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担当>第五十四章 母子相见病愈重 师徒神交情笃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四章 母子相见病愈重 师徒神交情笃深

小说:担当 作者:李正友 更新时间:2019/1/12 14:49:21

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八日,陇海铁路铜山站路警为阻止前来抗议裁人减薪的工人,将专为机务工人出入的八号门突然锁起来。愤怒的工人将栅门砸开就往里面冲,双方发生了冲突。这就是“八号门事件”。

十一月二十日海州和徐州两地的机务工人为反对裁员减薪、虐待工人举行罢工,发表了《陇海铁路罢工宣言》,并提出了“反虐待”、“争人权”、“光国权”等口号。罢工坚持了七天,横贯中国东西部的大动脉陇海铁路陷于瘫痪状态。

杜鑫磊所组织的学生游行示威有力地声援并支持了海州机务工人的罢工。杜鑫磊被捕入狱。

这两年,李德钢除了认真学习功课,节假日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跟大岛森和田中千惠学武,以此未能参加杜鑫磊组织领导的游行示威活动。

放年假的时候,因为父亲应邀到北平替溥意的侍读理查德看病,田中千惠便决定留在海州铃木次郎家,等待父亲归来。

每次放假回朐南镇,李德钢都是和索招银、田中千惠结伴而行。这一次一个人回家,他颇有孤苦伶仃的感觉。

……

田中茂开始收到邀请时喜出望外,以为这样可以增加和溥意的交往,因为大东亚共荣事业可能会需要这样重量级人物。

到了北平,田中茂见到理查德大吃一惊:“怎么跟朐南镇的李德钢和索招银长得一样?会不会是李德钢大伯家丢失的孩子?”

这个理查德正是李德锡。一九一七年军阀政府派人去登记户口的时候,杰克说李德锡是他的儿子。

登记户口的警官没有听清楚“李德锡”三个字,误以为是“理查德”就登记下来了。

李德锡说:“理查德这个名字好!李利贞是李姓得姓第一人,其父理征的姓就是理查德的‘理’。理征因直谏商纣王而遇害,其母携子亡命途中断粮,食‘木子’而存活,遂以‘李’为姓。”

李德锡得的是抑郁症,需要长期的治疗。田中茂决定把他带回朐南镇。他以为自己的医术高明,一定能够治好李德锡,而且漫长的治疗时间也会为培养争取李德锡创造机会。

田中茂想,李德锡见到亲人病情一定会有所好转,甚至于她母亲的疯病也会好转。

……

田中茂满怀信心地带着李德锡回到朐南镇,想不到事与愿违。

武盼男见到李德锡惊喜过度而发疯,歇斯底里地叫着:“不是!锡儿不是这样的……”然后跑开了。

“妈妈……”李德锡追上去,慌乱中被绊倒,双手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地叫道:“我不想回家!我不想活……”

……

李德锡昏迷了一天一夜。

武盼男清醒过来,叫李德金把管二林请过来看看。

因为大腿上起了疙瘩——毛囊炎,管二林一跛一拐地走进来,坐在床边。

见李德钢闭着双眼躺在床上,管二林一边给他把脉一边轻声地呼唤道:“德锡,德锡,醒醒啊,醒醒啊……”

喊了一阵子不见李德锡回应,管二林站起身说:“脉象很好,身体并无大碍。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一见管二林要走,武盼男急忙跪在他的面前,拉着他的手说:“求求大仙别走!我儿是中堂转世,朝廷离不开他啊!”

“好好好!”管二林无可奈何地说,“听你的,我不走,你起来!”然后重新坐下来在李德锡的耳边叫道,“中堂大人,你醒醒!中堂大人……”

“你们听着,”李德锡突然开口说话,眼睛却并没有睁开,“我是李瀚章,是中堂大人。李庆虎不是我大大,武盼男不是我妈妈,李庆侠也不是我大大,他们都是我晚辈……”

“德锡,我是你管大爷啊,你醒醒啊!”管二林抓住李德锡的手说。

“我醒着呢!”李德锡说,“你是管二林,你不应该炸油条,你是大仙,能相面,又能看病,还叫我和小德钢写诗呢!你教书比我二爷好,他就知道打人。”

“是的,是的!”管二林激动地说。

“可是,你自己腿上生了疙瘩,怎么不治?”李德锡问。

“他怎么知道我腿上生了疙瘩?”管二林大吃一惊,但他立刻镇定下来说,“这疙瘩怕什么?人经常会生的,药物没有什么效果,花钱也是白花。”

“不用花钱的。”李德锡说,“你现在就回去,用做豆腐的卤膏子和灰面子拌起来,贴在疙瘩上,你就不疼了,第三天疙瘩就消掉了。快去吧!三天后,你的疙瘩好了就来告诉我!”

