的鼻血,黑灯瞎火的穿衣蹬靴,穿戴装备,点验物资,小队的其他人员也都在教员的骂声和推搡中慌忙的穿戴装备。

我们跑到训练场时已经有别的小队在集合了,看来也是在沉睡中被赶出来的,都在趁着报告前的一点时间在整理装备。我把背囊的胸带系紧,把一直在手里拿着的军刀插到战术背心的胸前,把冲锋枪拉到右肋下,紧贴背囊,我们当时用的是“三角战术背带”,确实很好用,可惜到现在部队也没有普及装备。

三分钟,全队集合完毕,向训练场出发,全体进行综合战术训练,综合训练场上火堆被点亮了、探照灯的光柱在我们的头顶扫来扫去、空包弹“哒哒哒”的在我们身边响起、模拟炮弹爆炸的“TNT”药块的冲击波震得我心跳加速,水坑里的臭水溅得我们全身都是污泥,好在我已经闻惯了那个味道——臭脚丫子加血腥味。

我们一个接一个的在铁丝网下爬行,教官的木棍不断的落在我们的臀部上,“笨蛋,低点,想要屁股的就爬低点……”“螳螂”刚把头抬高了一点想看一下前进方向,一只大脚就毫不客气的踩在他头上,狠狠的把他踩在污水中,“甲壳虫的”的胖屁股被狠狠的打了两棍子。一百多条汉子就象虫子一样在泥水里蠕动,过独木桥时不断的有人从桥上掉下来,因为耳膜被震得“嗡嗡”响,失去了平衡感,这就是“炮震性耳聋”。

综合战术训练有一个训练项目是过高墙,墙高3米5,不许借助任何工具,要求小队全体过去,这就要搭人梯过了,而且根据不同的任务和情况过墙的顺序也是不一样的,一般来说顺序是突击手、机枪手,过去后先展开火力掩护;过狙击手,消灭敌人有价值目标;过指挥官;过突击手、爆破手,持续火力打击;过通信兵,向上级报告情况,酌情是否请求支援;过突击手、突击手,掩护尖兵和卫生兵过墙(因为尖兵和卫生兵在做梯子),向攻击方向突击。这是一般情况下的顺序,但指挥官可以根据战场情况做出调整变动。

这次我们跑到墙根,队长一指我和“螳螂”,右手抓住左手腕往下一压,这是我们的手语,意思就是让我和“螳螂”搭梯子,在战场上我们是很少说话的,一般都是用手语表示,好多被淘汰的兵就是手语不过关,在战场上不能表达意图那不是要命的吗?我和“螳螂”往墙下一蹲,站上来一个就托上去一个。

“蜈蚣”上来的时候,鞋底不知道怎么卡了一个石子,我们那个时候的军靴鞋底是那种很大的网纹的,他站在我肩上的时候,那个石子尖锐的边缘就扎进了我的肩头,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咬牙不吭声,可是真的很疼啊。

按顺序我是最后一个上墙的,等我上墙的时候,我的这条手臂已经使不上劲了,上了两次都没上去,教官在后面又吼又骂的。“蟋蟀”和“蚂蚁”这会在墙上策应我,见我上不去,“蟋蟀”急了,他“腾”的一下子从墙上跳了下来,一把把我托了上去,“蚂蚁”在上面一使劲就把我拽了上去,由于我的手臂使不上劲,没在墙头上骑住就一头栽了过去,好在“螳螂”在墙那边扶了我一把,我没有头先着地,不然就崴了。

“螳螂”一摸我,就惊叫了一声,血把我的后背都染红了,“螳螂”急忙掏出一个急救包,撕开一包止血粉洒在我的伤口上,这时候“蟋蟀”和“蚂蚁”都翻过墙来了,由于我这一折腾,我们小队已经落在别的小队后面,“蝈蝈”在前面急的只朝我们招手,“蟋蟀”一把就把我甩到了他宽厚的背上,背起我就跑,“蚂蚁”在旁边扶着我,“螳螂”就在跑动间给我包扎伤口,这就是“不停顿包扎”。包扎完我就下来了,随小队继续训练。

等训练结束回到宿舍,“蝈蝈”就阴着脸问怎么回事?“螳螂”把我的伤势一五一十的说了,“蝈蝈”看了我肩头的伤口,咧了咧嘴,转头问:“谁干的?” “蚂蚁”冲“蜈蚣”努了努嘴,“蝈蝈”上去一脚就把“蜈蚣”踹了个马爬,我赶紧抱住“蝈蝈”,“蜈蚣”爬起来喃喃的说:“我也不知道鞋底卡了那么大个石子啊,我说怎么老咯脚呢……”

从这件事上我们又学会了一个教训,就是把鞋底用锉刀磨的薄一点,浅到夹不住石子,血的教训啊!我的血。

0

炼狱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