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20章釜底抽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章釜底抽薪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8 9:00:03

“陛下,先生到了!”

“哦!快请!”皇帝放下正在读的书本,正了正衣冠!端坐在龙椅上,陷入了短暂的思绪之中!

“晶姐!”在只有他二人的情况下,皇帝依然对诗晶保持着儿时的称呼!

“你为何要一个半瘫而且五官不正之人,长相如此难看之人做咱们孩子的老师!”皇帝抚摩着镜前美人芬芳柔顺的长发埋怨道。“如此之人,竟也能被称为无双国士,第一谋臣!真是有辱斯文!”

诗晶转过身来,皇帝竟一下子坐在了她的腿上,搂住她白嫩的脖子,看着诗晶秀美白皙的脸庞。一阵冲动正要吻上去。诗晶四指玉葱并排,挡住了他,另一只手抚摸着皇帝的脸!

“成弟,我美吗?”诗晶柔声轻音,眨着明亮的眸子,如同清水一般晶莹。

“美,晶姐当然最美!”皇帝脱口而出,伸出手来拨弄诗晶垂在胸前的秀发!

“是因为我的美,成弟才对我一见钟情的,是吗?”诗晶轻轻推开皇帝,侧身离开了梳妆台。

“朕自小与姐姐在一起长大,本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女大十八变,姐姐如此美丽,再见生出爱慕之意第一眼自然是被姐姐的容貌所吸引!”皇帝望着诗晶秀丽的背影直言不讳!

“那我为什么能够成为皇后呢?”诗晶在皇帝面前从不自称“臣妾”!

“晶姐贤德,在先帝朝就有口皆碑!未及豆蔻之年便有才德盛名,再加朕之喜爱,太皇太后懿旨,定王之功勋,朝堂众卿的支持,薛国之内普天之下!晶姐便成了皇后的不二人选!”

“正是!成弟何其明也!”诗晶先微微的夸赞了一句。“有太皇太后懿旨,父亲之功勋都不是我能当上皇后的真正原因!”诗晶坐在龙榻上摆摆手,皇帝便迅速的过去了!

“倘若没有朝堂众卿的支持,我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贵妃,却不能荣登皇后大位,唐朝有位大臣,曾经对唐高宗说,“此乃皇上家事,何必问他人?”我却不以为然。立后乃是国家大事,没有朝廷中大臣的同意,很难办!”

“成弟,你要记住一个人的外表只能吸引人,却不能征服人,如果我没有一些薄名,就算是太皇太后懿旨,皇上再怎么喜爱,一下子就把我立为皇后也会遭到大臣的反对!成弟立后这件事之所以那么快,就是大臣们许可的结果!”

“晶姐所言甚是!有才有德之人,才是大家所尊崇的!”

“这便是为何元善清半瘫之人,长相难看,为何也被天下尊为“天下第一仙山无双国士,人间无双胜境第一谋臣!“的原因!元善清先生,有真才实学,并且心怀天下!”

“晶姐此话虽然有理,但那元善清真有才,还能等到现在也无一官半职,以白衣之身投奔定王府?”诗晶坐在龙榻上,皇帝躺下头枕诗晶的双腿!

“成弟错也!先生是父亲请来的,不是自己投奔!” 诗晶一句纠正!“成弟可知姜太公八十才在渭水之滨遇到周文王,辅其二世争夺天下!如今先生才四十岁,正值盛年之期,才学品德修养能力也正是兼优之时,陛下此时得用先生实乃陛下大幸!”诗晶说着说着改成了“陛下”!

“况且陛下要明白,自古大才名士犹如千里马,得遇伯乐而功成名就!如秦穆公与百里奚,蜀先主与诸葛亮!若不遇伯乐有大才也会埋没沉寂!不是先生无才,实在是天下无识才之人也!

“可是晶姐忘了,那先生是个半瘫之人,千载之下,何等圣明君主,用过此等臣子?”皇帝一翻身便进了龙榻里面!

诗晶脱靴上床,升起华帐!“大丈夫敢为天下先,哪个圣明君主是走前人的老路过来的,哪个没有自己的用人方法!孙权说:能用众智,无愧于圣人。能用众力,无敌于天下!”君主之能便在能用人会用人敢用人!”华帐之中声音温婉而不失刚劲!“皇上若为明

君,第一点便是用人!”