“什么灰面子?”管二林问。

“就是磨坊的墙上或者顶子上积的灰尘。”李德锡答道。

“你是从哪本医书上得知?”管二林问。

“非也!吾乃从睡梦中得知。”李德锡说着又闭上眼睛。

……

到了第三天,管二林大摇大摆地来到李德锡的床前,说道:“德锡,我来了。你醒醒啊!”

管二林这样喊了几遍,但李德锡没有反应。

“怎么了,难道我儿……”武盼男惶恐地问道。

管二林又给李德锡把脉,过了一会,说道:“没什么,脉象很好。”

“他说过的……”武盼男说。

“我知道了。”管二林说,然后俯下头在李德锡的耳边轻声呼唤,“中堂大人……中堂大人……”

李德锡慢慢睁开眼睛问:“中堂大人在哪?”

……

李德锡是中堂大人转世的休息迅速地传开,而没有人再提起李德钢或者索招银是中堂转世。

有人不相信传言,认为是管二林和李德锡玩的鬼把戏。

为了证明真假,有人找来了身上起疙瘩的人找李德锡医治。

李德锡说:“找管大仙去!我只会开方子,管大仙会治疗。”

结果,患毛囊炎的都被治好了,其他的“疙瘩”,包括痒痒疙瘩,都无一例外。

一传十,十传百。四面八方前来看病的人接二连三。

管二林的油条摊子和小饭店没法再开了。他又在朐南镇买了门面房,挂起了“包医百病”的招牌。

……

索云善听了传言心中大惊,这些年来,“中堂转世”这件事每日每夜都会在他脑海里浮现,而且相信度不断增加——对索来巧的话,他是三分信其有七分信其无;等到李瀚章去世时,他是半信半疑;到他见到跟索招银长相一样的李德钢和李德锡时,他是七分信其有三分信其无;现在“中堂转世”从李德锡嘴里传出来,他便确信无疑了。

因此,对李德锡的超常本领,索云善一点都不怀疑,但对管二林利用李德锡的本领贪得大名大利却心生嫉妒。于是,他派人四处打探,很快掌握了管二林的根根底底:

管二林自小就十分调皮,经常跟着大人到茶馆、书场听人说书,渐渐入迷,但在私塾里读书却安不下心来,经常逃学。

好不容易读了六年的私塾,十六岁那年到朐南镇街头摆摊子。这样,管二林少不了结交三教九流,甚至与土匪也有勾搭。

由于酒肉朋友太多,不到一年,管二林就把做生意的本钱花光了,被他的父亲逐出家门。以后他发奋学了《易经》和麻衣相,还懂了一些风水地理、巫医巫术什么的。

索云善对他手下人说:“这个管二林打着‘中堂转世’的旗号,弄点不值钱的草药,买几根针给人不痛不痒地扎几下,骗了不少的钱财。这真是亵渎神灵啊!老子饶不了他这个江湖骗子!”

……

一天索云善带着乡兵去巡街,看到管二林“包医百病”的招牌十分生气。但当他看到招牌下面两行字的时候,心中有了主意。

那招牌下面写着:“医好病付一块大洋,医不好赔三块大洋。”

索云善朝诊所里望了望,发现只有管大仙一个人在里边,便觉得这是教训他的好机会。

于是,索云善走进诊所对管二林说:“我最近吃任何东西,嘴里都没有一点味道,耳朵也听不见。你能够医得好吗?”

“镇长大人,您这可是两个病啊!请先付两块大洋!”管二林彬彬有礼地说。

“我听不见。请你大声点!”索云善怒气冲冲地说。

管二林走进索云善的身边,伸出两个手指大声叫道:“两块大洋!拿不出来就请回吧!”说完,又做了一个请出去的手势。

索云善没有办法,只得乖乖地掏出两块银元。

管二林接过银元说道:“配您这药要多花些时间,请稍安勿躁!”

过了一会,管二林转身走到药柜子前面,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端出一只碗。

药柜子后面的墙上有后门,连着一间小屋。

李德锡就在小屋里。刚才这个碗就是他从后面放进药柜抽屉里的。

管二林端着碗走到索云善面前说:“镇长大人,您喝了这药,保证药到病除,让您耳聪目明、味觉敏感。”

索云善接过碗就喝,却突然大叫起来:“尿!这是什么药?你他妈用尿来骗我!”说着,愤怒地把盛尿的碗摔在地上。

0

第五十四章 母子相见病愈重 师徒神交情笃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