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勇者之途>五、泰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泰国

小说:勇者之途 作者:夏海 更新时间:2019/1/9 18:15:02

  坐南航的班机到泰国的素万那普国际机场。一下飞机,老熊已经早就在那等候了,接到我后,坐车到曼谷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来。

  酒店很不错,五星级的,两人一人开了一间房,想来老熊这几年确实挣了不少钱,出手一点也不含糊,对于土冒一个的我,泰国的异域风情,处处都感到新鲜。以前对曼谷的印象,仅仅是脑海中残留的一篇小学课文,好像跟大象和雾有关,具体记不起来了。

  晚上两人吃了一顿泰国菜,虽然口味不适应,但是还算不错,吃饱后,两人到酒店的桑拿浴场蒸了个桑拿,然后让泰国妹妹按摩按了两个小时,舒筋活骨,这些泰国妹妹的手法真的让人酥麻入骨,好在是按两个钟,我怕时间再长一点,双腿发软,走不了路。

  老熊笑着问我要不要去找姑娘玩玩,我直摇头,不是不好色,而是我不好这口,怕得病。

  第二天,没什么事,两个人都是逛逛街,看人妖表演,晚上喝喝酒,走走夜市,领略一下泰国的风情。

  第三天的时候,老熊带我在酒店顶层的餐厅吃早餐,一个戴眼镜的胖子连招呼都没打,直接坐到我们这一桌。

  胖子环顾四周,坐直腰杆,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到桌子上,也没有说话,起身就走了。

  老熊头也没抬起来,继续吃自己的早餐,我看老熊没有说话,自然也不做声。吃完早餐,正要起身的时候,老熊指指桌子上的袋子说:“带上!”

  我拿起档案袋,回到酒店后,打开里面一看,里面有很多东西,一些证件和资料。有一本假护照,上面的照片跟我很像,身份是一个野生动物学家,加拿大籍华人。

  “这段时间你就用这个身份吧,干这行,有这行的一些办法,每次任务都用不同的身份,放心吧,这玩意很好使,不会出问题。”老熊说。

  除了证件,还有两本日记,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很多的东西,好像是一份对金山角当地民生的点滴记录。

  还有一份报纸,上面记录着某记者发表的文章,这文章大致格调对金三角的地方武装表示同情,认为联合国应该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经济帮助,帮助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才能真正起到禁毒的效果,而不是一味的武力扫荡。报纸还指责了联合国帮助金三角种植农作物援助的不持续性。

  我说:“你准备这个东西有什么用?这些东西哪里弄来的。”

  老熊说:“这些都是伪造的,包括这报纸,这些东西都是把我们包装成一个同情金三角的记者。一旦我们进山侦查的时候与地方武装发生冲突,被抓住,他们搜出这些东西,很容易联想到我们是记者,以野生动物学家的身份潜入金三角收集资料,这样可以迷惑他们,关键时候救我们自己的命。最近泰缅老挝三国又要联合扫荡金三角,金三角的毒枭压力很大,如果此时碰到同情他们,能够替他们发声的记者,就算是杀,也会犹豫再三,毕竟任何时候,不管好人坏人,总想有点舆论支持。”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这个黑雷公:这家伙,思维真是细密,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两层身份掩护,尤其准备的报纸日记真是神来之笔呀。

  “兄弟,要是打退堂鼓,现在还来得及?”老熊的话打断我的沉思。

  我摆摆手:“来了都来了,怎么的都得跟你转几圈呀,体验一下生活。”

  老熊笑笑:“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就出发,到青迈去,坐火车,十多个小时,让你看看沿途的风景。”

  我差点忘记了,自己是来干活的,不是来旅游的,以为还要在曼谷多呆很多天呢,现在的心情特别好,简直就是来度假的,突然老熊说要走,一下子不习惯。

  第二天,我们从华南蓬火车站出发,到清迈,买的卧铺,沿途的风光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身处异国,充满好奇。越往北,山越来越多。

  泰国清迈的北部、清莱是大名鼎鼎的金三角组成部分。而清迈的古城有七百年多年的历史。曾经很长时间是泰国的都城。

  十四个小时的火车,到了清迈。出了火车站,打了辆出租车。老熊带我到一家酒店住下来。酒店比较偏僻。距离市区差不多四十多分钟的路程。

  “清迈的五星级酒店很多,但这一家不怎么出名。”老熊跟我说,我看了看酒店,八层楼,居然没找到招牌在哪,可能是这是后门。然后观察酒店的结构,可能习惯使然,每到一个地方,就想获得完整的结构布局图,然后有那些入口出口,总要弄得清清楚楚的。进去,就得想到退路。这就是习惯。

  酒店的停车场,停了很多豪车,光路虎揽胜我就看到了好多,进进出出的都是三五成群的,不怎么吭声,好像不是普通的游客。

  “住这里的,一般不是旅游的,大多是来做生意的,做什么生意的都有,鱼龙混杂,你要是开上一枪,保准一半以上的会拔出枪。”老熊说。

  到了房间,我有点疲惫,直接躺沙发上休息了。老熊说出去办点事情,要晚一点回,让我自己休息。

  我留在房间里,也什么心思看电视,就躺在沙发上休息。十几分钟后,手机响了,是老熊的。

  好像是压低的声音:“别睡了,快,有杀手,十几个,收拾东西,到停车场碰头,走楼梯,小心点--”然后就是沉闷的枪声,再就是断断续续,听不清楚的声音。我再拨老熊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我犹如迎面泼了一桶冰水,立刻清醒,一跃从沙发上翻起来。