“晶姐所言甚是,那朕便用用这匹千里马,看看朕策马而行,他到底能不能带朕驰骋天下!”诗晶微微浅笑,未及反应皇帝便压在了她身上,迅速的拨开了她的衣裳!

“皇上!”诗晶一声轻轻,脸颊泛红!

“无碍,还未足月!”顿时床帐密合整个宫廷都暗了下来……

“皇上——皇上——”王玄一阵轻轻喊!

“哦?”皇帝先是愣怔一下,定神一看无善清就在面前,便迅速回神,拱手笑道:“先生久待,朕刚才所思,一时入迷还请先生见谅!”皇帝语气温和,应对有礼,与昨日判若两人!

“圣上年少好学,万民之幸也!”元善清见龙案上摆着书本,并有一本书摊开!“不知皇上近来都读些什么书?”

“朕虽年少,多为杂事分心!但从不敢荒政,况皇后常说朕乃乱世为君,更应发愤图强!然而经子集多是古奥难懂,多是老师讲读,自读也就是一些史书!”

“治国之道,历史可鉴,读史正当。”元善清淡淡一笑。“史者今日镜鉴,圣上可有体悟?”

“不瞒先生,朕自有体悟”皇帝轻轻一叹!

“人都说皇帝乃至高无上九五至尊!”然至朕即位以来,苦多于乐!自从读史以来更觉身在皇位,当皇帝乃天下最危险之事!

皇帝一脸苦色投入的说,“想秦朝始立帝号,其祖秦昭襄王称天子,竟被其母其舅压制四十余年,及亲政已白发老人矣,如此憋屈四十余年,哪有天子雄风,何其悲哉!秦王嬴政统一中国立为始皇帝!看是威赫千秋,实则只不过是一个商人使美人计剩下的一个副产品而已!其后吕不韦竟以仲父担国,煌煌十年,竟还与太后私通秽乱宫闱,又让胡人与太后淫交生子,几乎覆灭秦国,身后虽有无限陵宫与千军万马相伴,竟被权相奸臣跟鲍鱼混在一起!之后篡改圣旨,诛杀皇室,天下从此再无嬴氏!传之万世,只不过是一个比春秋还长的梦罢了!岂不更悲!”

说完又一阵叹息!“想来朕之功业伟绩,虽然无法与他们相比!处境,却与他们差不了多少岂不是悲中之悲!”

“登基年幼,不掌实权,内有太皇太后年高望重,日日请安侍奉!外有一班大臣实权在握,朝堂之上动辄就以先皇警戒,让朕像先皇看齐!还处处顶撞朕!一言不合就以死相谏,朕还得整日对他们恭恭敬敬!生怕哪一天他们以先皇的名义把朕给废了!朝堂之外更有朕之亲叔——定王手握兵权,朕之皇位,岂不岌岌可危哉!”

皇帝一口气说了一大篇,元善清听完却依旧只是淡淡一笑。说,“皇上之忧,无外乎其下之三!”

“一,自己资历尚浅,上有太皇太后,下有先朝重臣,实权亲王!犹如三座大山,压在皇上幼小的脊背上!”

“二,自己功业浅薄 ,先皇乃是一世雄主,任谁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可对陛下来说,这棵大树带来的都是阴影,而且挥之不去!”

“三,一个与先皇一母同胞的亲弟,一个手握重权战功卓著的亲王,一个随时都有足够的能力和理由废掉自己的而自立亲叔,是自己走上权力与功业巅峰的最大障碍!”

“先生一言三句话,说尽朕之心声!”皇帝大笑拍案,惊得王玄带人冲门而入!

“皇上——”王玄带着一队禁军急忙而来!

“不必惊慌!先生与我正说到精彩处!无宣召任何人不得进入此殿!”

王玄一声遵命,便带领众人退下!

“此一言三句话绝非微臣首说,必有他人早已对皇上言明!皇上早已知晓,然否?”元善清看皇帝神情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然也!”皇帝一阵惊叹!“不瞒先生说,早在朕即位之初帝师任龙腾已为朕廓清朝野局势!”

