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汉末英杰逸闻录>第四十一章 师门恩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师门恩怨

小说:汉末英杰逸闻录 作者:风吹过的沙 更新时间:2019/1/12 14:49:21

胡铁匠的家中虽然并不算得宽敞,但一应物事都收拾得干净整洁,因着靠山而居木材是不缺的,所以屋内的器物多由原木制成,透着朴素的意境。

胡铁匠也不是个拘于俗礼的人,他见陶应等人带来的猪腿已经由妻子炮制好,一齐端了上来,分宾主落座便开始用餐食。待吃了个半饱后,端上自酿的酒水,与众人一起饮酒叙谈。

从胡铁匠言说中得知,其师傅任粲乃是济南国阳丘人,阳丘人自古以来都以擅铸冶闻名。任粲的铸剑技法更是传自战国时期齐国薛邑人烛庸子一脉。

先孝顺皇帝登基时,任粲的祖父曾受命参与铸“安汉”剑以庆贺天子嗣统。

到了当今天子建宁三年时,又招募天下著名铸剑师铸剑,任粲因先人之名声与自身之技艺被济南国荐举入朝铸剑。

在其师傅的主持之下,历时三个月,铸出四口宝剑,被当今天子命名为“中兴”剑。任粲因铸剑有功,被朝廷特署为东平陵铁官丞。

东平陵因其地产铁,故设大铁官,长吏为铁官令,秩千石,下设铁官丞,秩四百石。任粲从一介布衣一跃而升为四百石的铁官丞,足可见其于铸冶一道的造诣非同凡响。

任粲一生无子,膝下唯有一女。为了不使祖传的技艺失传,任粲收了两个弟子,大弟子即为胡其,小弟子名为仲孙莱。两位弟子一直随侍左右,学习师傅的铸冶技艺。

在女儿长大后,任粲把独女许配给了大弟子胡其。当任粲出任东平陵铁官丞时,胡其与仲孙莱也一起进了东平陵铁官任事,因师兄俩都得了师傅的真传,故而在铁官中名声颇显。

熹平四年,任粲因病请辞铁官丞一职,并向朝廷上表由自己的弟子接替自己。在任粲的养病期间,一直是由胡其暂代其署理事务,而胡其又是任粲的女婿,在东平陵铁官中也颇得人望。

当大家都以为胡其将接替任粲出任下一任铁官丞时,朝廷的旨意下达了,的确是准允了任粲的请求,由其弟子接替他成为下一任铁官丞,但却并不是众望所归的胡其,而任命了小弟子仲孙莱。

原来这仲孙莱自觉都是师傅的弟子,在学艺上师兄弟俩人向来不分伯仲,但师傅偏心,不但将独女许配给了大师兄,病中都想要将铁官丞一职交给大师兄。

人一旦有了不忿之念,为了达到目的,往往就会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

当时东平陵铁官令名叫毕福,乃是宫中掖庭令毕岚之从子。此人于冶铸之道不甚精通,但却擅于敛财,没少做私卖官制铁器的勾当。

任粲与胡其都为人正派,不屑与其同谋,但朝中阉宦势大,师徒俩只能持身以正,并无能力改变什么。

当仲孙莱找到毕福说愿意帮他打制上等兵甲供其谋取私利时,两人一拍即合。仲孙莱瞒着师傅帮毕福打造了一批上等兵甲,毕福则通过暗中渠道私下出售获利。

仲孙莱的目的显然是取代任粲出任下一任铁官丞,而毕福也不希望为人正派的胡其继任任粲的官职。

当任粲上表请辞并举荐弟子继任时,毕福也适时地上了封表奏。

表奏中称赞了任粲劳苦功高,并大提特提了任粲的弟子仲孙莱深得其师真传,为人谦逊有礼,处事严明缜密,在铁官中深得人望。仲孙莱还为此花费了大笔的金钱,委托毕福与其从父毕岚为其关说。

于是乎,朝廷旨意下来后,已然张冠李戴,老官丞任粲卸任,新官丞仲孙莱上任,却是没了胡其什么事情。

任粲与胡其都觉得不可思议,深究其因时,才发现了仲孙莱与毕福暗中勾结,私售官铁的勾当。

老铁匠任粲气得不轻,本就病弱的身子愈发糟糕起来,熬了半年,终是含恨而逝。半年时间里胡其亲侍汤药,事其如父,而仲孙莱在探视时被老铁匠骂了一通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任粲死后,仲孙莱非但没有因为夺了师兄的官职而有愧疚之心,反而做贼心虚地处处与胡其为难。

胡其心中还念着师兄弟之情,并没有因为仲孙莱夺走了他的官职而想要去举发他私贩官铁的事情。心知在东平陵铁官的日子不好过,胡其便辞去了铁官中的职事,携妻带子沿着济水而上,举家迁居到了济北国卢县,终于在邾山北侧扎下了根。