  有人,脚步声,十几个人,不杂乱,相互配合。直觉让我的背脊一凉。长期的训练让我对有些东西是本能的反应。

  比如这种脚步声,我一听,立刻就会警觉,这是有针对性的多人攻击队形的脚步声。

  我拉起床单一卷,套在阳台的栏杆上,用力一甩。自己翻身越过栏杆,小心翼翼的攀上旁边的凸出墙角,使劲往上面爬,风从耳边刮过,打了个哆嗦,手一点也不敢松,虽然不高,六层,掉下去不死也得断条腿。

  好不容易爬上去,翻到上一层的阳台,几乎同时,突突突,带着消声器的子弹声音,有人冲到了刚才阳台,然后就是叽里咕噜听不懂的话。

  床单暂时引开了他们,他们以为我用床单下了一层。我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要是犹豫一下,慢一点,自己估计被打成马蜂窝了,看这火力,好几把AK。

  我强力拧开门锁,打开阳台门,这个房间还好,是空的。穿过房间,我小心的把房间门推开一条缝,一个服务员正推着推车往这边走来。

  我再把门推开一点,朝服务员招手,他放下推车,朝这边走来。

  我用英语说,电视遥控器不能用,能不能帮看一下。

  他说可以进去看看吗。

  我说可以。

  等他一进来,我轻轻关上门,他刚想回头,我一个手刀猛击他的颈部,他立刻昏死过去。

  我快速的跟他交换衣服。将他扶到床上,用被子盖好,然后出了房间,推着推车往前走。

  我偷偷掏出手机想打老熊的电话,但是没有信号,信号被干扰了,事情的严重性超出我的想象,这不是一般人,而是极为专业的人。看他们的进攻配合,是受过严格的特战训练。

  我清醒一下头脑,反复告诉自己,要进入状态。这是真刀实枪的战斗了,玩命了。不知道老熊怎么样了,可能也被困了。

  估计现在酒店的监控已经被他们控制,我只能装着继续推着车走。供电房,破坏电力,破坏照明系统。这是不二的选择,既可以自己脱身,要是老熊被困,还可以帮助老熊解围。

  真要破坏起来,让整条线路短路瘫痪,让备用电源都用不上,并不是难事。到时黑灯瞎火,酒店这么大,这么多人,他们不可能滥杀无辜。

  这栋楼一共才八层,供电房在四层,我早就弄清楚了。我推着推车,进了电梯,往四层走去,在电梯里碰到了另外一个送餐的,两人只是相视一笑。

  到了四楼,一出电梯,就看到走廊里有两个人把守。离我近的那个用AK对着我,示意我不要前进,回去。果然是老手,供电房派了两人把手。

  这应该不止十几个人呀,视频监控中心应该有一个人,供电房两人,一楼前后门留了两个,行动得至少两组,一组对付我,另一组对付老熊。我心里有个粗略的轮廓。

  不要过来,回去,回去。他的手势大概这个意思了。看这些人都是亚洲人面孔,应该是越南人。

  两个人呈相互掩护倚角,很难同时干掉,不是很好办。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做出受到惊吓,准备按电梯回去。

  突然,我把推车用力一推,连带掀翻,车子上的糕点什么掀起来,我一偏,手里的碟子甩出去,集中他的手。

  我闪电版的靠近了他,拿下,将他挡在身前,夺下枪,开了两枪,击中了另一个。几乎同时一个快摔,将被我控制的人摔倒在地,朝地上开几枪。

  虽然这些战术以前训练过无数次,基本上在0.5秒内一气呵成。

  但退伍两年了,疏于训练,心里还是没底,实战中又受诸多因素影响,任何细微的干扰和阻力都能丢命。

  我收好他的微型对讲机、枪、子弹和匕首,捡起他的手电筒。找到供电房,拉下总闸,朝总闸几个关键的部位开了几枪。在手电光的帮助下,用匕首打开几条线路,然后错乱的搭在一起,这样备用电源也起不到作用了。

  对讲机里面是越南语在呼叫,然后没有声音了。应该是意识到有人夺了通讯装备,换了频道,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十分敏捷。现在应该上下往四楼包抄。

  但是这黑灯瞎火的,我的安全系数大了很多,只是不知道老熊现在怎么样,我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去停车场碰头。

  我们这行,不是什么超人,也是普通人,只是把一些东西练得精益求精,不管是脑子还是身手,更快,更准,高手跟普通之间的区别就是快那么一点,准那么一点。

  我从供电房出来,脱下刚才被我干掉的其中一个人的衣服,到一个杂物房,把衣服换了。

  沿着楼梯往下走。“站住!”这次用英语说的。一柱强光射过来,是手电的光,我伸手挡了一下光,他从楼梯口走过来。

  手枪的枪口对着我,我挡住脸,一声不吭。一个高大的白人,他慢慢走过来。当他快靠近我的时候,我一闪,肘部击中他的胸口,手已经搭上他拿枪的手腕,本以为可以打掉他的手枪,将他击倒在地,但这家伙显然格斗功夫了得,居然化解了。

砰砰砰,他开了几枪,没打中我。我也顺势闪开了,打了一梭子弹,他身手极快,立刻闪到了墙边,撞开了一条门,进了房间,闪进去,还开了几枪。

子弹就在我身旁的墙壁,擦出了火花。我利用火力的优势压住他在房间,自己沿着楼梯继续往下。

交错的手电光从楼梯缝隙露出来,应该是刚才那个白人报了位置,守在楼下的人上来了。

我赶快换个弹夹。很多人从楼梯口围上来了。我靠在墙壁上,奶奶的,一下子陷入了被动,估计楼上的现在也赶下来,几层楼的人汇聚过来很快的。

上面也看到了交错的手电筒光,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距离楼梯出口只有几米的距离,手心里全是汗。

0

五、泰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