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个军礼>第十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小说:最后一个军礼 作者:三连最后一个兵 更新时间:2018/12/4 19:02:44

  北方的冬天来得很快,其实冬天真的没有那么冷,可能跟我们一直都在活动有一定的关系吧!风很大,很多时候,我都感觉风像无数只强儿有劲的手在推我,而那个时候,我就希望自己是片叶子,那么我想感受一下随风飘扬的感觉,可是我不是。我还是幻想着回家,不管以什么方式回到家乡,我都会把军靴擦的反光,然后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一路狂奔回家,我想我家人看到我会激动,我想远方的那个姑娘也会惊讶。可是我只能想,我和很多新兵一样,带着天真幻想,设计回家的路,可是我身边却没有一个听我说故事的新兵。

  我开始不在怀疑自己适不适合当兵,因为这个问题我找不到答案,适合吗?我想也还是不适合的,不适合吗?我想我已经习惯这里。师傅告诉我从来就没有人适合当兵,因为没有人适合部队的条条令令,可是就是有人要服役,而我们就是那些服役的人,总要有人为这片徒弟奉献,你不来,别人也会来,而我自己来了,我就觉得骄傲,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聊天,在他语气里,听到一种自豪,一种我当兵,我自豪的口气。

  我还是缠着老大,就这样我和老大混熟,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刚提着裤子干上去的排长,我缠着他学飞刀,他说要学就必须和刀培养感情,说的跟真的一样。我信了,晚上我带着刀睡,被师傅骂了,师傅说我太实在了,然后也把排长训了,排长说没想到我真的这么傻,既然真的把刀带刀床上。

  冬天是个让所有人疯狂的季节,而本来就很疯狂的我,更疯狂了。有人说我和老郭两个人都是活宝,其实在我看来当兵的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我们一起打雪仗,我们连在连长的带领下是最疯狂的,每个人打每个人,操场上笑成了一片,而我的专业就是偷袭,我打完就跑,用师傅的话说要智取,不要强攻。开始我们很多人打连长,后来连长都被我们打跑了,没有任何领导,在那样的游戏中,只有敌人。我们每个人相互攻击,后来师傅也走了,可是我继续和老兵玩着,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年雪战,我们都像一群孩子一样快乐的奔跑,笑着。可是快乐并不长久,不知道谁的雪球打到了,一连连长身上,他没有打老兵,他走过来就给我一巴掌,还说了什么,我忘了,反正很难听。师傅只教我被打和服从,从来没有教我反抗。而我也不知道那个雪球是不是我打的,不过我没有了眼泪,我只是感觉脸好烫,总是这样在一群人面前出丑,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尊严的活法,面对这种事,我早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而我们连的人后来全部跟着遭殃了,我永远都忘不了接下来的一切。

  回家之后,因为刚才不快,所有人都在抱怨,而我对于挨打,就像吃饭,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连里一个武装紧急集合,我们全到了楼下,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情况,那天好像星期天,我们原本因该自理的时间,却紧急集合,我们都很郁闷,连长站在我们面前很严肃的发号施令,全部都有,全部都有,拳卧撑开始,没有准备,直接开始,一群人弯着腰,开始趴着做拳卧撑,我也是一样的。连长在站在楼梯上喊着,今天参与打雪仗的出列,我们都出来了。只有我以为连长要报复刚才我们对他进行的攻击,很快他又说看着小家伙被打的出列。还是好多人站出来了,然后让那些人撑到前面,连长开始骂人了。他问老兵,你们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他说这就是你们的兄弟,看着被人打,连长说我们都是废物,只敢叫,不敢动,他说你们的感情都被你们塞在自己肛门一毫米的地方,顺势拉出,他说我们全是婊子养的,他说,老子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兄弟,老子的兄弟,那都是有血有肉,敢为对方挡子弹的,今天你们可以站在那里看着小家伙被打,明天老子就要担心,从后面开枪的是不是你们。

