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疯言痴语之执手>59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9

小说:疯言痴语之执手 作者:疏影胡杨 更新时间:2019/3/16 8:06:16

春寒萧瑟。大凉的冬天是漫长的,从上年的十月份开始,一直到来年的五月份之前,都可以堪称是冬天,雪花随时都会降临,也随时会被萧寒顶回去。所以,在这漫长的冬季大凉其实下雪的时候很少。但是,西北风如刀绞一般,“呼啦”刮过来,连田野里仅存的两片枯叶都要被带到半空中,然后咬紧牙关冻住了,一直等到烈日炎炎的时候才能落下来。经历了两个寒冬,我已经对大凉这种极端的气候有所适应。当然,也不能否认我在西域遭遇的也是和大凉相差无异的冬天。这么说来,我已经在北方这块苍茫,荒芜的戈壁沙漠里生活了五年。“又是一个五年”,想到这儿,我就有些无所适从,“我五岁离开家乡,也就是说我在家乡和娘一起生活了五年。跟着师傅五年从中原走到鸿擎寺,在鸿擎寺师傅弃我而去,前往西天乐土,前去拜会佛祖。可这一转瞬间,我已经离开师傅独立生活了五年。还有,与子衿也有五年之约。”这一切好像就是缘分,但好像与缘分一点都没有关系。“我已经十五岁了,已经是一个成人,一个能够说出‘顶天立地’四个字的男人了。可我还是行脚僧,一个蜗居在永济寺的行脚僧。”

我应该说说这一年半来发生的几件大事。

第一件,当然事关永济寺,我的山门。

永济寺是凉王极力推荐我,让我主持重修的官家寺院,气势恢宏,要比原先的永济寺大上三四倍。“王上,重修永济寺可以,但没必要奢侈浪费。这永济寺远离大凉城,虽然说是大王你的寺院,可是从大凉城到永济镇尚有三四天的路程,你也不可能时常来永济寺,就没必要如此奢华了。”我这样奉劝凉王。

让我没想到的是凉王却是另一番说辞。他说道:“这个你没必要担心,永济镇虽然距离大凉城远一些,但气势要修得比云曦寺还要恢弘。这其一嘛,云曦寺是我们大凉王室在大凉城的寺院,也是几代凉王经营的结果。你不是说过吗,要重塑大凉风尚,就得礼佛敬佛,推行以佛法教导老百姓的诏令。诏令很简单,我随时都可以下,以大司马的文笔,一篇气势磅礴,震耳发聩的华丽骈文不是难事。难的是说得出做得出,是缺少一个能起到比雄辩还更有说服力的事实。这座永济寺就是我给世人的宣言和告示,我大凉礼佛敬佛,用佛法教化子民的初心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不变的。凝聚民心,这个你不是太清楚,你只需给我好好守住这山门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交代司徒大人去办。”

司徒大人的办事能力我是知道的,尤其是精功于事。能把山门修成什么样子,只要凉王有决心,我有蓝图,司徒大人就能把山门在最短的时间修成。我和凉王的又一次分歧在是在大雄宝殿到底供奉谁的问题上。

“你是佛门弟子,而且这是我大凉在我位上修建的第一座佛门寺院,你不供奉佛陀,那要供奉谁?按照现在流行的佛门流派,就算你把永济寺修成菩萨到场也行啊。金身要足够大,大气磅礴,气势恢宏,要让老百姓和信徒们站在金身下就有一种压抑和敬仰。”凉王大手一挥,要比一年半前还要自信,还要镇定自如。修大殿先要塑金身,这是新近才流行起来的修造道场的习惯,这样能够根据周边的地形山势把金身造的更加有气势。有了这样的气魄,大殿才能融入周边的环境,甚至才能衬托出山门的宏伟。建造菩萨道场也是东边才传来的消息,菩萨成为佛门的又一尊神灵,这让我有点不适应。准确地说,东边现在出现了很多神灵,很多都我是听都没听过的,还真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

