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灰色>倒霉的殿后(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倒霉的殿后(6)

小说:灰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8/12/6 12:54:01

看着王小的举动,李久无奈的摇摇头,他不想去劝那小子,越劝那小子会越来劲,还会被人说成是媚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就小鬼子的那翻毛皮鞋,一双能顶上国军发的十双胶鞋,尤其是在战场上,胶鞋很容易就被散落在尘土里的炮弹皮给划开,到时候这小子哭都没地哭去!

哥几个还在这里聊天,传令兵过来把周大牙给叫了出去。

“你说你们上去的时候就是这几个人,下来还是这几个人,连个受伤的都没有?”到这补充团来捞人的524团团长韩宪元问道。

“是,长官!”周大牙努力的站直腰背,“我们上去的时候就不满员,幸不辱命,也是我们运气好,守的地方展不开的多少人。”

韩宪元,黄埔三期步科,海南人文昌人,著名的四行仓库八百壮士就是出于他的麾下。经过淞沪会战,他的524团现在急需老兵,尤其是那些与鬼子见过真章的老兵。他听说补充团里居然还有最后撤离的67军的人,顿时来了兴趣。

韩宪元也是从军多年的老军伍,是不是真的老兵拿眼一看就知道,眼前这八个人,除了那个估计还不到16岁的狗蛋,都是个顶个的老兵,是见过血的那种老兵,他舍不得把他们拆散,他知道相互磨合出来的老兵可是金不换,放到哪里都管用,于是,他下了一个决心。

“周达涯,我现在任命你为二营6连的代理连长,暂授中尉军衔,以你这个班子为骨干,从那些散兵中挑几十个人,把这个6连给我重新组织起来。我给你在划归我们团的人里优先挑人的权力,给你三天时间,只要你给我快速的组建一个能打的部队,我是会提拔重用你的,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八百弟兄在上海殊死搏斗,我们要在外面策应他们,要给他们长脸提气!”

原来周大牙还是有官名的,只不过那名字字面上看着很大气上档次,可读起来就变成了周大牙的谐音,加上周大牙的门牙的确不小。

韩宪元说的事情周大牙不懂,也没想去问清楚,组织一个排他行,可组织一个连,还都是不认识的杂牌部队的人,他没干过。

“长官,我……我怕我干不了,我从来没有当过连长。”周大牙底气不足。

“谁都有第一次,没当过不要紧,这次就叫你当一当。部队整编好到雨花台后面3里的团部待命,你们现在直属团部的预备队。”韩宪元大手一挥,“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为了鼓励你们,你们这几个人每人赏10块大洋!另外单独批给你200块大洋,关键的时刻悬赏敢死队!你一定要把这里找到的散兵给捏到一起,形成一个有力的拳头,要恩威并施!”韩宪元那带有明显广东口音的国语虽然不标准,可此时却显得铿锵有力。

听说立即就给这么多大洋,周大牙差点就吓尿了,脸色也变得苍白。周大牙是干了十几年行伍的老兵,但凡长官这么大方的给赏钱,那后面准没好事,不是玩命也是玩命。可这个时候的周大牙能说什么?长官器重,给了面子还给奖赏,要是继续推辞,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了,等着他的就是军法处的干活。

从韩宪元那里回来,周大牙把李久拉到外面说了这个事,“李久兄弟,这个事情你得帮我,要不我把这个代理连长给你干算了,我哪里是那块料啊,没得害了各位兄弟的性命,我这心里不踏实啊!”

“没啥了不起的,我们这些刚刚整编的队伍不会被长官用到刀刃上的,他们不会放心由我们独当一面的,我估计最后还是要我们以增援的名义去殿后,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李久想了一下后说道,“鬼子的战力咱们也见识了,要是硬抗,我们肯定不行,关键是要避开鬼子的强项,不管他们怎么打,最后还是要步兵上来,那个时候就不是由他们说了算了。”

“嗯,是这个理,这样,我任命你为6连连副,如何打还是由你说了算。”周大牙下定了决心,“谁他妈的要是不服,老子我枪毙了他!”

“我们这几个人不要打散,干脆单独编成一个班,由我兼任班长,放在连部当预备队,其他收编的人,咱们要仔细的去看看,能不能用还两说着呢。”

李久的担心不无道理,补充团的来源很杂,有中央军二线部队被打散的,也有来自西南川军滇军和黔军,还有从湖南广东广西过来的湘军、粤军和桂军,五花八门,口音杂乱。谁能想到在军阀混战的时候这些各地的杂牌部队是捉对厮杀,现在竟然走到了一起,为了民族的存亡他们走到了一起,必须走到一起。

当天下午,周大牙就和李久去被划给524团的200多人里去挑人。

怎么挑兵?要是平时,李久可以列出一厂列的标准,可眼下是战时,只有三天时间,所有原来的标准都不管用。他想了想还是跟着周大牙去了。

“我是2营6连的代理连长周达涯,团座让我最先挑选老兵……”周大牙刚开口下面就是一阵哄笑,“周大牙?还有叫这个名字的?哈哈……”

李久上前一步,浑身的杀气顿时澎湃而出,阴冷的双眸扫视着操场上的这群兵痞,此时,他还是挂着2颗星的上等兵,可他那军姿和架势让操场上所有人都不认为他是个简单的上等兵。

“这人是谁啊?连长的警卫员?”

“你见过连长配警卫员的吗?”

“那就是连长的卫士了?”

