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汉末英杰逸闻录>第四十章 山溪人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山溪人家

小说:汉末英杰逸闻录 作者:风吹过的沙 更新时间:2019/1/11 22:59:24

老天爷最是变化无常,前几日还大雪纷纷,自打那天雪停了后,连续几天阳光高照,倒是难得地让寒冬有了几分暖意。

青山披上了银装,麦田盖上了素被,当头的烈日照在身上也只是令人感到温暖。

道路上的积雪已然化去,只是缓步骑走在道上还有些湿滑,但陶应这段时间来经常骑马,对付这样的路况显然没有问题。

今天出门的目的是拜访胡铁匠。几日前,在市坊从农械铺子伙计中得知此人后,陶应又专门找颜敫查了县中籍簿。得知此人名叫胡其,有一妻一子,济南国阳丘人。

原本是东平陵铁官工场里的匠师,两年前辞去了铁官工场的职事,举家迁居到了卢县,现在居住在邾北乡,以打铁为生。

从其他的县吏口中听闻此人打铁技艺算得精湛,只是脾性古怪,不好与人交往,一家人并不住在乡部里,而是在邾山山阴一条山溪旁边搭了个屋子居住。

因为附近的乡人听说他出自颇有名气的东平陵铁官,出自他手的铁器也做工甚好,曾经也有一些富家大户慕名上门请求打制一些兵器,却都被他拒绝了,理由多是不愿再制兵戈。

至于其他铁农具倒是一直在制作,附近县乡的农人和农械铺子也会从他那边采买些,但因为他要求的价格比别家要高,所以各家也并不会买太多,他好似也不太介意。

从得到的信息来看,陶应猜测这是个有些本事的铁匠,因为一些原因厌倦了,所以避地迁居到此。

而且这人没有太大的欲望,有又自己的坚持,不是那些为五斗米折腰的没见识乡民。

对于这样的人,陶应倒是有些期待,毕竟,在这个年代,多数人都在随波逐流,有独立价值观的人不多见。

这条往北的道路陶应相当熟悉,毕竟,在前一个月内,几乎每天他们都要走一遍邾山南侧,然后在这里练上半天射术。

而今天则没有大队人马出行,只有陶茂、樊槐和章诳随从。

按照陶应原本的想法,只需要带陶茂和樊槐就够了,而甘氏在得知他要跑十几里地远后,不放心几个半大孩子才安排了章诳随扈。

仅仅四个人出行却带着八匹马,这还是小白龙第一次载着人跑远一些的路。

在这几天里它和枣红马三兄弟相处得还算和睦,毕竟三兄弟年齿比它大上一些,体格也不逊于它,而且三兄弟在一块待得久了,遇到小白龙的挑衅往往会拉帮结伙地对抗它。

而小白龙这家伙向来精乖,看到占不到便宜,而陶应并没有因为三兄弟的到来怠慢了它,也就随遇而安了。

陶应给三兄弟分别起名叫做“白眉”、“黑蹄”和“点点”,现在陶应骑着小白龙,陶茂骑着白眉,樊槐骑着黑蹄,章诳则没有骑点点,只是骑着匹成年马。

穿过邾山与巫山之间的道路便到了邾北乡,事先知道胡其并不住在乡部内,但陶应还得进乡部,毕竟,如果没有本地人引路,他们是很难找到胡铁匠住在邾山山阴的哪个角落里。

邾北乡蔷夫见到陶应很是意外,几日之前县尊的大郎陶商跟随陶谦行县时他见过一面,当时“一月足矣”陶家二郎的名声已经传到了乡里,他还在陶谦和陶商的面前很是赞叹了一番,没曾想几日后就见到了本尊。

在得知陶应是来寻那胡铁匠时,蔷夫十分殷勤地要亲自引路,陶应拒绝不了也只得任其带路。蔷夫熟门熟路地带着陶应穿过里坊、走过乡道、绕到了邾山北面一条小溪流过的山脚处,胡铁匠的家就在这里。

青山、浅溪、篱笆、木屋、桑柘、鸡笼,加上狗吠与炊烟,好一幅避地隐居的画境,既出尘又饱含了人间气息。

听到狗吠声,屋内走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蔷夫招着手吆喝道:“小胡子,来贵客了,你家爷爷在不在?”

