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经棚剿匪记>第十节 庆胜利结良缘 率五团赴朝参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节 庆胜利结良缘 率五团赴朝参战

小说:经棚剿匪记 作者:国忠 更新时间:2018/12/18 8:59:59

从辽西走廊传来捷报,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骑兵一师胜利地完成了配合野战军兵团固守塔山和围歼大虎山方向援军的光荣任务,马上就要凯旋而归。王瑞带领骑兵连的战士们在经棚彻底消灭了顽匪李三豹的喜讯也迅速地传到了远在辽西的十六团。

胜利会师的日子,王瑞再次见到徐政委时,发现他的一只手臂已经不在了。

“塔山一战,部队伤亡太大,许多战士们都倒下了。我丢了一条胳膊不算啥。王瑞,你们这边伤亡情况怎么样?”徐政委有意地岔开了话题。

“报告政委,歼灭李三豹,我们依靠的是发动群众。土城区的老百姓都参加了围剿行动,所以部队伤亡很小。战斗总结报告过后我会上报给团长政委。”

“哦,土城区的几位领导同志都来啦。你们这次配合骑兵连的战斗打得很好啊,我要请示军分区给土城区嘉奖。”徐政委看到站在王瑞身边的张队长、刘根生和方杰,对他们几个亲切地说。

“报告政委,是王主任指挥的好。”方杰抢先着回答。

“是嘛。不光是因为王瑞的指挥吧。我听说,方杰同志为了支持王瑞的工作,把参军的念头都打消了。”徐政委诙谐地说。

“才不是呢,政委。我本来就打算等消灭了李三豹,经棚全部解放了再要求参军的。”方杰忙解释说。

“好啊!你这个想法我支持。不过,我必须同时接到你和王瑞俩人的报告,才能批准你参军的事情。”徐政委的话里略带了一点儿认真的味道。

“政委,我们的事情不着急。现在内蒙解放了,今后我们十六团的任务会不会有变化?”王瑞认真地问徐政委。

“东北全境马上就要全部解放了。我们的任务当然也要根据战场形势的改变发生变化。昨天,师长和政委要求各团在全国解放后,部队要适应形势变化,有可能我们师要改编成公安部队。”

为适应新中国的的建设需要,内蒙骑兵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的命令正式下发。一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兴安盟公安总队。十六团改编成总队所属公安大队,继续驻守经棚。部队改编后,徐政委调任到总队担任政治部主任,王瑞改任为公安大队司令部参谋长。

“王瑞同志,你从冀中来到经棚后,让你改行做了政治工作,组织上对你这一时期的工作是非常肯定的。现在,内蒙解放了,我们的工作任务也发生了变化,我相信你今后在公安大队能更好地发挥出你这个老侦查员出身的作用。”听了徐政委的这番话,王瑞的脑子里闪现出了来到内蒙参加剿匪三年时光的一幕幕。自己从一名普通的基层干部,成长为我军的一名军事指挥员,他深感肩上的担子越发沉重。

“王瑞,你和方杰同志的结婚报告总队首长已经作了批示,同意你们马上结婚。同时,也批准了方杰同志参军的请求。总队决定先安排她到你们公安大队卫生队当副政治指导员。你这个老指导员可要好好带带人家呀。”

“政委,我从冀中调到内蒙参加剿匪,跟着你这些年,真的喜欢上了做政治工作。现在你又让我改行做军事工作,我倒担心自己干不好了。”

“你先别给我打岔,你和方杰同志商量过没有,你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呀?”徐主任追问王瑞。

“结婚的时间由组织上决定。什么时候我俩都没意见。”

“那就好。不过,我看这事还是抓紧点儿好。十六团改编,团长也要到总队工作,还有一些老同志工作也有变动。你总得让大家吃完了你的喜糖再走吧。”

王瑞和方杰的婚礼办的简单而热烈。方杰家的亲属和卫生队的几名卫生员帮助布置的婚礼会场。在大队部会议室里,摆上了两碟喜糖,两碟花生和两碟瓜子。方杰当天换上了一身崭新的新式军装,王瑞也脱掉了那身从冀中穿过来的八路军军服,穿上了人民解放军军装。徐主任为他俩做证婚人,他勉励两位新人在建设新经棚中要相互帮助、相互恩爱、互相进步。

日子过得真快,时间一晃来到了1950年的夏天。美帝国主义在朝鲜发动侵略战争。王瑞所在公安大队改编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独立第五团,准备赴朝参战。临行前,总队政治部徐主任、跟随王瑞从冀中过来的刘根生、赵亮,还有经棚支队军训队的张队长都赶来为王瑞和方杰送行。刘根生羡慕地说,

“老连长,从在冀中打鬼子,到内蒙打土匪,我们都一直跟着你,这次打美国佬你却把我和张亮丢下了。”刘根生话刚出口,就感到说错了,连忙收住了口。

王瑞握着张队长的手,不由得想起了董军、马连长和宋平。为了内蒙的解放,他们把热血都洒在了经棚这片土地上。想到这些,王瑞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我要不是这只断臂,也会和你们一起去朝鲜作战。你们到了朝鲜,利用战斗间隙,写信把消灭美国侵略者的好消息告诉我们。经棚人民会为你们感到高兴、感到骄傲的。” 徐主任用另一只手拍着王瑞的臂膀说。

