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41章 力挽狂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1章 力挽狂澜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9/2/11 20:45:26

  十月初,朔朔疯狂的北风竟在一夜之间将疲惫不堪的西风赶尽杀绝!不禁让人心头忽觉一寒。然而对于中原最北部的北燕来说让其心颤胆寒的并不是这一阵刚刚起来的北风,而是比北风迅猛千万倍的北辽铁骑!

  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北辽铁骑横行无阻乘风之势一举席卷北燕武州、新州、儒州、妫州、檀州,直逼顺州!而顺州城距北燕国都燕京城不过只有八十里!

  在此疾风板荡之际,北燕燕京城政事中静悄悄的,竟看不到一点人影,听不到一点人声!整个燕京城也是空寂寂的,萧疏疏的!若不是东风苑里依旧是仙乐飘飘,花香频频声阵阵,还真让人以为燕京城已被北辽铁骑洗掠过了!

  冬日里,无论呼啸的北风刮得如何猛烈,在东风苑,在留春宫那里只有生意盎然的春天,而在这春天里吹的永远都是温柔无力的东风!

  “陛下!蓟州守将陈崇袁提前给您准备了新春贺礼,整整封了五大箱盒,陛下您看……”马明芳小心翼翼地低声禀报道。

  “这才刚入冬,袁兄就已为朕准备了新春贺礼?”沉醉在慕容美后怀抱中的北燕皇帝慕容伦大为欣喜却又无力的哑问!

  “马公……你去……”北燕皇帝慕容伦没有对马明芳多说,当马明芳正要出留春宫宫门的时候他又提起气力长声说:“你仔细小心把宝贝呈上来就行了!不必让他进留春宫!不!连东风苑也不能让他进!”他看了看慕容美后,又向下斜瞟了瞟正在唱歌跳舞的舞伎歌女。

  “遵命!”马明芳听到“等等”二字赶紧抽回刚刚踏出去的右脚,躬身答应一声便又出去了。

  片刻之后,马明芳和几个太监一人携着一个箱盒,那盒子看上去还挺精致。北燕皇帝慕容伦忙请慕容美后把他虚弱的身子扶起来顿时大喜过望!

  “陛下,这便是陈崇袁大人进贡的新年贺礼!他说这宝贝个个价值连城,得陛下亲启!才能显示陛下对宝贝的敬意!”马明芳拿着一个箱盒走到北燕皇帝慕容伦慕容美后的跟前。

  “价值连城?非朕亲启不可?”北燕皇帝慕容伦颇为欣喜,他要与慕容美后共同开启这精致的箱子和慕容美后一起目睹着价值连城的宝贝!

  当木盒在有瞬之间渐渐开启之时,只听得马明芳一声尖厉长叫,木盒坠地,一颗腐烂已久的人头滚落至正在唱歌跳舞的歌女舞伎中间!整个宫殿登时尖叫连连人人都惊惶乱窜,北燕皇帝慕容伦早已惊悸的昏死过去,慕容美后脸若冰霜,不知是镇静还是震惊,一双秀目直视那颗腐烂不堪的人头,见上面贴着一张纸条“武州守将陈首皇上”!而太监马明芳看着慕容美后冰霜般的脸面已将僵立她跟前。

  待太监们打开其他的礼盒,每盒里都有一颗腐烂不堪的人头,那些太监早已是吓得魂飞天外一下子抛开去,滚落的满殿都是!只见每个人头上都贴有一张相同的小纸条但写的字却不尽相同“新州守将陈首陛下”“儒州守将陈首圣上”“妫州守将陈首圣驾“檀州守将陈首万岁!”

  正当留春宫内人人乱窜之时,一名乐师突然夺门而出,还没有踏出宫门只觉腹中寒凉剧痛便登时毙命!原来是被一绿衣甲士一刀穿胆而过!接着又有数十名甲士冲入留春宫中将宫内的人杀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龙椅上的慕容美后和昏死在她怀中的北燕皇帝慕容伦。当然,还有僵立在跟前儿的太监马明芳!

  “我是应该称您为皇后?还是太后?或许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太皇太后!”只见甲士们肃然列队一个武将打扮的壮年男子踏着留春宫满宫的尸体,走进慕容美后!

  慕容美后依旧脸若冰霜,毫无反应,并不搭理他。那位将领也不在意,对他身后的甲士说:“来人!将皇上圣驾和这位贵妇请去崇政殿。”只听见声音甚高,神色肃穆。

  “陈大人饶命啊,陈大人!饶命啊陈大人!”僵立在身前的马明芳,见慕容美后和皇帝都被“请”走,登时一跪而下!只觉浑身发冷却豆汗直流,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哆嗦,连叫饶命,磕头不止!这个将领便是刚才在东风苑外献礼给北燕皇帝的蓟州守将陈崇袁!