  他骂完他们,开始骂我,他说你小你就可以被别人打?你他妈是个男人,你他妈不是个婊子,你是老子的兵,除了老子谁也不能动你,哪怕是团长来了,他把我也骂的狗血淋头,可是我幸运,我是站着的,所有老兵都不停的在和大地做活塞运动,下去上来,下去,上来。这是我第一次被人骂,骂的这么痛苦,一点都不委屈,甚至觉得开心。我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我一直都跟对了人,所以我很少走错。那一天我们都过得很惨,连长说我们是群没出息的家伙,就敢在家里耍狠,在外面就是软蛋。或许他的话刺激到了我们,但是他改变了我,服从和反抗,并不是一味的。男人必须能忍,可是也不能让别人骑在头上撒尿。我们还是打雪仗,这次我是故意的,因为我后面有人撑着,我无所顾忌,可是并不是肆无忌惮。当他那一巴掌定格的时候,就注定了他要倒霉,我们好多人打他,我看见被染红的雪,我听见了喊痛的声音,我跑回了连里,躲在厕所里不敢出去,第一次打人,吓得全身发抖。

  如果只是普通打一顿没什么,可是一连连长手骨折了。头上还破了个洞,鼻青脸肿吗,也难怪我们那么多人打他,老大听说后,要我什么都别管,蹲到连长办公室门口去。开始我不敢从厕所出来,然后一群人把厕所围的水泄不通开始做工作,最后我还是出来了,因为这是躲不过去的。连长看见我说,你他妈这唱哪一出?然后我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他只是淡淡的说没事,该干嘛干嘛去。后来他又把全连拉出来了,还是拳卧撑。不过,他让所有人放松,他跟我说,等下参谋长来了,我给你一巴掌,你就把你的看家本领拿出来。我说我的看家本领是啥?他说哭啊!你都哭了那么久,不在乎这一次,声音越大越好,哭声越惨越好。

  参谋长和政治处主任真的来了,带着一连连长。连长听到消息之后,让所有人都严肃点,可是谁也严肃不起来。连长就站在门口指着我鼻子骂,你是不是要造反啊?一连连长都敢打,一连连长多好的人啊?你打完他是不是要打我啊?……参谋长来了,问了下情况说给个处分,连长说参谋长不行啊,他还只是个孩子,不能背那玩意啊,背了的话,他以后就毁了,他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然后一连连长说我怎么叼,怎么叼,那个王八蛋老说我坏话。其实世界很公平,有人喜欢我,就有人不喜欢我。连长指着一连连长说你他妈好意思说,一个15岁的孩子一个雪球打到你身上,你就给人家一巴掌,你这也是党员的作风,今天打你还是轻的,我当时不在场,我要在场,我一定让你躺到309去。最后一连连长是被老兵们轰走的,连长一句,三连。所有人爬起来答到,送客。而参谋长那,连长说这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我问连长怎么不给我一巴掌,他说舍不得,很平淡的说舍不得打。我突然被感动了,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每一个季度都有一次强化训练,而时间,一般是15-30天。没有人知道那是每个季度的哪个月,所有的老兵把那个月称为黑色强化月。而我只是听说很痛苦,听别人说的,永远是别人说的。我们班除了我和师傅任何人都要参加,而团里战斗单位,除了值班的单位,任何连队都要参加,我们就4个连。而我属于特三连,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的那个,但是在我眼里那个时候,它却是最好的,特三连是全团第一大连。

  其实当兵挺好,比如修个电灯泡啊,门锁啊,风扇啊!下水道啊!每次师傅都让我去搞,我说不会。师傅说那你会什么。我都会傻笑着说我会吃。那你除了会吃,还会什么?我还会睡。其实在特大,我也除了吃和睡,比他们强点,任何东西都不如他们,没有任何牛逼的资本。后来师傅说我和许三多一样,就会傻笑。其实不一样的,我不如许三多,许三多也没我长的帅。师傅说以后不要在说你不会,说也行,但是要在后面加一句,我可以学的。

