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宋混世魔王>第二章 死或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死或生

小说:大宋混世魔王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19/1/7 14:47:56

死了吗?这红的是血?不是胭脂?

我手里握得,是剪刀?不是针线?

杀人了?我杀人了?这么容易,一个人就死了?

任潇潇简直不敢相信。小时候看厨子杀鸡宰羊,鸡呀羊呀还得扯嗓子乱吼一通呢,怎么这么大一个活人,半点动静都没有,就这么完了吗?按大宋律例,谋杀亲夫,是死罪吧?

任潇潇此时的心情,就好像三九寒天,整个人被丢进了五丈河的冰水里面,她的牙齿忍不住开始打颤。

她是任家七娘子,她还有大好年华,还有那么多胭脂水粉,那么多漂亮衣服,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还有那么多的状元郎,都等着自己呢。自己就这么完了?香的辣的还没吃够,衣服胭脂还没买完,那些风流倜傥的状元郎,一批一批,找不到自己,他们怎么活的下去?不为别人,只为了那些状元郎,自己也不能死啊!

任潇潇突然之间,很不想死了。

不能死,不能死,一定不能死!自己是个姑娘,那么柔弱,怎么可能一剪刀就戳死这么大个的一个傻子。这两百来斤的份量,就是一头猪,也得戳几十几百刀吧,别说还是一个人了。再怎么说,人也得比猪强点吧。

傻子一定是喝醉了,喝多了!他没有死。

也许剪刀只是戳破衣服。顶多划破点油皮,连骨头都没碰到。这红的,也许是不小心蹭到的胭脂。

肯定死不了,死不了的!

新郎官不能死!

“七娘子,你这是要……”小桃查看过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刚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娘子面对床铺,背对着自己,弯着腰,这要是开始洞房了吗?

小桃面色立刻变得绯红。她是陪嫁丫鬟,是娘子最贴身的人,按惯例,她是很有可能升级为妾室的。虽然这个官人是个傻子,但是总好过自己当一辈子丫鬟。傻子再蠢,他也是男人啊。

娘子这阵子哭天抹泪,说不想嫁给傻子,看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这不一进了洞房,还不等自己服侍,就慌不得的要上床了。

“七娘子,等奴婢给你宽衣。”小桃一边说话,一边两眼放光靠近大床。她比任潇潇年岁大了不少,这些年从家丁厨子那里听了一肚皮的下流话,早懂得了男女之事,就是一直没机会亲身试过。如今总算熬到娘子出阁,这眼前的活春宫,怎么也不能错过。

“宽你个大头鬼,快滚过来帮手。”任潇潇气的恨不得抽出剪子给小桃来个透心凉。都什么时候了,还宽衣!

她虽然是没出过远门,但是南来北往的客人见得多,也听的多,知道这时候不能抽出剪子来,所以双手死死按住傻子出血的位置,指望小桃过来帮忙,赶紧先处理好伤口,再说以后。

至少这人别死了。

烛光昏暗,看不清傻子的鼻子是不是有出入气,可手下的感觉还算温乎,好像还有那么点起伏,这算是没死吧?

小桃忙不迭的跑过来,近前一看,妈呀一声就要大叫:“可了不得啦,杀人啦!”

还没等她出声,任潇潇一脚就把小桃踹个倒栽葱。

“闭嘴!”

小桃瞬间就捂住了嘴巴,大气不敢出,瘫坐在地上。看一眼娘子,再看一眼床上的新郎官。这是要不过了啊!

“给我拿块布来。”不管怎么样,先止住血再说。这也是任潇潇听来的经验。

“娘子,你杀人啦,咱们快跑吧。”小桃颤颤巍巍的挤出一句话。

她本能的想听娘子的话,去找布给任潇潇,可是一使劲才发现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就好像整个人只剩下上半截,屁股下面就是地,自己的双腿早飞的没影了。杀人这么大事,拿块布能干嘛?这时候还要收拾行李,包裹点银两细软不成?还不有多远跑多远,跑到河边再说吧,万一有条船呢。

“蠢才!”任潇潇压低声音骂道:“谁看到我杀人了?我是拿剪刀剪灯花,不小心歪了一下。”

蜡烛在桌子上,傻子在床上,这俩不是一个地方好不好?你要剪灯花,然后歪出去一丈开外,跑到床边,这话说出来,就床上那个傻子也不信呐。

“他没死?”小桃对任潇潇从来是顺服。七娘子多年的积威总算有了影响,不管这个的理由多么的傻,小桃也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好像不用马上就跑。娘子说没死,那可能真的没死。也许真是剪灯花,然后从关紧的门窗透进来那么一阵风,娘子这娇小的身子骨,禁不住那一阵吹不灭蜡烛的狂风,也就顺势那么一歪歪,歪到床上,好巧不巧的,就轻轻的戳了一下新郎官,也就戳破那么一点点皮。

小桃感觉自己的腿脚又归位了,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去箱笼里面翻找。

“疼……”

死猪一样的新郎官突然喊了一声。

小桃毫无防备,顿时被吓的跳了起来:“哎呀妈呀,诈尸啦!”