入朝后,王瑞所在独立第五团直属志愿军铁道兵司令部,负责三八线以北铁路沿线的防空、防特和保障铁路军需物资运输安全。王瑞担任志愿军独立第五团团长,方杰在志愿军后勤部驻安东医院医疗分队担任指导员。王瑞每天指挥部队巡查铁路沿线,经常与敌特武装分子交战,方杰带领医疗小分队冒着美军的炮火到前线抢救伤员。夫妻俩难得见上一面。

朝鲜战局异常的紧张,可不幸的噩梦却从天而降。入朝作战不到半年时间,上级有关开展三反运动的文件下发到了志愿军团一级领导机关。遵照中央文件精神,利用战斗间隙时间,志愿军各部队以团为单位开展三反运动。运动初期每个单位都被分配下了指标,要求必须揪出几只大老虎和小老虎,否则就是运动不彻底,就要被追究领导责任。运动的工作步骤是首先贯彻运动精神,接着是自我批评,然后互相揭发揪出大小老虎,直至关押受审。王瑞被原十六团的一名部下检举,罪名是在经棚剿匪期间,贪污贪占了战马三匹。就这样,王瑞在朝鲜的大山山洞里一关就是半年。他每天要接受组织审查,要交代问题,要接受官兵们的批判。后来他听说,按照运动要求,最初,志愿军部队共揪出大小老虎上千只。甚至有些军长、师长也未能幸免。

所幸的是,半年后上级针对三反运动扩大化以及在志愿军一线作战部队不宜开展三反运动下发了文件,王瑞蒙受的不白之冤才得以解决。当王瑞从朝鲜的山洞里走出来时,双眼接近了失明状态。王瑞在洞内关押期间,时常想起在大青山老爷岭山洞的情景。同样是坐在冰冷的石头上,当年自己面对土匪是那么的坦然,现如今,面对自己的同志却十分地茫然。

志愿军铁道兵部队首长考虑到王瑞的身体情况,送他回国治疗。由此,王瑞走完了参加一年志愿军,半年与美军英勇作战,半年在山洞里接受审查的抗美援朝战斗经历。

回国前,王瑞在安东志愿军后方医院看到了方杰。夫妻俩双手紧握,默默地对视着对方,久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这紧握的双手凝聚着他们夫妻在经棚并肩战斗中的互相信任和互相支持。

回国后,王瑞到东北军区防空部队政治部报到。新组建的东北军区防空部队有很多人是从内蒙人民解放军各部队抽调过来的。兴安盟公安总队政治部的徐主任也调到东北军区防空军政治部任副主任。他用残臂温暖地拥抱着王瑞,告诉他,尽快把身体恢复好,组织上已经下了命令,调他去防空军通讯第101团担任团长职务。

幸福的时光转瞬即逝,时间走到了1955年新年,王瑞新任东北防空军指挥所主任,方杰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老大是个女儿,正巧是十月一日出生的,起名叫国庆,老二是个男孩,方杰说,这次想让徐政委帮助给起个名。方杰一直以来仍旧习惯使用在经棚第一次见到徐政委时的称呼。

“老大叫国庆,老二就叫国忠吧。取个忠字,意味着你们夫妻二人要永远忠诚党的事业,永远忠诚你们在经棚共同战斗的革命情谊。”徐政委意味深长地说。

1955年的国庆节就要到了,国庆也快满三岁了。方杰早就想抽个时间和王瑞商量一下给女儿过生日的事情。这天,王瑞下班回到家,没等方杰张嘴说话,就一反常态地拉着方杰的手,笑个不停。方杰知道,如果是工作上的事,王瑞是不会笑着跟她说的,于是就猜着问,你不会是看到咱经棚老家的人了吧。

“组织上批准我作为东北军区防空军校级军官进京代表,到北京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首次授衔并参加国庆观礼。”王瑞兴奋地大声说。

王瑞又接着对方杰说,徐副主任今天告诉他,首次授衔的进京代表名单是经各军兵种推选,再经国防部审批的。东北军区防空军首长充分肯定他在内蒙参加剿匪期间的出色表现,才做出这样决定的。

方杰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了当年王瑞只身入匪穴营救出母亲时的情景。那一年,经棚的老百姓都传颂着王瑞的英雄事迹。正是从那时起,自己的心目中就少不了王瑞的影子。母亲如果还活着,看到她和王瑞现在的生活,该会有多么的欣慰啊。看着王瑞兴奋的神情,方杰在心里默默地说,他之所以能获此殊荣,或许就是组织上对三反运动扩大化给他带来伤害的一个补偿吧。

(终稿完成于2018年10月2日大连家中)

5

第十节 庆胜利结良缘 率五团赴朝参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