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秦劫>第一章始皇追忆武安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始皇追忆武安君

小说:大秦劫 作者:糖糖小小酥 更新时间:2018/12/2 14:51:33

六王毕,四海一,始皇帝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

大秦帝国的昭昭天命已成大势,然而始皇帝这位秦国乃至华夏五千年中最伟大的帝王却并无一丝欢喜,只因为帝国崛起之路上最强大的敌人罗马共和国的入侵。

咸阳,阿房宫。

始皇帝嬴政此刻已经无心去欣赏那从六国掠夺来的嫔妃和珍宝,那高高矗立在宫门外的十二铜人也显得有些刺眼,这平日里让嬴政最为喜爱的十二铜人此刻却成了一种讽刺。

嬴政收天下之兵,铸十二铜人,每一铜人都仿照那些曾被他征服过的敌人而铸,看着这些敌人匍匐在自己脚下,他就无比的得意。这些人有和嬴政母后私通的长信侯嫪毐,也有他那位便宜老爸大秦相邦吕不韦,也有和他那风流母后不清不楚的蛮族之王义渠王,还有那卑躬屈膝的六国国君等等。此刻嬴政感到的不是征服的快感,而是来自失败者的嘲讽,他们仿佛在说虽然我们败在你的手下,可是总是会有人出来收拾你的,你根本不是什么千古一帝,只不过是吕不韦和赵姬所生的杂种罢了。

阿房宫的宫灯显得有些幽暗,一个伟岸的身影在灯火下显得有些苍老,这就是那个被称为千古一帝的传奇男人,中华儿郎心中的祖龙。

嬴政的面前摆着一幅画像,被他的背影挡住看不清画中的人物面貌,他的身后摆着的是帝国疆域沙盘和堆积如山的竹简,一个白发无须的胖老头正替始皇整理着未批复的奏章,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年也在认真读着书册,那本书正是大秦丞相李斯的得意之作《谏逐客书》。

在最末跪着一位大秦武士装束的年轻人,约二十左右,看起来略显稚嫩,应该是位贵族子弟。

良久,嬴政长叹一声,“如武安君犹在,何以有秦今日之辱。”

宫室鸦雀无声,无人敢在此时惊动祖龙,这时那年轻的少年放下了手中书简,笑道“武安君虽去,却有景安兄这等良才俊杰为父皇效力,杀神血脉尚在,大秦军魂亦在,我大秦万年,父皇万年。”

这俊美的少年正是嬴政最宠爱的小儿子胡亥,也只有他能令这位冷血的帝王流露出一丝普通人的温情。

嬴政没有回头,依旧是望着画像中的人物出神。

见嬴政不说话,胡亥眼珠转的飞快,又出言道,“孩儿知父皇所心忧者,乃那王翦匹夫丧师辱国,巴蜀一战折我老秦五十万甲士,有负父皇裂土封君之恩,虽战死亦难赎其罪,敢请父皇拿其子王贲问罪,景安兄乃武安君之孙,文兼武备,可为良将接管巴蜀军务。”

胡亥边说边朝那跪着的少年眨了眨眼,武安君白起华夏最恐怖的战神,而那个少年竟然是他的孙儿,这是何等的荣耀。

嬴政缓缓转过身子,朝着胡亥温和一笑,胡亥心中大喜,难道父皇是同意了,要知道白景安可是从小和他玩到大的玩伴,要是他这位好兄长能执掌兵权立下大功,对胡亥未来和他的大哥扶苏争夺皇帝宝座可是有莫大的好处。扶苏已经有了蒙恬兄弟支持,帝国两大将门之一的蒙家可是权倾朝野,而胡亥却是没有这等力量支持,虽然白景安现在还比不得蒙家和王家,但是他可是武安君的孙儿,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了。

灭六国的王翦王贲父子巴蜀一战折损了五十万大秦将士,这可是秦国从未有过的惨败,王翦身死,王家也威名扫地,老秦人不会记得他灭六国的壮举,只会痛骂他将五十万老秦的好儿郎葬送在罗马蛮夷的屠刀下。

而蒙恬蒙毅兄弟虽然也是战功显赫,却远不能和王翦父子相比,所以胡亥看到了机会,只要他的义兄白景安能够在这个时候崭露头角,那么必然能够再让武安君的威名重现。

不过胡亥显然是没有猜透嬴政的心思,只听嬴政说道,“亥儿,你可曾记得长平之战乎?”

胡亥心中一凛,长平之战,父皇是想说赵括吗,那位败于武安君之手的纸上谈兵的赵括,赵括的故事和今日胡亥所言何其相似,白景安虽然是白起的孙儿,可是始皇也不敢冒然将他提拔为一军主将,王翦这位攻灭六国的大将军都兵败身死了,嬴政怎么能相信一个年轻人能力挽狂澜,击退罗马军团,他还记得数年前那个叫李信的年轻将军,正是因为嬴政将灭楚的任务交给了李信,撤了王翦的兵权,结果秦楚一战,秦国大败战死五万将士,那是嬴政伐六国中最惨烈的一场战争。

