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勇者之途>七、湄公河上的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湄公河上的船

小说:勇者之途 作者:夏海 更新时间:2019/2/6 23:14:21

  越开越近,那是一艘铁船,拉货的那种,船上挂着一盏汽灯,有点刺眼。快艇慢慢的靠过去,停下来。

  一个老头披着衣服,走出来,将船舷上的软梯放下来。阿南一把抓住软梯,把快艇小心翼翼的拉过去,靠得更紧一点。

  我们从软梯爬到高大的铁船上,甲板上比较宽敞,散落了一些绳子之类的东西,汽灯在夜风中摇晃。

  老头跟我们摆手打招呼,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应该是泰国话。老熊说:“这是阿南的父亲,在这一带跑船,几十年了,他说我们饿不饿,锅子里准备糯米饭,他去热一下。”

  这么一说,我的肚子确实有点叽里咕噜乱叫,刚才不觉得,现在确实觉得饿。我说:“还真饿了,要弄点东西吃了。”

  “我进去帮忙,你们聊,等下记得进来吃东西。”阿南跟我们打个招呼,也跟着钻进了船舱。

  “这条河就是湄公河,两边都是原始森林,这些森林里藏着不知道多少毒贩武装。”老熊指着两边黑压压的山说。

  月亮在山头露出半边,天上偶尔还能看见几颗星星,一些虫子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不知道怎么,这两边的山让我想起了《乌龙山剿匪记》的电影,仔细侧耳一听,河水哗哗的声音若有若无。

  “金三角不是禁毒了吗?”我有点惊讶。

  老熊笑笑:“你那是报纸看多了,以为世界都太平。这里的毒品生意依旧红火,而且交易不再是那些低级的鸦片,都是一些新型毒品。这些年毒贩都躲到暗处了,不像以前大摇大摆的,端着枪招摇过市。贩毒跟吸毒一样,那是说禁就禁了的,暴利的诱惑恐怕比毒瘾本身的诱惑更大。这一带的贩毒势力错综复杂,刚才袭击我们的越南人,应该是一个叫洪森的毒枭手下,这个越南人不简单,他以前是越南陆军特种部队的军官,退役后,投靠在这一带的贩毒武装猜霸的麾下,此人纠结了一批越南退役的特种兵,短短几年就把猜霸推上了三大势力之一,前不久,猜霸被仇家暗杀了,顺理成章,洪森上位,成了顶替猜霸的人,我们要救的人,就在他手里,他在这一带有十几处基地,很难找得到他。”

  我有点不明白:“我们怎么一到泰国,他就能知道我们落脚的地方?他怎么知道我们是找他救人的。”

  老熊沉思片刻:“这个不是什么难事,人在他们手里,这地盘也是他们的,眼线众多,有可疑的陌生人被盯上也不奇怪的,总之小心点。”

  聊着聊着,船舱里传来一股浓浓的香味,老熊拉我进去。老头子和阿南已经摆好了碗勺,桌子上一大盆热气腾腾的饭,糯米饭。

  “这可是泰国特色,赶紧尝尝。”阿南盛了一碗给我:“熊哥可是经常提起你,说你格斗了得,哪天有空得找你请教请教。”

  除了糯米饭,老头子还做了一些小菜,摆出几瓶小瓶的二锅头。

  “中国的东西在泰国很多可以买到,这酒在镇上都可以买到。”阿南一遍开酒一边说。

  确实饿的不行了,我一连吃了好几碗糯米饭,才平息已经翻江倒海的肚子。吃饭间,聊天了解到。阿南的身份比较复杂,原是泰国籍华人,到美国当过兵,后来在云南跟老熊认识的,老熊救过他一次命,两人也是过命的交情。具体的老熊说以后慢慢跟我讲。

  吃饱后,老头子收拾东西,我们三个到甲板上去透气。老熊说:“把家伙拉出来看看。”

  阿南嗯了一声,从船舱里拉出几个麻袋,全部摆在甲板上,每一个麻袋上标记了字母。

  “验验货!”老熊灭掉手里的烟说。

  阿南麻利的拔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划开其中一个麻袋,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我的乖乖,全部是枪械零件。

  一包一包的,用油布包好,麻袋里夹有一些报纸做缓冲,阿南边整理边说:“熊哥,这些都是全新的,刚从仓库里拿出来的新鲜货,你试试看怎么样。”

  老熊一声不吭,双手不停的扒,拨开报纸,把倒出来的小包挑出来,打开,这些零件在手上灵巧的组装在一起。

  几分钟后,变魔术一般,一支完整的突击步枪被组装出来,阿南帮忙划开了另一个麻袋,里面是子弹和弹夹,压满子弹,扔给抛给老熊。

  老熊接住,卡卡,把弹夹插到了枪上,旋风一般转身,做出举枪瞄准的动作,枪口对准漆黑的河面。

  哒哒哒,打出几梭子弹,老熊把枪交给阿南,更像自言自语:“AK74M!原装的毛子货。”然后报出了一大堆有关数据。

  AK74M,对这枪我多少有点熟悉,这是卡拉什尼科夫最后的杰作,八十年代末研制的,苏联解体后才实际应用,不可多得的好枪,在我心里,应该这是最好的突击步枪了,目前俄罗斯的特种部队装备的就是它。

  然后弄出几把手枪,也是毛子货,吉乌尔扎9mm自动手枪,上面的斑蝰蛇标志十分醒目,这好家伙,穿透力好,五十米内,把防弹衣都一枪崩穿。

  SVD狙击步枪,看来,这批货是清一色的制式毛子货。看这装备,应该老熊准备有一个六到八人小组,我有点纳闷,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有跟我交底。

  黑市上流通的武器,以俄罗斯美国居多,俄罗斯武器主要是前苏联解体后,一段时间流落到黑市,而美国,本来枪支可自由买卖,很容易流落到黑市。连仿制品也以他们的货居多。

  “我费了好些劲,弄到这些,应该够你们用了。弹药按你的清单数目,我准备了三倍。”阿南边说,边拉出一些手雷,丛林作战的衣服等等。

  “辛苦你了。”老熊说。

  阿南笑笑:“熊哥,你就不要这么客气了,还需要什么,尽管讲。”

  “老弟,你看还差什么,我要阿南赶快补货?”老熊说。

  我仔细点了一下,俯身说:“弓弩?猎刀?登山攀岩的工具?”

  老熊一听,微微一笑:“放心,都有。”他把衣服什么弄到一边,这些东西和衣服混在一起了,他把弓弩,猎刀,登山的工具呀,一样一样清点出来。

  我大喜,捡起一把弓弩一看,这是瑞典制造的,世界顶级弓弩,一把得好十几万。

  好家伙,我装上一支箭,试了试,但是没有激发,十分称手。还有猎刀,是瑞士的,登山绳子是挪威的,二十四股编制的。

  都是好家伙,不便宜,北欧人朴实,造出来的东西都是良心货,我把这几样东西仔细检查了一遍。

  “对付军犬的药水我都配置好了。”老熊补充说:“你看看,还有要什么补充的。”

  我仔细盘算了一下,也没有什么药补充的了。老熊说:“今晚我们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进山去探探情况。”

  我们几个收拾好东西,到船舱里。阿南打开一张地图,用一个酒杯压住在桌子上,再打开手电筒。

  地图是一懂建筑的结构图,上面标明了一些兵力的部署,不是说洪森的基地都在丛林里吗?难道这是丛林里的建筑?

0

七、湄公河上的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