“既然如此,皇上为何还如此这般惊讶?”

“朕与大臣们交谈多次,唯有大学是任龙腾对朝局看得如此透彻!想不到先生今日所言,竟与大学士如出一辙,况且先生久居深山,能对我朝局如此了解,实在难得,故为之惊叹!”

“透彻?”元善清微微一笑,“那大学士是否还对皇上说太皇太后虽尊高位重,但乃老迈女流,且不涉政事,皇上只需日日请安,为其养老送终,尽人子孙之孝便无大碍!”

“相差之微,不可再细!”皇帝再一次露出惊叹的笑容!“他只比先生多了一句,太皇太后患有失神症!”

“所以所有的威胁罪名便都压在了定王身上!”

“第一,他也是先朝老臣,更是先朝老臣中的领袖!平日里对皇上的顶撞最多!批评最多!他更是在陛下嘴边时时提起先皇之功绩,让您与先帝相比”

“第二,他是先皇的亲弟,太皇太后唯一活着的亲子!”

“第三,他手里掌握着几十万军队,基本上掌握了薛国三分之二的兵力,无论从血统还是实力,定王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反!对与不对!”

“对!”皇帝答得十分简洁,只想听元善清继续说下去。

“定王功勋,朝堂之上无出其右!定王之贵,皇室之中无与伦比!一旦定王操戈三军,将势必死从!定王若称帝朝堂之上,也会一呼百应!皇上岂不岌岌可危?然与不然?”

“然也!”皇帝一句两字!

“皇位欲稳必除定王而后安!于是苍山功败垂成,王府抄家风波,朝堂争论势如水火,三军夺帅立威大会,便都为了 除定王安皇位而展开!是否如此?”

“正是如此!先生神矣!每一桩每一件竟如同亲历!”皇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拿着一个绣墩,坐到了元善清的旁边!

“凡事计划谋事,此外再无他路!岂不易知?”元善清看着惊讶的皇帝,表情依旧淡淡如常!

“任大学士之言,让人心服口服,当真无差!连先生也是这般想和猜测的!”皇帝一脸笑容。

“无差?”元善清惊讶地一句反问,“皇上大错矣!”

“先生何出此言,你不是也说计划谋事,除此之外再无他路?”皇帝大惊之余已有些气恼!

“微臣之所说计划谋事乃是权术伐谋之事,并非行政为君之道!党同伐异,铲除对手,非此路无以见效!然此谋绝非为君为民之正道!”

“先生此言何意?”皇帝一脸莫名。一事施谋因何又分两道!

“皇上听微臣详加启禀!”

“请讲!”皇帝面色又变得温和耐心的听元善清说了下去!

“任大学士所说算是无错,只是只捡表面现象与皇上说,远远谈不上透彻!”

“其一,太皇太后年老德高确实对皇权有一定约束, 但却是新君权柄!最稳靠的后盾!定王虽为太皇太后亲子,但先皇也是太皇太后亲儿,更是陛下的亲祖母,太皇太后对定王有母子之情,对先皇也有母子之情,对圣上更有祖孙之情,就血缘感情之论,陛下认为你的老祖母会逆先皇之命,废你 而立定王吗?”

“其二,先朝老臣都是跟着先皇走过来的受过先皇知遇之恩与顾命之旨,只要皇上不与夏桀商纣一般,他们断然不会拥戴定王,因为废子立弟国家必乱!他们老臣跟着先皇变法新政,国家好不容易才安稳,陛下觉得他们会乱国吗?”

“其三,定王经宣灵王失政,几乎亡国!他会重蹈宣灵王的覆辙吗?况且他自幼随名士深山修习,对名利十分淡泊,一心只为让薛国强的一统天下!皇上可说他“贪恋”兵权,但陛下绝不可怀疑定王觊觎皇位!”

“况且定王年近半百,尚无一子,纵然有心当得十余年皇帝,也不敢背负断位相继的万世骂名!”

“皇上尽可把兵权,把权力赋予定王,不必担心他有异志!郡主已成皇后,定王父女感情多深,想必皇上必然清楚!”

元善清一气长篇!听的皇帝十分入迷!

“先生所言,竟也让朕心服口服!但是到底你二人之法哪个可行!”皇帝大惑!

