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灰色>七班(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班(2)

小说:灰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8/12/13 15:59:33

万红旗是独立团最老资格的四个人之一,也是百分百的小红军,另外三个是团长易云龙,政委乔一得,团部司务长胡大叔。

万红旗的父亲和团长政委司务长都是四方面军的,关于这个李久不甚了了。小辫子的父亲在四川作战的时候牺牲了,母亲在过草地的时候也死在泥潭里。团长政委和司务长都是老万的部下,是他们把万红旗带出了草地,最后到了陕北。所以,在独立团里,小红旗是当之无愧的老资格。

作为烈士的后代,本应该留在延安上学,可这缺德孩子野惯了,闹死闹活的不愿意离开司务长,要知道,他这一路上是骑在司务长的肩膀上到的陕北的,当时想把他放到附近老乡家,小红旗硬是不干,靠着这股子顽强劲他走到了今天。

缺德孩子口齿伶俐,绘声绘色,听的李久也是心旷神怡,与他给缺德孩子讲战术硬是调了一个个,也是他系统的了解红军的一次机会,在此之前,李久还真是不了解红军,是那个时代里典型的“宅男”。

这边,团长易云龙没有找到李久,却是迎头碰上了团里的问题战士哈喇子,哈喇子大号叫刘强,也是一名老战士,是部队到陕北路上捡的一个要饭的,他并不是陕北人,而是跟着长辈到甘陕一带做生意的,后来被马匪打劫,流浪在当地,遇到了从家乡来的红军,这就参加了红军,当时刚刚十六岁。

也许是饿怕了,这刘强刚到部队那会,一见到吃的就流哈喇子,于是大号没人叫了,可这哈喇子的大名却是叫开了。哈喇子一根筋,原来所在的连打光了,就剩下他一个,他却要求团长以他为骨干,把原来的连恢复起来,因为,他就是颗种子,就应该生根发芽。本来他已经被整编进团部警卫排,可这两天也不知道是抽什么风,硬是磨着团长要团长兑现诺言。

原来,他们连打阻击,要抗住来援的敌军,以便于主力围歼包围的敌人,等到主力围歼了敌人后再反过头来吃掉敌人,当团长易云龙带着主力赶到的时候,哈喇子这个连就剩下他一个了。一根筋的哈喇子当时要自杀,要跟弟兄们一起去,被团长给拦了下来,安慰他说,“你就是种子!你就是钢七连的种子!我保证将来把你们连重建!”就这一句话,让哈喇子落下病了,但凡只要部队招来新兵,哈喇子就开始犯病,这不,又把团长堵这儿了。

“团长,你说话要算数,现在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们钢七连一个交代,哪怕你就是给我们恢复一个班也行啊。”哈喇子不依不饶的说道。

“我说哈喇子,领导有领导的安排,现在的敌情是什么样?上政治课的时候你不是没有听啊,你这样老是跟我磨没有用啊!”团长瞪眼训道。

“我不管,你是团长,说话要算数!”哈喇子嘟着嘴坚持自己的要求。

“我跟你说不清楚,你去找政委!要是政委同意了,我没意见!”

团长易云龙实在没有办法了,这哈喇子虽说去年才当的红军,可好歹也是红军啊,而且他说的那个事还确实有,自己也是没法子。一竿子把哈喇子给支政委乔一得那里去了。

政委乔一得此时正在给老乡道歉,因为缺德孩子把他们家的烟囱给堵了,不为别的,就为那老乡不让他骑老乡家的那头老山羊。

“请你们放心,等小红旗回来,我们一定严格教育,那孩子不管是不行了!”

