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月牙寨狼兵>第八章 娇娘习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娇娘习武

小说:月牙寨狼兵 作者:西江木子 更新时间:2018/12/6 17:07:12

“快起来,懒姑娘!”胡志诚从外面回来,见罗元元还躺在草床上,便一把将她拉起来。她却软巴巴地贴在胡志诚身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懒洋洋地说“起来干嘛,又不种地又不耙田,拉我起来干嘛?”

“不种地不耙田就不起来啦?”胡志诚说,“老这么躺着,你要变成肥猪的。”

“肥?才不会呢。昨天刚从山下走上山来,走几个来回,我的腿都走细了,还肥!”

“不肥也会变丑。又懒又丑,谁还理你?”

她终于睁开了眼睛,瞪着他问:“讲真还是讲假,我真的变丑了吗?”

“一点没错,丑了。再这么睡下去,我就把你扔下山涧去,然后再到山下另找一个姑娘上来陪我。”

“别别别,我都听你还不行吗。”罗元元终于站直了。

“快去,洗洗脸。”

罗元元顺从走地到洞口,在水槽边掬水洗脸。这水槽是胡志诚近三天来的劳动成果,他用竹子把水从山上接到了山洞口,早晚用水方便了很多。自从两人来到莲花洞里居住,胡志诚还对洞府做了很多改造。特别是那内洞的石门,经胡志诚改造了变得更加隐秘,再用了一些办法改变洞中的光线,外人进来很难发现还有还有一个石门可以通往内洞。

罗元元在水槽边洗完脸,双手扒下裤子,就蹲在洞口,“吱吱吱”地拉着尿。

胡志诚望着她那白嫩嫩的屁股蛋笑着骂道:“厚脸皮的丫头,以后小便走远一点,别臭了自己家门口。”

罗元元嘻嘻一笑,不以为然地说:“这山上几十里地,就你和我两个人,拉尿还有什么讲究。一阵风吹过,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再嘴硬,小心我拿鞭子抽你的屁股蛋。”胡志诚说。

“抽呗,你舍得吗?就怕你舍不得。抽坏了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说完,嘻嘻哈哈地笑着。

“行了。从今天开始,我要给你派工作了。”

“讲真还是讲假?什么工作?”

“识字。”

“识字?”罗元元一脸失望。

“对,识字。我要教你识字。昨天我在杨圩买了纸和笔,今天开始教你识字。”

“算了吧,我识那字干嘛?”

“不行!你一定要识字。你不是特别羡慕那些城里的女学生吗?你说听她们说话,都有一套套的道理,所以觉得她们个个都是神仙似的姐姐。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她们识文断字,她们有文化。她们读书了,懂得革命道理,所以在你眼里,就像神仙似的。你识字了,以后也可以读书,也有了文化,你也可以变成一个神仙姐姐的。”

罗元元难为情的笑笑:“我怕不行,识字太难。”

“有我呢,有我教你,一点都不难。”

胡志诚从拿笔的手形教起,一笔一画地教罗元元写字。

练了不到半个时辰,罗元元连声叫唤:“哎呀,累死了。”

胡志诚放下书,说:“好了,先学到这里。走,到外面去,我教你打拳好不好?”

“讲真还是讲假?”

“一点没错。”

“好呀,太好了!我这人笨,识字不行,学打拳却不怕苦。”

于是胡志诚就在洞口前一片草地上教罗元元打拳。

罗元元学打拳确实很刻苦。她一招一式虽是学于胡志诚,却因性别的差异,天生就多了一分风韵在其中,虽也踢腿冲拳,却也是不失那天然的秀气。举手投足之间,虽娇柔却不显阴弱,更添一股风流韵致,虽明媚却不显阳刚,愈增一份优雅意趣。纤纤细手做出抱拳化掌之势,让人见识了女子罗帕盈盈金莲寸寸,反倒是另有一番飘然之意。

每于早上,胡志诚先教罗元元识字,识完字又教她打拳。一个月过去,罗元元识的字没几个,但是打拳倒是长进不少。

胡志诚看罗元元习武时,那风流飘逸绮靡秀媚的身姿简直令人陶醉。罗元元习武的悟性确实很高,她将阴柔与阳刚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身躯柔若无骨,纤手上下翻飞,令人眼花缭乱,正如古书写的“叱咤时闻口舌香,霜矛雪剑娇难举”,确是女子习武别有一番风韵。罗元元娇美的身段翩翩翻腾,如蛟龙出水,若惊鸿起舞。眉目娇俏,白脸蛋上红霞匀染,真是一个美娇娘!

