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二十四章 义薄云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义薄云天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9/1/10 22:06:14

  “大哥——”正在大吃猛喝的刘胡听得门外一声“兄弟”便抛下碗筷,丢了酒碗!只见定王,一身大红绣狮锦绣缎官袍,惊喜急切的推门而进。

  “兄弟刘胡拜见大哥!”刘胡忙上前去单膝而拜,声音激动高亢,神情也是喜奋非常!定王忙上前去扶起刘胡,看着他那粗黑厚实的宽大面庞,虽有醉意,但双眼仍是目光炯炯,定王不由得想起那日夜里……

  那日城门封锁之后,定王和刘胡想尽办法混出城去,竟都无济于事。眼看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想在今日出城已经不大可能。便只得寻一家客栈住下,待到天明再想办法。

  进入客栈,在店家的帮助下定王和刘胡把牛车和元善清安顿好,便谈及今天城门早闭,县境封锁的怪事并对明早如何出城早些作出谋划和打算!正当他俩犹疑未定之时,无可奈何之际。店小二突然来告说:“西厢房中那位瘫倒在床的客官,请二位过去。”二人听后,立刻赶到西厢房。

  定王和刘胡来到西厢房后,元善清让他们把自己扶上轮椅,脱去了那一身农衣,穿上了那纯白通身的大袍,带上了那一顶泛黄的竹冠!

  刘胡大为惊呀,元善清淡淡地说:“此等障眼法,本欲迷惑蒙混,掩人耳目!现这已失去了效用,这身乔装打扮还有何用?不如恢复本色的好!”

  “先生之意是南楚已……”定王欲言又止。

  “不出半炷香,南楚的南山君黄秉兴必来此处!到时……”元善清一番叮嘱!

  “大楚黄秉兴求见玄清居士元善清元先生!”一个华衣高冠的白面郎君在月光的照耀下站在西厢房院外,亢声一句。

  黄秉兴知道元善清不在武当山玄清观时,便立即下山,快马加鞭并一路打听元善清的下落。终于得知元善清扮成病人,穿上农人的衣服混出国境!还好现在他才到了北江县,那里还属于大楚的地境,而且封锁令下达的及时,在元善清一行将要出北江县城之际,关闭了城门,封锁了县境!

  在带领数十骑赶到南江县城后,又经几番打听,才得知元善清等人的落脚之处。虽已至深夜,但黄秉兴仍片刻不停的单人独骑来到了元善清所住的客栈。虽然知道元善清晚上不见客,但他更知道如果明天一早再来,无论来多早,这个“无双国士,第一谋臣”恐怕就……

  所以他必须时刻必争!

  “大楚黄秉兴求见玄清居士元善清元先生!……”声音高亢,数遍不减!

  “唉,唉唉——我说你小子还让不让人睡觉啦?大半夜的在这儿吵嚷个甚!你不睡觉,先生可还要睡觉嘞!休要再吵嚷,还说什么求见,你求之前必须得见,你难道不知道先生晚上不见客吗,快走快走,要到院外去叫!”刘胡气汹汹地说了一大通,未等南山君回答,便进屋关上了门。

  “兄台!你这一通说的可解气?若不解气,可到门外接着说,说到你什么时候解气,他什么时候走了为止!”刘胡只见元善清与定王对坐而弈淡淡说道。

  “先生真乃神人!你咋知道我说这一通恁快意解气!”刘胡见定王和元善清在黑暗中下棋也不掌灯,自己便也站到桌旁观看起来。

  话说房中这三人,个个视力超群。定王自幼在云台山修习,夜中视力得其师云中子真传。云中子虽然是双目失明的盲人,但却知道一种秘术让人黑夜视物如昼。元善清从小虽然眼疾惧怕强光,白天视力很弱,可一到夜里却目光如炬,两眼如灯。所以两人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中对弈,却能落子如飞,招招精准棋逢对手。至于刘胡他这好视力可是后天的,他从军二十多年夜里打仗就靠双眼,他那双大眼也就比猫眼还精亮!

  “兄台谬奖,我哪里是什么神人,若不是王爷告诉我,我还不知道那夜在武当山,兄台是那样的不快意!这不正好逢着这个机会,也让兄台出出气。”元善清黑子一落淡淡说道。

  “哈哈!原来是大哥!”刘胡一句粗声不低。“先生也太小瞧俺了,俺是性子有些急,不过俺心眼可不小啊,那毛点事儿俺早就不知道忘在哪了!不过这次说的还真是解气!听说那白面小子可是南楚的万户封君第一权臣呐!”

  “兄台好见识,竟识得南山君!看来这南君之名可真是不小!”元善清落子又一句。

  “南山君是有名,但是哪比得上先生这“无双国士第一谋臣”的名号!”

  “没想到兄台也会溢美之辞啊!不过能得到兄台的夸赞是三生有幸,有幸!”元善清语气不无调侃。

  “我这说的可是真话,若那白面小子真的比先生本事大,为何还来求见先生?唉,先生,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叫俺这一嘴炮轰的恼羞成怒,把咱给杀了,一气之下就走了,那俺可真是对不起先生啊!”