“放屁!”任潇潇连粗话都爆出来了。

听到新郎出声,任潇潇心里顿时一块石头落地。能说话,就不是死人。好容易逃脱了谋杀亲夫的罪名,再听到小桃大惊小怪大呼小叫,任潇潇恨不得把她的碎嘴给缝上。

“快给我拿块布。”

“好嘞。”

小桃一点不傻,就是有点胆小。她也明白过来了,姑爷能叫,就是没死。人没死,那就不用太害怕了。她手脚麻利的打开描着鸳鸯的那个箱笼,里面有一叠准备好的白布。这本来是新婚夜垫在床上,见证新娘落红的用的,现在正好,不用洞房也能见红了。

任潇潇双手死死按住新郎流血的胸口,一边看着小桃的动作,一边轻声对床上的傻子说道:“官……官人,你今夜喝太多了,不小心摔倒,跌到剪子上,奴家正在给你医治,切莫着慌,别乱叫喊,越叫越疼啊。”

吴亮天生的傻子,他哪里管什么大声小声,再说他也听不懂人话啊。他爹的话都听不懂,别说半夜三更的一个陌生人的话。

他只知道自己胸口疼的要命,还有个人不要命的按着自己,这是要杀猪吗?吴亮爱吃肉,可是他再傻,也知道自己不能当猪被人宰了啊。

“爹,我疼……”吴亮哪管得了那么多,当时就要大叫起来。总算他晚上被灌的酒水太多,四肢无力,否则以他两百多斤的块头,早把小娘子踹门外去了。

“堵嘴!”任潇潇当机立断。

小桃哪里还不明白,两三步跳过来,一把就将白布塞进新郎官的嘴里。

吴亮半个字没喊出来,就给憋回去了。

任潇潇轻出了一口气。

听这傻子的出气,中气充足,可见没多大事。而且根据她手下的感觉,剪刀进入肉里也不深,顶多进个尖尖,连半寸都没有。这肥猪的肉怕不得有三寸都是油,怎么也伤不到性命。别说性命,估计明天早上,身上连疤都不会留下。

傻人,能吃也是福气!换个身板薄的,半寸也能要命啊。

活该自己命不该绝,状元郎们不会单身一辈子了。任潇潇总算放下心来。

他不死,自己就不是谋杀亲夫,那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

呸,任潇潇暗骂自己一句。怎么想到这么粗俗的话,这都是被小桃带坏的。谁让她平日总和家丁眉来眼去。一群粗人。

“娘子,咱们把剪刀先收了把。”小桃现在也看清楚了,这剪刀只进去短短的一点,如果不是新郎官肉肥的离谱,剪刀都立不住,早自己掉了。

“好。”任潇潇一手继续按着伤口,一手抬起来握住剪刀。小桃双手正拿着白布死死按住新郎官的嘴巴,好让他不能喊叫,拔剪刀这事只能自己来干了。

剪刀很轻松的就拔了出来。

任潇潇又不是江湖女侠,平日里可没玩过石磙子,没打熬过力气。她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娘子,能有几分劲头。这一剪刀已经是她怒气攻心之下,超水平的发挥了。若是换做平日,估计顶多刺破衣服,连油皮都擦不破。

拔起剪刀,任潇潇和小桃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轻松。总算没酿成大祸。

俩人莫名其妙的,不约而同,都轻笑了起来。

却在这个时刻,眼前凭空闪现一抹亮光,刺的两人眼睛霎时间紧紧阖上。紧接着,任潇潇手上突然剧痛,不知被什么东西拍在手上,不由得握着剪刀,狠狠的向下戳了进去。

不等她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不知什么东西扑到身上,仰面朝天跌倒在床前。

任潇潇连忙睁开眼睛,顾不得浑身摔的生疼,也顾不得看自己身上压着什么东西,第一时间就扭头去看床上的的新郎。

只见新郎官胸口上一把剪刀,直没入柄。剪子柄泛着点点寒光,威风凛凛的还在颤悠着。

这把剪刀是任潇潇特意挑好的,剪子刃特别长,可如今只剩下短短一截手柄在外面,那剩下的东西,不用问,全在傻子身体里面了。

这长度,怕不是给新郎捅透了吧。

任潇潇两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

2

第二章 死或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