  “马公公,那位贵妇不应该在深宫的寺庙中吃斋念佛吗?怎么会到这留春宫?这留春宫难道是一个尼姑该来的地方吗?”陈崇袁面无表情辞无额色!

  “回禀陈大人是奴才!是奴才瞎了狗眼,害皇上迷上了那祸国的妖妇,害了皇上!奴才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求大人饶了奴才这条狗命吧,饶了吧,饶了吧,求大人,求大人……”马明芳不住的说他自己罪该万死却又不停的求饶。

  “马公公,吴正德吴大人行刑之前是不是你监的刑?”陈崇袁这一句冷冷的,对于马明芳的求饶,仍是无动于衷!

  “是奴才!奴才该死,奴才罪该万死!但求陈大人就饶了奴才这条狗命吧,饶了吧!求大人,饶了奴才这条狗命,求大人,饶了吧!求大人,饶了吧……”马明芳跪在留春宫,不住的磕头饶命,但留春宫的众多死尸不能听见,自然也不能答应……

  陈崇袁从留春宫出来便直去崇政殿,进得崇政殿他看到殿中寥落的站着几个文官服色的人和两个武官装束的人,其中有一个武官装束的人是他的副将张幼林!他们相对无言,只是摇头叹息!

  “皇上呢?我不是让你把皇上请来崇政殿吗?”陈崇袁没有看见北燕皇帝慕容伦心下一急!

  “将军放心!皇上无事。只是暂时昏厥,末将便将圣驾移至养心殿,并请太医为皇上诊脉!”听到皇上无事陈崇袁心下稍安,说道:“这一点我疏忽了,倒是你有心!”

  “燕京城中的官员都请来了吗?”陈崇袁看到崇政殿里算上他也就五七人,一下眉头紧锁,稍有怒气。

  “将军,这燕京城中八品以上的官员,能请的末将都请了!这京城之中本来就没有多少官员了,剩下的官员中得到北辽铁骑直逼燕京的讯息之后,有的逃离了有的挂印辞官了!实在是只有这些了!”陈崇袁原来是做了心理准备的,可他还是不免大为怅然,心下道:“难道我大燕真的只剩下太监和宫女了吗?”

  “各位,这位是蓟州守将陈崇袁陈大人,如今北辽铁骑猖狂肆虐直圧顺州京师危急,陈大人特率蓟州雄师三万,来京勤王!”张幼林向那几个人介绍道!

  他们听完之后竟面无表情,面面相觑,不知所以,无动于衷很久很久都没有人吭声!也许是尴尬得实在不行了,良久之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用颤抖的声音说:“将军,如今主上昏聩残暴,好淫嗜杀成性!百官众臣,十之八九为其屠戮,朝廷人才凋零,危国今日我一八品老吏安能有回天之术?还请将军广施恩惠,饶我一命!”说着流涕如雨,一跪而屈!

  “看你说话,也像是读过几年圣贤书的人!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对得起自己的祖宗吗?”张幼林看见那老头流涕如意,不但没有可怜反而愤怒了!

  “将军,老头我今年八十有七,我父是齐建侯时生人,祖父是前郑亡国那一年所生!”那个老者哭着辩解道。

  “一窝不忠不孝老不死的老妖!”张幼林正欲拔刀只听见一声:“算啦,算啦!放了他吧,让他们都走吧!都走吧!”陈崇袁长叹一声,声低音深!

  “你们还不快滚?快滚!”听到张幼林这一声怒气冲冲的话这些人像是拔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大喜仓皇而出!

  “文生他们几人现在何处?”陈崇袁前走几步在崇政殿龙廷的玉阶下坐了下来。

  “回禀将军,文生他们几人正手持吴正德吴大人生前留下的密令,调集燕京城中的军队布置城防!”

  “你出宫找到文生让他代皇上写一份罪己诏,诏书中要深刻的忏悔皇上以往的过错!并将太监马明芳枭首分尸悬于燕京城各门之上示众。

  并告知燕京城中的士兵与百姓,就说慕容美后已在宫中被皇上赐死,现北辽铁骑围攻顺州,直逼京师,燕京城危在旦夕。若燕京城中还有人感念桓文帝开创的文治武功,乱世太平愿与燕京城共存亡者,赏银十两发与兵器甲胄,若惧北辽铁骑狂妄肆虐欲逃离燕京城者,放银三十两,任其或逃或离,自去寻生!”

  “将军,还请三思啊!”张幼林十分惊急的说:“且不说慕容美后这妖妇还在宫中存活,就说让燕京城中的百姓兵士弃城逃离不加阻拦,只怕还没有等辽国的铁骑席卷过来,燕京城中早就奔逃一空了。到那时燕京城是决计守不住的!退一万步说,我们连自己兵士的军饷都发不出,又哪来那么多银子去发放给百姓和兵士啊?”