“说啥子嘛!连长啷个有卫士?我看是连长的袍兄弟还差不多。”

操场的人从哄笑变成了小声议论,最后在李久的注视下声音没有了。

“我们都是中国的军人,是军人就要懂得规矩,长官在上面讲话,有你们这样起哄议论的吗?”李久突然大声的说道,“大家都是从淞沪战场上下来的,也看到了日本鬼子的本事,如果我们不能拧成一股绳,那么我们会很快的追随我们的牺牲的战友去,我想你们没有人愿意在九死一生之后再去死!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此国难家仇的当口,难道你们就不想想这个问题吗?”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怕死?我们宁可战死也不要被人耻笑,死有什么嘛,那么多弟兄阵亡了,再多我一个也不算多,20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一个操着湘音的汉子站出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老子不跟你们这些惜命的人去打仗!”

“惜命和怕死不是一回事,不懂这个道理的人也不配到我们连来,我们不要莽夫,不要没脑子的硬汉!都他妈的死了,谁去保护我们的家人?谁去保卫我们的国家?老兵都壮烈了,让那些狗屁不懂的后生小子去当炮灰吗?”李久大声说。

“耶?这个家伙的话有道理啦,我看我们几个过去是可以的啦。”一个三十多的汉子,操作明显的广东腔走了出来,跟在他的身后居然有5个身材矮小的广东兵,“我们是粤军第四军的,我叫钟志豪,原来就是个班长,我们的老部队已经撤回岭南去整编了,我们这几个跑出来晚了,现在加入你们再跟小鬼子斗一斗,你们说好不好!”钟志豪的样子很是激愤,一看就是个老兵。

李久走上前伸出大手,他的个子比钟志豪足足高出了大半个头,可是双掌一握,发现都是练家子,论起掌力来,李久要略胜一筹。

“连长,咱们6连1排1班有了!”李久搞气氛的本事可是在讲武堂跟老毛子教官学的,现在派上用场了。

“好!钟志豪,我任命你为我6连1排1班班长,是我们新6连的军旗班!”

周大牙也马上接上了李久的话茬,此时,从操场的队伍里又走出来三个具有明显岭南人面孔的士兵,“我们是桂军的,也是跟老部队走散了,我们加入你们一班如何?所谓两广不分家嘛!”

钟志豪走过拉住这三个士兵的手,好爽的喊道,“好嘢!”

有了这个带头,很快,一些按照地域或者老部队系统的各班就搭成了八九个班,于是,李久再稍加整合,六连的框架就算是有了。剩下的就是给各个排配置排长了,可李久却没有再进一步安排。

六连的新人跟着周大牙他们来到了新的驻地,当天晚上按照李久的指点,在驻地的操场上点上了篝火,所有人围着在篝火边上,这也是当年部队晚上开会的特色,因为像这样的野营没有照明没有场地,要想说点什么就只能点上篝火,长官站在篝火的中心,转着圈给士兵讲话。

“我今天想了一下午,我们这个连是新组建的,虽然大家都是老兵,可我们是刚刚碰到一起的,就像池塘的浮萍,有上过学的人会说这是‘萍水相逢’……”说到这里周大牙自己先笑了,“我没啥文化,这样的文绉绉的词是我兄弟李久告诉我的,既然现在大家是用一个马勺掏饭吃,那么我也就不向大家藏着掖着了。”

说话间周大牙自己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了一支,把剩下的大半包扔到靠近自己的钟志豪,示意他给周边的人发发烟,随即他点上了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连长在上面点烟,下面那些抽烟的士兵也就百无禁忌了,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烟开抽。

“其实,我也就是个排长,我们67军是最后到淞沪战场的,老兵都明白,67军是来干什么的,说好听点是殿后,说不好听点就是来给撤下来的军队当垫背的。我们67军在到来之前就已经多次与华北的鬼子交手,而且我们并不是一个满员的队伍,这一仗下来,连军长都阵亡了。”

说到这里,周大牙凝神了几秒钟,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全都是从淞沪下来的,不是老兵也打成老兵了,周大牙说的事情他们懂。

周大牙恨恨的抽了一口香烟,把烟头扔到地上使劲的踩灭,“我们排上去的时候是八个人,撤下来的时候还是八个人,还没有人负伤,是不是我们的运气太好了?我告诉你们,我们排最后还要掩护连部的撤退,是属于殿后中的殿后,为什么选我们排?因为我们排本来就被打残了,算是黄瓜打锣,就是一锤子了。”

周大牙说到这里,下面的士兵几乎都屏住呼吸等待谜底揭开。

“什么运气,什么老天保佑都不是,而是我的排里有一位能人,是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官,他就是今天招你们来的李久兄弟。”周大牙揭出这个谜底似乎并没有引起下面人多少反映,他只能向李久招招手,“李久兄弟,上来跟大家说说。我隆重的向你们介绍,李久兄弟可是东北讲武堂毕业的高材生,论起打仗来,我就没见过有他这么精明的……各位兄弟,你们有福了,摊上一个好长官!”

“哄……”坐在篝火周围的士兵们开始了声音越来越大的议论。

李久还是像招兵时候那样,站在中间却是不轻易开口。

“李……长官,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混到今天还是个大头兵吗?”钟志豪本来跟李久就有惺惺相惜的感觉,现在听说李久原来是个军官,还是正牌的那种,心里颇为有些不平衡了。他一开口,议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没啥,杂牌军里的规矩很多,保不齐就触犯了那一条,要是再不肯低头,那么最后就是我这样。”李久淡淡的说道。

“那今后的战斗是你指挥还是周连长指挥?”钟志豪又问道。

“你们是希望我指挥还是周连长指挥?”李久不答反问,见那些士兵无法回答,就接着说道,“其实,我与周大哥不分彼此,谁指挥都是一样。大不了我出点子,周大哥张嘴呗。”

0

倒霉的殿后(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