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月牙寨狼兵>第八十一章 赵贵祥的婚事(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一章 赵贵祥的婚事(二)

小说:月牙寨狼兵 作者:西江木子 更新时间:2019/2/11 9:11:03

给未来的男人的做鞋子,必须由女人亲手来做,任何人不得代替,一针一线都不能动。让别人代做是犯忌的,它暗示着对男人的不贞,对今后日子的预兆是不祥的。为这一双鞋,曾经难坏多少女儿家啊!有那手拙的闺女,把鞋拆了哭,哭了拆,鞋没做成,流下的眼泪差不多能装一鞋窠了。

做鞋子对于玉芬来说不是难事,她给自己做过鞋,也给小满做过鞋,相信自己能给赵贵祥把第一双鞋做得合脚又合意。为了给赵贵祥做鞋,玉芬开始做筹备工作了。她到集上买来了乌黑的鞋面布和雪白的鞋底布,一切都要全新的,连袼褙和垫底的碎布都是新的,一点旧的都不许混进来。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让罗元元觉得有些好笑,但罗元元不敢笑。

罗元元悄悄地帮玉芬姐做一些她想不到、或想到了不好意思开口的事情,比如:玉芬姐把做鞋的一应材料都准备齐了,才想起来还没有赵贵祥的鞋样子。不论扎花子、描云子,还是做鞋底,样子是必要的,没样子就不得分寸,不知大小,便无从下手。玉芬正犯愁,罗元元把一副鞋样子送到了玉芬姐面前。原来罗元元事先已把赵贵祥的鞋样子讨过来了。玉芬不相信这是真的,但从罗元元那肯定的眼光里,她感到不用再问,只把鞋样子接过来就是了。

玉芬心头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动,便把罗元元拥入怀里,亲亲切切地叫道:“你真是我的好妹妹!”

罗元元假装板起面孔说:“我可不是白白帮你,你得答谢我!”

“那你要我怎么答谢你呀?”玉芬笑吟吟地问。

“你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答谢我。”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答谢?”

“什么都行,反正你得谢我。”

“要不,我也给你做一双鞋呗。”

“不要。”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嘛。”

“哎呀,你这个做姐姐的,连怎么答谢妹妹都不知道吗?”

“你个鬼精鬼精的丫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要你教我做鞋!”

玉芬听到此,不禁格格格地笑起来。

“姐你笑什么,笑我笨学不会吗?”

“不是。我说你要的答谢太简单了。这还不容易,你不说,我也会教你的。”

罗元元把搂住玉芬,撒娇说:“这才是我的好姐姐嘛。”

玉芬拿到鞋样子,终于知道了赵贵祥的脚大小。她把鞋底的样子放在床上,张开指头拃了拃,心中不免吃惊,天哪,赵贵祥人不算高大,脚怎么这样大。俗话说脚大走四方,不知这个人能不能走四方。她想让他走四方,又不想让他走四方。要是他四处乱走,剩下她一个人在家可怎么办?她想有了,应该在鞋上做些文章,把鞋做得比原鞋样儿稍小些,给他一双小鞋穿,让他的脚疼,走不成四方。想到这里,她仿佛已看见赵贵祥穿上了她做的新鞋,赵贵祥由于用力提鞋,脸都憋得红了。

瞎想归瞎想,在动剪子剪袼褙时,玉芬还是照原样儿一丝不差地剪下来了。男人靠一双脚立地,脚是最受不得委屈的。

做鞋的功夫在纳鞋底上,那真称得上千针万线,千花万朵。玉芬听说了,在此之前,赵贵祥穿的鞋都是别人给做的,他早就没了母亲,家里也没有姐姐,但是他有一个堂姐姐的心灵手巧全村有名,对别人的针线活儿一般看不上眼。待嫁的闺女不怕笨,就怕婆家有个巧手姐。这个巧手姐给她摊上了。不用说,等鞋做成,必定是巧手姐先来个百般验看。她说什么也不能让婆家姐姐挑出毛病来。

夜里,罗元元和玉芬同睡在一张床上。

罗元元问:“玉芬姐,你是怎么认得二哥的呀?”

“我第一次认得他是在东川码头,那天我在河边洗衣服,他扛着麻包经过,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麻包滚落江边,将正在洗衣服的我推入江中。按理说江边的女人都会游泳,掉个水不算什么事,所以当时他并没有在意,只是站在岸上看着。可是偏偏我却不会游水,下水后两手只是乱扒。他一看慌了,急忙跳进水里,我抓到他便死命抱住了他。好在他水性好,凭双脚踩水将我拖到岸边。这时我已经灌了不少河水。突然觉得脚下踩中河底,立身起来,半个身子已经冒出水,却还紧紧抱着他。惹得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在黑压压的人群中走着,我不记得他当时在做什么,听到旁边的人叫他的名字,他答应了,我就记住了,知道他叫韦贵祥。后来,他就去到我家里,给我和小满送米送东西。”

玉芬对罗元元说的基本上都是实话,当然,内心那些微妙变化她并没有说出来。玉芬自从落水被救之后,再次到江边洗衣服,看见韦贵祥在码头上扛活,她的眼睛便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韦贵祥扛麻包时低着头,抹搭着眼皮,精神头儿一点也不高。但当他看到她的时候,眼睛便有一种惊讶和喜悦,但随即就把眼光移向别处。自那以后,她就经常到河边洗衣服,有时洗完衣服她也不马上走,却站在河边张望,总要看到韦贵祥一眼才肯离开。而韦贵祥总会在恰当的时候出现,有时还走过来打个招呼。

