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宗沧录>第十八章:铁血锦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铁血锦绣

小说:宗沧录 作者:良莠 更新时间:2019/1/1 21:42:09

第十八章:铁血锦绣

苏锦接过印绶说道:

“在下还要向主公索要一人!”

南宫华索然说道:

“你既提总兵之印,便是这三军之主,这军中所有人包括我南宫云何都供你调遣。”

苏锦闻听此言站起来朝着温承继续说道:

“我稍时会去前线安排阻击雷州军之事,此时雷州城定然空虚,温先生心思缜密,后军三万将士供温先生调遣,绕至后方设法混入雷州城,到时里应外合攻入雷州城,雷州城大旗一换,雷州军必然恐慌!”

温承应道:

“此事交由交由老夫来办,苏总兵大可放心!随即在军中点了几名将领带出帐去。”

而苏锦随即对帐外喊道:

“霓垂!进来拜见主公!”

随即,帐外走进一人,半跪而下道:

“末将苏霓垂拜见主公!”

苏锦对南宫华说道:

“这是内弟苏绣,字霓垂,从小研习弓马,稍有勇武,或可与雷州诸将一战!”

苏锦说话之时,南宫华已经将苏绣看了一遍,这二人虽说是兄弟,苏绣却不同于苏锦那般文弱俊秀,反而更加高大健硕,满脸的刚毅沉稳。南宫华见此连连称赞!随即将苏绣封为鹰骑都尉,统领全军将领。苏锦兄弟得令出帐,随即开始安排布防。

雷州军势大,首先并未安排苏绣迎战雷照,而是着苏绣冲击九朝亡灵侧翼,苏锦登上望楼,整个沙场尽收眼底,此时九朝亡灵已冲破第四道防线杀向第五道防线,而浩浩荡荡的七万前军防线也只剩最后一道防线苦苦支撑。苏绣提刀上马,迎上九朝亡灵左翼,刚一接战,就致使左翼行进一滞,此时左翼的将领是九朝亡灵中的老将王晋,他料到苏绣此行目的,此时自然不敢恋战,但始终甩不开苏绣的纠缠,只得无奈应战,既是九朝亡灵中的老将又怎是善类,虽不能快速杀掉苏绣,但几个回合下来,却被他斩了不少为苏绣掠阵的将领,而苏绣也斩杀了不少雷州骑兵,好在苏绣年轻力壮,足足战了五十回合也不落下风,见时机成熟了才拨马而走,而你此时王晋带领的一千骑兵已经脱离了大部队,被桓州步兵分割了出来,王晋把阵形变成鱼鳞阵奋力追赶,但苏锦哪会这让他得逞,严令桓州军阻击,并着重增加王晋与骑兵阵形中间的兵力,防止他们汇合,雷照见左翼被分割出去却并未拨转马头回去与王晋汇合,因为他也明白,若回转军队与王晋汇合,便把侧翼暴露给桓州军正面,此举更是危险,为今只有全力冲杀,以最快的时间冲破破前军的围堵,杀入中军方可一战挫敌,否则给桓州军以喘息之机,只会增加行进的难度。随即也将阵形变为鱼鳞阵更是加快了冲杀的速度,并把大将都安排在后方压阵,自己亲自在阵首开路。

苏绣硬生生的撕下王晋之后,随即催马绕至九朝亡灵右侧,意图再撕下一块,以求削弱九朝亡灵的战力,但同样的招数如何用得了两遍,而且对手还是名将如云的九朝亡灵。苏绣刚一闯入雷州军阵,便遭遇了三四名大将,只一回合便招架不住,只得拍马而走,再绕至其他方向更是如此,甚至遭遇的大将一次比一次多,最少也要同时应对五人,甚至有一次直接和十元大将撞了个满怀,险些因此丧命。

望楼上的苏绣见苏锦屡屡受挫,明白自己显然低估了九朝亡灵的实力,也低估了他们的应变能力,为防苏绣有失,果断的放弃了分割九朝亡灵的想法,赶忙传令苏绣退回中军,而此时的王晋,即便被从九朝亡灵的大部队中分割出来,却依然气势不减,不过好在暂时无法与雷照汇合,雷照自行到阵首开路之后,九朝亡灵行进的速度更是加快了不少,前军最后一道防线难以招架,很快便被攻破,但此时中军已完成了防御工事的构建,苏锦调集的左右两军也及时填补了上来。

雷照领兵突破前军之后便看到了中军的防线,不由一阵惊异,只见中军的防线并不同于前军那样仅靠人数堆砌,而中军的防线布满了上窄下宽的纵向沟壑,皆是三尺见宽五尺见深,雷照从小在马背上长大,自然认得这些沟壑,也深知其作用,这便是步兵防御骑兵最有效的惊马槽,要说这马匹也是奇怪,本是灵性与勇气极高动物,不论是高山深涧,还是刀山火海,皆是一往无前,从来不知畏惧,可就是这种常人都可以一步跨过的惊马槽,就能使无数一往无前的战马惊惧不已,难以靠近,之前桓州军为防止雷州军袭营也挖过这样的惊马槽,但并不像现在的这么深,而且雷州的军马也早有针对惊马槽的训练,对于之前的惊马槽并无反应,所以先前多次袭营都得以有所收获,但眼前的惊马槽明显更深,想必不单是拦截军马这么简单,而且如今雷州军的军马多数是从桓州骑兵手中夺来,所以这些惊马槽并非无用。雷照快速做出判断,翻身下马和旁边的一名将士换了战马,并下令骑雷州军马的九朝亡灵跟随他入阵,而其他骑桓州战马的骑兵再分两个鱼鳞阵从两侧迂回,并提醒冲阵的兵士小心惊马槽内有诈,因为雷照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就挖出这么密集的惊马槽,那么一定不会纵身太远,后方肯定没有来得及挖掘,所以从两侧迂回路程并不会太远,而雷州的军马并不畏惧惊马槽,从正面突入,路程最短,一来是让桓州军迫于威势,不敢派太多兵力阻击两边的迂回的骑兵,二来也有一部分赌性,从开始的王晋被一个不知名的武将拖住导致九朝亡灵被分割开始,雷照与凤启便察觉出了异样,按理说悬首斩将之后,桓州军中便再无能将了,而那人却能在王晋刀下过五十回合仍不落下风,其武艺不容小觑,而正常两军对阵,前军人数最多,一旦前军防线被攻破,大军多半是溃逃的结果,没想到左右两军竟然还被调集了过来补充中军防线,摆下这等阵势,显然南宫华此时已经看透了此战的关键,打算背水一战,成败皆在此一举,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雷照也想看看桓州军中的这个新统率到底是个赌徒还是真的有闻风那等韬略。