“那个……教育教育就行了,千万不要打啊,你那里打了他,他回头就打我的羊,唉!那孩子太淘了,真是难为你们部队了。”

这话说的真是打脸,好在乔一得的脸皮也早就练出来了。他与易云龙搭班子不是一天二天了,从连长指导员开始,到后来的营长教导员,团长政委……

红军刚刚改编成八路军的时候,国民党给的番号只有三个师六个旅和十四个团的番号,原来红军的编制被压缩,大批的红军师级单位被压缩,原来的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许多干部当了班长甚至是士兵。当时是干部多,番号少,兵员也少。

随着华北局势的演变,八路军总部也被重新改编为18集团军司令部。而司令部下属的番号却还是那么多,老蒋也不管,甚至还刁难。可是抗战需要扩充兵员,于是,经过伟人们的研究后,在正规编制下面就出了诸多的“新一团”“独立团”等具有特殊意义的内部番号。

部队在山西陕西和河南河北一带快速的扩充,加上在山东、冀中地区的发展,到了1940年,八路军已经发展到了40多万人,100多个团。这还不算一些发展起来的边区政府和地方部队,如此一来,部队就急缺干部了,原来的那些当兵的干部不仅恢复原职,大多数都还加重了担子,获得了提拔。

对于易云龙和乔一得来说,他们现在算是恢复到了红军时期的级别,可他们目前这个独立团番号是给了,可只是个架子,整个团里目前没有营级单位,一共就只有四个连,要是认真算的话,也就是一个加强营的兵力。

易云龙是个打仗的老手,从在老家闹红开始就加入队伍打仗,到了现在好歹也打了十来年了。而乔一得则是个教书先生出身,后来加入红军,一直干的是政治工作。至于那个老司务长则是全团年纪最大的老干部。

这边刚刚的把前来告状的老乡打发走,那边哈喇子就跑来“闹”,乔一得是有个好脾气,可也挡不住这样的车轮大战啊,他冲着哈喇子摆摆手。

“你最好马上、立即从我面前消失,有一个缺德孩子就够我烦的了,你今天是不是就放过我一马?明儿,明儿一定给你个准信如何?”

政委说道最后都近似哀求了,哈喇子就是再混再一根筋,政委这个面子不能不给,他耸耸鼻子,点头答应了。

赶走了哈喇子,乔一得算是松了口气,这时,易云龙才泱泱的从院子外面转回来,看着走远的哈喇子做了个松快的喘气。

“不带你这样的啊!都是团长了,这兵你得管,不能任其这样下去!”

“说话亏心不亏心?政治工作可是你主抓,我就管打仗,仗打不好找我,这思想工作可是归你管的。”易云龙的脸皮比政委还厚。

“唉!咱们团部这几头烂蒜也的确是叫人发愁!你说,小红旗都快十三了,我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不……就按照刘强的要求把这几头蒜编成一个直属班如何?让哈……刘强去当班长,他有事做了就不磨咱们了。”

“嗯!这法子不错,可他能带小红旗吗?就他那水平还不被小红旗整的七荤八素的?我跟你说啊,你别打新兵的主意,那可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我要把现有的四个连满编,我估计马上就要有行动了,我们要把现在的游击区变成根据地,就必须要打上几仗,这叫打场子,不打,谁服你?”

说起打仗易云龙就来劲,刚才还讨论哈喇子的问题,现在就变成了计划下一步的行动,把个乔一得弄的直摇头。

“那孩子就是被你给教坏了!动不动就拿打仗的那一套去村里惹火!不过我发现他最近黏上了一个人,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新来的人才,你没找到他吗?”

“我去禁闭室看过了,那人不在,看来也是个纪律松弛的家伙!”

“可能是跟小红旗出去了,有他在,小红旗会听话的。咱们把他和小红旗和刘强编成一个团部直属班,等到有机会再往里加人。”乔一得这明显是临机一动的想法,而且他是越想越觉得是个好办法,他就差点说“今后凡是有问题的,其他连队不待见的问题兵就都塞进去!”

