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宋混世魔王>第二十五章 安陵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安陵君

小说:大宋混世魔王 作者:凭鱼跃 更新时间:2019/1/22 19:44:14

没等她想明白。贾红线突然说了一句话,吓得方好音差点又昏过去。

“是方腊让你来杀官家的?”

秦牧一直看着那幅字,都把刚才皇城的事情忘了。

这次不同劫狱。劫狱是为了救王泰,王泰身上的线索很多,刀子,任家,都能牵扯到秦牧身上,所以他很关心开封府的动静。

皇城却不同了。谁知道皇城的爆炸是他干的。一切了无痕迹。做过就不再想。

贾红线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一个小姑娘没事去杀皇帝干嘛。除非有仇。和皇帝有仇的,又姓方,没准真的是方腊的女儿。

不这样不足以解释今晚的一切。

如果方好音真的是方腊亲闺女,那方腊可真够狠的,眼睁睁让亲生女儿去送死。

“红线姐姐,你猜到了。”方好音经过短暂的惊慌,很快平静下来,说道:“不错,奴的爹爹就是方腊,如今正造大宋的反,你们把奴送给狗皇帝吧,赏钱就当是你们给奴看病的诊金。”

秦牧气的想要抽她。

怎么说话呢,会不会说人话。

要不是看她捆的跟粽子似的没法还手,秦牧真打算给她两下——至少报了一脚之仇。

“诊金。好音妹妹,”贾红线嗤嗤一笑,一脸鄙夷的说道:“你以为你多值钱不成?你知道不知道,奴的官人给你上的药,是抗生素。”

方好音一脸迷糊。抗生素是什么?完全没听说过。

“你是方腊的闺女,又一身好武艺,想来也见过伤口。”贾红线一脸看不起:“若是旁人受了这样的伤,除非老天爷眷顾,赏他一条命,否则哪个不是躺着等死。若不是有表哥给你用上神药,你还能在奴面前拿腔作势?”

她指着窗外——虽然被挡住看不见,说道:“看见没,园里清清脆脆的瓜果,你早做了肥田的料了。”

秦牧心说你怎么老惦记着那园子瓜果。上次就要埋我,这次又要埋她。

方好音这才醒悟过来。确实如此啊。

这个时代的战争很残酷,因为受伤了就基本等死。

这时候的伤口的感染叫做“疡”,和口腔溃疡不同,伤口的感染是不治之症。命大的能撑过去,大多数都是一死了之。

她现在没有全身发热神志不清,还能和秦牧拌嘴,这不就是身体没大事了吗。

难道真的是姓秦的给自己用了神药,什么什么抗生素。

是什么东西?仙丹吗?

秦牧在给方好音做手术的过程中,就把一些用的到的医疗知识普及给了贾红线。

贾红线天生聪明,一下就明白了抗生素的神奇。

这可是比手机还要重要的宝贝。

救人性命啊!

表哥身上的宝贝真是太多了,多到她都想不过来了。

看着方好音拿腔作势的样子,贾红线根本就不惯着她脾气。

在我的闺房,在表哥面前,那轮的到你这个小狐狸精炸刺。

“别提诊金了,咱们还是聊聊阮籍吧。”秦牧打了个圆场。不然能怎么样呢,在大宋朝,就是把方好音切开零碎着卖,能值回一剂抗生素吗?

方好音老实了,不再摆公主架子。

她这也是惯的。她爹造反,如果成功登基坐殿,改了朝代,她就是正牌公主。虽然现在方腊还没成事,可是已经占据了好大一块底盘,自封“圣公”,年号“永乐”,这样说来,方好音也勉强能算是公主。

可是不管她是真公主还是假公主,在贾红线面前都不好使。

方好音很快就认清楚了这个事实。

眼前两人中,秦牧还是算厚道小郎君。念在他费心救了自己的命,自己就不怪罪他了。

那就快点谈阮籍吧。别替其他的找不自在。

“这首诗秦少爷哪里不懂呢?”方好音故意的问道。不懂就请教我啊。

贾红线白了她一眼。

方好音顿时声音放低了几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看我日后身子好了,再不受你的的气。

不过我方好音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女人,念在你救我的份上,日后封你官人做个大官,你也跟着沾光吧。

不过又是官人又叫表哥,莫非他俩是表兄妹?

“我是不知道安陵君是什么人。”秦牧哪知道方好音脑袋里面都想到方腊做皇帝的事情了。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安陵君是楚王的男宠。是楚国贵族。”

方好音有条不紊的给秦牧介绍着安陵君。

安陵君因为楚王的宠爱,所以位高权重。

这时候楚国有个人叫江乙,他劝导安陵君说:“您对楚国没有丝毫的功劳,也没有骨肉之亲可以依靠,却身居高位,享受厚禄,人民见到您,没有不整饰衣服,理好帽子,毕恭毕敬向您行礼的,这是为什么呢?”