当她静坐下来时,娴静轻柔,燕语莺声,与刚才的形象判若两人。若不是那身短装打扮衬出几分英爽之气,谁也不会想到她竟是习武之人。

胡志诚看着罗元元习武,不禁诗兴勃发,口占一绝:

“元元聪颖学正道,天生侠骨兼柔肠。

深山孤女美娇娘,不爱红妆爱武装。”

罗元元虽听不懂他的诗,但知道他在赞美自己,更是娇羞如花。

教了一阵基本功之后,胡志诚说:“下面我要教你一套很实用防身功夫,叫分筋错骨手。学之前我先要告诫你,武学之道不在争强斗狠,而是对自己身心的一种修炼。我之前在部队遇到一个高山县的老兵,他曾是两广都督陆荣庭老帅的卫队长,就是他亲手教了我的功夫。从一开始,他就告诫我,学功夫不是为了去怎么打人,应以强身健体为主,最多可以防身。后来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热爱武术,便不断勤加习练,才有了今天的功底。我现在教给你一些基本招式,也希望你勤加习练,以后有一手防身之术。”

罗元元很乖巧地点了点头。

“看好了,我演几路给你看看。”胡志诚便在空地演练起来。只见他左穿右躲的同时,口里念叨着什么“霸王敬酒”“怀中抱月”“老树盘根”“金丝缠腕”“盘古开天”等等,看得罗元元如痴如醉。

演练完一轮,胡志诚解释道:“所谓分筋错骨手,武术中的功夫大概就是小擒拿中的卸骨手法,而这种卸骨手法很多中医伤科大夫都会,只不过中医大夫用来正骨,而武术师则把正骨的手段变成了卸骨手法,如此而已!这种武功入门功夫就是练指力和抓力。招式也不复杂,主要就是搂、打、腾、踢几个招数。不过你别看招数简单,其中的变化却很多,虚虚实实的,变化莫测。擒、拿、封、闭、拗、沉等手法也是讲究声东击西、看似实招,其实是虚招,而看似虚招,却又有实实在在的功力。练这门武功最重要的是练手法和身形,与敌人搏斗时,手、肘、腕要灵活运用,身体、膝盖、肩头要协调并用,进退有度。”

“你讲得太快了,我听不懂,也记不住。”罗元元故意娇嫡嫡地说。

“今天先教你个按头断颈手吧。”胡志诚于是手把手地教罗元元,“这个手法用来对付敌人从正面击打。当敌人出右手迎面一拳打来,你就以身体向左一闪。”他边讲解边教罗元元做动作,“你迅速用左手将他打来的手乘着他向前冲的时候拔到左边,同时身体随之向前挤靠,用右胸部靠贴他的左肋。随即用右手由其颌下向上向前推,左手由其背后用肘部扶住其背部,使他不能向后倒,右手再向上向前伸,用食指及无名指扣入其眼睛上眶,用劲向后向下勒。迫使他腰向后弯,仰身露面,再继续左右手一齐用劲推。”罗元元配合着他的动作向后一仰,几乎跌倒,胡志诚急忙将她搂住。“若能配以迅疾脆快之劲,敌人就会脖颈折断。就算不能折断他的脖颈,他要逃脱这一手,只能顺势向后倒去。”

胡志诚接着让罗元元照着演练了几遍。

演练过程中,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胡志诚浓重的呼气便时常喷到她的脸上,她却很受用似的享受着那股男人的气息,心里喜滋滋的。

练完后,胡志诚叮咛:“分筋错骨手非常毒辣,要慎用,没有深仇大恨不要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

罗元元又很乖巧地点头娇声应道:“知道了。”

接着,胡志诚又教了“按天鼓’、“前锁喉”、“别手封喉”、“ 勒颈断臂”等招式,罗元元学武的天赋很高,很快就学会了。

可是教她识字时,胡志诚却骂道:“你这丫头长得倒不难看,怎么就长了一个猪脑袋!”罗元元也不恼,嘻嘻地笑着。

这天晌午,他们来到归鹰峰下的草坪练武。胡志诚教她擒拿手,好几次故意将她重重地摔在地上,可她爬起来,没喊过一声疼,反而兴致勃勃地说:“再来,我学会了这几招,将来哪个坏男人要欺负我,我就给他好果子吃。”

太阳偏西,山间的空气骤然变凉。

这天,罗元元练完武,习惯性地走到附近的一处瀑布下,脱光了衣服,让瀑水把身体冲刷一番。

一匹银白色的飞瀑挂在一片带有原始神秘色彩的山崖上,水珠儿像一群调皮的孩子,争先恐后地从山崖上跳下来,直奔崖底的水潭。虽然只是一股小小的瀑布,可发出的声音也够震耳欲聋的了。飞瀑又像一条发怒的银龙,从半空中猛扑下来,直捣潭心,水声轰轰,激荡起阵阵狂风,喷迸出如雹的急雨。

罗元元兴奋地钻到瀑布下,任由那洁白的水帘亲吻抚摸着全身。

无论谁看到她这一副少女的香艳胴体,都会对造物主的杰作惊叹不已。那柔美的线条,那如脂如玉的肌肤,组成了一具洋溢着青春活力的躯体。那水珠儿摔到她洁白的身躯,溅起的水雾也活色生香。

1

第八章 娇娘习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