乔一得没说不等于易云龙就没理解,“都说我损,可我损不到你这个水平,既然你已经出了这么好的点子,作为团长我同意了,可以让政工科起草命令了。”

独立团没有那么多机构,没人啊,因此,政工科就是个综合的部门,几乎除了打仗后勤意外的所有政治工作和敌情什么的都归到这里来了。可目前的政工科是由政委乔一得自己一个人兼着,团长那意思是“你还是费力动动笔吧。”

晚上,警卫排的墙根下,小红旗从小贾那里获得了第一手情报,小眉头皱了皱,“我都是好几年的老兵了,竟然没叫我当班长!”

“你就烧高香吧,你把村头王老蔫家的烟囱给堵了,人家都告到团部了,要不是禁闭室被骆驼住了,你以为政委不会关你的紧闭啊?”小贾小声的说道。

“唉!那个王老蔫真是不禁逗,我就想骑骑他们家的那头山羊,又不是真骑,他竟然拿着镐头满村子的追我,弄的我很没面子,不整整他,我解不了这口气!”

“你今天又学了什么字?教教我,我觉得那个大个子是有学问的人。”

“骆驼是我的,不许跟我抢。”小辫子瞪起了眼睛,“我看上的哥们肯定是有本事的,他今天跟我讲了半天反斜面,唉!我还是没弄懂!”

“赶明儿你问清楚了跟我说说,我也喜欢听他说的那些。”

小哥俩在墙根直说道小贾上岗才散,小辫子这才撒丫子向炊事班跑去,他的窝是在胡大叔那里。

第二天一早,团长易云龙就带着三个连出发了,昨晚旅部连夜送来了命令,让独立团前出南寨集去牵制准备进山清剿的鬼子一部,留下刚刚搭上架子的三连留守在。政委也接到命令去旅部开会,并把新派下来的政工科科长接回来。

政委临出发的时候向哈喇子下达了命令,“独立团直属七班成立,由刘强同志担任班长,现有士兵李久、万红旗。”读完命令政委就上马走了。

看着身后这俩奇葩的士兵,刘强才感觉到自己上当了,他恨恨的瞪了李久和小红旗一眼,随即蹲在墙根生闷气去了。而缺德孩子却是高兴的穿上了小军装。

三连长魏源是个高挑的陕北汉子,在独立团也算是个有资历的干部,他是陕北红军留下来的底子,成立独立团把他从老部队调了过来,从原来的排长变成了现在的连长,可带的人还没有原来的排多。魏源耍的一手好大刀,人称魏大刀,曾经跟东北军血拼过多次。要知道,东北军进入关内是1931年的事情,入关后就被老蒋派到陕北剿共,东北军最早面对的就是与十五军团整编的陕北红军。

新兵来了,拨给了三连,魏大刀正在抓紧对新兵的训练和教育。

政委走了,团长走了,团部的炊事班也走了,大部队行动不能没有后勤。小红旗的三个笼头都走了,于是,拉着李久又上山了。李久喜欢登高远望,小红旗早就发现了。在山上,李久可以指着山形给缺德孩子讲如何布置防御阵地,如何选择突击的路线,反正能讲的东西很多,听的缺德孩子大涨见识。

“还是你的皮鞋好,你看,跟着你跑了几趟山,我这鞋就快不行了。”

“你脚小,等你长大点,我从鬼子那里给你弄双鞋穿,鬼子这钉子翻毛鞋很结实,穿个一两年都不是问题。”李久摸着小红旗半光的脑袋又问道,“这大冬天的,你咋弄了这样个头型?不冷吗?”

“没法子,长虱子了,胡大叔本来还想给我全部剃光呢,我没干,剩下这点好洗。”小红旗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扬着小脸好像还挺光荣。

突然,李久的眼睛眯了起来,死死的盯住前方的山头,那里的黄乎乎的灌木再不规则的摇曳,李久用嘴含着手指,然后伸出去试试风力和风向。

“鬼子来了!”第六感告诉李久,大柳庄有危险。

7

七班(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