安陵君回答说:“这不过是因为楚王错误地提拔我罢了;不然,我不可能得到这种地位。”

江乙说:“用金钱与别人结交,当金钱用完了,交情也就断绝了;用美色与别人交往,当美色衰退了,爱情也就改变了。所以,爱妾床上的席子还没有睡破,就被遗弃了;宠臣的马车还没有用坏,就被罢黜了;您现在独揽楚国的权势,可自己并没有能与楚王结成深交的东西,我为您非常担忧。”

安陵君说:“那可怎么办呢?”

江乙说:“希望您一定向楚王请求随他而死,亲自为他殉葬,这样,您在楚国必能长期受到尊重。”安陵君说:“敬遵您的教导。”

三年以后,安陵君仍然没有说什么。江乙又拜见说:“我给您说的,到现在您也没有实行,您既然不采纳我的意见,我要求从此不再会见您了。”

安陵君说:“我实在不敢忘记先生给我的教导,只因没有遇到好机会啊!”

在这时,楚王要到云楚地区去游猎,车马成群结队,络绎不绝,五色旌旗遮蔽天日,野火烧起来,好像彩虹,老虎咆哮之声,好像雷霆。

忽然一头犀牛像发了狂似的朝车轮横冲直撞过来,楚王拉弓搭箭,一箭便射死了犀牛。楚王随手拔起一根旗杆,接住犀牛的头,仰天大笑,说:“今天的游览,实在太高兴了!我要是百年之后,又和谁能一道享受这种快乐呢?”

安陵君泪流满面,上前对楚王说:“我在宫内和大王挨席而坐,出外和大王同车而乘,大王百年之后,我愿随从而死,在黄泉之下也做大王的席垫,以免蝼蚁来侵扰您,又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呢!”

楚王听了大为高兴,就正式封他为安陵君。

“这是《战国策》里面的记载。怎么秦少爷没看过吗?”方好音说完安陵君的故事之后,还不忘损一句秦牧。

好像毫没来由。方好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平时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呀。

方好音想着,也许自己是对姓秦的初次见面就很反感讨厌。在码头上,小小家丁却不救主,一个人逃命。这就是逃兵,是可耻的。

然后在樊楼,却又让姜月奴变着法的说自己下流淫贱。这是可恨的。

可耻可恨的人,怎么都让方好音无法好言相对。

而且她现在还看不透眼前这两口子了。什么神药她没见过,可是神光却在眼前。

方好音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灯光!当然,大宋看到过灯光的统共也没几个人。她排名还算靠前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他看光了自己的身子,却一点表示都没有,连句赔罪的话都不肯讲。自己可是公主!公主!

可怜她还没成亲就被这个姓秦的玷污了。日后自己还怎么嫁人。

如果不是自己真的被他们从皇城里面救出来,又给自己医好了伤口,保住性命,以方好音的脾气,早拿刀子砍了秦牧脑袋了。

方好音为自己的好脾气感到一丝骄傲。又觉得自己在见识上高了秦牧一筹。看看,连《战国策》都没读过,还神奇个什么。

没有学问。还比不过我一个女子。

《战国策》秦牧是看过,不过只看过有限几篇。教学大纲里面有的,他就看过,没有的,就不知道了。

显然安陵君的故事不可能进入教学大纲,自然秦牧也不知道。不过方好音能把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条理分明,让秦牧对她又高看了一眼。——文武双全的女人。

秦牧不关心安陵君,他想的是宋徽宗。

如果这幅字真的是宋徽宗亲笔,那就值钱了。

自己拥有一个世界,秦牧对于从这个世界淘换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很关心。宋徽宗的真迹,在后世也是论亿计价。这么说自己要发财了?

这次不着急等着用钱,不能再便宜董玉琼了。至少不能那么便宜的卖。

他和黄金沙在训练营的时候,黄金沙一直和国内有联系。

金子说董玉琼拿着《杨妃出浴图》请了许多专家鉴定加估价,他们一致认为是真迹,价值以亿计算。

这么算来自己亏到姥姥家去了。

可谁让自己当时那么缺钱呢,董玉琼也没有骗自己。

回到后世就变现,变现了就能有足够的钱给穆千柔看病,自己也能实现环游世界的理想。

除了四十岁诅咒之外,似乎自己的人生已经很完美了。

可是,秦牧目光扫过——贾红线正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这里的一切怎么办?

让她们永远不生不死的停留在自己离开的那一瞬间?

让贾红线就这样等着自己到天荒地老?

这和自己对穆千柔万缕柔情却不敢说出口有什么区别。

他知道那种痛苦,可是他怎么能把那种痛苦又让贾红线再尝试一遍,而且是天荒地老没有尽头的痛苦。

秦牧怎么可以忍心做下这样的事情!

自己不能不回来啊。还是得回来。

且不想那么多吧。眼前还有大麻烦。

方好音怎么办,这可是大宋反贼——鼎鼎大名的方腊,的闺女。

秦牧怎么办才好呢?

0

第二十五章 安陵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