方才出城决战之时,凤启担心南宫华会趁城中空虚偷袭,雷州城安排了一千人留守以备不测,雷照领八千出城决战,凤启领两千骑兵在后方掠阵,方才冲破第一道防线虽然极其迅速,但还是损失了两千多将士,好在战马足够充裕。王晋带领的一千骑被桓州的无名小将拖住以致无法赶上来,跟随雷照攻穿前军的只有七千骑,此次安排凤启带领两千多将士从右侧迂回,而左侧三千骑兵则由另一名老将袁恒带领,雷照领两千骑雷州军马的将士策马入阵,雷州将士亦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雷照一边策马杀敌一边注意着惊马槽里的动静。刚才还是晴空万里,只机息间便狂风骤起,厚重的乌云压向整个惨烈的战场,丰城的大火从拂晓一直烧到现在,依然没有衰减之势,火光把漫天的乌云照成了绛红色,如同九朝亡灵的绛袍,翻滚着压向桓州军阵。忽然天空中劈下一道炸雷,电光极其强烈,把整个战场照成了黑白色,雷照瞥见惊马槽中有刃光闪过,随即大声提醒道:

“惊马槽中有伏兵!”

雷照话音刚落,无数桓州军从惊马槽中站起,用长矛挑向马上的桓州军,多名雷州军士措手不及被挑下马去,而一些反应快的桓州军即刻委身才勉强躲过,雷照早有防备,垂下陌刀顺着惊马槽扫去,桓州的伏兵还未站起就被雷照斩杀了七八个,但后面的雷州骑兵,即便躲过了长矛的挑刺,手中的横刀长度有限,也无法伤及站在惊马槽中桓州伏兵,雷照反应极快,自己躲避着左侧的挑刺,而陌刀着重击杀右侧伏兵,并大声下令道:

“变螭龙阵,收刀夺矛!”

九朝亡灵虽然经历了刚才的伏击阵形有些混乱,但听到了雷照的命令,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立马朝中间聚拢,即便桓州伏兵拼命的阻止,依然没能使九朝亡灵的变阵过程产生一丝的停顿,雷照拼命的往前杀着,力求给后面腾出更多的空间,而后面跟上的骑兵也只需招架左侧突袭即可,都看准了时机从桓州军手中夺得一柄长矛,本来密集强横的鱼鳞阵,几息间就变成了细长的螭龙阵。在远处望楼上的苏锦,不禁感叹道:

“九朝亡灵不愧是久负盛名的精锐,如此迅速的变阵,世间罕见!”

但看了看这突然压下来的乌云,心中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如此厚重的乌云,必是暴雨将至,丰城大火虽然烧了足足五个时辰,但丰城粮草如此之多,此时绝不可能烧完,暴雨将至,丰城火灭,或许还会余下一些粮草,到时必然士气大振。而忧的是,一旦暴雨泼下,九朝亡灵皆是马上作战,视线由上而下,自然不太会受暴雨影响,但桓州军与九朝亡灵对抗,必然要仰面视之,大雨滂沱,如何整得开眼!

九朝亡灵变阵之后为了防止前后冲撞特意拉开了每个人的距离,行进的速度也减慢了不少,苏锦看着慢慢朝自己行进的雷照,随即一声令下,两侧稍远一点的惊马槽内忽然站起两排桓州军,将长矛朝雷州骑兵投去,虽然雷照早有预料,却并无对策,只得加快行进的速度,而九朝亡灵的无数骑兵皆应声倒地,好不容易冲过了惊马槽的范围,却也早已死伤过半。两侧迂回的骑兵则是更加麻烦,虽然苏锦来不及安排人在两侧挖出标准的惊马槽,却在他们行进的路线上立了无数个一人多高的木桩,所有的桓州军皆躲在木桩后用长矛挑刺雷州骑兵,而有了木桩的阻拦,迂回的雷州骑兵也不得不减慢行进的速度,劈砍的横刀也都被木桩挡住,很难造成桓州军的伤亡,九朝亡灵的人数却越越少,三路骑兵再次汇聚,凤启一路还好,仍有一千五百多骑兵,而袁恒那一路却明显惨烈了很多,迂回突进时遭到苏绣侧袭,硬生生被截下近千人,三员大将被相继斩杀,额外又伤亡了一千,最后汇军时仅剩一千骑兵,七千多骑兵经此一战仅剩三千多,而此时苏锦又在后方聚集了剩下的五万兵马,连成最后一道防线,苏绣也回到军阵中等待着最后的决战。天空忽然劈下一道炸雷,唤风楼上的雷字大旗轰然倒地,换成了桓州军的军旗,憋了许久的大雨瓢泼而下,混着血水四下横流。

0

第十八章:铁血锦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