“都可行!”元善青笃定正色一句!

“皇上若想安安稳稳的做一方诸侯,等待别国来灭!便可依从任大学士权术之谋,剪除定王独掌朝纲,因为定王绝不容许陛下偏安一隅!”

“若皇上胸怀天下,欲一统中原威加海内!做一个真正四海归一天下独尊的皇帝,便可听听臣的行政为君之道!

“堂堂七尺男儿,正值壮年!岂能偏安一隅坐待国亡!先生但讲!”皇帝一听脸色大变脱口一句胆气十分激昂!

“好!皇上既有大志,臣便直说了!”元善清声色亢声!

“第一,便是对定王信任十分,定王对皇上,对薛国忠贞不二,对此等忠义大臣不可以权谋之术驭之,要以行政之道任之!陛下对定王的十分信任,便是使他竭忠报国的最好方式!陛下要赋予定王实权重权,让他有能力去为国家办大事,办实事!办皇上不能办之事!”

“第二,留用老臣,选拔能臣新锐,这样陛下才能不失根基,不缺栋梁!”

“第三,简政放权,韬光养晦,厚积薄发!陛下说秦昭襄王四十余年未曾亲政,这便是昭襄王最聪明的地方也是他能成为一代雄主最重要的原因,宣太后每逢大事,必与其商量,从来都没有无视他是昭襄王,自己觉得年轻,不足以在乱世为王才肯让权自己慢慢学政,这样既保全了自己,也最终成就了秦国的强大!”

“先生是让我做一个统而不治的虚君?”

“皇上断不可如此之说!皇上既统又治,只不过是使人替皇上治,不是傀儡,而是甩手掌柜!汉高帝刘邦曾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不断粮道吾不如萧何,连兵百万战必胜,攻必克,吾不如韩信!此三者,人杰也!吾能用之,所以取天下也!”

“三国孙权也说,能用众力则无敌于天下矣,能用众智,则无畏于圣人矣!”

“此二人之言,正是臣之所谓也!”

“善!”皇帝起身肃立,深深一躬拱手而拜!

……

自从那次谈话以后,皇帝便认定元善清可帮自己成为与先帝比肩的明君,日益与他亲近!而对定王,虽说没信任十分,但也以“皇后首诞嫡长子,国丈育女有功,特进兵部尚书,入职枢密院参赞军务!”二人风光不提!

“阁老,您真的就打算这样一直等下去吗?”马明放大声的问了一句。

“现在后宫郡主一人专宠,定王已经逆转败势,元善清那瘫子人又小人得志,他们已直接见皇上,给阁老来

了个釜底抽薪!你让阁老如何?”霍孟平无奈的摇了摇头。

“眼看老丞相,病势已重!后继原非任大学士莫属,如今杀出一个无双国士,第一谋臣!偏得皇上又深信这种大惭之言!哎!”张昆仑一声长叹!

“虽然如此,我们也不能在此干耗,就此认输!”马明放豪情一句,也是无可奈何!“阁老,连续想法应对才是?”

从上次朝堂举发郡主失败后,任龙腾深知作为“任党”的灵魂人物自己应该少发言,就如上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先皇顾命身兼帝师。举发现已成为皇后的郡主,怎么会仅仅轻责“失察”就了事!他知道自己以后要三思而后行!务必一击即中,不给对手喘息之机!

“现在是何年何月何日?”

“现在是正元四年三月初八午时二刻!”马明放即刻答道。

“三月初八?”任龙腾沉思片刻,问道:“那孩子——正好两周岁吧!”

“无差!怀胎十月,从腹中算起!”霍孟平说道。

“诸位听了,从此时此刻起,诸位各司其职,八年之内无论职位升降,生老病死绝对要中规中矩!凡是跟随我任龙腾的,八年内不许贪财不许弄权!不许刁难元善清!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阁老是说……”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海行船岂有不翻之理!”

“阁老英明!”众人异口同声!有人大笑,有人不解,有人莫名其妙地跟着一起笑!

“元善清,定王,以为只有你们会釜底抽薪吗!哈哈哈……看老夫给你们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哈哈哈哈……”任龙腾面色沉静,看着议论腾腾莫名其妙的众人心中想到!

0

第20章釜底抽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