“父皇圣明,是儿臣思虑不周。”胡亥连忙说道。

一旁的白发老人微笑着,手中的笔却不停下,身为始皇的心腹,中车府令赵高深知嬴政的心思,嬴政不可能将重任交给一个毛头小子,但是不可否认嬴政对白景安的喜爱,白景安是嬴政给胡亥培养的心腹,是要在下一个时代叱咤风云的,但是现在还不是这把宝剑出鞘的时候。

嬴政的长子扶苏在所有人眼中似乎已经成了帝国未来的继承人,但是赵高明白,大错特错,嬴政最宠爱的还是胡亥,在这位君心难测的始皇帝心中所有人都只不过是他的工具,只有一个女人是个例外,可是世人却不知那女人究竟是谁,而赵高知道胡亥就是嬴政和那女子的唯一的儿子,所以赵高从来都不会去向扶苏示好,只会一味的奉承和讨好胡亥。

嬴政忽然咳嗽了起来,赵高连忙起身扶住皇帝,胡亥也起身关心的问道“父皇您的身体?”

嬴政在两人的搀扶下坐下来,阴沉的脸有些憔悴,“不打紧,有无且在,朕的身体没有大碍。”

夏无且是嬴政最宠爱的医师,甚至不比赵高的地位低,只因为那历史上著名的荆轲刺秦王的故事。

荆轲刺杀嬴政,夏无且用药箱砸向荆轲,才让嬴政逃得一命,最终荆轲被乱刀砍死,当时嬴政只说了一句“无且爱我。”从此夏无且便是一步登天,从一个普通的秦国医师变成了始皇最信任的宠臣。

嬴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脸色好了许多,鹰一样的目光扫向白景安,那摄人心魄的眼神仿佛能看穿一切,这就是千古一帝的气场。

“若无武安君长平之战,便无今日大秦之一统,然今日大秦虽横扫六合却又有罗马之祸乱,朕身体日复不如一日了大秦的未来还是交给你们这些年轻的鲜血啊,你们才是秦国的明天。景安朕希望你就是大秦未来的武安君,为亥儿守护秦国扫平那些对帝国心怀不轨之辈,亥儿景安,你们可莫要让朕失望。”

白景安和胡亥都是一拜,“臣必不负陛下所托。”“儿臣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景安,朕命你为中郎将执掌中郎内卫,以后朕的安全就交由你来保护了,你可莫让朕失望,丢了武安君的威风啊。”

“臣白景安,谢陛下隆恩,臣必殚精竭虑护卫陛下周全,不让宵小之辈冒犯天威。”白景安重重的一拜,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皇帝的的意思是要培养自己成为帝国独挡一面的大将军吗,自从武安君白起死后,杀神的血脉就被秦国雪藏了,因为杀神的血脉就是大秦的军魂啊,严重威胁了皇帝的权威。

这么多年了,杀神白起的威名也淡了许多吧,人们谈及更多的是横扫六国的王翦王贲父子,所以皇帝陛下才会让自己陪公子胡亥读书吧,有意栽培自己,现在又将中郎将这样的重任交给自己,是想让自己成长起来,未来不至于让新的皇帝在军队中没有自己的心腹而被臣子欺负吧。

明眼人已经都看出来了皇帝冷落长公子扶苏,而偏爱小公子胡亥,加上皇帝一直未立继承人,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胡亥是未来的皇帝,白景安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白景安不敢再多猜测皇帝的心思,他只需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这些国家大事现在不是他能妄加猜测的,连忙领了命令退下。

宫门外,白景安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一个小宦官拦下了,“白将军请留步。”

白景安一怔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原来是熟人内侍魏怜,一个可怜的魏国人无奈做了宦官,白景安常随胡亥出入王宫,所以也结交了不少内侍。

“原来是魏公公,不知有何事啊。”白景安说话很客气,有一点温文尔雅的气质,不同于那些一身凶气的武士们,白景安虽然是杀神后人,却反倒有些像一个儒者,不过可不要因此怀疑他的武艺,杀神白起的血脉又岂是那么简单。

“白将军且慢些走,中车府令大人托咱家给将军带一句话。”魏怜用有些阴柔的话说道。

白景安点点头,“有劳公公了,请讲。”

魏怜略显病态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咳咳,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中车府令大人让咱家告诉将军,每个人都会在他该出场的时代出场,将军执掌中郎内卫前程似锦,想必这个属于将军的时代就快来了,将军当握好剑柄为大秦而战。”

白景安听完眉头微蹙,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谢中车府令大人提点,白景安受教了。”

“如此便好,那咱家就不打扰将军了。”魏怜拱手。

白景安也不多言,缓缓走下咸阳宫的白玉石阶,看起来心事重重。

帝国要变天了,白景安心里想到,他深知始皇帝安排他在胡亥身边的用意,胡亥的时代也就是他白景安指点江山的时代,可是赵高明显不是在和他说废话,这个时代快要来了吗?

白景安不敢再想下去了,这里边涉及到的东西太敏感了,皇帝陛下的身体确实越来越恶化了,再加上武成君王翦兵败身死,老秦损兵五十万的噩耗传来,白景安倒吸一口冷气,中车府令赵高是皇帝的心腹,他一定是最知道皇帝身体状况的。

老秦能挺过这一关吗?白景安抬头望着天空,心里却百感交集,说不出的苦涩。

3

第一章始皇追忆武安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