“王上,佛陀是无形的,在西域很多寺院里佛陀造像是千差万别的。就在民间,很多信徒们都是将某个物件当作佛祖,甚至一棵树一座山峰都当作佛祖来拜。在中原,很多人为了造像辟龛斧凿。所以啊,佛祖就是一个信念,你把它想象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我看啊,这原先永济寺大殿后面的那块山石就不错,特像一个佛陀在修行求道,我们就把它当作佛陀吧。”我所说的那块山石有七八丈高,隔老远都能望得见,整个山石浑然天成,不经任何修饰站在下面活脱脱就是一个执着的佛陀行走的山野间。当然,我还是为了给凉王省钱,一座佛陀金身十万老百姓十年收成。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凉王见我坚持如此,在审视那块山石再三之后就听从我的建议。所以,永济寺的大殿包抄着一块巨石。这也是唯一的。这样一来,大雄宝殿就得紧挨着山脊,众僧日常起居的寮室也得靠后,得根据大雄宝殿来布局。而钟楼鼓楼在山门的最前端,中间除了修建韦陀大殿,留出了百余丈的空地,我喜欢大凉山里的那些生长缓慢的松柏,就建议司徒大人移植了一些。这样整个永济寺郁郁葱葱,一年四季都与周边浑然天成。永济寺外有大块的田地,原先大部分系永济寺的寺产,永济寺毁了之后,周围的老百姓继续耕种着,凉王本来要收回交给永济寺,也被我阻拦了。我是这么认为的:“永济寺既然是官家的寺院,就得宣扬官家的恩惠和仁慈。只要周遭信徒和凉王提供一些香火钱,把永济寺僧人们的用度用粗茶淡饭维持住就行了,永济寺不缺那些地租,也没必要和民争利。这也是凉王大兴土木重修永济寺的缘由。”

山门落成后不久,永济寺原先的寺主回来了。老寺主是一位与周遭老百姓关系非常融洽的老者,我原本想礼贤退让,让他来做永济寺的主持。可是,他死活不从,甚至还撂出“要是让我做主持,我就再次离开永济寺”的话,我只好和众僧商议,安排他做了永济寺的执事僧。

我的寮室在永济寺的后山山顶上,这是凉王特意安排的。他说:“重修永济寺所有的事我都可以听你的,唯独你清修的寮室你得听我的。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直接给司徒大人安排。”没想到凉王把我安排到这山顶上,近能倾听永济寺的晨钟暮鼓,远能衔远山眺望永济镇大片河山。当然,寮室不是一间耳室,耳室有八九间房子的四合院,还在正南起了一栋二层木楼,把我的经室安排在上面。

第二件事应该交代一下老凉王灵枢前发生的行刺事件的后续。

这是一件狗血喷头的事,权力欲望的膨胀和竞争,让事情变得朴树迷离,但又事实俱在。

“王上,那位被抓的刺客交待了吗?”我问道。

“事实俱在,人证物证都已经查清了。”凉王异常平静地回答我的发问,这让我有点兴奋。只要事实被查清楚,凉王就可以动手肃清朝野。刺杀王上,这是死罪,凉王只要借这件事发挥一下,不要说那些明着的叛臣贼子,就连那些深藏在大凉朝堂深处,狡兔三窟的观望者也难以幸免。

“准备什么时候下手清剿叛臣?”凉王在这件事上有些手软,甚至还有些心慈,就拿子衿的话来说吧:“三王爷和王太后之间的事我怎么觉得凉王早就有觉察,只是凉王现在有些畏手畏脚。这倒不是因为凉王借着这次行刺之事已经稳稳坐定大凉的朝廷,而是他现在要面对两位最亲近的亲人,一个是他娘,一个是自己的亲叔叔,而且还是父辈仅剩的一位叔叔。自古王家无亲情,而且他们还是乱臣贼子,是这次行刺事件的直接策划者。可是,面对这样的残无人寰的事实,凉王下不去手。”凉王是不是提前觉察我不敢妄断,但是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题,凉王真的很犹豫。无论怎么说,三王爷是自己的亲叔叔,王太后还是生养自己的亲娘。人生有一大悲:“欲生养而亲不在。”