胡其之前跟随任粲时,多铸造的是工艺较为复杂的兵器盔甲,生活的环境也相对单调,不是冶铁就是铸炼。在辞去铁官的职事后,带着妻儿游历县乡,发现农牧渔猎的生活才更为舒心自在。

在卢县定居后,因着师傅所传的技艺不能丢掉,故而在邾山脚下山溪之旁造了个小冶室,亲手教导儿子冶铸技艺,顺便也打制一些铁器为生计。

因着见到乡里百姓所用农具大都粗制滥造,实不堪用,故而胡其专门打制了许多更为坚利牢固的农具,交予附近乡亲使用。

乡民们用了胡其打制的农具后大为赞赏,故而胡铁匠的名气就慢慢传播了开来。有那好事的乡民更打探得胡其出身东平陵铁官,乃是故铁官丞铸剑大师任粲的弟子。

慢慢地,远一些的乡民和农械铺子也来求购胡铁匠打制的农械,甚至还有些兵甲铺子和士族子弟来求购兵器铠甲。

因着厌倦了日日与兵甲打交道的日子,也对兵甲之物用来纷争有些反感,所以对求购农械的尽力满足,对于求购兵甲的则一概拒绝。

久而久之,随着胡铁匠手艺精湛之外还传扬出他脾气古怪的传闻。

陶应可能是世上最好的听众,随着胡其慢慢陈述着往事,陶应或是夸赞或是悲叹或是愤慨或是无奈,总在胡其说到曲折的情节时给予最正确的回应。

不知不觉中,胡其就从讲述师傅的故事到讲述自己的故事,中间邾北乡蔷夫还穿插着附会补充几句,陶应总算是把胡铁匠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在言谈中,觉得胡其并不是难以相处的人,其人有着工匠的执拗,也有着工匠的认真细致。当他站在打铁炉前,他的神情是专注的,专注到能让旁观者感同身受。

从任粲与胡其一脉的事迹中,能够看到发源于远古,传承自商周,发扬在秦汉的伟大的中华工匠精神。陶应觉得交付给这样一个匠师来制作马镫应当是最妥帖不过了。

“胡匠师,我此次来有个不情之请。前些时候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蜀地行商,从他的坐骑上发现了一个辅助骑乘的器具,它可以让骑乘者更方便地上下马,也可以在骑乘时更容易驾驭平衡。但此物为木制,也不甚牢固,我想请匠师按照我画的图样改制成铁的,不知匠师可否为我一试?”

陶应见气氛融洽,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胡其初见陶应时,看到他腰间挎着镶金嵌玉的宝剑,还以为陶应和其他的纨绔子弟一样,乃是要请求自己打制一些光鲜亮丽的兵器铠甲。

后来才发现陶应与其他的豪族世家子弟有些不同,为人更谦和,也更擅言谈,举止彬彬有礼。

现在听说陶应是来请求打制一个辅助骑乘的器具时,顿时松了口气。

虽然他看这个少年郎有些顺眼,但也不愿意破例为人打制兵甲,至于骑乘器具什么的自然是无妨,毕竟他打制农具也都是为了让人们更为方便。

但他却不曾料想,陶应急于制造出铁马镫的一大用意就是为了解放双手,好更容易地在马上操控武器。

在看过木制的马踏子与陶应画得草图后,胡其也觉得此物很是新奇,答应试着制作看看。

见胡其答应了,陶应便与他就铁马镫的样式、要求等等细节进行了探讨。谈起制作细节时,胡其自然而然就进入了工作模式,很是认真。

指出这个物件虽然不大,但是底座与柄的立体结构在打制上是难处理的点,如果用锻造的方式来制作会相对费时费力一些。而马镫不像兵器与一些农械需要锻打与开锋,如果制作得多采用铸范来铸造则更为高效便捷。

对于胡其的意见,陶应相当尊重,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而在冶铸一道上造诣深厚的胡其绝对是专业化人才。对此,陶应放心地把打制马镫的事情就交给了胡其,留下了两千钱做定金,约定三日之后再来看成果。

正事谈妥了,又进入了闲聊模式,话题三回五转就说道了近来名扬郡县的“一月足矣”陶二郎。

在邾北乡蔷夫说陶二郎即是眼前的陶应时,胡其也颇为讶异,他很难将当众放出豪言壮语的少年郎与眼前这个谦逊有礼的少年郎形象重合起来。但又暗暗点头,如陶应般出身世家却举止得体、言之有物的少年郎,若不能年少扬名,那又有谁能呢?

宾主间气氛益发融洽起来,推杯换盏间,酒就多饮了几分。

告辞出门时,陶应已经有了几分飘飘然之意,还好这年代没有警察叔叔设卡查酒驾,不然醉酒骑马被罚钱扣分想必是逃不了的了!

0

第四十一章 师门恩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