这让玉芬觉得韦贵祥也是希望看到她的。码头上扛麻包的有好十几个人,玉芬从不看别人,眼晴只在人丛里找韦贵祥的身影。她心里觉得韦贵祥和她已经有点熟人了,一天不见便会胡思乱想。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心里装着韦贵祥了,却不知人家心里是不有了她。她每次到河边洗衣服总是神不守舍的,担心韦贵祥看她时没注意到,就边洗衣服边转着眼珠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洗几件衣服总要洗个半天工夫。

她守寡快四年了,难免七想八想,想着想着,就把自己和韦贵祥联系到一块儿去了。她不知道韦贵祥有没有媳妇,要是没媳妇的话,不知他喜欢什么样的。她担心他衣服破了有没有人帮补,她渴望着能帮他洗洗衣服,缝缝补补破了的衣服。想着想着,她突然感到很自卑,有一次在河边洗衣服,一直没看到韦贵祥,她垂头丧气地回来,在回家的路上她骂起了自己,骂完了她又有点可怜自己,长一声短一声地叹气,眼泪竟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有一天,韦贵祥走进了她的屋里,来逗小满玩。她从外面回来,看见有个男人在家里,玉芬正要表示心烦,请那男人快点离开,那人一转过身,不是别人,正是让她做梦的那个人,她一时浑身冰凉,小脸发白,显得有些傻,不知如何表态。

韦贵祥说路过,口渴,进来讨一碗水喝,她就手忙脚乱地给他盛了一碗水。韦贵祥喝完水就走了,她却心慌意乱好半天,泪珠子竟一串一串往下掉。

“玉芬姐,你的眼光很不错,二哥真的是个好人,他打仗很勇敢。第一次在板铜寨被白军包围时,他因为没打过仗,有点胆小,后来,在凌霄我们又打了几个仗,他就表现得很勇敢了。”

“是吗?”玉芬眼里亮晶晶的,“你们是闹革命的,我虽然不懂什么是革命,但我知道你们做的事都是为穷人好,我就认定他了,以后他走到哪我也跟到哪,死了也值了。”

罗元元情不自禁地往玉芬怀里靠靠:“姐,以后我们就做好姐妹,好吗?”

玉芬把罗元元抱得更紧些,说:“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我跟定你们!”

此刻,两个女人的心贴得紧紧的。

“罗元元,说说你跟诚哥的故事呗。你是怎么跟他在一起的?”

罗元元吃吃地笑了起来:“我第一次碰见他是偷东西时被他抓住了。”

接着,罗元元说起了自己的辛酸往事,不觉流下了眼泪。

“我们俩都是苦命的女人!”玉芬紧紧搂着罗元元说。

“我这辈子也铁了心跟着诚哥走,他去打仗我也去打仗。虽然他还没有娶了我,但我这辈子绝不会再跟别的男人。如果哪天诚哥在战场上死了,我也不活了。”

“呸呸呸!千万别说这种侮气话。”玉芬说着,拍了拍罗元元的肩膀。

“对对对,我们都要长命百岁。”罗元元马上转忧为喜。

“哎,罗元元,你们怎么知道追到凤池去把我救回来呀?”

“这都是李先生的功劳,李先生很有学问,也很有计谋。”

玉芬有点惊讶地问:“那个李先生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原来这么厉害呀?”

“是的。我发现诚哥很信任他,每次他们两个在一起,总有说不完话。李先生会做诗,诚哥也会做诗,诚哥爱喝酒,没想到李先生也爱喝酒。”

“元元,能跟上诚哥这样的男人,是你一辈子的福分哟。”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那你要不要跟姐姐学做鞋子,给你的诚哥做一双鞋子?”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玉芬再次带罗元元上街买了做鞋子的布料,然后手把手地教罗元元做鞋。姐妹俩亲亲热热在一起,一边拉家常一边纳鞋底,玉芬纳着自己的鞋底,又比比划划地教着罗元元,壮家女人的女红手艺就是这样传承的。

玉芬相信慢工出细话,她纳鞋底纳得不快,她像是有意拉长做鞋的过程,每一针都慎重斟酌,每一线都一丝不苟。罗元元便跟着她一针一线地仿着。罗元元本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子,学手艺很快就上手。

她们俩把各自的鞋底放在枕头边,每天睡觉前都纳上半个时辰。

罗元元拿着鞋底也开始想入非非,老是产生错觉,觉得捧着的不是鞋,而是胡志诚的脚。她把他的“脚”摸来摸去,揉来揉去,有时还把“脚”贴在脸上,心里赞叹:这“脚”是我的,这“脚”已经在我怀里!既然得了诚哥的“脚”,就等于得了诚哥的整个人。

罗元元纳完了一只鞋底,就把它翻来覆去看,看着看着,竟情不自禁地鞋底搂到怀里去了,仿佛把诚哥的“脚”搂到了怀里,搂得紧贴自己的胸口。

在一个细雨飘飞的日子里,玉芬和罗元元都把鞋做好了,玉芬拿起罗元元做的鞋看了看,说:“元元妹妹的手就是巧,第一次做鞋就做得这般好,做得底是底帮是帮的,很有鞋样儿。”

罗元元把鞋拿在手上近看,又将鞋放到窗台上远观,心里还算满意。

1

第八十一章 赵贵祥的婚事(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