那少年迎上前来与蔷夫见了礼,便道:“我爷爷在后面冶室打铁,我也是刚刚下来取饭食的。”

“还是你家富裕,这一天能有三顿,寻常人家一天能吃上两餐都紧巴巴的。小胡子,这几位贵人是县尊老爷家来的,你赶紧去叫你爷爷过来吧,莫要怠慢了贵人。”

少年答应了一声便转身要走,陶应从籍簿上知道这少年名叫胡晖,正是胡铁匠的独子。

陶应叫住了少年,道:“晖哥儿,既然汝父在打铁,这时候打断怕是不妥,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好了。”

“嗯!我爷爷打起铁来向来不喜欢被打断。”小胡子虽只十五六岁,但可能是跟着父亲打铁的原因,长得很是厚实,为人也有些憨厚,听到陶应让他不要打断他父亲打铁,便有些高兴地应和。

听得外面人声,屋里又出来一个麻衣荆钗的妇人,蔷夫便道:“也好,大娘子,可在做饭了?可有哥哥我一口啊?”

那妇人却是个腼腆的,略一见礼便退回了屋子里。陶应看此时也到了飠象食时间,赶了半天路也却是饿了,便也不急着找胡铁匠,得先把肚子给填饱了再说。

今天来是有求于人的,而陶应想到胡铁匠一家人远离乡里独自居住,加之前几日大雪难以行路,故而不太会有新鲜的肉食,便在刚才经过邾北乡屠户肉案上买了一条猪腿带上。

此时,让陶茂把猪腿与准备好的干饼交给了胡晖,让其拿进去整治些吃食。

胡晖接了猪腿与干饼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乡长却拍了下他脑袋说:“小胡子,愣着干嘛!贵人还没吃饭呢,赶紧拿进去,让你阿母赶紧切一些做了出来。”

“哎!”小胡子这才反应过来,急匆匆拿着东西进去了,也没想起请陶应几人进屋坐。

要等饭食做完还有一会,胡家的宅院颇为简单,未得主人相邀,陶应也不想擅自进去,听得更靠近山脚边有打铁的叮叮咚咚声,几人便循着声音来处踱了过去。

走了几十步路,拐过一片桑柘林,便见到溪水边用石块垒起一座石屋。石屋的门很宽,此时正敞开着,屋正中是一座打铁炉,一个壮汉正背对着门在铁砧上锤打着一件铁器。

屋内炉火烧得正旺,虽然是寒冬天气,那壮汉仿佛不觉冷似的,只穿着一条犊鼻裈精赤着上身,随着铁锤的起起落落,时不时还有一两滴汗珠从古铜色的肩背上滑落。

蔷夫正想出声打招呼,陶应却拉住了他,几个人就站在石屋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胡铁匠打铁。

胡铁匠一手握铁钳一手举铁锤,右手锤每一次重重抬起锤下时,左手钳正好将所打制的铁器小幅度地转动一下,两手之间的配合天衣无缝,随着每一次击打,身上的肌肉不停舒张。

初看时还不觉得有什么,看了一会后才觉得胡铁匠虽然只是一个人站在铁砧前,但整个人处在一种专注的圆融的状态,一种力与美交融在一起的状态。

过了好一会儿,胡铁匠才打完了手中的铁器,放下锤子,双手夹起铁器往旁边的水桶里一沉,随着“呲”地声音,水蒸汽立刻弥漫在了石屋中。

当胡铁匠中布满蒸汽的石屋中走出来时,发现站在石屋门口的不是去取饭食的儿子,而是邾北乡长和四个陌生人。

“胡铁匠,有贵人来找你啦!还不赶紧过来见礼。”蔷夫在门口等了有一会,见胡铁匠出了屋子连忙道。

胡铁匠虽然刚刚打完铁浑身上下几乎赤裸着,但也并不怵场面,抱拳一揖道:“蔷夫、诸位贵人,在下衣着不周,多有冒犯,还望担待则个。”

陶应回了一礼道:“无妨!无妨!是我等冒昧来访,打搅了胡匠师劳作。吾乃丹阳陶应,见过匠师。”

“敢问陶郎君来找胡某有何吩咐?”

“我前些日在卢县市坊农械铺子里看到匠师所制的农具与别家不同,十分好奇,故而过来看看匠师打铁。刚才站在屋外看匠师持钳挥锤犹如庖丁解牛般‘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匠师神技,不虚此行啊!”陶应半真半假的一顶大高帽子扣了过去。

“当不得贵客美言,庖丁之技某曾听闻吾师言道,那才是真正神技,某打铁不过十余年,万万及不上贵客所言境界。若说有人于打铁一道上堪比庖丁解牛之神技者,吾所见,唯吾师而已。”听到陶应的夸赞,胡铁匠更是一个躬身谦逊道。

“哦?匠师的师尊又是何人?既然匠师如此推崇尊师,陶某愿闻其详。”

提起师傅,胡铁匠顿时肃然起敬起来,回石屋取了一件直裾麻衣披在了身上道:“此地简陋,贵客请至某家寒舍内说话。”说罢当先引路往宅院行去。

0

第四十章 山溪人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