“清剿?为什么要清剿?月影大师,你是佛门弟子,在你们佛门好像有一个教义,那就是面对自己的仇人也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凉王显得有些惊愕,半天才惆怅地说道。凉王引用的教义是有的,在佛门还有比这还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教义,譬如割肉舍鹰,血淋淋地割下自己胸膛的肉来喂饥饿的老鹰,而自己舍身救下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仇人,或者是一个陌路人。这些都是佛经上说的,有没有?去伪存真之事不是我宣讲的佛法。与人为善就是给自己修为,也是给自己铺就一条路。这是师傅毕生追求的教义。可是,师傅并没有等到那一天,在鸿擎寺他就驾鹤仙游而去,他永远都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南朝大肆禁佛,多少楼台庙阁一举而灭,多少僧人是由于礼佛敬佛而遭涂炭羞辱。

“就算不清剿,你总得给云曦寺主持一个交代吧?”我平静地问道。与云曦寺主持,我并没有多少交情,我之所以这样的问,那是因为行刺之事唯一的无辜者是云曦寺主持,他可能临终之前都没明白那刺客行刺的目标原本是我,他只是带我而陨的一位高僧。再说,这可是面对众人之面行事,在民间的影响极坏,甚至在永济镇周遭还有“把那恶人揪出来,点了天灯都不解恨”的说法。点天灯是极刑,用罪者的膏油作为燃烧的点灯的油,是一种诅咒,更是一种报复。我不想这样做,宽恕和尊重,即便是罪大恶极的人,他都有一颗肉捏的心,在某个时候的某个地方用某种行动来表达对世人的尊敬和爱。

“该交代的我会做安排。那天不是已经死了两个人吗?那个行刺云曦寺主持的侍卫不是已经被他们灭口了吗,还有那个行刺寡人的,都不是已经被众侍卫砍成肉酱了吗。我执掌大凉才不久,多行仁政可是你教我的。再说,现在那些恶人们已经没了作恶的本事,也没了行恶的必要。让他们给云曦寺主持偿命,还不如让他们时刻铭记他们曾经犯下的罪恶和对无辜之人的残暴。月影大师,现在虎贲军已经归朝。你那位兄弟对经商很有一套,而且为人真诚实在,我想让他出使疏勒。你可能不知道吧,现在这一条商道可是西域诸邦争夺的焦点,我想提早做打算的好。把握好这个时机很重要,是咱们打通西域之路的关键。你给我说过,对内以佛法教化万民,对外要有尖牙利齿,虎贲军就是咱们的尖牙利齿。有十万虎贲军在手,我就对西域诸邦,以及吐蕃都可以高枕无忧了。要是阿三大使能在西域扬威,咱们大凉很快就能富甲一方,又一次成为老百姓安居乐业的乐土。”

对于凉王的这种处置方式,我是极力赞成的。恶,永远是暂时的,有了为恶的条件,他们就能恶从胆边生,就只看见被权力和欲心膨胀的海市蜃楼。但是,只要釜底抽薪,他们没有了作恶的条件,他们就得老老实实。虎贲军的回归大凉,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一直王国的军队,孤悬在边疆,既没有供给,也没有怜惜,他们怎么给王朝出力?对于阿三,这应该是无意之中的成就吧。我高兴我的朋友能够从恐慌逃命天涯的境地中走出来。我能否和他合作是小事,他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才是更重要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我就可以在梦中笑着醒来。