  慢慢的退伍了,退伍的广播围绕着整个营区,我想说那些写歌的都是王八蛋,什么今年退伍的老兵,什么老班长,……很多,很多刚好适合这个季节,悲伤,本来就不好过,还放些悲伤歌,而且还是24小时的,不过也只有那么几天,还有就总是那么两首歌,李玉走了,退伍是要会餐的,很多节日都要会餐的,可是我敢说,谁都没有见过那么滂沱的气势,开仓放酒,直升飞机运酒,我们有专门放酒的仓库,里面的啤酒堆积成山。我是喜欢喝酒的,可是师傅不喜欢,我偷偷和老郭喝过几次,其实师傅都知道,一个不喝酒的人旁边睡着一个喝酒的人。就算傻子都明白,可是只要没醉,师傅都不会说。

  有一次他们两个的战争爆发了,而我就是祸根,因为我喝多了,晚上回来吐了。听说如果不是一群人劝着,那晚老郭就去阎王殿报道了。我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也只是听说,但是我知道我在师傅的世界很重要,但是我不知道是多么重要而已。退伍那天,全连上下围在俱乐部,我们就像小数民族,好多好多吃的,放在中间,有小菜,有零食,有啤酒,有红酒,甚至洋酒,茅台,而我就喜欢这种时候因为我是个吃货。老大轻点人数之后,连长开始提酒,第一个,他说第一个,我们敬天上的兄弟,我们永远同在。第二个,我们敬正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兄弟,我们永远同在。第三个敬我们远在家乡的父母。我们永远同在,这是每次会餐都会说的一句话,我已经习惯,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说这些话。提完酒后,就轮到我大显身手了,我什么都忘了,就知道吃,因为好吃的太多了。然后师傅靠在我耳边对我说,去给每个老兵敬酒,我去了。我给我们连每个退伍老兵都敬酒了,他们还是那样的微笑,似乎没有一点伤感,李玉说航航好好干,你非常适合这里,而我只是傻笑,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他们一起唱歌,我就在旁边吃,他们一起喝酒,我就在旁边吃,他们回忆过去,我还是在旁边,我从来没有发现,我这么显得格格不入,我觉得又不是去死,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何必这么悲观?我真的太年轻了,年轻到什么都不懂,对不起解放军三个字!

  那一晚,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我知道师傅醉了,我也醉了。第二天李玉走了,除了师傅,我们班所有人都哭了,包括我。他是微笑着离开的,登上直升机。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那么痛苦,他却那么快乐。退伍的放松只是一时的风波,没有多么悲伤,每个人还是笑着生活,我也笑着训练,没有任何可怕的,因为我觉得一切都挺好。我终于可以打靶了,北方的冬天打靶并不是个好活,我的枪也换了,换成了81杠,我问师傅为什么不是95,他说95只是摆设,81才是参战的枪,95还不够稳定。班里还是有人出差,这是我唯一不能问的大忌,我不知道为什么,其实问了也没有人告诉我他们出什么差,因为保密,我开始发现其实这里每个人都有秘密,而那些秘密有可能会一直烂死在他们生命里,而我以为我总有一天会向外面的世界透露,可是当我亲自走过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愿意说了,每一次回忆就像一场噩梦。就像我执行的特密415。

  老郭在我的世界是个神话,至少他喝酒很厉害,从来没见他醉过,他也喜欢和我吹牛逼,而我打靶,是随意打的,子弹,在靶场就像摆地摊的菜市场,箱子里堆积成山的子弹。而且我可以挑任意枪打,开始我还很欢喜,可是后来我感觉不是好活。因为到年底要消子弹,其实每个季度都要销毁一批子弹,而我只有现在才有资格销毁,可是一个连的子弹都要我一个人销毁,当然也不是那么无情,连长组织他们打靶,谁在十分钟内,子弹打的最多,就谁去开饭,而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但是饿不着我,因为我是他们最疼的那个人,因为我小,所以我被很多人宠爱。

 

0

第十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