  “兄台,你这话说错了!他不会杀“咱们”他是会杀你。我和王爷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下棋,又没有招他惹他,他只要讲些理是不会杀我和王爷的。至于他会不会一气走了,你就问问王爷吧,王爷他知道,不过兄台你自己更清楚!”元善清又是一子落下。

  “嘿!我说你这先生,不是你让俺去……不过也没啥要紧的,他要杀就杀吧!只要你和大哥能够平安无事的到大梁去,俺这条贱命就是为你们开路也就值啦,只要你们能够顺利出了南江县城,让俺做啥俺都愿意!”刘胡流露出视死如归勇气和!

  “好!兄台义薄云天,真壮士也!”元善清“啪!”的一声又一黑子落在棋盘上。

  “先生原来是吓俺,俺可不是吓大的,我是说真的!不过先生说那小子会被俺说走吗?”刘胡雄赳赳的又问了元善清一句。

  “哎呀,兄台,我可是真的不知道,你问问王爷,问你自己也可以,你明明都知道!”

  “问自己,俺要知道,还问你先生干嘛!大哥?” 刘胡朝着专心下棋的定王说了一句。

  “不会!”定王笃定一句,落棋有声。

  “大哥你咋恁肯定?”一句简单的回答,刘胡的大脑袋还是不明白。

  “你这样一个急性子的将军,在山上冻了一夜都没走,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南山君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会走吗?我这个大薛的一等亲王为求见先生能等一夜,难道他这个楚国的万户封君,为了“无双国士第一谋臣”还不能等半夜吗?”定王依旧,专心下棋,脸色专注眼神凝集!

  “怪不得先生,叫俺问问自己!俺现在明白了,像俺这样急性子的人都能在山顶上冻一夜都不走,更不用说那小子在如今这个地方这样舒适的夜里!”

  “可教可教,兄台也不是一窍不通嘛!”元善清淡淡一笑。

  “那先生如若明日那小子求请你留下,而且答应你,让你在南楚做帝师,当丞相,先生是继续跟随我和大哥北上,还是跟着他南下?”刘胡也就随意问了一句。但是这一句问的元善清笑意全无,定王脸色稍变。两人落子如飞的速度在那一瞬间竟都猛然的顿了下来噎住!

  “这倒是个两难之事,我欲跟随兄台和王爷北上怎奈南楚重兵在外,现今城门紧闭,县境被死死地封锁住,恐怕一只大薛的苍蝇也别想飞进南江,南江的一只蚊子也别想飞进大梁,这实在是……”元善清好像没有说完,但他却忽地顿住下了一手椹!

  “那照先生这话的意思是……”刘胡也一句话说了半句就戛然而止。

  “兄台,可知道关羽?”刘胡停下,元善清接着说道,又落了一子。

  “关圣大帝君忠义之名,传遍天下,有几个人不知道?关圣帝君,那才是真正的忠义,先生智谋已经超过了诸葛亮,如若忠义之名再盖过关圣帝君,那可就是真正的“无双国士天下第一”,在茫茫黑夜中,刘胡那深躬一拜元善清看得十分清楚,分明。他的心头一震!竟从手中滑落了一颗棋子,掉在棋盘上。

  “哎!天意不可违。王爷,这一局棋又是在下输了。”

  定王落下最后一颗白子,也高身站起肃立,说:“棋局输赢何关天意?先生大意罢了!还望先生以天下大局为重,无论多少艰难,季氏人都会同先生重一华夏,再合九州,解救千万黎民百姓于战火之中方可不违了天意啊!”定王挺身肃立也是躬身一拜!

  “将军,王爷!薛有将帅如此,何愁天下九州不归薛?”在黎明的曙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时,元善清脸上的激动喜悦,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在下虽没有关公义薄云天之豪气,但却有追慕先贤之意。当年魏武帝曾以高官厚爵万金美女相赠,关公都未曾有背弃桃园结义之情!更何况元善清与王爷,可是在武当胜境与天地诸神起过誓的。岂敢忘记王的首遇之恩。再者,当年关公跟随蜀昭烈帝刘备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如果他早些遇见魏武帝曹操,那天下早就合三为一了!元善清不才若自比关公,那王爷便是魏武帝曹操,善清又岂会去投那偏安一隅的蜀先主乎?”元善清面对刘胡和定王的大拜,又说出了一番肺腑之言。

  “先生之义乃天下大义,真正的堪为义薄云天!”定王和刘胡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又是深躬一秤!

  初夏的红日,陡生光焰万丈。但是对于在院外等了半夜的南山君黄秉兴来说,元善清的一句:“在下陋习,竟让南山君苦等半夜,实在恕罪,恕罪,南山君快快请进!”才是点燃黄秉兴内心真正的太阳,那是希望之光……!

  

  

  

  

  

  

0

第二十四章 义薄云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