第三件事要说的是子衿。

怎么说哩,子衿可能谁都以为她根本就不存在,一个连身形都不存在的幽灵。这是事实。子衿的确没有一丁点儿身形,跟着三年在西域漂泊,耽搁了她不少清修的时间。又在恶人作恶的现场强行出头,把那位逃遁的凶手从屋顶上拉了下来,让她原本的折损不少的道行差点报废。

“你可得……”这话子衿只说了三个字。我愚笨,实在参不透子衿这三个字后面的那些内容。只好厚着脸皮问道:“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你能做什么啊?连一个永济寺主持都做不好。不是,连一个僧人都不做好。哎呀,也不是,是一个行脚僧也做不好……你这人这一年多来啥都没学会,只学会了厚脸皮和耍无赖。你到底给我说说,现在可流行僧人不娶妻,你这个凉王眼前的红人高僧,准备把我咋办?”子衿的这话是心里话,也是大实话。就这个问题我和凉王也说起过:“王上,现在可是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你的王权永固。贫僧想辞去永济寺主持,还俗回归中土。你觉得可行否?”凉王斜目看了一眼我,淡淡地说道:“王权永固?王权啥时候能永固?月影大师,我知道你世外高人,看不惯我们这些俗人的争斗。可是,你以为这是我愿意的吗?本王给你说实话,连我也不愿意这样,我也希望天下永远太平,但有人总会觉得有机可乘,能够君临天下。事实上哩,我被这样推上这个位置,苦不堪言不说,还有苦不能说,也不知道该给谁说。和你说说这些贴心话,是本王最大的安慰和解脱。咱们再回来分析你所说的话。你是真的要还俗返回中土吗?我看你还是有别的打算吧,我可听阿三说起过,说你有一位红颜知己,你们是五年前认识的。那个时候你可只是一个路过我大凉的行脚僧,前途未卜,地位名望也未卜。当然,她那个时候就能和你心心相印,你算是一个有福气的行脚僧。不过,最近你们佛门风气大变,不娶妻成家。这一点其实本王也不看好。这是啥规矩吗,要是这天下的老百姓都不结婚娶妻,还要我这凉王作甚。不过,就你的事看,我倒不觉得你有还俗回归中原的打算,想和佳人儿私奔才对吧?哈哈。”凉王爽朗的笑声惊起了永济寺院子里面一群乌鸦,“扑棱”一声腾空而起,在永济寺上空盘旋了好一阵子,才警觉地三三两两落下来。

我本无心,但一切皆因缘起。

遇见子衿是我这一路西行从来就没想到过的事,再说我情愿有一个连自己想啥都一清二楚的影子吗?说要是喜欢这样,那就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出来,成天端给别人看,看你心里啥感受。其实,这都是我经历过的事。子衿是一位好女子,清秀婀娜,飘逸洒脱,端庄得体,也是还有很多好处的。譬如在老凉王的灵枢前那场突变中,她就出了不少力,还擒获了逃逸的恶人。人不能没有良知,把一切不幸和不可预知的困境都强加在环境不好,遭遇不好。怎么认识你所处的环境和条件,这只是一个心态的问题。你认为环境不错,机遇也挺好,你就会成天笑不合口。要是认为所有的都在和你作对,就算你身处蜜罐,怀抱天仙,你还是会抱怨这也不好,那也不好。

和子衿私奔是无从说起的话,凉王虽然这样说,但是他也只是听了阿三的一面之词。阿三和凉王都没见过子衿的庐山真面目,子衿可能在化解那场突变之前与阿三对过话,也就仅此而已。最近,他一直在忙自己的事业,我们都是心里牵挂,但又都是不苛求的朋友,谋面不谋面也就无所谓。现在,我也很少与子衿见面,我的寮室在永济寺的后山,而子衿却在永济寺的山门外另起居室,只是在我读书很累,想偷懒的时候,她才笑嘻嘻地说一声:“男儿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努力。加油,累一些苦一些,才会让你更有存在感。”

0

59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