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毒计>第二十四章 一场赌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一场赌局

小说:毒计 作者:法师安宁 更新时间:2019/2/11 22:11:52

伊凡很想去医院检查看看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生锈退化了,最近她不明白不理解的事越来越多,别人也就罢了,可对维西莫神父也如此——他养育她们多年不就是为了培训出优秀的间谍吗?什么叫她的成功给他带来负罪感?伊凡百思不得其解,或许这只是个安慰人的借口,肯定有人顶替了自己在组织里的位置,教堂里年轻有为的后辈那么多,她不可能永远第一。

“伊凡要不要牌?”担任赌局荷官的红发陪酒女一脸冷漠地催促。

伊凡这才醒过神,“要。”她脱口而出,翻开发来的扑克牌得到一张红心4,与手中的牌加起来达到22点,围观人群一片唏嘘。

“老板娘又赢了!”红发女欣喜地伸长手臂,将牌桌上的筹码纷纷扫到简奈特面前。

一个押注在伊凡身上的雇佣军士兵大发牢骚:“伊凡你不是会计吗?怎么连老板娘都赢不过?”

“伊凡今天运气不太好。”克里斯笑眯眯地宽慰。

“你怎么不夸我牌技好?”坐在克里斯腿上的简奈特扭过脸嗔怪。

“是是是,你最棒!”克里斯朝她撅起的红唇狠狠亲下一口,搂紧她的腰肢左右摇晃,简奈特左腕上的铂金手链在灯光映射下泛着耀眼的光芒。

伊凡注视这对恋人,又环顾包围在牌桌附近的雇佣军士兵和陪酒女郎,他们有的交头接耳,脸颊因兴奋而充血红润,有的低头抽烟,通过喷吐烟雾排遣输钱的郁闷,也有的对着牌桌指指点点,分析回顾刚才的赌局,大厅内满是嗡嗡嗡的嘈杂声。

就在此时,一种置身事外的疏离感在伊凡心中油然而生,她好像根本没有参与到刚才的赌局,也不认识牌桌附近的各色面孔,甚至对自己身在何处都有一种如梦如幻般的恍惚。她又想起了纳博教堂,想起维西莫的红胡子,但教堂大门已经面向她关闭,维西莫的身影也渐渐远去,伊凡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属于任何地方,她现在孑然一身,宛若浮萍。

“结账结账,筹码不够分了!”红发女用尖锐的声音喊道,输钱的赌客们一个个蔫头耷脑,不情不愿地摸出钱包。

“伊凡输了多少钱?”一直默不作声的沃尔夫问红发女。

“一千美金。”

沃尔夫将自己钱包中的钞票全部抽出,数出十张交给红发女。

“哟,副官,你这半个月马桶白刷了。”不知谁的一句打趣立刻引起围观者的哄堂大笑,沃尔夫默默低头将钱包收进自己的外套口袋。

“你坐过来。”伊凡对沃尔夫说,沃尔夫有些惊诧,但还是听从地把凳子拉近到牌桌边与伊凡并肩挨着。

伊凡抓起沃尔夫放在膝盖上的手,径直坐在他大腿上,沃尔夫顿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深呼吸几个来回后,他渐渐习惯压在怀里的重量,闻着女人身上的芬芳,沃尔夫觉得自己的心柔软起来,浑身上下流淌着热乎乎的暖流。

“再来一局!”伊凡提振精神,左右手掌互相摩挲,红发女随即切洗手中的扑克牌。有了经验教训,大多数围观者都把筹码押在简奈特一方,也有部分人押给其他参与者,唯独伊凡这边空空如也。

“没人给伊凡下注?”克里斯四处张望,没人响应他的号召,“那我给你押两倍。”克里斯鼓励地给伊凡抛去两个筹码,从教堂回来后他就留意到伊凡的精神一直不在状态,不明所以的他只能多加关照。

“我也分点好运给你。”简奈特冲伊凡眨眨眼,抓了一把头上的空气朝她散去。

红发女开始给参与者轮流发牌,坐庄的简奈特率先翻起两张牌中的一张——梅花J,人群发出欢呼。

“有人加注吗?”

四面八方的筹码迅速聚集在简奈特一方,克里斯叹了口气,又给伊凡抛去三个筹码。

“首领!你这么关照美女会计,不怕老板娘吃醋吗?”一个留寸头的雇佣军士兵打笑道。

“去去去,就你话多,我看你今天底裤都要赔光!”

“哎,我就不信了!开牌开牌!”

牌桌上的扑克牌依次翻开,零零碎碎的议论声响起,它们之中最大的点数不过18,轮到伊凡时,她果断地同时翻开两张牌,人群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惊呼——黑桃A与黑桃K,正好21点。

“老板娘赶紧开牌!”众人屏息凝气,目不转睛地盯着简奈特剩下那张还未翻开的扑克牌,大厅内鸦雀无声。

简奈特翻转牌面,大厅又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哀鸣——红心K,加起来20点,就差那么一点!

寸头士兵立刻跳着脚嘶吼,“你下了多少?”克里斯幸灾乐祸地追问。

“他下了十个筹码!”寸头士兵的身边人放声大笑。

“没事没事,底裤还在!底裤还在!”克里斯揶揄道,众人更加笑得喘不上气。

整场赌局结束,沃尔夫的外套口袋塞满鼓鼓的钞票,他将衣服里的钱全掏出来摆在床上,哼着小曲一张一张地抚平清点,足足有一万三千美金。

“看不出你有两下嘛,居然赢回这么多!”沃尔夫数着钞票兴奋地自言自语,“赚死这些垃圾们的钱,让他们喝西北风去!”

和他同处一屋的伊凡此时却手捧茶杯神色恍惚,沉默许久后才悠悠地发问:“你为什么当间谍?”

“啊?你问我?”沃尔夫被突来的话题弄得不知所措,他回头便撞见伊凡如大海般深不见底的目光,回答得几乎不假思索:“因为光荣呗!我家死老头子当兵几十年也就混到个上尉军衔,而我呢,这个任务一完成就能当上尉,我还这么年轻,以后升官的机会有的是,到时候我一定要回去气死他!让他给我敬军礼,提大衣!看他还敢不敢对我口出狂言!”

沃尔夫越说越起劲儿,但伊凡面无表情,他只得尴尬得打住自己的幻想反问:“你呢?你为什么当间谍?”

“哪有什么为什么。”

“是不是有人逼你?”沃尔夫揣测道。

“不,我自愿的。”

“那我就搞不懂了,”沃尔夫耸耸肩,“你吧,人长得漂亮,也有点小聪明,干啥不成非要当间谍。”

伊凡听出他语气中的轻蔑:“女间谍在你看来这么不堪?”

“呃,也不是,”沃尔夫说,“但你毕竟是姑娘,到时候要嫁人,你这种经历那些家境优越或者信仰虔诚的男人肯定不接受,那你只有在年长或者离异、条件差的男人里面选。”

“你把我们当妓女?”伊凡捏紧手中的茶杯,厉声质问。

“没,没有啊......”沃尔夫的音量明显减小,说话软绵绵没了底气,“呐,给你。”他分出一半钞票给伊凡递去。

“我不要!”伊凡鄙夷地瞪了他一眼,将茶杯啪一声甩在桌上,转身夺门离去。

沃尔夫没有追来,伊凡兀自推开办公室的门,在一片漆黑中摸索到自己的办公桌,她蹲身躲进桌下,抱住膝盖回想往事,想着想着终于忍不住埋头痛哭。

0

第二十四章 一场赌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