  “慕容美后的事我自会去处理,至于燕京城中的百姓兵士,若真的奔逃一空,无人愿守燕京城那这就是天意,是天意让二十余年乱政亡了大燕的百余年基业,就算是大燕气数已尽,怨不得辽国!至于银子,没有现银不要紧!光是一座留春宫,其中的珍奇异宝就不计其数,何况一座东风苑里有好几十“留春宫”将宫中积聚的这些珠宝全都拿出来分与百姓和兵士,只要能守住燕京城将东风苑拆了都是值得的,若是守不住燕京城,再多的金银珠宝也不过是一摊废铜烂铁石块瓦块而已!”

  “将军说的是,末将这就去办!”张幼林眉间的怒气和惊疑在听到这番话的一瞬之间消失无影了。

  “等等!”陈崇袁站起来说:“写完罪己诏之后,你再让文生你写三份国书以八百里加急速递分别送至北薛、西梁和东越求请他们派兵救援!”

  “将军,北辽铁骑这次在月余之日连破我许多州县,来势如此迅猛,他几国怎么可能来兵救援,惹上北辽?况且我们和越国不久前才结下梁子!”张幼林无奈的对陈崇袁说道。

  “正是因为北辽来势迅猛,夺了我许多州郡,他们更得快点来救援,晚了一步若燕云失尽大燕不存,中原便会门户洞开,到时他们就要与辽国直接交锋。那时候可不是几万兵马就可以止息兵戈了却事端的!若他们都明白这个道理,三国都会派兵前来,如果他们不明白记恨前仇,那也是天意!”

  “你只管去办吧,我现在要去看看我那表弟,我们大燕的皇上!”说完陈崇袁便先出了崇政殿自顾自的去了。“谨遵大将军令!”张幼林望着远去的陈崇袁慨然一声,也出得崇政殿办事去了。

  陈崇袁来到养心殿之时,为北燕皇帝慕容伦诊病的太医已然离去,只见门口守着两个小太监,陈崇袁欲端直进去。

  “大人,您不能进去!”两个小太监,一见陈崇袁,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阻止道:“老太医说了,陛下龙体违和什么人都不能见,需要静养!陈大人,你就饶了奴才们,不要再吓皇上了!”

  “为皇上诊脉的太医呢?”陈崇袁看到他们两个也不想进去了。

  “老太医刚走不久,大人您若从右边去追,还可赶得上他!”两个太监一起回道!

  “老太医,且不要走!”当陈崇袁追上老太医,只见他正提着药箱继续往前走。

  老太医听见有人唤他,便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说道:“陈大人”原来老太医认的陈崇袁!

  “老太医,我此来无有它事,只是想问一下陛下龙体如何?”

  “陛下龙体现在无甚大碍,只是短暂的昏厥,静养片刻便能醒来!只是……”老太医突然不言语,皱起了花白眉头。

  “圣上身体如何直说无妨,若有欺瞒,其罪当诛。老太医,你解说吧!”陈崇袁见老太医这般模样一下子惊急了!

  “只是陛下血亏气虚,精元多损,根本已泄!若是再近酒色今番虽无大碍,可三五年之内可就难保龙体无虞,到时恐怕纵有仙丹灵药也是回天无术!切望陈大人多多劝告皇上珍惜龙体!”这名老太医久在宫中知陈崇袁是北燕皇帝慕容伦的表兄,故此说明!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多劝劝皇上的!还望老太医下去多多想法子为皇上好生固本培元!”陈崇袁神色稍微舒展!

  “是!老夫先行告退!”

  陈崇袁既知现今皇上并无大碍,他又怎敢多在此地滞留!他知道现在整个宫内都被自己“逼宫”弄得人心惶惶,他要赶紧先去安稳内廷!

  他命人把宫中现有的内侍宫女全都召集起来,说明北辽铁骑,逼近京师!自己刚才逼宫杀人是迫不得已,告诫他们,只要在宫中伺候好皇上就不会有性命之危!

  当他好说一番安抚好内廷,他便马不停蹄的出宫,登上了燕京城城门楼的最高处,他心里十分清楚,顺州撑不了多久了。只要顺州一破,北辽铁骑兵临城下只在片刻之间!

  陈崇袁迎着打头风在城墙头顶风而立!极目向城外望去一片又一片被晚霜打过的白草萎靡不振的倒伏在地,眼睁睁的看着细小的雪花将自己一点一点的埋没,也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反正它们都清楚,无论埋得多么深,只要明年春天,春风已过它们还是碧绿成堆,相应成翠!

  

0

第41章 力挽狂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